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临冬之城,第十五章 长夜往事 临冬城之战(二)_冰与火之维斯特洛拯救指南_玄幻奇幻

临冬之城,第十五章 长夜往事 临冬城之战(二)_冰与火之维斯特洛拯救指南_玄幻奇幻

互联网 2020-12-04 06:40:07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夜王复活了韦赛利昂还用它攻破了长城”会议之后,丹妮莉丝急匆匆的问琼恩雪诺。

“丹妮,布兰是这样说的。他在极北的北方遇到过我们无法理解的事”

丹妮莉丝点点头,“瓦里斯对我讲过。”瓦里斯是女王的情报总管。“那么我们留在东海望的人呢”

“正在逃,他们的速度比死人们大概快一天的路程,在最后壁炉城。”

“那我们应该去救他们。骑龙。”巨龙落在丹妮面前,瞬间腾起扑面的雪雾。琼恩知道黑龙名叫卓耿,它体型要更大一些。小一些的那头,碧绿和青铜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它更顽皮,用翅膀鼓风把地上的积雪扇起来,还把头探过来蹭丹妮莉丝。

“他叫什么名字”

“雷哥。是用我兄长的名字雷加命名的。”

雪诺一怔,刚才布兰说过,雷加是他的生父。

丹妮莉丝看他神色不对,问道“怎么了”

“我能摸摸他吗”雪诺掩饰道。

“当然。雷哥,这是琼恩。”

雪诺把手放在巨龙的鼻尖上,令人诧异的是,素来丹妮莉丝以外其他人根本无法接近的巨龙,在面前竟然无比温顺。它把身子贴在地上,喉咙里发出呢喃似的声音,杏仁色的大眼睛看着雪诺,仿佛带着笑意。

“他他在邀请你。”丹妮丽丝一脸困惑的说,这是一个连她也无法理解的举动。

但是这又如何呢,丹妮莉丝笑了,龙是智慧的生物,我爱雪诺,他们也是。

丹妮莉丝攀上黑龙卓耿的脖子,说道“你也来试试,扶稳,抓紧他颈上的长鳞。跟着我就好。”

他们试飞了几圈,雪诺飞的异常的好,他在龙背上大喊“走吧,我的女王。”

两人两龙朝东北方飞去。

“故事讲到这,”梅尔感慨道,“这大概是最美好的部分了。”他喝了一口酒润嗓子,“要不是命运,谁愿意面对生离死别呢”

丹妮莉丝和琼恩雪诺一起驭龙向北。龙背上,他们看到了维斯特洛历史上最短的日出日落。

太阳只是在地平线上滚了一会儿,转瞬即逝。朝霞连着晚霞。

光线不足并不影响龙的飞行,千里冰封,霞光染红的雪原上只有布兰说的地方有几个小小的影子在走,果然是长城逃回来的队伍。

他们只剩下四个人了

闪电大王是个红神信徒,在过去的几年里被复活了十九次。但是不会有下一次了,复活他的红袍僧密尔的索罗斯死了。

詹德利维水,他是前朝劳勃国王的私生子,风暴地家族最后的血脉。

托蒙德,长城外的自由民首领。

忧郁的艾迪,他是守夜人的一名事务官,被找到时已经奄奄一息了。只能把他绑在詹德利背后上龙背,回到临冬城的时候他的尸体已经冷了。

临冬城大厅里再次坐满了人,鹰巢城城主小罗宾,和他的谷地骑士也在场。这次会议的焦点,是救回来的三个人。

他们描述的尸鬼龙让所有人惊讶不已。

闪电大王喝了口热红酒,苦笑道,“龙的血肉不是火做的吗谁知道我第二次见,它就变成了冰和腐肉。”

丹妮莉丝悲伤极了,龙是她的孩子,她要向北出兵为死去的孩子报仇。

提利昂劝她“女王陛下,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这些死人不会用战术也不会用攻城器械,它们只会横冲直撞。咱们最好还是是靠城墙和龙焰对付它们。”

戴佛斯是曾经风暴地家族的封臣,詹德利也是他带回来的。他也同意提利昂。这是与死人的战争,战法完全不同。死人不会有俘虏,不会休息也不会讲和,但是只能靠数量取胜。所以把空城留给死人并无大碍,但是一定不要让活人或者尸体成为夜王的奴隶。

“所以撤退并不是失败,只要不留下尸体。”珊莎史塔克做总结陈词。

雪诺说可以用谷地作大后方,把没有战斗能力的老弱妇孺都转移到谷地的群山中避难,同时让布雷尼和波德里克带珊莎,艾莉亚和布兰一并过去,小罗宾好像并没有明白几万张吃饭的嘴意味着什么,随随便便就同意了。他只对闪电大王的独眼感兴趣,那是他某一次死亡造成的。

珊莎与艾莉亚坚决反对离开临冬城,她们果然是铁板一块了。

而布兰也说他无可逃避。

最终的讨论结果是,战士们依托临冬城布置防守,谷地骑士护送北境的百姓们前往谷地避难。多斯拉克骑兵负责征兵,征粮,巡逻及侦察,临冬城若失守军队将沿国王大道向南撤退,则沿路清理追击的尸鬼,给大部队断后。

雪诺找到喝得烂醉的闪电大王,问他红神有没有什么办法对付夜王。

“哈哈哈,”闪电大王打个酒嗝,“那你得去问问红袍女。”红袍女是红神的祭祀,法力高强,当年琼恩雪诺就是由她复活的。因为她曾随意烧活人,当时作为北境之王的琼恩将她驱逐出了北境。

“正好我想看看她敢不敢烧了你那三眼小老弟。”看来他是真的醉了。

他摇摇晃晃的抱住雪诺,在他耳边继续说,“从火焰里,我的好眼睛看见的跟瞎眼一样。对我来说,我只是被复活的那个。所以呢我的神让我活着,就说明对我还有安排。那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啊对,雪诺老弟,咱都复活过,还有十八次等着你呢。那你担心什么,红神要是忘了你,你就像红袍女那老婊子一样,活个四百多岁呗。”

雪诺觉得等夜王进门了他这酒也不一定能醒,没再理会他。

一出门,他看见艾莉亚在教女人们如何用龙晶尖利的刃口一击刺死尸鬼,而她手里拿的,正是可以说引起五王之战的龙骨匕首。雪诺仔细看了一会儿,惊讶于艾莉亚现在的身手。

“我的艾丽娅长大了。”

“你告诉我的,用尖的那一头刺敌人。”

“那是缝衣针”多年之前,雪诺曾把这把名为缝衣针的女士细剑送给艾丽娅。

“对啊,”艾丽娅抽出剑,“要比试一下吗”

雪诺笑着拔出了他的瓦雷利亚钢剑“长爪”。

“你看,我们都有瓦雷利亚钢武器”雪诺一句话还没说完,艾丽娅已经把龙骨匕首的刀背抵在他喉咙上了。他甚至没看清她是怎么过来的。

“再来”艾丽娅笑道。

这次雪诺劈了三剑,缝衣针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雪诺冒汗了,他的剑术并不差,甚至可以说十分出色。倒在他剑下的敌人不计其数。可是,艾丽娅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他的剑追不上她

空地上忙碌的士兵,工匠,农民们纷纷停下手里的活计过来围观,雪诺每一剑落空或者艾丽娅每一剑击中,人群都发出惊呼。

城堡阁楼的房间里,站在窗口的丹妮莉丝也看见了这一幕。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