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东汉末年风云录,【浮华i/三国平话】幽州风云录(上篇)——镇北

东汉末年风云录,【浮华i/三国平话】幽州风云录(上篇)——镇北

互联网 2020-12-02 16:52:06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说明:公孙瓒和刘虞二人在东汉末年主政幽州,两人事件多有重叠,故将两人合成一录,不进行分开评述。

幽州在东汉王朝属于及其关键的位置,和并州一起组成了东汉王朝防御鲜卑和安抚北部少数民族(主要是乌桓,匈奴在并州一边)的重要防线。

刘虞:字伯安,东海恭王刘疆后裔,属于东汉王朝皇帝一脉的远亲,祖父刘嘉,曾为光禄勋,在祖父的庇佑下,刘虞如火箭般飞升,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成为了幽州刺史,在其任幽州刺史的时期,北部少数民族臣服东汉,幽州百姓生活十分安康。

虞初举孝廉,稍迁幽州刺史,民夷感其德化,自鲜卑、乌桓、夫余、秽貊之辈,皆随时朝贡,无敢扰边者,百姓歌悦之。

公孙瓒:字伯圭,出身东汉幽州大姓公孙,因为母亲出身差而以小吏(《三国志》给出的职位是郡门下书佐,即郡太守府内记事官)入仕。凭借军功升为涿县县令。

家世二千石。瓚以母贱,遂为郡小吏。为人美姿貌,大音声,言事辩慧。

典略曰:瓒性辩慧,每白事不肯梢入,常总说数曹事,无有忘误,太守奇其才。

尝从数十骑出行塞,见鲜卑数百骑,瓒乃退入空亭中,约其从骑曰:“今不冲之,则死尽矣。”瓒乃自持矛,两头施刃(可能是一种双头矛或者单头的两刃矛),驰出刺胡,杀伤数十人,亦亡其从骑半,遂得免。鲜卑惩艾,后不敢复入塞。迁为涿令。

请注意,这俩人的出身不相同,因此,两人对于少数民族的政策选择截然相反。

刘虞出身皇族,是皇帝的远亲,在黄巾之乱平定后长期担任皇族宗人府的宗正(一般由皇族长者充任,给皇族和稀泥,奖罚立威)一职,在其第一次任职幽州期间少数民族并未大规模入侵东汉,并且由于灵帝初年三将出塞被檀石槐部下大败的事件,所以刘虞的对外一贯政策是安抚为主。

而公孙瓒出身幽州世家公孙氏,在经历了东汉一整朝对北部鲜卑乌丸打打停停的历史后,并由于檀石槐统一鲜卑后对东汉北部四州的大规模入侵和洗劫,对于北部少数民族深恶痛绝,所以公孙瓒的对外政策就是杀光为止。

灵帝立,幽、并、凉三州缘边诸郡无岁不被鲜卑寇抄,杀略不可胜数。

瓚志埽灭乌桓,而刘虞欲以恩信招降,由是与虞相忤。

中平四年,因韩遂边章所领导的凉州叛乱愈演愈烈,东汉王朝在用完了所有在编罪犯后,迫不得已,征调此时已经基本相安无事的幽州边军转进凉州抵御叛军,由公孙瓒担任督军。

但由于此前公孙瓒仅担任辽东属国长史,而原本职位比他高的中山国国相张纯和泰山太守张举分析此时局势后决定撇开公孙瓒,和乌桓联合,称霸北方。

后车骑将军张温讨贼边章等,发幽州乌桓三千突骑,而牢禀逋悬,皆叛还本国。前中山相张纯私谓前太山太守张举曰:“今乌桓既畔,皆愿为乱,凉州贼起,朝廷不能禁。又洛阳人妻生子两头,此汉祚衰尽,天下有两主之征也。子若与吾共率乌桓之众以起兵,庶几可定大业。”举因然之。四年,纯等遂与乌桓大人共连盟,攻蓟下,燔烧城郭,虏略百姓,杀护乌桓校尉箕稠、右北平太守刘政、辽东太守阳终等,众至十余万,屯肥如。举称“天子”,纯称“弥天将军安定王”,移书州郡,云举当代汉,告天子避位,敕公卿奉迎。纯又使乌桓峭王等步骑五万,入青、冀二州,攻破清河、平原,杀害吏民。

这显然戳到了公孙瓒的痛处,他并不能原谅这两个和乌桓勾结企图颠覆东汉王朝的叛贼,公孙瓒领导自己的属军追击张举张纯,在蓟县取得了阶段性的战果,升任骑都尉。并继续追击乌桓出东汉边境。

会乌桓反畔,与贼张纯等攻击蓟中,瓚率所领追讨纯等有功,迁骑都尉。张纯复与叛胡丘力居等寇渔阳、河间、勃海,入平原,多所杀略。瓚追击战于属国石门,虏遂大败,弃妻子逾塞走,悉得其所略男女。

但由于孤军前突,叛军于是截断公孙瓒军队的补给,将公孙瓒围在辽西管子城附近。

瓚深入无继,反为丘力居等所围于辽西管子城,二百余日,粮尽食马,马尽煮弩楯,力战不敌,乃与士卒辞诀,各分散还。时多雨雪,队坑死者十五六,虏亦饥困,远走柳城。诏拜瓚降虏校尉,封都亭侯,复兼领属国长史。

由于边境所受袭扰严重,军政分割不利于抗击西北、西南、东北三个方向的少数民族和叛乱军队,在刘焉建议下,东汉王朝设立州牧一职,独揽一整个州的军政大权,便于战时的协调调度。

在公孙瓒被困长达半年,幽州没有统帅的情况(就是灵帝也想彻底解决,但公孙瓒没打过,又惹了一屁股骚,灵帝本身因为各地叛乱和凉州乱军耗空国库,无力支持公孙瓒彻底剿灭乌桓)下,朝廷决定由原先担任过幽州刺史的宗正刘虞出任幽州牧,总管幽州,并负责平叛和与鲜卑乌桓交涉(你熟,干的又好,钱给的又多,你去呗)。因为刘虞的开边贸易政策,并出巨资悬赏张纯张举首级(你一个为官朴素的哪来这么多钱?),

魏书曰:虞在幽州,清静俭约,以礼义化民。灵帝时,南宫灾,吏迁补州郡者,皆责助治宫钱,或一千万,或二千万,富者以私财辨,或发民钱以备之,贫而清慎者,无以充调,或至自杀。灵帝以虞清贫,特不使出钱。

在巨大金钱诱惑和安生日子的刺激下,叛军内乱,张纯被门客击杀,首级送到洛阳示众。

丘力居等钞略青、徐、幽、冀,四州被其害,瓒不能御。

(中平五年)朝议以宗正东海刘伯安既有德义,昔为幽州刺史,恩信流着,戎狄附之,若使镇抚,可不劳觽而定,乃以刘虞为幽州牧。虞到,遣使至胡中,告以利害,责使送纯首。

丘力居等闻虞至,喜,各遣译自归。瓒害虞有功,乃阴使人徼杀胡使。胡知其情,闲行诣虞。虞上罢诸屯兵,但留瓒将步骑万人屯右北平。纯乃弃妻子,逃入鲜卑,为其客王政所杀,送首诣虞。

因为比较成功的解决了张举张纯叛乱,乌桓也回去不再侵扰边境,所以灵帝十分高兴,派遣使者就地任命刘虞为太尉,封容丘侯。(公孙瓒则在孤军深入前就被封为都亭侯,迁中郎将。边境地区中郎将已经是很高的官职,此前的最高军事官职为护乌桓校尉,比将军低一级。)刘虞此时因为远在边疆(拿了没用,没实权,一个虚职,所以让给别人换取政治名声)所以开始了再次的政治作秀,不受太尉一职,举荐其他人担任太尉。

英雄记曰:虞让太尉,因荐卫尉赵谟、益州牧刘焉、豫州牧黄琬、南阳太守羊续,并任为公。

初平二年,历史的车轮碾压而过,被击溃的青州徐州黄巾军试图投靠仍然活跃在冀州北部太行山脉附近的黑山联军,在半道遭遇公孙瓒伏击,公孙瓒因功升为奋武将军(对没错,就是曹操的那职位,这里的青徐黄巾军也是曹操击败青州徐州黄巾军百万余人后的余部。),封蓟(县)侯。

初平二年,青、徐黄巾三十万众入勃海界,欲与黑山合。瓚率步骑二万人,逆击于东光南,大破之,斩首三万余级。贼弃其车重数万两,奔走度河。瓚因其半济薄之,贼复大破,死者数万,流血丹水,收得生口七万余人,车甲财物不可胜算,威名大震。拜奋武将军,封蓟侯。

从这一刻开始,幽州出现了两个政治军事集团,由于公孙瓒的封地是幽州州治所在地蓟县,所以两人都拥有了对于幽州的宣称权,即刘虞的强宣称和公孙瓒的弱宣称(神经质的P社玩家)。这个微小的种子,将在不久的将来引发幽州的内部矛盾,从而成为本就脆弱的关东(函谷关关东)地区的火星,点亮整个东汉末年。

本篇讲了幽州早期的情况,粗浅而直白地分析了刘虞和公孙瓒的不同对外政策,下一篇将是刘虞和公孙瓒的对于幽州控制权的争夺,也将引出袁氏二兄弟对于关东地区控制权的争夺,敬请期待。

我是浮华i,一个致力于三国史解读的独立学者,如果有喜欢我的平话的,还请素质三连一波,您的支持,是UP主更新(而不咕咕咕)的最大动力。

图片来自老三国剧照,新三国的选角和造型都有暗荣的三国志13魔改角色痕迹,所以其实不那么贴近真实历史,故此说明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