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且乐生前之周路,【一点资讯】地摊经济救了上海小店! www.yidianzixun.com

且乐生前之周路,【一点资讯】地摊经济救了上海小店! www.yidianzixun.com

互联网 2020-11-29 22:13:56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上海小店为什么要感谢老李?地摊经济救了上海小店!1、在一片莺歌燕舞当中,几人有重提地摊经济的勇气?有多少人月收入低于1000元?老李讲了。有多少人没有自己的二维码,老李没有讲,有一篇文章讲了——2.4亿。2.4亿中国人,他们没有线上,只有线下!没有健康码,不能扫码挂号,不能上网买菜,连讨饭都收不到钱。整个中国,都要帮帮他们!上海有店主说摆地摊需要勇气,而说出“地摊经济”,需要天大的勇气!2、因为有了“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才可能引起各级官员关注,重视一点——“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人间烟火,与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中国的生机,也必然是地摊的生机,是上海小店的生机。3、才可能厘清管理的目的,——不是马路有多么干净,有多么漂亮,不是官们少掉多少麻烦。在一些人眼里安全是指标,尤其自己官位是否安全,小店恢复生机是不是指标,民生是不是指标,小店与小店店主是否活得下来是不是指标?半个月前,就“田子坊会不会消失”这个话题,我们请教田子坊商会会长吴梅森,得到关店数据88家。本周又一次回访,数据已不止88,目前已经达到100家左右。只有半个月时间,田子坊关店比例从原先的4/1猛增到3/1!田子坊到了关键一年,田子坊管理者——如何重启田子坊?如何帮田子坊活下2020年?如何将田子坊传承至400年后一如京都锦市场400年前,乃至清明上河图的1000年之前从现在算起的1000年之后?4、才能反思小店是否可有可无?是否尊重传统商业的自身发展规律,以及对应的人的生活。5、才能反思时间的价值——一家41年的上海小店价值在哪里?更多10年+上海小店的价值。才能反思,经济是指标,41年上海小店是不是指标,10年+上海小店是不是指标?烟火气是不是指标?成条马路的消失是不是指标?6、才能反思统一店招的粗暴。一行行店招,被花大价钱统一,成为一行行支出,或一行行颂歌。而福州路729弄,真正需要一个店招,只看见裸露生锈的民生与对漫长岁月的不敬。这里,是一家41年小店,上海独此一家,这里店招能否统一一下?7、才能反思那些拿着减租文件拿捏小店小命的人——是否真给小店减租免租,何时才能行动,才有所顾忌。上海静安区威海路,我还见识拿着鼓励免租文件为挡箭牌拒绝为小店办理免租的。地摊安全了,小店才有勃勃生机!制服才不敢胡作非为!房东才不敢涨60%的房租!被高大上名义杀死的烟火气才有一线可能重生!没有地摊经济,就可能是:城管经济,统一店招经济,大商场经济,消灭小店经济,消灭烟火气为结果的高大上经济,干干净净真干净经济。前天黄昏在乌鲁木齐中路,看见两名市容制服,一手拿捡垃圾的火钳,一手拎着塑料袋。城管这样定位就对了,拿了纳税人的钱就请提供服务。做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服务员多令人喝彩!只有制服凛凛威风扫地那一天,这座城市文化呈现糯软的那一天,上海才堪称伟大之名。感谢老李!

图:摆在2018年冬月,摆在东平路9号的“地摊”,摆进了多少上海人的记忆。

1 “姐姐您说真的可以摆地摊的话,我们好想摆在之前东平路老店的门口!”——原东平路青珑工坊我认为地摊经济可能会给小店带来不一样的机会吧。我可能会尝试摆地摊的。在自家店门口摆地摊也许会帮助到小店。会害怕城管,因为具体在哪里摆,怎么摆还都是他们说了算。如果小店房租不能继续承受,可能会尝试摆地摊的。如果要摆地摊的话,肯定要选择一个适合我们售卖的商品的地方。姐姐您说真的可以摆地摊的话,我们好想摆在之前东平路老店的门口!店名:青珑工坊店址:上海徐汇区泰安路22号店龄:21年+我的名字:何敏2“能够摆摊那可太好了”——愚园路王记葱油饼能够摆摊那可太好了,第一小生意,能够省去门面费,这样压力就小了。我们以前就在愚园路749弄口做生意的,开始城管罚款,最后就不让做了,只能找门店了。现在是好赚点因为外面没有摆摊的,但是很辛苦,要拼命干,房租年年涨,还有很多原因一句两句说不清。店名:王记葱油饼店址:上海长宁区愚园路666号店龄:30年+店主:王永新3“举双手赞地摊经济!”——武康路老麦咖啡举双手赞地摊经济!上海这座城市,已经有太长时间没有闻到烟火味了!如果能加上庙会、露天书市、旧货跳蚤市场,那是再好不过了!可以这么说,老李的这招,是治疗当前发霉心情和萧条市面的灵丹妙药!但愿地摊经济不是一阵风,一刮而过;更不是沦为某些机构和人员“管理费”以及灰色收入的另一个来源!一天摆地摊的收入,还不够交管理费的,那就尴尬了。武康大楼可以外摆吗?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在武康大楼维修被围的半年当中,放一块“正常营业”的牌子在门口都会被没收,何况是占用一点人行道外摆几张小桌子?!城管不会上来就砸吧?我仿佛听到他们在叫:老李是谁?这里我说了算!先罚款再说,开单子,我命令你10分钟之内把桌椅拆走,不然我们来拆……多想在店门口摆几张小桌,放两把遮阳伞!多想放几盆鲜花,装点一下灰暗的街角,多想放几块复古的海报,告诉人们:来吧,进来坐吧,这里有温暖,有情怀,有咖啡,有简餐,有故事,有诗有酒……我祈祷🙏。店名:上海徐汇区老麦咖啡馆武康大楼店店址:武康路武康大楼底楼店龄:11年+店主:老麦4“拥护是必然的”——威海路DF BOUTIQUE我国网上经济快速发展得益于地摊文化,所以拥护是必然的,现在摆地摊文化红极一时,很多人都产生了想要响应的想法。其实摆地摊不一定是要卖东西,也可以卖技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领域,集自己之所长,总有商品可卖,如果贴合市场需求,懂得为自己营销吆喝,就一定会有市场。这几年发展最快的比如知识付费和网红带货,很多名人都参与其中,这种地摊文化跟摆摊吆喝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围观的顾客在网上。所以对想要行动的我们来说,摆地摊第一个是要有核心商品,第二个是要有勇气,没有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店名:DF BOUTIQUE店址:上海静安区威海路637号店龄:14年+店主:Chloe5“万一有一天店不能开了,我想带上我的吉他和小狗狗去南京路步行街卖艺”——肇周路小广东如果在我店门口摆摊可以帮助到别人,我很乐意,我不太怕城管,因为他们素质也在提高。全世界都有地摊,是一种文化,我很喜欢。万一有一天店不能开了,我想带上我的吉他和小狗狗去南京路步行街卖艺。店名:小广东乐器修理铺店址:上海黄浦区肇周路80号店龄:21年+店主:小广东6“在小店门口设置外摆餐位,一定会对小店有帮助,原来很害怕城管”——永康路满陇春搞活地摊经济会搞活市场会点亮夜市,在人流和士气上会有利于小店经营。满陇春是原法租界内永康路临街有一二楼的小店,如果政策允许搞活地摊经济,我们可以尝试在一楼店面门口设置点外摆餐位,季节和气候都比较适合,很有台湾老街夜市的感觉,效果会不错。在小店门口设置外摆餐位,一定会对小店有帮助,原来很害怕城管,本店曾经花费不菲做一个非常古典漂亮的老上海百乐门风格的霓虹灯招牌,所有这条街的客人都称赞有腔调,有设计美感。很多台湾和欧美的达人网红甚至来打卡,拍视频,上传到网络,对整条永康路都有提高知名度的作用,现在B站上还有部分视频,可惜都在前年一股风的统一整治的运动中被拆坏损毁,如今想来还心有余悸。现在没有明确的文件许可前,我还是不敢尝试做一点点出格之事,现在的体制下,店主的所有灵感和创造力都被封印住了。如果房租无法承受,不排除会考虑地摊谋生,不过还没有认真考虑,下定决心,因为地摊一夕之间被整治一空,又一夕之间被全民热捧,这样朝令夕改的政策,还是要观望一下。到底会不会再发生什么摇摆。哪怕是摆地摊,也是要认真对待,好好经营的。摆哪里,首先考虑老法租界的各种老街道老里弄,那里还残存着一些属于上海旧梦的烟火气,还没有被颟顸粗暴的干预与管制荡涤干净,老上海人,老租界文化,有一种重契约,守信用,海纳百川,见贤思齐与国际接轨的旧租界模式影响,其实是做好市场经济非常重要的文化基因。店名:满陇春店址:上海徐汇区永康路73号店龄:3年+店主:大头文7“我拥护地摊经济,且迫不及待地想加入其中”——绍兴路瓦尔登湖“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总理6月1日在烟台考察期间传达给我们的信息,仿佛给马路打开了一扇能量之门,这是马路的希望,也是经济的福音。在我看来,店门口的摊,是连接街和店的一道桥梁,是平实的街头语言,是小店生存的姿态,是务实的商业精神。我拥护地摊经济,且迫不及待地想加入其中。如果城管允许,我会在我的小店门口摆个摊,让小店多一份力量,让路人知道我们的谦卑好客,让马路明白我们无惧风雨的勇气,让这份“人间烟火”变得朴素而热烈。我可以为我的小店摆地摊,这是责任,是信念,是情怀,是成长,是爱,是助力梦想,是使命感。但是我却不能说服自己为自己摆摊。这些年来,我的小店就是我的远方——我的小摊是为我的小店而生,没有了小店,也就没有了小摊——如果没有了小店,我要做的不是摆地摊,而是去寻找我的远方……店名:瓦尔登湖店址:上海黄浦区绍兴路92号店龄:14年+店主:瓦尔登湖8“地摊经济,其实是给房东压力!降低房价”——中华路南小点上海特色汤包地摊经济,其实是给房东压力!降低房价。这样对小店会有帮助!但目前不去喜欢政策。如果小店房租不能继续承受,我会去摆摊,摆在滨江大道。店名:南小点上海特色汤包店址:上海黄浦区中华路930号店龄:2年店主:able9“我也很想知道可以去哪里摆地摊”——衡山路尚越坚决拥护地摊经济,因其本身就是市场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一种组成部分或表现形式。每家小店的不同情况和定位决定了地摊经济在其构成比例中的轻重地位。我们将尽全力去发展符合自身实际情况的地摊经济,特别是在被疫情影响下遍地哀嚎的时候。毋庸置疑地摊也好外摆也好都是每家小店可以度过难关或增加收入的重要救济方式之一。想象一下如果大家都宅在家里,面对着电脑手机的网络世界,还有东方巴黎,不夜之城的存在吗?那上海将成为一座空荡荡的死城。城管不可怕,可怕的是决策层面到底是用脑子还是屁股在为民生考虑。如何做到不要一管就死一放就乱,才是考验管理者智慧和能力的最好成绩单。人工再高店主可以自己上,最后那根的稻草是屡屡递增的房租,交不起了只能关门,老赖是决不做的。我也很想知道可以去哪里摆地摊,因为几乎就没有!特别是这几年偌大的魔都是没有一个地摊的容身之处的,难以逾越的门槛,没有体制的保护,法制的缺失,政策没有延续性规划性等等原因。其实不难,参照一下那么多成熟的地摊经济的模式就可以了,关键把民生放在了什么位置才是重点。店名:尚越餐厅店址:上海徐汇区衡山路534号一楼店龄:3年+我的名字:尚越老板娘10“地摊形式和实体店一样都是线下经营,一定会支持”——巨鹿路Lzana 地摊形式和实体店一样都是线下经营,一定会支持,我自己本身就喜欢逛街,所以如果有好玩的好逛的地摊、非常想去看看逛逛。店名:Lzana地址:上海黄浦区巨鹿路360-6店龄:19年店主:佑嘉11“这个周末开始准备在花店门口空地上陈列当季鲜花绿植”——武康路Rosa Gallica花店这个周末开始准备在花店门口空地上陈列当季鲜花绿植,每个周末定时推出,不同价位产品方便大家选择,时令鲜花吸引游人拍照打开,增加花店额外利润同时也给街区增添小景致,给街区带来更多活力。店名:Rosa Gallica(flowers)店址:上海徐汇区武康路374号店龄:13年+店主:Camille12“也只能想想,可能允许在多伦路上摆摆地摊就是奇迹了”——多伦路神异岛“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实体店也好,地摊也罢,只要是能够增加营收,任何经营销售方式、渠道都可以接受。也只能想想,可能允许在多伦路上摆摆地摊就是奇迹了,还不知道政策落地又怎么管治呢[捂脸]店名:神异岛店址:多伦路85号店龄:16年店主:厍永平13“地摊经济会让更多人到街上走走”襄阳北路Kaffeine咖啡地摊经济会让更多人到街上走走。希望能在店外人行道上不妨碍行人通行的前提下放几张椅子,让客人能露天喝咖啡。马路上梧桐荫荫,车辆不多,马路对面就是襄阳公园,客人可以更多的接触室外环境。但如果城管每天三番五次被警告,也无法实现店外座位。店名:Kaffeine店址:上海徐汇区襄阳北路100号店龄:3年+店主:姚老板14“我认为至少能够重新活络街道的氛围”——延庆路SpoiledBrat Jewelry 饰品我认为至少能够重新活络街道的氛围,让人’逛街’是逛‘街道’而不是只有商場可去。一个城市的风景也可以更开阔多元。无论是不是对我的小店有幫助我都是支持的,因为沒有街道可以逛的城市实在太无聊了。只要是规范和卫生条件保持良好的我会赞成。城管则是能避則避因为有了几次经验,城管并沒有原則可寻,基本上看心情执法。如果小店房租不能继续承受,我们会依照品牌定位,会考虑参加市集或同类型产品集合性市集。地点不是问题。店名:SpoiledBrat Jewelry店址:上海徐汇区延庆路123弄6号店龄:12年+店主:貝貝15“如果能在自家小店门口摆摊那是极妙的”——巨鹿路维罗纳花坊适当的地摊经营可以,还是以匠人手艺人为主,坚持做好自己,正规化销售管理,非传统模式的地摊经营,以精美包装,价格适中,选择性产品销售。如果能在自家小店门口摆摊那是极妙的,但行人行走是否会有影响,交通是否受到影响,不是害怕城管来管,怕杂乱了城管管不住了。 小店房租不能继续承受我不会选择摆摊,那是个快速消费的营销模式,不适合我们店的定位标准,还是希望能静心在店内研发产品,大家来参观以及购买。 店名:维罗纳花坊店址:上海静安区巨鹿路741-10店龄:5年店主:海燕16“我愿意参与摆摊,也愿意和更多来逛地摊的人交流”——贵阳路VIVAMENS私人定制地摊经济火了,让人兴奋。最让人激动的是普通人的就业机会大大提升,至少可以不用担心生计。而且像上海本身就有像安义夜市这样的品牌市集,感觉可以预见很快,更多有品质的“市集”,“地摊”,让“买卖”双方都能愉快地各得所需。很期待这样的景象。作为小店店主,我愿意参与摆摊,也愿意和更多来逛地摊的人交流。至于产品怎么选,以什么形式展现,还需要思量一下。或许我们可以把地摊做成一个“快闪店”?店名:VIVAMENS私人定制店址:上海杨浦区贵阳路398号文通国际广场大堂店龄:3年+店主:冯泽西17“但是不知道怎么去申请”——泰康路南海珍珠坊我会考虑摆地摊去渡过疫情艰难期,同时我也愿意帮助其他人在我店门口摆摊,这是个资源共享的事情,最近也在考虑摆地摊这个事情,但是不知道怎么去申请。店名:南海珍珠坊店址:泰康路248弄36号后门店龄:2年店主:彭彭18“有人经过地方就有希望,地摊经济是我们的一个希望”——泰康路盈稼坊我们拥护地摊经济,地摊经济会有利于我们小店的经营,我很想在我的门店面前摆上一些商品,游客路过就可以直接看到我们有趣的小商品,我害怕城管的,如果遭受驱逐会让我觉得做生意这件有趣的事情变成了没有尊严的工作,所以我会愿意遵守规则去摆地摊。如果房租不能承受了,我很乐意摆地摊谋生,毕竟试错成本低了很多。有人经过地方就有希望,地摊经济是我们的一个希望。店名:盈稼坊店址:泰康路210弄3号楼118店龄:16年店主:王竹19“可能付出的更多,但是大家都很开心”陕西南路程玉平川味工作室(原一丈红后厨团队)我不知道是否付出可以有回报,但是有这样的活动,我愿意带着伙伴们参加。如同我们之前去参加市集一样,可能付出的更多,但是大家都很开心。店名:程玉平川味工作室店址:陕西南路368号4楼店龄:1个月(一丈红2年多)我的名字:乔乔20“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地摊?”——富民路素人除了参加过俞菱网络“世界的市集”没有参加过外面的任何一次市集,是有想去种种草的想法,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地摊?在摸索中...上海有条多伦路文化街,素人在那里有家门店,开始的时候有过类似市集的活动,每年都办几次人气蛮旺的,好多年前好像ZF不允许了,很可惜,现在这条路死气沉沉!店名:suren素人皮具店址:上海静安区富民路209号店龄:21年+店主:天心月圆

世界的市集——抢救上海小店行动

自3月15日举办第1场网上市集,世界的市集已经成功举办6季共16场市集,帮助了100多店家(次),

我问一个店家,这个市集,对于小店的生存,是精神层面意义大一点,还是现金流更大一点。大姐信赖地鼓励我们——现金流!

世界的市集(线上)第7季!主题:帮帮田子坊田子坊曾是中国所有“田子坊”的标杆,由陈逸飞、尔冬强等大师加持创办,疫情有难,有很多好店苦苦支撑,世界的市集要帮帮他们。时间:6月7日(周日)场次:第一场 下午1:00~3:00第二场 下午4:00~6:00第三场 晚上20:00~22:00世界的市集,我们学雷锋——不收店家发布、服务费——不收读者入场费抢救上海小店,不发声音,发行动!聚几个读者,救几家好店!救一家是一家,救一次是一次。参加抢救上海小店行动世界的市集读者买家入口1、扫二维码,备注:坚持!2、市集小组长发入群邀请坚持的含义:——说坚持,这是给上海小店打气,也是价值呼应!——上海小店坚持!爱生活的上海女人需要你们!一座有品质的城市需要你们!——小店,上海,逛小店,都是我们老的时候,忘记了苦难,却记住的流金岁月!“世界的市集”名称由来:“世界的市集”是海明威在《永别了武器》之前没有完成的一篇长篇小说名,也是《了不起的盖茨比》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一本书的备用名,今天,我们将备用的名字完成,派上用场,2020年3月15日,作为第1季线上逛马路周末市集名称,沿用至今。你的每一次购买,都是对上海小店说:坚持!抢救上海小店!责任编辑:龙甜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