首页 > 搜索 > 《表哥》米克txt,日瓦戈医生txt下载|全文在线阅读-帕斯捷尔纳克

《表哥》米克txt,日瓦戈医生txt下载|全文在线阅读-帕斯捷尔纳克

互联网 2021-01-28 00:05:49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展开]

《日瓦戈医生》,是苏联作家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的长篇小说,描述俄国医生尤利·安得列耶维奇·日瓦戈,与妻子东妮亚(Tonya)以及美丽的女护士拉娜(Lara)之间的三角爱情故事,被认为是一部带有自传体裁的作品,也是苏联文学继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后,又一篇经典之作。该书被好莱坞搬上银幕,拍成同名电影《日瓦戈医生》。

虽然日瓦戈医生的内容背景大多是在1910到1920年代,但直到1956年此书才全部完成。该书在苏联被禁,1957年被意大利出版商詹贾科莫·菲尔特里内利(Giangiacomo Feltrinelli)偷运出境,并在米兰以俄文发行,隔年又发行了意大利文和英文的版本,并得到很大的回响,并为作者赢得了1958年的诺贝尔文学奖。

《日瓦戈医生》是作者一生诗歌与小说创作的总结。全书包括小说和诗两部分,小说又分上下部,共17章,而小说尾声之后的第17章名为主人公的二十多首诗,实是作者长期写下的诗作。

小说头绪繁复,主要以日瓦戈个情人拉拉为线索,串联出一批人物,意在展现其社会和家庭两个主题。日瓦戈在父母双亡后,10岁时被托给一位教授家抚养,与教授之女冬妮亚自幼相伴,二人长大后分别学了医学和法律,大学毕业即结婚生子。

另一位主要人物拉拉,在16岁时被母亲的情夫、卑鄙的律师马罗夫斯基奸污,后与工人家庭出身的优秀知识分子帕莎结婚。但帕莎在听过美丽妻子关于失身的自白后,精神上深受打击。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他参加了军队,实为弃家出走。十月革命后,他参加了红军,当了部队指挥员,衷心耿耿,战功显赫,却因不被信任遭到清洗,绝望中举枪自杀。一战中,日瓦戈作为军医在前线邂逅了拉拉,两人相恋,曾数度同居,几经聚散。他曾在红军游击队中充当军医,系出于被迫,他对红白双方均感厌恶,又在战乱中身不由己,后辗转回到莫斯科,终因妻子与情人双双音讯杳然,未满40岁即心脏病发作而猝死与莫斯科街头。[2] 

作者通过十月革命和内战前后的经历,塑造的是一位诚实、正直,但思想极为矛盾的俄国旧知识分子形象。日瓦戈医生熟谙旧俄的腐败,所以由衷地欢迎十月革命,称之为“从未有过的壮举,历史上的奇迹”。但他对革命后的战乱和困境颇感迷惘,对于无论白军还是红军的暴力都表示反对,反映了旧知识分子内心矛盾和曲折经历。作品描写了革命暴力的失误和造成的惨相,较为深入和多方面地表现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以及革命时期社会付出的沉重代价。写法与以往的这类作品不同,别具一格。

 

故事的背景是1901年,沙皇时代后期。尤利·日瓦戈 (Yury Zhivago)的父亲因为遭受事业伙伴陷害自杀身亡,所以尤利由舅父尼古拉 (Kolya) 扶养长大。尤利在莫斯科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在医学院研究细菌学,同时也是一名诗人。一天,尤利到女病人安娜 (Anna Gromeko) 家中看病,尤利告诉她不要担心,病情很快会康复,过了几天安娜的病情果然好转。安娜告诉尤利应该娶她的女儿棠雅 (Tonya)。

艾玛莉亚 (Amalia Karlovna Guishar),一个各方面都已俄罗斯化的法国寡妇,带着她的两个孩子Rodyon和拉娜 (Larissa)来到莫斯科。借由丈夫所留下的财产与一个叫科马罗夫斯基(Komarovsky)的律师的建议,艾玛莉亚买下了一间制衣工厂。拉娜已经16岁,并长成一个幽雅和漂亮的女孩。她注意到科马罗夫斯基常用奇怪的眼光注视着她;当拉娜的母亲生病时,科马罗夫斯基常带她去高级餐厅用餐和跳舞。最终他们发生了性关系,拉娜感到羞耻和困惑,并尝试拒见科马罗夫斯基,但他仍然纠缠着她。

艾玛莉亚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后,尝试服碘自尽。当地的医生被召来,尤利也是其中一名实习医师。当他们要离开时,尤利的朋友米夏 (Misha)告诉他当年陷害父亲身亡的凶手就是拉娜母亲的情夫律师科马罗夫斯基。1905年12月,莫斯科的Krasnaya Presnia发生暴动(起义),拉娜的青梅竹马帕夏(Pasha)也加入了抗议民众。警察和正规军人残酷的镇压了抗议民众。一阵混乱中,拉娜及时制止了帕夏,夺走他的手枪,以防他被杀。

尤利和棠雅在一场圣诞节舞会中迟到了。在大约凌晨两点左右,尤利和其他宾客听到一声枪响,尤利看了那个开枪的女人,发现是那个不久前在病患家中所看到的同一个女孩。尤利接到家中消息,要他赶回去。当尤利和棠雅抵达时,安娜(棠雅的母亲)已经死了。尤利和棠雅在不久后结婚,并育有一子沙夏 (Sasha)。

与此同时,拉娜和帕夏(Pasha)决定结婚,拉娜希望离科马罗夫斯基越远越好,他们在拉娜在乌拉山的出生地尤利亚钦 (Yuryatin)申请到了小学教师的工作。她与帕夏有一个女儿卡雅 (Katya)。帕夏后来得知拉娜与科马罗夫斯基之间的关系,以为拉娜并不爱他,一气之下便去从军打仗,不久传来帕夏失踪的消息,拉娜于是跑上前线当护士寻夫。

时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尤利在前线成为一名军医。一日在战场上被炮弹炸昏,醒来时看见了一位美女护士-拉娜 (Lara),一个他之前遇过两次的女人。第一次是在一个尝试自杀的女人的房子中,他看见这个女人的女儿-拉娜,和一个较年长的男人-科马罗夫斯基(Komarovsky)交换眼神。第二次是在一次圣诞节舞会中,拉娜试图拿枪刺杀科马罗夫斯基,但却误击旁人。尤利因伤被拉娜所照顾,战争期间他们一起在军医院工作,并逐渐产生情愫,但战争结束后尤利便回到莫斯科的妻子和儿子身边;

1917年,十月革命后,莫斯科起了很大的变化;他们原先的大房子已被征用,住了六个家庭。尤利由于是知识份子,因此被当局所敌视,朋友劝他离开莫斯科。由于莫斯科食物短缺,尤利决定前往瓦雷金诺 (Varyniko),那里有栋棠雅的祖父留下的房子。途中他遇到化名斯特列尔尼科夫 (Strelnikov) 的帕夏,原来他只是被俘,后来逃出来,他现在是乌拉山的红军领袖,并用残酷的手段对付提供白军补给的平民。尤利由于健康问题 (家族遗传的心脏病) 到邻近小镇尤利亚钦 (Yuryatin) 上的图书馆查书,在那里与拉娜再度相逢,从此跟她有一段浪漫的爱情。两个月后,尤利决定结束这场外遇,并打算将所有实情告诉妻子。在回家的路上,尤利却不幸被红军游击队俘虏。

当时俄国的白军和红军展开无休止的战争,迫使百姓抛弃家园,流离失所。尤利被强迫在游击队中担任军医直到内战结束。在担任军医的两年中,尤利见到了人性最丑恶的一面;无辜的平民在红白两军的战火下被无情的蹂躏。被释放后,尤利回到尤利亚钦 (Yuryatin) 去找拉娜。他们在一起生活了数个月,一天尤利收到妻子的来信,说她生了一个女儿,她不晓得尤利到底是死是活,由于她父亲曾是地主,当局将要把她们全家驱逐出境。此时科马罗夫斯基又来纠缠拉娜,于是他们跑到瓦雷金诺躲藏,在那里他们渡过了短暂但快乐的冬天。不久科马罗夫斯基又找上门来,这次他跟尤利说拉娜的前夫由于不是血统纯正的布尔什维克,因此已被通缉,拉娜和她的女儿都处于危险的情况下;并劝说他们逃往远东以避免被杀。尤利为了她们母女的安全,假装答应她们会在稍后会合,并让科马罗夫斯基带走她们母女,而他自己则留在瓦雷金诺。一晚,一个陌生人到了尤利的房子,原来是帕夏,他问拉娜在那里。尤利回说她们已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帕夏和尤利聊了许多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尤利说拉娜其实仍然一直深爱着他。帕夏说他加入红军为的就是要清算像科马罗夫斯基这样的败类。尤利去睡后当晚,帕夏便举枪自尽。

1922年,尤利回到莫斯科找工作,他尝试取得签证到巴黎与棠雅会合,但是失败。虽然不到40岁,尤利的心脏病已越来越严重。他开始和他家人朋友的女儿玛丽亚 (Marina)生活,并有两个小孩。尤利的老朋友米夏 (Misha)和尼奇 (Nicky) 希望他能放下对棠雅的感情,并专注在对玛丽亚的关系上。不久尤利在莫斯科的医院找到新工作,却在上班第一天的路上死于因心脏病发。拉娜在尤利的葬礼上出现,她从伊尔库茨克 (Irkutsk,贝加尔湖南部)回到莫斯科,原先是要找认识帕夏的熟人,却遇到了尤利的送葬者。拉娜不幸的与她跟尤利所生的女儿分离,并向尤利的表哥 Yevgraf 求助。Yevgraf 希望她能留下来几天帮忙处理尤利的后事。她待了数天后便被秘密警察带走,死于北方的一个不知名的集中营。

1943年,米夏和尼奇,现在两人皆为幸运从古拉格生还的军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遇到一个洗衣女孩 - 谭雅 (Tanya),她诉说着她的生活遭遇。她的母亲曾经跟一个叫科马罗夫斯基的男人住在一起,这个男人不是她的生父;这个男人曾经是俄国的内阁成员,在蒙古避难,红军进驻后,科马罗夫斯基将她们用秘密火车运走;谭雅的母亲将她寄养给车站的信号员 Marfa 数日,但自从那以后她就没再见过她母亲;后来她随红军横跨整个西伯利亚。众人这才知道她就是尤利和拉娜所生的女儿,他们同意由尤利的表哥 Yevgraf,现在是一名少将,来照顾谭雅的生活。

在医学院时,尤利·日瓦戈的一位教授提醒他:“细菌在显微镜下或许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它们却对人类做些丑陋的事。”

日瓦戈的理想和原则信仰站在战乱(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国革命和接下来的俄国内战)所带来的残酷和恐怖 的对立面。书中有很大的部分在描述理想主义是如何的被布尔什维克、叛军和白军所摧毁。尤利必须在那动乱的时代亲眼目睹食人、分尸、和其他无辜平民所遭受的恐怖事件。甚至于他一生的挚爱—拉娜,都从他身边被夺走。

他对于战争可以把整个世界变得无情、把之前和平相处的人们变得水火不容而深思良久。他那横跨俄国的旅程可以说是有种史诗的感觉,因为他所经历过的世界是那样的不同。他渴望可以找到一个地方可以逃离这一切,这驱使着他横跨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最终回到莫斯科。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隐约的批评了苏联的意识形态:他不同意“锻造一个新人” ,因为这违反了人性。这也是这个小说的主体思想。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