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丑面舞姬,爱妃暴丑如雷电啊(2)

丑面舞姬,爱妃暴丑如雷电啊(2)

互联网 2020-12-02 23:19:3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爱妃暴丑如雷电啊(2)2013-08-09 来源:故事会 作者:邱如意 查看评论

皇帝紧盯着巫曼曼,朗声笑道:“哈哈,朕喝得太畅快,打碎了酒盏,别打扰了哈塔王子的雅兴才好。”话是好听,可他眼中表达的意思却相差千里。威胁与怒气充斥了他的双眼,无声地警告巫曼曼不要放肆。

巫曼曼被皇帝吓得一缩脖子,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心里不知第几千次怒骂他如幼时村里的那只狗大花,自己不爱吃的食物也不容许别的狗碰。巫曼曼恶狠狠地只唤皇帝作大花,勉强给自己出口气。

大花把巫曼曼拉到身边,又忙不迭拿开手,仿佛巫曼曼让他避之不及。他脸上一派平静,十足道貌岸然地说:“此女太丑,恐惊吓到王子,我们还是不看她了吧。”

巫曼曼快急哭了,她已经很久没被人如此痴迷肯定过,好比沙漠上的人严重缺水,哈塔王子此时就是那甘霖难舍。

哈塔王子看了看巫曼曼焦急的双眼,突然站起身来对大花行了一礼,大声说道:“尊贵的皇帝,我有个不情之请,请您将这位美丽的姑娘赏赐给我做我的王妃!”

巫曼曼呆住了。西域使者从来都是开口要她去做舞姬,没有一个像哈塔这样,张嘴便要娶她为妻的。这对巫曼曼的鼓舞太大,以至于她喜极而泣,瞬间泪凝于睫。

大花木着个脸,盯着哈塔王子看了半天,这才回头,望着巫曼曼面无表情地说道:“夜叉,你意下如何?”

巫曼曼看了看大花危险眯起的双眼,又望向哈塔那双深深的绿眸,其中的爱慕不言而喻。

“管他呢,死就死吧!”巫曼曼决定赌一把,好歹西域王妃也比夜叉女强不是?

“皇上,我愿意!”话刚一出口,巫曼曼忽觉大脚趾一阵剧痛。她低头看去,无语凝噎。大花那只无赖的大脚正踩在她的脚上,还威胁地轻轻点了点,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踩断一样。

“真是卑鄙至极。”巫曼曼朝天翻了个白眼,愤愤地想。可能怎么办呢?形势比人强,大花随时会踩断她的大脚趾,随时能让哈塔王子出不了中原。

思来想去,巫曼曼虽然感激哈塔王子的欣赏,更垂涎西域王妃的宝座,为了她与哈塔王子的安全,也只能幽幽地看着大花,怨气十足地把刚才那句话续上:“我愿意留在您身边。”

大花很开心,他缓缓撤开那只脚,转身得意地看向黯然神伤的热血青年哈塔王子,不真诚地安慰道:“王子不要伤心,这丑女不愿意跟你走,我挑两个美女补偿你。”

说完,他唤人将宫中最美的女子今夜送到哈塔王子的枕边。

巫曼曼不禁为哈塔王子掬一把同情泪。谁都知道,大花眼中的美女,便是充斥整个宫廷的那些歪瓜劣枣的惊世丑女。他每每拿这些女子赠给有功之臣,都会害人家痛哭流涕,让人家原配正室感激不已。若不是太后眼光正常,对大花严加看守,不许这些女子诞下皇室血脉,估计大花现在就真正成了夜叉族的始祖了。

今晚要挑他眼中最美的给哈塔王子,但愿不会出什么事才好。

宴请王子第二天,巫曼曼听到了一则八卦:哈塔王子半夜被二丑女追得在京城近乎裸奔,后被一家青楼老鸨所救,二人一见钟情,王子说要娶她当王妃。

巫曼曼在自己院子里恨得咬牙切齿跺脚不已,眼泪掉得像断线的珠子。一恨大花阻了她的路,二恨哈塔变心太快。一个西域王妃,就这么拱手让了人,想想始作俑者大花,巫曼曼恨不得生食其肉。

大花此时倒是若无其事地走了过来。看到巫曼曼满脸眼泪,他先是呆了一下,然后便沉下了脸,望着她皱眉冷声道:“你怨朕阻了你的机会?”

巫曼曼擦了擦眼泪,哽咽着回他:“不是,是为陛下送出去的美女可惜。”

大花点了点头,脸色缓和了些,踱到池塘边坐下,与巫曼曼闲聊:“这哈塔的眼光不好。看不上美人就算了,挑丑女也没挑到个最丑的。那老鸨我去看过,丑是极丑,可还没到你这个地步。”

到如今,巫曼曼早已不奢望大花嘴里能吐出象牙。她失了王妃宝座伤心至极,难以打起精神应付他,只是懒懒地应了一声是,便幽幽地望着池塘发呆。

大花不甚在意,闲闲地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池塘,随口又说:“今后你不要做舞姬了。这年头丑女反比美女惹眼。御膳房缺柴火丫头,你先去帮帮忙。”

“什么?”巫曼曼几乎跳起来。她抖着手,颤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眨了眨眼睛,巫曼曼一字一顿地确认,“皇上要我去御膳房当、当柴火丫头?!”开什么玩笑!打小巫曼曼就像皇妃一样被乡亲们呵护着长大,从不做活,现在叫她去烧柴火?杀了她算了!

大花没有看她,声音平静,只是巫曼曼又感觉到了那该死的威胁。他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不愿意?”巫曼曼马上立正站好,垂眸柔声说道:“不是,我打小就喜欢烧柴火,刚才只是欢喜得过了。”

大花的嘴角可疑地抽搐着,咳嗽了一声,他点头应道:“那就好,好好干,将来提拔你。”

“去你哥吧!”巫曼曼心里暗骂。烧柴火的能提拔到哪里?到金銮殿上在你屁股底下烧柴火?

可骂归骂,大花的话就是圣旨,普天之下莫敢不从,巫曼曼也只得打包行李,到御膳房报到。

御膳房的人热情地对她表达了欢迎:闻鸡起灶,夜深才睡。打水、劈柴、洗菜切菜、和面、淘米、给御厨们捏肩捶背……巫曼曼一个人包了整个御膳房的杂活。

俗话说“苦中作乐”,在御膳房,巫曼曼唯一的一点快乐就是,等到夜深,御厨们都睡了,她溜到御膳房,自己动手做上一餐,享享口福,也算是慰劳慰劳她自进宫以来饱受摧残的身心。

巫曼曼最拿手的,便是家乡风味的咸菜和卤蛋。爽口鲜香,着实不赖。

这日深夜,她同往日一样偷偷摸摸溜进厨房偷吃,不想门突然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的小公公大模大样地溜达进来,看见她便是一愣。

巫曼曼看见那小公公也是一愣。她忙擦擦嘴边的卤汁,正要站起身,小公公冲她挤眉弄眼,摆摆手示意她坐下别弄出动静来。

巫曼曼只得坐下,忐忑不安地看着小公公踱到自己面前,皱眉看了看那咸菜,又看看卤蛋,伸指指着盛放的坛子犹豫地问道:“这能吃?”

巫曼曼点点头,想了想不把他拖下水自己也难以善了,便浅笑着邀请小公公:“一起吃?”

小公公看着她笑靥如花,愣了下神,闻了闻卤汁香味,便不客气地往巫曼曼身边一坐,拿了双筷子开吃。

小公公食量惊人,一轮风卷残云后,坛子里便不剩什么了。巫曼曼看着坛子直心疼,小公公却擦擦嘴,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满意地说:“好吃,明天这个时候我还来!”

更多短篇言情请访问精品故事网

上一页首页2/4尾页下一页

上一篇:产房告急

下一篇:侯爷,请自重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