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与英灵的那些年,《我做英灵的那些年》 10. 十

与英灵的那些年,《我做英灵的那些年》 10. 十

互联网 2020-12-02 23:34:43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二楼,肯尼斯已经醒来了。

优雅骄傲的魔术师此时气急败坏的看着自己胸口,哪里有着一个诡异的花纹,像一只眼睛。

白皙的胸膛上,一个银色的图腾若隐若现。

迪卢木多垂着头单膝跪在一边,沉默无言的承受着御主的怒火。

“你就是这么保护我的!”肯尼斯看着安静的迪卢木多气不打一处来,随手抓起手边的书就砸了过去。

厚重的大书狠狠的砸在迪卢木多的脊背上,发出一声闷响,可想而知肯尼斯此时的情绪有多失控。

原本自己准备召唤伊斯坎达尔的圣遗物就被偷走了,不得已之下才召唤了迪卢木多,参加了这次圣杯战。

而就在参加圣杯战之后,事情就变得尤为不顺利。

不但自己的未婚妻试图精神出轨,爱上了自己召唤出来的从者。

第一次参加战斗,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被隐藏在暗中的berserker打晕了。

而迪卢木多一点反应都没有!等他再次醒来。不但自己在别人家里,还被迫和berserker组结盟。

按照迪卢木多的说法,自己的心脏上被下了宝具,只要敢跑就会当场暴毙。

肯尼斯简直气的浑身发抖,作为时钟塔的讲师,阿其波卢德家族的天才,他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挫折。

“对不起,master。是我无能。”迪卢木多垂着头,眼中是懊悔和不甘,要不是他放松了对master的注意,master就不会出现受制于他人的情况了。

肯尼斯穿好衣服,不甘心的抚上胸口,“你也知道你无能。”

“话可不能这么说。”陌生的声音从房间里响起,肯尼斯被吓了一跳,迪卢木多第一时间取出了宝具,警惕的环视四周,将肯尼斯挡在身后。

看到迪卢木多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肯尼斯心里的郁气才减弱了一些,但是依然恼□□·兵之前没有保护好他。

在一人一英灵警惕的眼神下,一个黑色像史莱姆一样的东西从地板的缝隙里挤了出来。

黏糊糊的一团史莱姆猛地裂开一道缝,长出了一张嘴,几乎占据身体三分之一的一张嘴,一口大白牙,诡异到了极点。

“berserker!你有什么目的!”迪卢木多听清楚了,这是berserker的声音,立刻用黄色的短·枪对准了史莱姆,随时能把它戳个洞。

肯尼斯表情一僵,这个诡异的像团鼻涕一样的东西是berserker?!

史莱姆软软的身躯蠕动了几下,身上的肉肉一弹一弹的,猛地伸出两个肉尖尖,小小的,像手手一样晃了晃,像是在打招呼一样。

“我能有什么目的,我什么目的都没有啊,我可什么都没做。”

史莱姆晃着头,虽然它只有一团身体,一张嘴,两个手手,但是还是很人性化的撇撇嘴。

只不过一张和身体不成比例的深渊巨嘴撇撇的样子很吓人就对了。

“我就是上来叫你们吃个饭,迪卢木多你不吃可以,你master可不行。我可不打算饿死你的master。”

史莱姆挪到了门口,猛地一蹦跶,手手抓住了门把手,想打开门。

结果他高估了自己的体重,一团史莱姆挂在门把手上,门把手丝毫未动。

史莱姆:哦吼,失策了!

迪卢木多和肯尼斯木然的看着史莱姆,最怕空气突然寂静。

史莱姆放开门把手,肉尖尖一样的手手还拍了拍腰,猛地张开嘴,一只蜘蛛一样的分离异肢撑开史莱姆的嘴,从那个不符合常理的空间里爬了出来。

肯尼斯:……

迪卢木多:……

这踏马是什么骚操作!史莱姆吐蜘蛛?!

分离异肢问号一样的头上长着一个眼睛,特别大,不过只有一只眼睛,还诡异的朝lancer二人组眨了眨,然后伸出蜘蛛腿把门打开了。

再然后又爬回了史莱姆嘴里。

史莱姆打了个饱嗝,用手手擦了擦嘴,又钻回了地板缝里。

肯尼斯有些窒息的捂住自己的头,被刚刚的骚操作秀了一脸啊!berserker是个什么诡异物种!

“master,我们先下去吧。”迪卢木多虽然也被秀了一脸,但是好歹是条护住的忠犬,想起自己的御主一天都没吃过饭了。

肯尼斯阴晴不定的看着房门,他知道只要出去了就代表着他同意结盟了。

想到自己刚才看到的诡异画面,肯尼斯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

除非迪卢木多一秒钟都不离开他身边,不然berserker随时随地都能·杀·了他。

不是心脏上的宝具,而是暗杀。

“走。”肯尼斯整理了一下形象,恢复了那个优雅严谨的大贵族形象,走出了房门。

间桐雁夜买的是二层的复式小楼,一层的客厅是用餐的地方,此时间桐雁夜和间桐樱已经坐好了。

肯尼斯看见间桐雁夜有些复杂,以他的眼光间桐雁夜是不配成为魔术师的。

而就是这个男人现在不但成为了魔术师,还参加了圣杯战,成为了berserker的御主。

berserker那诡异的能力绝对是张王牌。

“糖醋里脊好了!”厨房里传来温和磁性的声音,银发英灵端着盘子走了出来,身上还围着可笑的小黄鸭围裙。

肯尼斯愣住了,这个声音是berserker的,但是berserker不是只史莱姆吗?!

江珉浅棕色的眼眸温和的看向lancer二人组,将手里的菜放下,扬起人畜无害的温柔笑容,“看起来我们的客人醒了,雁夜,麻烦你安排一下,汤还在炖着,我去看看。”

十分自然的揉了揉间桐樱的发丝,江珉蹲下身,笑容温暖灿烂,“还有樱酱的小甜饼,只不过,要等到饭后吃。”

浅棕色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残忍的光,间桐樱小小的身体一僵,“到时候,樱酱要回来吃哦。”

意味不明的话语像是裹了蜜糖的**,醇香甜美,但是也剧毒无比。

就像江珉这个人一样,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知道了什么。

间桐樱僵硬的更厉害了,瘦小的女孩有些僵硬的扬起小脸,“我知道的,berserker哥哥。”

江珉笑容不变,手指抬起间桐樱的下巴,打量着女孩的笑容,然后像是在赞叹一样低语。

“真是美丽而纯洁的笑容,樱酱。”

贴近女孩的耳朵,江珉浅棕色的眼眸冰冷而残忍,“可惜它不属于你,对吧,脏砚。”

女孩瞳孔猛地收缩,浑身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笼罩在江珉的气息下,只有无尽的血腥和冰冷。

抬起头,江珉还是那样的温柔,笑容温暖灿烂。

亲了亲间桐樱的额头,“要乖乖的哦。”

说完起身离开,留下附身在间桐樱身上的间桐脏砚僵住,半天都回不过神。

“怎么了樱?”间桐雁夜有些担心的看着脸色苍白的间桐樱。

间桐樱扬起笑容,“没事,就是不太舒服,berserker刚刚说给我热了牛奶。”

说完下意识的看向厨房,江珉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盒牛奶,温柔关怀的冲着间桐樱一笑。

间桐樱忍不住一僵,那个berserker到底是什么东西!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