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丘比特嘿懊悔,第20章 丘比特

丘比特嘿懊悔,第20章 丘比特

互联网 2020-11-27 05:05:30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刚踏入家门,席卷而来的压抑感就向着尹暮普扑面而来。

轻敛眼眸,在外和叶苒朝交谈时眼睛里藏不住的星河瞬间熄灭,抿着嘴唇,斜背着书包瞥了眼沙发上俨然挺直腰板坐着的男人,一言不发向着楼梯走去。

大厅里灯火辉煌,奢华富丽。每一处简简单单的纹路都是都是经过专业设计师打造,看似平常,实则繁复高贵。而这一切的打造者,便是那位端坐在沙发上半捧着报纸,事业有为的男人。

“站住!”

身后一声呵斥,尹邢透着金丝眼睛的厚玻璃片,尖锐的眼神好像要把尹暮的后背戳破,手上的报纸在一声重响后,被狠狠地拍在眼前的茶桌上。

站在角落里,一直一言不发的尹母似乎被吓了一跳,像是要上前去替他收起报纸,却在碰见尹邢冷冽的目光后,又缩回了自己的位置。

余光早已瞄到这一幕,熊熊怒火炙热地灼烧着尹暮的心,漫不经心揣在口袋里的手也逐渐缩紧,眼神紧紧锁定眼前黑漆漆的楼梯道,平日里总是舒展着的眉头狠狠拧起,原本还满心欢喜的少年已是一身戾气。

虽是拖着步子,腰板却挺得很直,尹暮叛逆般扬起的脸上依旧是看不出一丝多余的情绪,眼神比往日愈发冰冷,像是深不见底的冰湖。

“期中考试的成绩我知道了。”

尹邢老持却带着愠怒的声音伴随着那张被撕破了的成绩单一齐向尹暮砸来,

“全年级第10名,作为我的儿子,你就这点出息!”

尹暮看着地面上以残破身躯蔫巴着的试卷,只觉得刺眼。却也只是低垂下头,神色淡漠地看向大理石地面上映照出的自己惨淡的身影,模模糊糊地看不清五官。

面对着尹邢的大吼大叫,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人,无动于衷。

狂风骤雨席卷过的客厅终于落于安静,尹邢愠气还未消,斜靠在身后的沙发背上,狠狠瞪着眼前怎么看也不顺眼的尹暮。

一言不发的少年终于有了些许反应,安静到压抑可怕的客厅里,响起尹暮清冷又略带嘲讽的声音:

“您说完了吗?说完我先走了。”

斜背着书包,轻瞥着角落里缩着脖子不敢发声的母亲和沙发上坐着的暴君一样的父亲,尹暮不想再多看一眼。

转身就走,厨房里妈妈给他准备的绿豆汤再也没有原本清凉的味道,如今只令他生厌。

楼梯道上方昏黄的灯光凄凉地笼罩着整个楼层,昏暗的灯光从最顶层静悄悄流淌,逐渐向下稀释。尹暮的脚下,踩着一片寂静又绝望的黑色。

将愤怒混着容忍一齐咽下,尹暮默默走上楼,留下身后孱弱的灯光微微颤颤地散发着幽冷的光芒。身后尹邢粗重的鼻息声逐渐微弱,尹暮的心绪趋于平静。

轻轻带上身后的门,走廊里那丝拼命想挤进来的光也被温柔的关门声掐灭,看着眼前散发着熟悉的抚摸感及眷念感的房间,尹暮拼命屏住的呼吸终于还是懈怠,疲惫地将书包甩在床上,一头栽进柔软的枕头里。

头顶上方的灯渐渐变得模糊,圈拢成无数个小小的光圈,洋洋洒洒地好像要向他飘来。

尹暮瞥见窗户被紧紧拉着,不留一丝缝隙,只觉沉闷。

“哗。”

在窗帘后偷偷聚集的星光被逮了个正着,拥拥挤挤地跑进了尹暮的房间里,但是房间的主人好像并未在意。

尹暮的视线不知不觉地被对面那家散发着温和光芒的窗户吸引,看着窗户内测歪歪扭扭贴着的各种便利贴,上面还依稀可以看见女孩熟悉的龙飞凤舞,不由停滞住了目光。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叶苒朝正坐在窗前捣鼓着手里的手工艺品,一遍一遍看着指导视频。可是脑子和双手很明显,不在同一个区间频道上,手上的线头都快被掐烂了,依旧还是一点艺术作品的头绪也没有。

“都怪简可可,非要给韩一做什么手工艺品嘛,都是馊主意!”

气恼地扔下手里的素材包,叶苒朝撇着嘴,瞪着桌子上杂乱的工具以及视频里依旧在喋喋不休的指导老师。

六一儿童节,在许多高中生看来,已经是非常遥远的名词了,叶苒朝本来对这个无足轻重的节日也毫不在乎。

只是前几日早上,简可可一脸兴奋地拿着自己亲手为韩一做的玩偶,满眼的自豪,一边甩着布偶还一边炫耀着说韩一今年又可以过别人没有的节日了。

听着简可可说的最后一句话,原本不动声色,只对这种幼稚行为万分鄙夷的叶苒朝同学却渐渐萌生出了小小的念头。

看着眼前女孩子举着的玩偶上还有用并不熟练的针线技术,歪歪扭扭地绣着的“一”字时,嘴上说着嫌弃,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在某宝上迅速下单。

“别的小朋友都有的,尹暮可不能少”。

撅着嘴,叶苒朝瞥着桌上残缺且丑陋的“艺术作品”,还是妥协般地轻轻捏起一小块。

“算了,我可不能半途而废。我是谁?我是叶苒朝!”

时夕端着牛奶从她门前经过,听见里面女孩自言自语,嘟嘟囔囔的声音,含着笑轻轻推开门。

“喝牛奶啦。”

温柔的声音和房间里粉嫩的装潢倒是十分匹配,时夕避开桌子上七零八落的素材包,将牛奶轻轻放在桌子上。

女孩转身委屈地将时夕一把揽住,向她诉苦。时夕低头看着眼前委屈不已地皱着一张小脸,苦巴巴地用眼睛瞅着桌面的小女孩,不禁觉得可爱。

看来,尹暮改变了她很多啊。要知道,这小家伙以前可是从来不捣鼓这些在她看来费时费力,毫无意义的东西的。

“你要做什么,手工艺品嘛?”

看着桌子上完全看不出头绪来的针线,时夕也觉得好奇。

“六一儿童节送给尹暮的玩偶。”还是瓮声瓮气的声音。

“你给男生送礼物,送玩偶?”时夕不可置信。

“怎么了!简可可不也给韩一送玩偶吗?我怎么就不可以送了?”

嘟着嘴的叶苒朝,还觉得有点不服气,

“我还要做的比她好看!尹暮要收到最好的玩偶!”

“可是,以尹暮的性格真的可以接受这么幼稚的东西?”

时夕的话一榔头砸下来,叶苒朝一时有些愣怔,自己一直在单方面考虑,丝毫没有顾及到尹暮的喜好。

原本就乱糟糟的心情现在更是被搅得一团糟,只能懊悔地揉着自己的头发,一言不发地低垂着头,躲在自己的小角落里自我谴责。

时夕见状,不能再多说什么了,便轻声走出房间。看着房间内依旧蔫巴着的女孩,愈发觉得可爱。

最终,还是将喉咙里叫嚣着想要说出口的话语咽了回去:

“可是如果是你送的,他应该会喜欢。”

看着依旧垂头丧气,一声不吭的女孩,时夕转身带上了房门,将房间内的一片静谧都掩在身后。

其实,在那天初次见面,她看着门外气质清冷的男孩眸海温潋,仿佛藏着无数山高水远和温柔人间,身上本应带有的淡漠全被明目张胆的温柔掩盖。

她便意识到,自己身边这个嚣张肆意的女孩终究会成为他的偏爱和例外。只不过偏爱到何种地步呢,她不确定也不知道。

至于这份隐晦朦胧的感情,时夕决定要让这个对感情一窍不通的叶苒朝自己去体会,去慢慢探索男孩眼神里,仅她可见的温柔。

毕竟,她可不能,抢丘比特的工作。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