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东元笑传,第187章 贪恋不过片刻

东元笑传,第187章 贪恋不过片刻

互联网 2020-12-02 16:39:24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你便是海棠?从前的承王妃,现在的霍大小姐?”那人戴着白玉发冠,穿了件紫金的衣袍,气质尊贵不凡,说话虽是低沉但十分有力。

她有些防备的后退几步,余光往两边看了看。

“你不用这么防着我,我不是什么坏人。”那人朗笑两声,“你找尹泽?”

海棠皱起眉心,“你是什么人?”

“东元二皇子,尹慎。”

海棠眸心一窒,“你就是二殿下?”

尹慎颔首,“我就是。”

她张了张口,又上上下下的看了他好几遍,心里琢磨着怎么现在能带兵打仗的不是魁梧汉子,反而尽是长得白白净净好好看看的人。

夏侯荀穆是这样,这东元二殿下也是这样……

这么一比下去,她家尹泽也太拿不出手了。

海棠被自己的想法惊了惊,她家……她什么时候这么厚脸皮,竟然也能说出这种话了?

“二殿下怎么会在这?”刚问完这一句海棠就想起二皇子借用尹泽的身份住在承王府的事情,他奉命戍守边关,不得皇命不得回京,现下外头到处是危险,也只有承王府才是安全的地方了。“我找老王爷有事。”

“今早上他们就进宫去了。”

“进宫?”想起艺秀说的,霍椋一大早也是匆匆忙忙的出去了,难不成也是进宫了?脑中突然闪过一道灵光,海棠面色又是一变,“皇上出事儿了?”

尹慎点头,神情未变。“今早突然昏迷不醒。”

“可是年三十的宫宴他还……”

“死撑着而已。”尹慎抿着冷笑,“哪怕他不死撑,那些人也会让他死撑着的。”

海棠不明白,一点儿也不明白了。

知道她心里的疑惑,尹慎又与她解释:“朝廷里不全是五皇弟的人,也还有些能辨是非的人。父皇他死撑,是因为他要稳住朝廷,稳住国家。现下这么多使臣都在这,夏侯荀穆也在这,若是他撑不住,那东元恐怕现在就得变天了。他们要让父王死撑,是因为还没做好万全的准备,更因为,他们以为我还在边关。若是他们知道我回来了,父皇怕是今天就得……朝廷里的事情,龙椅上的争夺,比你想象的还要更加复杂。”

海棠手脚冰凉,“所以现在他们暂时还不会……对皇上……”

“嗯。”尹慎轻笑,“历史更迭变幻,这是常态,你用不着紧张。”

这一句话让海棠整个人虎躯一震,现在昏迷不醒的不是他的老子么?怎么他倒是像个局外人一样,一点儿都不关心?

心里这么想着,她也确实就这么问了。

“他生性多疑,当年听信谗言对我心生忌惮,把我赶到边关。这么多年,我在边关为他护国杀敌却没得过任何的功赏,更没有任何一句关心询问。每一次战场上都要死伤成千上万的兵马,他虽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但在我眼里,他那条命还抵不过我手下的一兵一卒来的珍贵。我这么说,你应该能明白的吧?”

海棠惊愕的合不上她的两片唇了。“你这番大逆不道的话……你也不怕我转身就把你给卖了?”

尹慎笑了,“你不会。玉峰山上的二当家,讲义气明是非,又是尹泽的承王妃,光是这个身份就是我能信得过的人了。”

他说的这么笃定,一点儿怀疑都没有,此番信任弄得海棠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尹慎突然露出两分凝重,沉沉的目光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躲避着她。

“应该不会久留,你要么在这里等一等,要么等尹泽回来,我让他去找你。”

她摇头,“不用,我只是……来拜个年而已。既然他们进宫去了,那也就回去了。”

转身走了几步,她又折回来。“二殿下,这一局我们有多少胜算?”

“五成吧。毕竟我的兵马都在边关,人家手里的禁卫军就是两万,再加上夏侯荀穆藏身在京城内外各处的人,我们能有五成把握已经算是可以了。”

她犹豫许久,终于还是开了口,“若是……若是他们败了,他们会是什么下场?”

“你想问的是……霍国相?”

被人一语戳穿她的心事,她却突然不愿意承认了。“没什么,我回去了。”

匆匆丢下这话,海棠又快速的离开了此处,顺着来时的路避开别人耳目回去了。

人才刚刚回去没多久,就听说霍椋已经回来了。她托艺秀去前头打听,知道霍椋回来之后就去了书房,正准备过去偷听墙角,却听见后窗无风却被吹动,她心里一喜,刚一转身,果真就被尹泽抱进了怀里。

海棠提着的心瞬间落了下来,整个人贪恋在他怀里。

尹泽久久没有说话,更没有不规矩的动手动脚,就这么默默的抱着她。她刚落下的心又被高高提了起来,“出什么事儿了?”

他依旧一个字都没说,只是手上的力气又加重了些,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又紧了紧。

“尹泽,到底怎么了?”

良久,他才终于有了声音。“没事。”

海棠挣开他的怀,抬头看向他。他脸上看不出情绪,但是眼中明显是藏着什么的。她抓着尹泽的衣裳,连声追问:“明明就是有事儿!是不是皇上的病情严重了?还是老王妃出事儿了?还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见他什么都不说,海棠心里更是着急。“你倒是说话啊!”

“是老东西。”

海棠一愣,“老王爷?”

“皇上的昏迷不醒的病症不过就是个幌子,为的就是要引我们入宫。又怕太惹人耳目,所以我得了特赦,被放了回来,而老东西他则是被留在了宫里。”

海棠缓了颜色,“我还以为……”

尹泽似笑非笑,“你以为他死了,还是我出事了?”他重新把海棠揽进怀里,“你放心,大事未成,我们谁都不会死。”

他说的轻松,但是海棠却听出了沉重。

事态,恐怕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许多。

“他们手里头已经有了个老王妃,为什么还要把老王爷也囚在宫中?”

“承王府虽然被打压,但老东西依旧是他们最忌惮的人。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份,说话的权威,更是因为皇上未中毒之前曾经私下见过他,还给了他一样东西。五皇子昨夜才知道这件事情,今早就放出假消息。他们筹谋这么久,现下就绝佳的好时机,他们绝不会让父王坏了他们的大事。”说完这些,尹泽又缓和下语气,轻轻拍拍她的后背,“你去过承王府,已经见过二殿下了?”

见她点头,尹泽又问:“你觉得二殿下如何?”

海棠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会是个明君。”

尹泽笑,“那你知道皇上给了他什么东西么?”

她的心再次被提了上来。“是什么?”

“皇上给了父王两样东西,一是召二殿下回京的亲笔书信。二是,传位昭书。”

海棠倒吸一口凉气,“传位,传给谁?”

尹泽抿唇不语,只是这么默默的看着她。海棠动了动唇,“是二殿下?”

他颔首,沉沉应了一声,“嗯。”

“二殿下不知道?”

“不知道。”

这一天听了太多不得了的事情,海棠脑子里早就乱成一片了。“为什么?既然是在中毒之前就给了老王爷书信,二殿下又早早来了京城,为什么老王爷不把信与诏书交到二殿下手里?”

“信为送到二殿下手中,老东西自有他的考量。至于诏书一事,现下还不是时候。”

海棠摇头,“二殿下与我说,是皇上生疑将他赶到边关不闻不问,明知道皇上昏迷不醒却只有冷漠……若是他知道那个位置是给他的,他们父子就不会……”

尹泽扣住她的下巴,拦下她口中的话。“皇上不是不闻不问,而是不能问。”

海棠不明白。

“二殿下自小就聪明,学什么都很快。他文武兼备,小小年纪就能论出各种兵阵的破解之法,甚至才十七岁就敢请命上战场。他有许多本事,但独独没有野心,可是成王者又必须要有野心。皇上让他去边关,这么多年来不闻不问,一是让他学会狠,二是让他避开皇子们的争斗。太子从年幼到造/反之前每年都要被刺客暗杀几次,五皇子亦是如此。只有二殿下,根本就无人想起他……”

海棠恍然大悟,“皇上早就已经把皇位给选好了!”

尹泽在她脸上捏了一把,“老东西被囚在宫里,他们不会放心我在外头,必定会对承王府严防监视。海棠,以后我怕是不能常来找你了。若是让他们知道二殿下就在承王府里头,那就不堪设想了。”

她心口一窒,也顾不上他后头的话,就只听见了前头那句。“你会有危险么?”

“不会。”他在海棠额上落下一个深吻,“好好照顾自己,别受了委屈。”

贪恋不过片刻。临走前,尹泽又特地交代她:“上次给你的血玉千万别弄丢了,记住了么?”

“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