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个人对于三人前世今生的理解,“狼学”巴与丈的凄美故事

个人对于三人前世今生的理解,“狼学”巴与丈的凄美故事

互联网 2020-12-05 16:17:13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前言

当只狼第一次击败苇名弦一郎,从天守阁上层进入起居室,准备带九郎离开时。九郎却改变了主意,不打算离开苇名城,反而要求只狼放弃保护他的铁律,协助他完成断绝不死的愿望。

那如何断绝不死,相信我跟大家一样,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哟呵,这他喵的绝对是主线任务,一定要仔细看看要搞啥子呀。这时九郎会跟我们说,在这个苇名城里曾经住过另外一个龙胤之子——他的名字叫做丈。

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只狼》的世界里听到“丈”的名字。

之后九郎会让只狼去找一心,找到一心时,一心会给只狼一盏浊酒,奖赏只狼救出了九郎,如果只狼把这盏浊酒再还给一心,一心会跟我们对话,从一心的对话里,我们知道了另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名字——“巴”,而且还能知道这个“巴”能够使用雷电的力量。

在《只狼》的世界里,有各式各样的人物,愿意使用任何异端之力保护苇名的弦一郎、在佛寺里孤独地雕着佛像的只猩、在仙峰寺里不停给我们产米的唯一存活下来的变若之子。

但是里面却有一对人物总是会关联在一起呼应着而出的,这一对人就是“丈”跟“巴”。

“丈”与“巴”从来没有在游戏里出现过任何声音与样貌,他们早已死去,埋在了苇名城的遗冢前,对我而言那不过是两个墓碑,但是随着我逐渐深入到《只狼》的世界里,才发现,这两个人的脚步与身姿其实早已贯穿了整个《只狼》的世界,只狼跟九郎不过是踏着巴跟丈遗留下来的脚步亦步亦趋地前行罢了。

“丈”跟“巴”这两个人物成了整个游戏的幽灵,明明早已死去却无处不在。而游戏愈加深入,我却愈加感到悲伤,这种悲伤似乎如同孤独躺在源之宫深处的巫女一般,看着这一幕便是让人生出无尽的哀愁。

那么除了最开始获得的信息丈是龙胤之子、巴是一个可以使用雷之力的人以外他们还有什么样的特征,他们又是从何而来的?为什么来到苇名?最后又是因何而死的?为什么又会埋在苇生城呢?于是就进入我们这一期的主题,由我带领大家进入《只狼研究第二期 丈与巴的凄美故事》。

巴是谁,她又什么样子?

从一心给出的信息可以知道了巴是一个可以使用雷电之力的武士。当给一心喝浊酒后,他会告诉我们,巴是一个女子,是弦一郎的师父,有一双深邃的眼睛,战斗起来便跟跳起舞来一般。从《香花的手记》里可以得知,巴之一族成功进入过仙乡,而在所有的可以获得的文档当中,只有《淤加美的古书》里清楚的记载“如此一来,源之香已集齐,是前往仙乡的时候了”,从此可以看出淤加美人只差了石头,便可以制作源之香,进入仙乡了。

而在天守阁上层的苇名道场的《古战挂轴》里也清楚的记载,“苇名曾有妖至,妖之雷乃源之神的怒号”,挂轴的内容也是一个成年女性挥舞刀指引着闪电准备劈下来。

从这两条信息都可以反映出来,巴就是淤加美的女武士,而在源之宫也有里有着明确的淤加美的长老静的存在。当只狼进入到源之宫时,看着里面的守卫,有着行云流水飘忽必定的格斗技巧时,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了战斗就像跳舞一样。

这时便可以简单的拼凑出来了巴的样子,眼神似水,战斗起来便是翩翩起舞的淤加美成年女性。在击败蝴蝶夫人后,只狼会获得道具樱露,当把樱露给九郎时,九郎会明确地说明这是当年丈大人留下来的力量。而樱露就是龙胤之子与龙胤之力拥有者签订契约时留下来的凭证。

那么丈的契约者到底是谁呢?在《巴的手记》当中,巴明确的希望可以断绝龙胤,让丈复归常人。在《常樱之花》的描述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明确的信息“接受了龙胤之血的不死,将束缚其主”,因此必须斩断。

在结局复归常人中,只狼亦是用不死斩,斩杀自己后才让九郎复归了常人。而在与永真的对话里,我们可以明确知道,她看到巴曾在常樱树下准备自刎。从整个脉络里来看,巴就是丈的龙胤之子的契约者。

这时我们便知晓了,巴不仅仅是一个淤加美女武士还是一个拥有龙胤之力的不死者。这时我不得不玩一个梗了,阿娜塔哇MY MASTER 吗?

那么丈是谁?他又会是什么样子?

从九郎的口中我们已经得知了丈是龙胤之子。龙胤之子,从字面上的理解就是龙的孩子的意思,而在《只狼》的世界里,龙,神龙,从目前的文本里都指向了从西方而来,扎根仙乡的樱龙。

那龙胤之子是否就是樱龙的孩子呢?答案则明显不是,这一点已经从九郎的样子处便可得到印证。九郎是苇名旁支平田家的少主,他的父母是平田家的当家人(养子,在日本官网的人物描述里有明确记载,九郎是苇名地区古老的一族人,被平田家收养,但是在游戏文本内却从来没出现过)。因此可以得出龙胤之子并非龙的孩子。因此我采取另一个意思,是龙之力的继承与体现者的意思。

龙之力,在《只狼》的世界里一共体现出来两种,一种是雷之力。雷之力由巴为代表的淤加美一族来继承,并且巴还把雷电的力量传给了弦一郎,不过最后打一心的时候,凭什么一心也能玩雷?是你们苇名一族打心底要欺负我只狼这个残疾人吗?还是你一心也他喵的跟巴学习雷电之力了?

另一个神之力则是拥有不死。这个不死的初级阶段由现为在源之宫内的贵人来体现。而龙胤之子除了可以拥有不死,更是可以授予他人不死。因此这个不死的神之力的高级阶段则是由龙胤之子,即由丈来体现。而丈的不死之力除了可以让自身不受任何武器伤害,无法让自己的血液流出并且伤口快速愈合,他还具备给自己的缔约者传授不死的能力。

这一点在《侍童的日记》中有明确的说明,“在香炉上,丈大人用刀割破了手臂,但不可思议的是,伤口瞬间痊愈,血似乎一滴也流不出”。

而最开始对巴的讨论中得出的结论也更加明确了,丈的不死缔约者就是巴。那么这时候便产生了另一个疑问,龙胤之子是否可以同时跟多个人签订不死的契约呢?还是仅仅只可以同时跟一个人签订契约呢?

从丈跟九郎的时代里,我们知道这两代的龙胤之子我们只看到了一个他们各自不死契约者。但是无论是从枭想要夺取九郎侵占整个日本还是弦一郎想要通过九郎的龙胤之力保护苇名,击败内府的进攻,这两个方面都可以猜想这不是只签订一个不死人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因此我更倾向于龙胤之子的不死契约有可以同时存在多个不死者的能力,这些不死者可以形成一个强有力的不死军队。但此事没有任何文本进行过多的解读,因此此事存疑,待之后有更多的文本挖掘出来,我们再进行探讨。

从我狼学研究第一期的视频《只狼的前世今生》中,我认为龙胤之子是作为樱龙的替身,进入到苇名地区进行传教并引领他人进入仙乡的存在。

从跟永真的对话,可以得知巴跟丈经常会在苇名城的常樱树下娱乐。丈吹着笛子,而巴在一旁献舞。在只狼探寻打破龙胤枷锁的行程当中,遇到的第一个会吹笛子的敌人叫做雾隐贵人,而进入到源之宫后,便见到了大量如同雾隐贵人一般吹着笛子吸收精力的怪人。

在第一期的视频里,我把这些吹笛子的贵人说成淤加美一族的男性喝了京城水转变而来的结论。

这个结论打算在这一期推翻。我先说我改正后的结论,这些在源之宫里吹笛子的怪人,依旧是男性,我依旧通过水生村给神官喝下京城水后,神官转变成贵人的事情作为佐证。

我要否定的是这些男性并非是淤加美人。从《香花的手记》当中有明确的描述,此文字是丈的记录,而丈则如此描述“据说巴之一族曾收集源之香抵达了皇宫”

从此文来看,在丈的记忆当中巴是外来的族群,而且是搭载源之香来到皇宫即源之宫,并且时代久远,并非是丈这一代的记忆,至少是丈父辈以前的记忆。由此可见巴与丈并非是同一个族群。

在《腐朽囚徒的手记》写道“追溯淤加美一族的传说,来到了这里,她们真的抵达了源之宫吗?”而在繁体中文与日文里这里的“她们”都是写着那些女子。

因此从这里可以 断定,淤加美一族是一群由女子构成的种族,而丈的一族跟巴的一族是从淤加美人到达仙乡后才进行逐渐融合的。这也解释了我明明认为淤加美人为何掌握着源之宫的祭祀,防卫,甚至是战争的实施,但是在源之宫中却能看到她们跟在贵人身后进行保护的原因。

在源之宫中贵人的阶层应该依旧高于淤加美人,这不是男性女性的问题,而是两个族群等级的问题。那么便是可以断定贵人这个种族即丈的种族,早于巴的种族定居于源之宫处。但是我依旧认为贵人只有男性可以转化,从坛中贵人,以及喂鱼人,以及水生村的神官我们都可以得知,这些人在转化为贵人之前都是男性。那么丈很有可能就是一个男性。

那么丈的形态究竟是跟九郎一样是一个孩子还是跟水生村的神官一样是一个成年人呢?从《秘传·飞渡漩涡云》里可以看到这样的描述“眺望源之漩涡的吾主,那小小的背影,对巴来说便是所有”。巴的吾主便是丈,而那个小小的背影究竟是说丈离得巴很远呢,还是说丈真的很小呢,这事还不好决断。

但另一个间接性的佐证则很明显,一心的盗国之战胜利后,仙峰寺歪曲了佛道,开始进行不死的研究,派出了乱波众四处抓儿童进行变若之子的研究,在金刚山、仙峰寺的美丽的景色下,却时时显露出来与美丽不符合的丑陋,可以看到大量被捆绑着四肢的孩子的尸体被随意地抛弃在金刚山的四周,这些孩子便是変若之子的牺牲品。

那么为什么仙峰寺的変若之子的研究只抓孩子不抓大人呢?我们可以在哈将糖的描述里得知仙峰寺曾有暗中帮助过苇生众的盗国之战,而巴与丈与盗国之战的一心方的苇名众交往甚密,因此仙峰寺必然有见过巴与丈甚至是见识过他们的不死之力。

在《巴的手记》当中,巴有明确的说明,“复归常人需要常樱之花和不死斩,但是,虽然有花却无不死斩,估计是仙峰上人藏的吧”,由此可知,巴至少跟仙峰上人是有过直接接触的,甚至互相相识。

仙峰寺的变若之子归根到底是假的龙胤之子,因此如果要制造出人工的变若之子,那么仙峰寺要参考的对象必然是当时的龙胤之子。那么仙峰寺参照的龙胤之子最有可能的究竟是丈还是九郎呢?

答案是丈,甚至是丈之前的多个龙胤之子。因为九郎成为龙胤之子最多十几年,而仙峰寺早已开始了不死的研究。那时他们可以参考的最近的例子只能是丈。从多个方面我们可以拼凑出来,丈很有可能是一个有着幼儿体型的会吹笛子的男性。那么引申出来另一个问题龙胤之子是否可以长成成人的模样,这里便不得而知了。

丈与巴究竟从何而来

在《绝技·飞渡浮舟》中有明确的描述“其使用者渡过浮舟,飘然落至苇名,名作——巴”。

由此可以得知巴是外来人,并且顺着水流而下,从游戏里《苇名国地图》中我们可以得知,从源之宫留下的水流分为两条分支,一条经过坠落峡谷,穿过水生村。另一条则是流经金刚山,到达苇名城后,从龙泉流出去。因此乘船而来的巴,要么是在上游的金刚山要么是再更上游的源之宫。

从巴是淤加美的身份上来看,巴最大的可能是从源之宫下来的。

那么丈呢?从永真的对话当中得知,知道丈从自己的故乡带来了常樱的枝条,嫁接在苇名城的樱花树上。而只狼则明确的问了永真,丈的故乡是指仙乡吗?永真给的回复是肯定的。在常樱香木与常樱之花里也明确说明了,此物是丈从故乡带来的物品。因此,丈毫无疑问是从源之宫的仙乡而来的。

而丈作为巴的主人,巴也是极有可能是一同随着丈从源之宫下到了苇名地区,而并非各自从不同的时间段下来的。

巴与丈什么时间进入苇名地区的?

在绝技·飞渡浮舟中有明确的描述“由于是外来之人传授的技能,故虽为苇名流的剑招,却属异端”,而在《苇名流秘籍》中则记载“一心为苇名众,磨炼、整合自己的技能,命名为苇名流”。

从这里可以看出,苇名众是一心在盗国之战时的专属用语,而一心的寿命期间即是巴与丈进入到苇名地区的时间,大抵便是在盗国之战刚开始的前后。

巴与丈为什么要进入苇名地区?

我上一个视频《只狼的前世今生》里把龙胤之子作为神龙的代言人,他的目的是向他人传播神龙的神力,让他人对神龙进行崇拜。如果仅仅是为了信仰那么便不需要让人跟随龙胤之子去往源之宫,那么很有可能的是承诺他人如果跟随龙胤之子前往源之宫便会获得永恒的生命。

源之宫里有一对姐妹,从她们的故事里,可以看出,姐姐希望我们打开皇宫的们,她会杀死皇宫里的贵人然后高叫着“什么贵族,什么永远,把父亲还给我!”而妹妹便是希望我们结束父亲不死的愿望,她认为父亲被宫中的贵族蒙骗了,他们给父亲不死,只是为了让父亲去喂食鱼王而已,那么这种不死便没有了意义,那不是父亲要的不死。由此可见,这父女三人是很久以前便来到源之宫里寻求不死的。

那么巴跟丈到底为什么要进入苇名地区呢?我的回答依然是为了引导众人在他的带领下进入仙乡。从剧情当中,我们得知源之宫苇名地区的入口水生村早已被雾隐贵人封死,当只狼与九郎进行对话,寻找结宿之石时有提到水生村,但是两个人都是一脸疑问,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村子。

而指引我们前往水生村的老婆婆,却知道水生村如何去走,那么至少可以断定,水生村至少跟外界断开了二三十年甚至更久,而源之宫最后一次补充人员很有可能就是那父女三人。那么巴跟丈之所以下了仙乡的原因,很有可能是他们不得不下来,源之宫的人力或许早已枯竭。

但最终巴与丈并没有回到仙乡,而是死在了苇名地区,那么源之宫在只狼进入时看到的满眼的残破会不会便是因为巴与丈未曾带回新的人力而导致的呢?我们暂且存疑不论。

丈为何要断绝不死之力

丈为何要断绝不死之力的缘由, 游戏文本里并没有直接进行说明。但是从跟永真的对话当中我们知道,在道玄存活的时期,有大量的人死于了龙咳,而龙咳产生的原因则是用由拥有龙胤之力者的多次死亡——即巴的多次死亡造成的。

而道玄至死没有研究出来治疗所有人的方法,直到了永真这一代才制作出了痊愈护身符。那么丈会不会与九郎一样都认为龙胤之子的不死之力是扭曲人存在的行为呢?我们从《断绝龙胤的纸片》上具体写着“龙胤的介错,该如何向巴开口才好”

由此可知,丈一开始想的断绝龙胤的方式是让自己死去,让巴仍旧可以活下来,这个思考方式与九郎一致。丈的断绝不死很明显是一种自发的行为,这种自发的行为大部分都是因为无法承受这个能力的副作用,认为这个能力不应该存在于世而行动的。

九郎断绝龙胤的理由为不死会产生沉淀,不死之约、变若水、龙咳都是如此,人的生存方式会因此扭曲。他想要斩断龙胤的不死身所产生的於浊锁链。而与九郎有相同行为的丈,也很有可能是如此想的。但未曾有更多明确的信息,我依然存疑。

丈与巴的断绝不死之旅

当丈决定断绝不死时,巴便与其一同行动。断绝不死需要进入仙乡获得龙泪,而进入仙乡则需要源之香。源之香的材料一共有三个,馨香水连,结宿之石与龙胤之血。

从侍童的日记当中我们知道,丈在此时已经打算割破自己的手臂进行源之香的制作了。而从我们只狼收集的流程来看,必然是已经收集好了花与石才会触发九郎去划开自己胸部,流出龙胤之血来进行源之香的制作。

虽然在文字描述里没有具体说明,但可以推测出来,花与石并没有难倒丈跟巴。因此在巴跟丈的断绝不死之旅中,唯一缺少的便是龙胤之血,而血的流出则需要不死斩。

巴与丈在准备断绝不死的旅途里,手中此时并没有不死斩。那么新的疑问产生了,当巴与丈从仙乡下来时,不死斩是否便是巴的手中呢?我们此时还不可得知。在繁体中文版的奥义·不死斩的描述则是清楚的写明“若非龙胤之子的随从则无法使用此招式”。

那么从此可以推测出来,不死斩至少有两个作用,第一个是为了划破龙胤之子的肌肤,流出血液制作源之香,第二个则是龙胤之子的随从专属武器,用于保护龙胤之子的,而从我们前面推论出来的,丈的形体很有可能是一个孩子,那么最大的可能是丈与巴从源之宫出来时,他们是一起出来,并且手中依旧有着不死斩,他们的目的仍旧是引领他人进入到源之宫。

从巴的手记里我们知道巴认为不死斩被仙峰上人藏了起来。巴的猜测在只狼获得不死斩的流程中明确了,不死斩确实是被仙峰上人藏了起来。因此可以推测出来巴是知道不死斩至少曾经是待在仙峰上人手中的。

但为何原本应该在龙胤之力者手中的不死斩在别人那里了,我们不得而知。因此巴与丈的断绝不死之旅因为不死斩无法寻回而停滞了下来。

这之后我们通过巴的手记里知道“丈大人的咳嗽不断加重,回归仙乡之路似乎无法实现,至少希望能断绝龙胤,使其复归常人”,从此可以看出,巴已经有了想要通过牺牲自己让丈复归常人的念头了。但是依旧从巴的手记里我们得知复归常人需要不死斩斩断龙胤之力的拥有者。即巴必须被不死斩斩杀,丈必须要在活着的时候吃下常樱。

但是在结局复归常人里只狼给九郎服下的却是龙泪加常樱。在常樱之花的描述里也明确的说明了“若希望复归常人,让龙胤之子服下龙之泪和常樱之花即可”。

分析到这里时,我立刻就在风中凌乱了——这他喵的文本冲突了啊,编剧出来挨打啊!

当只狼再次获得巴的消息时仍旧是从永真的嘴里说出的。只狼从破庙外偷听永真跟猩猩的对话后,只狼可以对质永真有什么事情瞒着他。此时永真才会开口对只狼说她有一日看到了巴大人在常樱树下准备自刎。永真问巴为何要自刎?巴说,只有这样才能断绝不死之力,让丈复归常人。但是巴自刎时仍旧没有不死斩。

因此只狼明确的问了,那次成功了吗?永真也明确回复了,并没有成功。

我们可以猜想如果不是丈咳嗽的状态恶化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甚至即将死亡的地步的话,巴是不会在还没有得到不死斩的情况下贸然自刎。那次自刎的结果正如永真的回复一样,并没有成功。在这之后巴与丈究竟是立刻死去了,还是依然残留了一段时日,我们并不得而知。

我们只知道,他们两人的墓安安静静的立在他们曾经一人吹笛一人跳舞的常樱树下。墓碑的贡品前呈放着从丈身上滴落的或许是最后一滴的自己的生命力——龙胤滴露。

结束

丈与巴死亡多年后,苇名地区出现了另一个龙胤之子九郎,而这个龙胤之子也有了自己的缔约者狼。

当狼成为只狼再次回到苇名城时,立在丈与巴墓后的那颗常樱树早已不见,如同永真所说,丈从家乡带来的嫁接的常樱花枝被人折走了,而他们也没有保全下来那颗樱花树。

于是我们在巴与丈的坟墓后可以看到空空一块地凹下去的地,那里本应该是荫庇着巴与丈的亡灵的常樱树,如今,却是什么也没有了。

在绝技·飞渡漩涡云里,我们可以知道,活着时候的丈依旧会时常地看着故乡方向的巨大的漩涡云,遥想着自己的故乡。

变若之子对仙峰上人说,我们也是一个人。仙峰上人不能理解,他认为这些龙胤之子,变若之子明明应该是神的存在,为何还需要人的情感?作为附虫者的仙峰上人,久远的不死的时光里似乎早已忘了人应该有的情感。

在许多人眼里巴与丈似乎就是神的使者,是让他们仰望而看的存在。然而对于巴来说,丈就是他的一切。而对丈来说,他与巴,只不过是一个旅居他乡的过客,他想回到自己的家乡,但是他却已经回不去了。他只是时时地朝着自己家乡的方向一次又一次地凝望着。

这就是人的情感。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

最后让我们一起站在苇名城的最高处看着远处的巨大漩涡云,想象一下,当初的丈与巴说不定就如同现在的你我一般,远远的望着那永远回不去的家乡,一遍又一遍地叹气,但是一次又一次的舍不得把自己的目光移开。

在丈与巴的最后时刻,他们又互相对着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说了什么呢?一旦想到这里,我便心生难过。这时我不得不再玩一次梗:

你是我的主人吗?

但是再听到这话,我却早已潸然泪下。

玩游戏,关注公众号:嗨乐玩

查看网友的精彩评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