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上半年,飞行专业养成生被密集解约、劝转专业_中货航招飞

时间:2021年12月07日 04:20:52

原标题:2021年上半年,飞行专业养成生被密集解约、劝转专业

编者按:

疫情对整个民航业的影响不言而喻,这直接波及到了先前订单式委培的养成生。某些院校在培的养成生目前处境更是岌岌可危。5月中旬,我们针对养成生集中寻出路的现象,发布了调查问卷。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调查结果如何。(为防止被和谐,不点名,是哪家自己猜)

2021年上半年,飞行员培训行业集中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不少高校飞行技术专业的养成生原本的委培单位“撕毁订单、变相解约”的情况,集中在那么2-3家航空公司。当然,还有那些原本学校就没有给飞行专业养成生解决航司签约问题,积重难返,难以解决。

根据调查问卷反馈的结果来看,保守估计目前国内招飞院校在读(不分年级)无公司可签的养成生学员不到千人,约占全国平均每年招飞总数的六分之一。

从参与问卷调查的学员分布情况来看,一共有18所飞行专业开办院校的学员参与了调查,以下是调查对象比例:

问卷学员所属院校占比图

最近半年,密集解约在校学员的航空公司,应该是三家民营航空公司,不靠谱在业内是出了名的,大家都知道,就不在这里说了。

大量没公司签约的航空院校,也不多说了。都说一句,很佩服某些院校老师给学员洗脑的能力和公关能力,网上鲜有说法。

养成生原有签约订单,直接被解约、或者变相以选拔之名解约绝大部分学员,以及大量自进校以来就没有航空公司订单的现象,这与疫情的冲击之下某些委培单位航空公司的社会责任感缺失、招飞院校的盲目扩招有直接关系。

目前大部分院校给出的解决方案并不能被学员广泛接纳。这类学员面临的选择有三:继续等待新订单、自费或半自费先到航校飞、转入其他专业。

逐个分析一下这三种出路:

1、继续等待新订单:大一、大二的学生还能等待行情变好用人需求增多。但留给大三、大四的学生的时间窗口期不多了,如果等到最后,可能就面临转自费、转别的专业延期毕业的问题。

而且,现在学校谈不下来订单,将来就会吗?即便有,能完全把没有公司的所有学员都能签上约吗?显然,不现实。

2、自费或半自费:如果无航司保障就业的情况下纯自费或航校半自费,风险还是有的。就是拿几十万去赌一个不确定性的未来。因为谁也不知道,两三年自费学完飞之后,航空公司对成熟学员的需求会是怎么样的。

3、转入其他专业:没的说,最现实、操纵性强、及时止损的方案。面临的问题是:1)调整自己的心态和心理落差,毕竟以前是抱着“飞行员天之骄子”的预期来考的大学;2)转专业之后的兴趣问题、以及补修学飞的延期毕业问题;3)想再通过转专业之后参加大毕改的,也很难,大部分航空公司不接受飞行专业停飞和就读经历的学生。

从学员入学年份来看,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莫过于18级和19级学员,该两届学员遭遇解约无法继续飞行学业的现象尤为集中。下边让我们听听学员们的心声吧。

问卷学员入学年份占比图

飞行专业学员心声

Q:学校问题不解决,只会画饼

A:做点实际的事儿吧,交了学费却不管自己的学生,这样真的好吗?每次都是画饼和说些没有实际意义的建议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学院自己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让学生怎么放心?

Q:学校一直在逃避

A:希望能尽快给我们合适的安排吧!希望越来越渺茫了,身为小小的一个学员只能等待了。希望学院能承担起责任不要老是一味地以转专业为逃避的理由。无法就业为什么当初招这么多学生?

Q:飞行员培养机制要完善!

A:完善飞行学员的管理机制,不可以让航司拍拍屁股说不要就不要就走人,应该有惩罚机制。希望大毕改招飞航司,可以对有委培经历(无停飞经历)的被迫转专业学生网开一面,毕竟他们只是没有办法,并且没有不良记录。

Q:呼吁主管部门牵头

A:主管单位从现在起,根据航空公司的人员的要求,合理调整高考每年的飞行学员数量,不要过度扩招,导致供过于求。现在的飞行学员等待慢慢消化。

Q:不要再画大饼,无法充饥

A:希望学校不要一直给学生画大饼,航校和公司学校给一些专业的老师负责,而不是普通的班主任去负责联系,尤其对没有公司但是自费在航校学习的学生,跟进后续的公司分配进度,而不是一边纵容航校拖着学生继续自费在没公司的情况下继续学习,一边又把下一届的学生送去这个航校。

Q:希望转专业后的学习不设卡

A:如果真的找不到航司,我们可以转专业,希望学校不要为难我们,可以让我们毕业简单点,毕竟大学两年学的东西都付诸东流了,人生有几个两年浪费呢?

Q:希望能重视一下吧

A:本来就是农村人没啥钱想学飞改变命运,正赶上疫情,转专业在这个学校确实没啥前途,就只是因为是山东的学生招的多,所以没有公司的百分之90以上,山东学生尤其是19级是真的难受,希望学校能重视吧也没啥好说的了。

Q:一些学校的办学资质问题

A:学校完全没有自己应对风险能力,送培学生公费培养本就是学校的职责,把这样的问题扔给学生家庭处理,自己承受,学校应该自己申报自己垫资也要送走学生,自费还要扣压学生体检关系,理由在哪?

民航局相关领导就应该从严处理,直接把没有应对风险能力院校撤销!否则还在继续坑一批一批的学生,学生补助赔偿呢?订单培养没踪影,学校完全不作为,甚至学校应该给学生出自费大部分的资金!

Q:绝望

A:对学校只能用绝望形容,已经不寄任何希望了。既然是局方委托学校招飞,希望局方相关部门可以出台政策,一方面帮助解决目前养成生就业困难问题,另一方面出台政策管理某些有招飞资格却不具有招飞能力的院校进行招飞,避免以后的学生入坑进入死循环,影响前途。

Q:作为无民航背景的普通学生,压力很大!

A:想想之前披荆斩棘努力走到现在,真的不甘心放弃,真的想继续走飞行这条路,但现在留下的代价是如果没有依旧航司签约,必须要降级转专业或退学复读,我来自河南,我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财力,我只想用自己的努力实现我的梦想,让父母过上好的生活。

我的压力真的很大很大很大,真的希望国家、政府,可以出面帮帮我们,我们也是属于疫情的受害者,我们也都是通过人生最为重要的高考走上这条路的,我们也都是蓬勃朝气的中国青年,真的是生不逢时的碰到这些,真的不舍得浪费这些时间,浪费这些机会,求求了拜托了,毕竟,这也是我一生唯一的青春啊。

Q:希望多拉资源,解决社会问题

A:尽可能找一些公司或者航校教员的机会吧。半自费、自费贷款的话可以接受,希望学校联系各方帮忙拉资源,帮我们解决问题。这不止关系到能不能当飞行员还关系到我们能不能正常毕业的问题,希望别让好好学习的学员失去希望,对于一般的家庭自费确实压力挺大,大部分可能都一下子掏不出自费的学费。

Q:擦屁股纸?

A:学校真的啥也不是,对学生不闻不问,只顾着自己赚钱,不负责任,对于自费的学生学校方面也没有任何表态,甚至自费学生提出像免除大四一年的学费的要求都被学校一口回绝,家长联名与学校签的协议,被校领导私下里戏称为“擦屁股纸”。

学校只给出一条路,就是转专业,与航校站在一边,合起伙来欺骗学生与家长,Z航校与J航校来学校面试也是与学校联合起来走个过场,J航校与15名学员签署的合同,在疫情结束后也被单方面作废。

对此J航校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只是校领导在开会时,“随口”提了一句,自费的学生,也是家长和学生自己想办法,靠自己的能力和关系找到了航校或是公司,与学校没有任何关系。

Q:虚假宣传招飞

A:首先,院校在招生的时候就存在着虚假的宣传。其次,学生入学后也只字不提公司签约的事。对于一些无故被解约的学生,学校采取冷处理,毫无责任感。

Q:最终都是学员承担所有风险

A:按当年招飞简章走公费民航,如果找不到航校或公司为什么不联系省厅和局方协调解决?如果发生这样情况省厅和局方都不解决那么究竟该去找谁?这件事既然说疫情情况,你特殊情况解决不了为什么要我们来承担这个风险?

问卷学员对于现状所持态度调查情况(多选)

咋说呢,敢没有一个委培订单的情况下这么扩招,极个别学校领导还真不是个DX。当然,它自己也知道自己不是个DX。

那极个别的随意撕毁委培合同的民营航空公司,也是。

疫情是个照妖镜。

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疫情,导致航司订单需求骤减,实在无力消化。招飞和飞行员培训行业,应该去反思,如何更加科学地匹配飞行员需求和学员供应储备之间嫁接的矛盾,以及优化多种招飞模式和飞行员引进方式。

国内的飞行员培养体系内的院校办学水平,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不过也有不少学校,还是非常有责任感的!推荐中飞院、北航大、南航大、中航大等几所优质院校,能保证绝大部分录取的养成生飞行专业学生有飞可学,有司可签,即便他们的合作航司存在解约问题,凭借这几所的金字招牌和行业资源号召力,也能让一些公司来把解约学员给签了!

某大飞院和某飞院学员反馈也存在少量未签约现象,但学员相对乐观,学校方面处置也很积极,协调面试机会解决出路问题。 长龙、中货航等等公司最近都去了某航大挑学生,给力。

如果想评论留言,如果提到某个学校或者公司,请不要点名不然无法精选。请麻烦找合适的代称,最好是起一个有意思的又能联想到的,这样发声会更高级。

配图 | 源于网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上海

https://gaokao.chsi.com.cn/gkxx/ss/200810/20081027/...

浩浩

https://www.zhihu.com/people/hao-hao-5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