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彦冰:中国国家形象生成与传播的“多民族”视角_中国国家形象的媒介呈现

时间:2021年10月22日 02:58:10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国国家形象;内部生成机制;多民族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关于国家形象塑造与传播的研究存在结构主义和建构主义两种研究取向,这两类研究都没有照顾到中国作为多民族统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背景。多民族视角的国家形象塑造与传播研究的核心是探讨多民族国家形象的内部生成机制,即多民族国家的民族构成、多民族国家的民族关系、外部极端社会思潮传播等诸因素与国家形象的内部生成与传播的关系。国家形象内部生成机制的关键是在多民族国家内通过有效的政治整合机制实现民族认同向国家认同的转化,在每一个环节传播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多民族国家形象的内部生成从传播策略来说,需要培育传播主体的多民族传播主体意识;挖掘能激发各民族“共同感意识”的传播内容;恰当处理新媒体技术发展给民族传播带来的社会影响;提高民众的民族传播素养。

关 键 词:中国国家形象;内部生成机制;多民族

标题注释: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多民族背景下中国国家形象内部生成机制与传播研究”(17BXW047)、北京联合大学“百杰计划”(BPHR2017CS02)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李彦冰(1980- ),男,河南濮阳县人,传播学博士,北京联合大学副教授。研究方向:政治传播。

进入新世纪以来,全球化的迅猛发展、现代性的深入扩展、民族主义的持续发酵和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媒介技术的摧枯拉朽之势给全球每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都带来了深刻影响,这其中裹挟着追随与背离、欣喜与阵痛、拥抱与拒斥,所有这些都在改变和型塑着每一个国家的国家形态,并使其呈现出具有完全不同面相的国家形象。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恐怖主义等有害社会思潮癌症式地蔓延冲击着国家宣传部门构建多民族国家形象的努力。社会群体国家认同源泉日益多元化,对民族国家形象的构建也带来挑战,这在经历快速转型的中国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中国作为一个拥有56个民族的多民族社会主义国家,不同民族对国家形象的认知状况、多民族国家形象的内部生成机制和传播机理等问题,事关国家认同、民族团结和领土完整。国家内部多民族共生所生成的形象与外部环境的持续互动,共同构成了多民族视角下的完整国家形象。而多民族背景下国家形象的内部生成机制所要考察的是多民族的构成及其相互关系对国家形象内部生成的影响。

一、国家形象传播研究中“多民族”视角的缺失

当前的中国国家形象传播研究以结构主义和建构主义的研究为主流,缺少“多民族”视角。虽然传播学、政治学、营销学、影视艺术学等对国家形象进行研究的成果非常丰硕,但从研究取向来说尚囿于结构主义和建构主义两种不同的学术路径。

结构主义的研究取向将国家形象当做一个可以把握或者可以塑造的实体目标,并动用各种力量、运用多种媒介资源、采取各种传播方法去实现这一目标;在此研究路径下对国家形象传播的主体、媒介渠道、受众、传播内容、方法、效果进行研究。这类研究从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提出了国家形象塑造的目标、模型等[1];在传播主体方面将政党、国家和政府、社会组织、企业和个人都纳入国家形象传播的主体中以研究它们各自的地位和作用[2]。这一观点的突出贡献在于一反以往只关注党和政府作为国家形象传播主体的狭窄思路,将属于社会领域的社会组织、企业和个人等传播主体也纳入了国家形象传播的主体之中;媒介渠道方面主张整合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资源,比较看重影像在传播国家形象方面的作用;在受众方面强调受众细分,批判了以往中国对外传播中的“宣传味”,强调内外有别的策略;提出了“自塑”“他塑”“合塑”等塑造方法[3]。

建构主义的研究取向并不是把国家形象看做一个固定的目标去塑造,这类研究认为国家形象是在国际体系中与其他行为体长期的、持续的互动中获得,它是各种因素相互建构的结果,是动态的、持续变化的。“国家间的交往互动会造就新的共有观念,国家双方会把这种新观念作为下一次互动的起点,并在以后的互动中再现和强化这种观念。而这种在双方互动中形成并得以强化的新的共有观念,会重构双方的国家身份,且相应地再造双方的国家形象。”[4]这类研究不把国家形象做本质主义的解读,从“优化互动模式”的角度提出国家形象传播的策略。

还有一类研究比较强调“政治与传播”视界融合的政治传播视野,从政治这一独特的维度探讨国家形象传播与政治理念、政治合法性、公共性和国家环境等因素的关系,认为“国家形象最根本的决定因素不取决于媒体‘如何传’,也不取决于外在的因素‘如何建构’,而取决于一国内部‘如何做’,即最终决定于一个国家秉持何种国家理念以及在这种国家理念指导之下所进行的国家建设实践”,[5]这一研究强调国家理念在国家形象传播和构建中的基础性作用,同时注重考察政治合法性对国家形象的维护作用、国家形象传播的公共化及其途径、国家形象的变迁与世界体系之间变化互动的关系。

对中国国家形象的关注也扩展到了国外,这类研究在西方被归入汉学研究中,一般隶属于西方大学中的东亚系。哈罗德·伊罗生的《美国的中国形象》一书对美国人心目中的中国国家形象变迁进行了描述,他把美国人对中国的国家形象的演变划分为崇敬、蔑视、仁慈、钦佩、幻灭、敌视等不同的阶段,其结论与周宁教授的《天朝遥远——西方的中国形象研究》的结论大致相同。还有一部分属于政治学的研究,重点考察政治领导人形象与国家形象传播与塑造的关系,认为对国家政治领导人的形象塑造是国家形象塑造的一部分,而塑造的途径有两个:一是通过展示政治领导人个人的、非政治性的特质来塑造;二是通过展示与政治领导人的政治表现有关的特征来塑造。当前欧美学者对中国国家形象的媒介呈现多采用量化方法进行研究,这类研究多结合热点事件对中国国家形象的影响开展调查。

民族学视野的研究主要关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的形成[6],民族主义的起源、历史记忆与族群关系问题,在此之下,研究新闻传播与国家认同的关系,以个案研究和民族志方法讨论民族认同与国家认同的关系[7]。而国外的研究多是讨论单一民族国家的形成问题,跟中国多民族统一国家的现实距离较远。目前从民族视角探讨国家形象的研究,焦点集中在少数民族文化对传播国家形象的作用、边疆民族治理对国家形象的影响、民族影像对国家形象的构建等方面。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统一国家的“多民族”政治背景鲜有提及,只有个别研究提及了少数民族文化、民族影像在国家形象塑造中的作用。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当前的研究存在如下几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宏观描述性研究居多,机制讨论较少。目前的研究多是从媒体呈现的角度即从国家外部进行形象描述,缺少对国家形象形成机制的讨论,尤其缺少“生成”的概念,即国家形象从国家内部如何生成的问题极少得到研究者的关注。二是研究视角单一,缺乏跨学科视野。传播学的研究强调国家形象传播中媒介的重要性;政治学的研究强调“政治性”、“政治因素”在国家形象塑造中的独特性;民族学的研究则较多关注民族的国家认同问题;可见多学科、跨学科的研究较少,将民族视角与国家形象形成勾连起来的研究就更少。三是“多民族背景”被忽略。只有个别研究提及了少数民族文化、民族影像在国家形象塑造中的作用,而缺乏以“多民族为背景”,深挖民族构成、民族关系、民族认同与国家形象形成关系的系统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李彦冰 工作单位:北京联合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责编:赛音)相关文章

李彦冰

www.cssn.cn/mzx/201907/t20190726_493948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