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世子大人休了你,世子大人请上榻

世子大人休了你,世子大人请上榻

互联网 2020-11-27 05:20:30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威雉四年——

裴琼涵从翻滚的马车中被甩出,可是眼下她已无心去关注汩汩流血的满身伤口。她披散着头发,面色枯槁苍白,任是谁瞧她这幅面孔也不会认出这是前些日子还和皇帝情深义重的陈朝皇后。

严格说来,她已不是皇后了——六天前她的父亲,太子太傅已被下了大狱,而皇帝对群情质疑却是无半点所动,更将她这个皇后下旨禁足。

数九寒冬,她跪在林贤妃的寝室外,听着林贤妃甜腻悦耳的喘息低吟声,偶尔夹杂着皇帝与她耳鬓厮磨的情话。她能接受这样的奇耻大辱,无非是林贤妃答应她,只有这样,她才能见着皇帝,才有机会将裴家的事问他一问。

一响贪欢,寝室里头端的是浓情蜜意,可外头却在林贤妃的设计下撤了暖炉,直叫人从心底冷的彻骨。那厢寝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听着仿佛是皇帝起身的动作,裴琼涵心中一喜,想要起身再接近些寝室门前。

可她方一起身便噗通摔倒,膝盖冰冷麻木的像是不属于自己。

她抬不起头,从垂着的视线看见那片衣角从眼前掠过,又停下。裴琼涵心中还有些希望,却听皇帝道:“这是你宫里新来的丫头?瞧着怪眼生的。”

林贤妃一愣,扑哧笑了:“皇上说是新来的自然是新来的,不过这丫头心气高,我便磨一磨她,皇上可不要说我苛责宫人。”“很快这后宫都是你的了

,朕怎么会在这些方面拘着你。”皇帝说罢,又道:“若是调教不得意,拖出去打杀了便是,你是什么身份,无谓与这些下人浪费心思。”

同床共枕多载,如今换来一句眼生,真叫人无端生出些讥讽笑意!

送走了陛下,林贤妃道:“行了,将咱们皇后娘娘请进去。”

寝室里头,林贤妃上下打量了几眼裴琼涵,忽而放声大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姐姐,你怎么这么蠢?我说了能叫你见着皇上,你就眼巴巴的在我寝室外头听了一夜,跪了一夜,你都不害臊的吗?若我是你,今儿早上皇上没认出我来,我干脆就在那儿一头撞死算了,省的还要挡别人的路。”

裴琼涵身子渐渐恢复了知觉,动了动唇,最终也没说出什么,许是心中已死,面上神色反倒比平日更平淡了些。

林贤妃一见她这幅表情便扭曲了面容,恶狠狠的掐着裴琼涵的下巴,道:“我最讨厌你这个贱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什么无欲无求都是狗屁,你要是真不想做这个皇后,为什么不自己叫陛下休了你,说到底不过是贪恋这个位置,还在这里跟我装什么圣人。”

裴琼涵看了她一眼,道:“没有了我,你也坐不稳皇后的位置。”

这话倒是没错,林贤妃身份在这后宫只算平平,可这却是林贤妃的死穴,她冷哼一声,道:“死到临头还给我嘴硬,给我拉下去。裴琼涵你给我记

着,我要让你死也死的不痛快!”

再醒来时,裴琼涵已经睡在了一辆马车上,身边坐着的人是自己娘家的侍女云香。

见她醒来,云香道:“小姐,咱们已经向关外去了,老爷他们前几日听说小姐也被皇上下狱了,便拼着一口气找了些能人异士将小姐您救了出来,这件事却不知怎么就败露了,皇上盛怒之下…老爷他们已经被砍了头了。”

说罢,云香小声抽泣起来。裴琼涵揉着隐隐发痛的眉心,长叹了一口气:“云香,你既然与我还有些主仆情谊,也不需演这样的戏码了。”她怕云香还有说些什么,补充道:“你身上还有林贤妃寝室特有的熏香味道,看来她是举荐你爬了陛下的床。”

没等云香动作,车厢忽的一震,紧接着便是一阵天旋地转,裴琼涵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甩出了车外,云香也未知有此变故,摔的不比裴琼涵轻。

“你看,林贤妃那样的性子是容不下你的,不过是送我死,你也算是个顺便的。”裴琼涵笑意柔和,在云香看来却是充满了嘲讽,她一步一拐的走近裴琼涵,扬起手中的刀对准裴琼涵的心口便是狠狠一刺。

裴琼涵早没有力气躲开了,她跌跌撞撞的爬起,身后是万丈悬崖。

林贤妃派来的车夫已将云香解决,裴琼涵看了看那人,毫不犹豫的向后一倒——

她这一生历经之事多而肮脏,她本人也算不得清雅之人,

唯独这万丈悬崖前的一纵,还勉强对得起一二分风骨。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