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与卿共余生,《与卿共余生》小说在线阅读 第四章冲动之下

与卿共余生,《与卿共余生》小说在线阅读 第四章冲动之下

互联网 2020-11-27 01:32:14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与卿共余生》 第四章冲动之下 免费试读

钟睿瑶是在一家散打俱乐部中当教练,负责教授女子防身术。

这一天她正在给女学员们上课,门一开,陆淮宁坐在轮椅上,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由老周推着,走了教室中。

顿时,原本井然有序的课堂上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骚动。女学员们都转过头来,用好奇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既喜欢他的妖孽绝色的容颜,同时也为他的残缺身躯感到一丝惋惜。

钟睿瑶梳着一条马尾辫,简洁干练,活力十足,跟平时的气质大为不同。

“你来干什么?”钟睿瑶小声地问陆淮宁,她感到窘迫。

“我来上课学习啊。”陆淮宁坐在轮椅上,态度慵懒而闲散,仿佛他根本不认识女子防身术,这五个大字一样。

“你别胡闹了好不好,防身术是给女生安排的课程。”钟睿瑶用恳求的口吻跟他说话。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说要追求自己,居然是都追到她工作地点来了。

“这么巧,前台的服务生也是这么跟我说的。”陆淮宁用托着下巴,一双妖孽桃花眼中都是戏谑,“这是歧视男性的表现,男人为什么不可以学防身术呢。在色女横行的当代社会,身为一个男人,更容易受到暴力侵害,尤其是像我这样,长得俊美倜傥,身体还活动不便的男人。”陆淮宁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学费收款单,展现到了钟睿瑶的面前。

钟睿瑶看着收款单,知道前台的服务生是被陆淮宁这套逻辑扭曲的理论给打败了。真没有想到,陆淮宁的脸皮这么厚,如此一番话,被他说得理直气壮,无法反驳的样子。

不管怎么说,钱都收下来了,按照合约规定,钟睿瑶就有义务来对陆淮宁进行指导,不能把他给随意赶走。

“如果有歹徒袭击你的时候,用手掐住你的脖子,这时我们可以从左手去扒开歹徒的手用右手的掌根部位,去击打歹徒的下颚……唉,你们几个认真听课呀。”

在课堂上出现了陆淮宁这么一号妖孽男人,哪个姑娘不春情萌动,心神缭乱啊,所以钟睿瑶讲课的时候,大家无心听讲,纷纷在用眼睛瞥向陆淮宁,不停地上下打量着他。

而陆淮宁却弱水三千,只盯着钟睿瑶这么一瓢水,他坐在轮椅中,眼珠一错不错地看着钟睿瑶,对其它女生抛过来的媚眼,都视而不见。

到了课间休息的时间,女生们可算是找到了机会,将陆淮宁给团团围住,有话没话地往前凑。偏偏陆淮宁口若悬河,侃侃而谈,让这一帮小女生膜拜得不要不要的。现在上不上女子防身术成了细枝末节,能不能跟陆淮宁聊到一起,才成了关键环节。

“你们军区没有事情可以干么,整天让你闲在这里泡妞?”钟睿瑶感觉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她想着要把陆淮宁给劝退。

“军区的事情非常忙。”陆淮宁把手机掏出来,朝着钟睿瑶一扬手,说:“趁着你上课的空隙,我利用微信发布出去了七项命令,阅读了四份文件。”

钟睿瑶一怔,想不到陆淮宁这么能干,表面上无所作为,实际上却从容不迫,有条不紊。

已经快到要下课的时间了,陆淮宁坐在轮椅中,让老周推着自己先出了教室,等着钟睿瑶洗澡过后,一起走。

到了凯迪拉克车前,陆淮宁才站起身来,就听到身后有个人瓮声瓮气地说话了:“原来你不是个瘸子啊,那还坐轮椅干嘛,你以后离钟睿瑶远点。”

陆淮宁转头一看,有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站在那里,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这边。从服饰上判断,应该是钟睿瑶的同事。一股浓浓的酒精味道,从他的嘴巴里飘了出来,显然是喝多了。

“这是我同钟睿瑶之间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如果喜欢钟睿瑶,可以自己来追她,我们可以公平竞争。”陆淮宁扭开了车门,准备坐上去。

“别仗着自己有两个臭钱,就以为自己了不起了。你敢不敢跟我单挑?”这个名叫魏彪的小伙子手里抓着一块砖头,对着陆淮宁骂骂咧咧的,说个不停。

老周有些生气了,想走过去给魏彪一个教训,但陆淮宁抬手拦住了他,淡淡地道:“周叔,你把轮椅收好,我们上车。”没必要跟一个醉鬼一般见识。

不料这个举动落在了魏彪的眼睛里,却成了陆淮宁胆怯退缩的表现。他看陆淮宁虽然身形高大,但长得过于漂亮,一看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脸。在酒精的**下,在嫉妒心的蛊惑下,他冲动地举起了砖头,照着陆淮宁就砸了过去。

“少爷小心。”眼见得砖头势大力沉,带着呼啸的风声就奔着这边而来,老周也来不及多想,往前一迈步,舍身当在了陆淮宁的跟前。他宁可自己受伤,也不想让少爷受到一点损伤。

只不过,老周动作虽然快,但还有人的动作比他还要快。

“周叔,你躲开。”陆淮宁将老周的身体往旁边一推,接着自己抬起腿,照着砖头就是一记凌厉的飞踢。

迅速、猛烈、凶悍、霸道的一记飞踢。

“啪”的一声,这个块砖头被陆淮宁一击之下,在半空中全部化成了齑粉,随着凛冽的夜风一吹,转眼就消失不见了,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铁掌碎砖,这样的外家功夫,在散打俱乐部中,也能找到一两个武术教练可以施展。但是可以一击之下,把整块砖头碎成粉末的,这个武功水平可就是惊世骇俗,闻所未闻了。

“你有种冲着我来。”陆淮宁眸光犀利如刀,炯炯地盯着那个小伙子,眉目冷峻桀骜,杀气强大,仿佛可以碾压世间的一切。

那个魏彪见到这个情形,脚都软了,连滚带爬地向后跑,一个不留神绊倒在地,连惊带醉的就昏了过去。

“他就是个醉鬼而已,少爷……何必出手呢。”老周环顾了一下四周,幸好没有什么人看到这一幕。

情急之下,陆淮宁失态了,将隐藏的实力给暴露出来了。

他坐进了车子中,将腰中手枪给拽了出来,拆拆卸卸之中,他又恢复成了那个慵懒散漫的妖孽男子。

散打俱乐部的下班**响起,钟睿瑶拎着包走到了陆淮宁的车子跟前。

陆淮宁打开车门,一把将钟睿瑶给拉进了车子中,问:“钟教练,刚才有我上课旁听,体力消耗过大,你可以要好好犒劳犒劳我啊。”

“你想吃什么,我请你。”钟睿瑶感觉陆淮宁就是在讹诈,旁听都能听出个体力消耗过大?

“我想吃你。”陆淮宁用手一勾钟睿瑶的下巴,狭长深邃的眼睛轻佻地看着她。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