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一笑惘然,你总是这样惘然,于是时时分不清是戏是梦还是真?

一笑惘然,你总是这样惘然,于是时时分不清是戏是梦还是真?

互联网 2021-01-27 04:45:22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1、

朱唇轻启,你吐气如兰,情深意长地扮演着戏中的美娇娘。收水袖于腕中,兰指翻飞如蝶,美目流盼,体姿风流秀曼。若唱到情深处,你便婆娑起舞,水袖随歌韵飘飘袅袅。你不过是个戏台上的一位新嫁娘,却忘情将戏中的人生,倾情地演绎。

多少回,你缓缓移步于梦中,清歌曼舞,告诉自己,这回不是在戏中;多少回梦见自己,蛾眉螓首,一身罗衣红裙,喜滋滋地与倾心的人儿执手相望,秉烛夜谈,告诉自己,这回不是在戏中;多少回梦见自己,红娟盖头,沉浸在喜烛燃烧声中,等心爱的人儿来掀起盖头,相拥入寝,告诉自己,这回是个真正的新娘,不再是戏中的人儿;多少回梦落人醒,你钗横鬓乱,清泪潸潸看着床前的月白,芳心寂寂斜卧于榻中,耳边仍回荡着梦中新娘的低低笑语。

你总是这样惘然,于是时时分不清是戏是梦还是真?

展开剩余91%

2

坐于台后,妆镜前,你狠狠地将胭脂堆砌,画眉飞入发鬓,再微微挑起眼尾,一双摄人心魂的凤眼映入镜中。你端祥着镜中的自己,不见了那张苍白憔悴的脸,映入你眸中的是一个桃红李白,明眸皓齿的美娇娘。恍若镜花水月 ,那是谁?你惘惘然!跌坐镜前,思量着那个日日台上举手投足的人,到底是谁?

戏里戏外,同是一个人,为何却判若两人。戏中,你奕奕神釆,戏外,却郁郁寡欢。戏中,你繁华人生,戏外却寂寞一生。到底哪个才是真真切切的自己,戏中抑或戏外?

鼓瑟声起,台前帷幕已徐徐开启,你一声长调抑扬顿挫,响彻台前幕后。喧哗的台下顿时鸦雀无声。还末见唱戏的人影,只听见你清歌丽韵随罗鼓琴箫婉转悠扬,就已经吊足台下的戏迷的隐,个个屏息倾听,猜想着,是怎样的一个美丽动人的女子,唱得如此销人心魂?

你水袖掩面,小迈碎步,缓缓移至台中,旋身抖落水袖,佩环琤璔,体态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下子迷醉了台下千人的眸。你亦如痴如醉,一双凤眼有意无意,扫过台下千张沉醉的脸。你半醉之中悄悄寻找,那张魂牵梦绕的俊逸的脸。青葱玉指如兰花微翘,曼妙婉约的身姿涟漪了台下千颗戏迷的心。汝完美地将戏中的人儿,将其悲欢离合注释在你的一颦一笑之中。

谢幕,于台前,你俯首低眉,微微屈膝,满心感激台下经久不息的掌声。可眼角却睨见一个不做任何停留,就匆匆离去的背影,那毫不迟疑的步伐,又一次踩碎了你的心。强忍着阵阵心酸,你的眼噙着泪水,一个姿势僵立于台前,送走最后一个戏迷的背影。

台后,你失魂落魄跌坐镜前,慢慢拭去脸上的脂粉,渐渐露出你那张甚是憔悴的面容。可你却时时分不清,戏里戏外,哪个才是自己的面孔。如若可以,你倒情愿一生飘移在台上,做他眸中永远的新娘,亦可远远的看他,孤寂的身影。至于能否与他执手,你明知希望渺渺,却还是在绝望中等待,将自己的心在无望漫漫无边的思念中彻夜辗转反侧的无眠中揉碎,而后再无奈地慢慢拼成一个此生不渝的心型。

3、

一场侯门私家戏园的演出,是你此生情劫的开始。

那侯门庭院深深,雕栏玉砌,亭台楼阁帘幕重重。偌大的戏园子,竹影曲径落花缤纷,假山层层环绕碧池,碧池之上,歌台舞榭。你立于台后,静待笙箫管笛吹起,心微微慌乱。如此盛大的私家演出,还是让一向持重的你有些心慌气躁。忍不住心中的焦灼,轻轻掀起帷幕一角,想看看,台下是怎样一翻的繁华盛况。

你偷偷窥视,只见台下席间看客,个个官袍带履,正襟肃坐,等待帷幕开启,待茶的红衣绿裙来回穿梭,让人眼花瞭乱。虽然眼花瞭乱,但你眼尖,还是瞧见席间一位不着官衣的年轻男子,于是细细打量起,这位华冠丽服,风流蕴藉的公子哥儿。越看越是心醉,不知为何那俊朗的容颜,温温的神态,竟如一汪温泉,暖了你那颗孤寒的心。

那日,你拼尽才情,将戏中的新嫁娘,淋漓尽致于举手投足间。你要将自己娇美的身影映入他逐渐迷离的眸中。你如一只扑火的飞蛾,一心要撞入了他逐渐燃烧的眸中。殊不知那时,他沉迷的只是戏中的你,因你演的恰恰便是他人生失意情事。

戏落人去,你怅然若失,悄悄目送他落落寡欢的样子,消失在竹影小径深处。一个华贵飘逸的身影,永远定格在你的眸中,成为夜夜相思的梦影。 那一日,晴天丽日,是个美妙的日子,浅夏的风,清清爽爽,而你迷迷茫茫,却如坠漫漫雾蔼之中,二十芳龄的汝,心中第一次有了个男人的身影。

你不过是个唱戏的女子,一个靠不近他的戏子。而他却是候门中人。如此天壤之别,你与他怎有交集?这注定是一场无望的相思。

你一遍一遍地演唱着他所痴迷的戏,一个美丽的新娘,唯独这出戏,才可见他落寞的身影跌坐在台下,沉醉的眸里映着戏中的你,唯有此时此刻你才是他心中最爱的新嫁娘。为何独独爱你演的新娘?那个藏匿在他心中的新娘是谁,他又有着怎样的一出戏?多希望落幕后,他能立于台下等她,多希望能与他共处,哪怕是,只是瞬间的对视。可每每等来只是他阑珊远去的背影,让你独自一人啜饮相思的泪水。

4、

转眼秋意已浓。萧风凉雨的夜,迷迷沉沉。 戏后散场,你缷下妆扮,偷偷溜出戏班。 于廊前檐下,清汤挂面的你寡寡而行,无人识得你是台上惊艳四座的旦角儿。来往吆喝的黄包车,无情溅起一路黄泥,污了你一身的素衣长裙。多想冲入那凄凄的雨中,让雨来淋灭这相思的火焰。望落叶飘零,如你的心找不到停泊的彼岸,不知何去何从!雨丝飘飘洒洒,欺你人单衣薄。你感到凄凉阵阵,于是环臂抱襟,昏昏的街灯,照见你,唇紫如桑椹。

谁知得戏外的你,那颗孤苦伶仃的心!

战火纷飞的年代,硝烟弥漫的家园,支离破碎。你与父母兄弟失散于遑遑逃难的人流中,虽是八岁髫龄,但冰雪聪明的你,一个人颠沛流离乱世之中,不哭不闹。你生有幸,未落入贼人之手,未被买于花街柳巷,而路遇戏班马车,班主宅心仁厚,留你于班中,亲自调教。你感恩戴德,不负班主厚望,终成为名 震八闽的旦角儿。那匆匆十余载的岁月,你是苦尽甘来,那班戏恩情,你是镂心刻骨,没世难忘。

此生亦何求!如不遇他,让你心如乱麻,你是一心一意地要嫁于戏班,不问世间情为何物!

本不问世间情为何物,而今却为它匍匐而行,为它愁肠百段。遇他,缘于戏中的新娘,恋他,却只在戏中寻得他的身影,戏外的你,总是找不到他的踪迹。时时人在戏外,心却还戏中,因他只认得戏中的你,那个美丽的新娘,不知戏外的你,是如何将他思念!

乱雨泞泞,你落漠孤独而行,任凭风雨乱你三千青丝,扯你衣袂,此时你亦如孤舟飘摇于风雨中。

"姑娘,留步!"有人在身后呼道,回头见夜雨中,匆匆赶上来竟是他,日思夜想之人,手执一柄油纸伞,你心中一阵狂喜,脚下却慌了脚步,一个趔趄,跌入他的怀中。

"世道不平,姑娘,一人夜行小心!"他彬彬有礼扶持住你,你满面通红,不知所措。

你羞涩地与他共执一伞,慢慢前行,你心荡漾,多想就这样细细碎碎,一直走到天荒地老。话中,你才明白他并不知你那个是戏中的新娘,他只是路见你孤身一个行走于乱雨之中,心生侠义心肠,一个陌路人而已。

你多想就此向他表明心迹,却又怕吓了他

,于是你嗫嗫嚅嚅,说你是戏班子,奉茶伺饭的丫头,经常见他坐于台下,看着台上的新娘,痴迷伤心的样子。

夜寂静,雨潺潺,见有佳人窥得自己的伤心事,他长叹一声,沉寂不语,原以为,他就此沉默,不想他却幽幽道出伤心往事。

为什么那样相信你,在他眼中,你只是刚谋面之人,也许伤心事并不见得要讲给相识的人听。

你静静听他幽咽低语,他的眸亦在回忆中渐渐默黯然,流露伤神。

5、

他的新娘亦是一名戏子,十八锦瑟年华,如莲出水,纯洁可人,他与她相识于遇然,并深深相爱,私下与她定下生死不渝之约。然戏子又怎能踏入侯门之庭。侯门无疑,震天动地,他毅然离家,要与他的新娘洞房花烛。那夜,她淡着胭脂匀注,凤冠霞帔,一身唱戏新娘的装扮,浅笑低眉,为他斟酒。嚯嚯烛光,映其沉鱼落雁之美态,让他心旌摇摇,暗暗发誓此生纵是一无所有,也要与她不离不弃,举案齐眉,相携到老。他心醉神迷,在她不停的巧言劝酒中,逐渐迷离醉倒。

一夜浓醉醒来,见她,端庄仰卧于地,早已香销玉损,身边留下纸笺:妾此生遇君,已是三生有幸,今日能做一回新娘,妾已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今生缘尽于此,愿郎君务必好好活着!

正是卿卿我我,情深意浓之时,她却无情而去,叫他一个如何活?无她亦无他,他悲痛欲绝,亦要随她而去。谁知他母亲却寻来,在门外声声呼唤。他心如刀割,紧紧抵住房门,任在门外老泪纵横,苦苦哀求。

见他如此无情,母亲心碎晕厥,随从大声哭喊。他心终于不忍,开门,见母亲晕倒在地,不由跪身,抱母亲,如婴孩般大声哭泣。

事隔五年,如今,他已二十有五,仍不肯娶妻生子,心中念念不忘他的新娘。

原来,他只爱看你一身新娘装扮,在你举手投足间,悲痛他那已逝的新娘。

见他一身洋装笔挺,堂堂三尺男儿,为情沉沦,清泪潸潸,叫你心碎,而你又该如何慰藉?一切慰语皆是苍白,只能默默陪他,任其伤心,任其伤神。淋漓尽致地哭吧!把一切堆在心头的思念与痛苦,化为呜咽之语,随风而去吧!

多想伸手,抚去他眉间愁云,可你与他的新娘一样,只是戏子。

只是戏子,爱他追他随他,皆是一样结果。你如何忍心再添他眉间一丝一缕的愁云!

缓缓行至你的租屋处,你低首含笑道谢,谢他千里护送,谢他如此的信任你,但你决不能让他知道你心中的心事,在他对你所有留恋的眸中,你毅然离去。

6、

浓彩重抹,你身着戏服,临镜自怜。光彩照人的新娘,从来没有细细端祥过。今夜,你要好好地看一看,他眼中的新娘,到底是怎样的惊艳迷人!你要从此别过,不能再让他日日沉沦其间。

人人皆道,人生如戏。而你却觉得,错、错、错,不是戏中人、怎会透彻?那吚吚呀呀,一切皆成定局的戏,连一哭一笑,举手投足都已设计清楚。如果人生真如戏,那一切该多么明了?而真实的人生却充满变数,特别在这战乱的年代,上一秒而不知下一秒的生死!为义,你曾倾情于戏。谁可料到,一天,为情,你要决绝于戏。不让这已成定局的人生之戏,左右你之余生。

可你的余生又该何去何从?

窗外,革命的浪潮,滔天,你如梦方醒,慢慢褪去身上华丽的戏服,你要结果这惘然的人生,着一身素衣走出门,随浪潮而去。

浪潮中,你隐约看见了前头不远处,他晃动的身影……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