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临江行莫沾衣,《临江行莫沾衣》最新免费章节第二章家宴_奇幻

临江行莫沾衣,《临江行莫沾衣》最新免费章节第二章家宴_奇幻

互联网 2020-11-27 06:00:4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二章 家宴

莫家在扶风县城也算是当地豪族,若按家族实力强弱来评估也应能在扶风县城大小数十个家族中名列三甲!

不过可能因为扶风县城临近边塞的原因,至今也无人对城中各大家族进行实力排比,毕竟对于一个家族来说,声名再盛,又能在与边塞蛮族的拼杀中博得多少利益?说不得还要被几个蛮族王族记录在册,凭添许多麻烦。

在扶风县城内,除了拥兵最重的扶城县令,各家族也都培养得有自己的家族武装,好似如此才能在这边塞小城中睡得稳当。

穷文富武是千古定律,而在扶风县城这个地界,此理亦被奉若至理。

至今的扶风县城仍有坊间传闻,说当今扶风县县令大人每年上奏朝廷的奏书中,十封有九封是请求加拨军俸的,不过如今黎国正处万事俱兴的时候,那儿那儿都要大笔资金,县令大人的奏折怕是大都泥牛入海,该给的俸禄一分不少,多的却是一点也无,这可把我们的县令大人愁白了头,仅仅靠朝廷发的那点儿军俸拉扯起来的军队,如何能挡得住北方蛮族,又如何能让城内百姓安心过日子?这一来二去,便有了各大家族的私人武装一事。

虽说这事有违朝廷律法,但这县城能在外族眼皮底下存在出已是不易,谁还会别做他求,如今的扶风县,只要各家族不用自己的私人武装去扰乱百姓生活,触犯国家律法,县令大人基本是口观鼻,眼观心,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各家族“胡作非为”。

县令大人没钱,可以向朝廷要,各大家族没钱,那可就只能自力更生了,于是乎各大家族无所不用其极,只要不是罪大恶极之事,各家族几乎都做了个遍,就连县城中那闻名北境的青楼,也都有着某个大家族的影子。

而莫家,则是一门心思的投入了经商这一块上,只在北境地域,莫家就经营有不下十条商道,其中最长的致远商道更是横跨整个北州府,直入黎国东部九江府,规模可谓不小,而莫锋的父亲莫正南则是这十多条商道中的宁心商道的主管人,因为商道任务繁重,且途经数城,所以莫锋的哥哥莫寒便是在宁心道的几座小城中选了一城定居,以便照应商道经营。

与哥哥不同,莫锋的姐姐莫轻舞可是扶风县城远近闻名的扶风女大家,大姐学识渊博,如今是扶风城中唯一官办学塾的夫子,女子教书育人在这思想固化的时代可不是一件小事,当时这事在扶风县内引起的争议可不小,后来听说还是县令大人亲自发话“可行”,还派人送了一卷由当朝女子大才傅婉清的《临江贴》到莫家以作表彰,此事才算就此揭过,虽说县令震慑不小,但这些年扶风县城坊市间还是有不少风言风语,莫云舞也不去管他,只一笑置之。

今日家宴,可谓是莫家极为难得的一个小团圆宴,之所以是小团圆,却是因为莫家最能吃的小吃货此时还在九江府的学宫求学,约莫是没有两三月回不来的。

此时黎国东部的九江学宫中,一个身着白衣的绝美女子正一边吃些精致糕点,一边翻阅着一卷由自家先生所写的《策论》,女子吃速极快,寻常女子需要三五口才能吃下的糕点她不过两口便不见了踪影,书也翻得极快,心理活动更是丰富“嘻嘻,张大娘做的糕点可好吃,学宫的那群老学究也是,说劳什子学宫是清净之地,容不得世俗叫卖声,都不让张大娘到学宫来卖糕点,也就是苦了我这双脚了,每次都要跑那么远去买糕点,而且学宫给的书箱也小了些,都不够装下多少糕点,下次一定得叫三哥哥给我做个大些的,嘻嘻……”

女子边吃边想,翻书贼快,至于学到多少,这就得问她或者问糕点了。

“呵…呵……呵欠”女子吃着吃着突然打了个哈欠,“是谁在骂我呢?”女子放下手中书籍,摸了摸自己精致的小鼻子,杵着头想着,但右手却是丝毫不停,一个个紧致的糕点接连从盘中消失……

“许先生?我好久没顶撞他了,之前的事也不应该记仇到现在啊,不对不对,难道是徐夫子?我功课可做完了的,没道理啊?韵然姐姐?也不对,韵然姐姐怎么会说我,想起韵然姐姐,嘻嘻,到时候把他和三哥撮合撮合,说不得就得姐姐变嫂嫂了,嘻嘻,不过三哥现在看起来傻傻的,韵然姐姐会不会看不上三哥?哎呀不想了,脑瓜疼,还是先吃东西吧。”少女回头看着盘中仍剩许多的糕点,眼中恍若星河灿烂……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却也是在家宴开始前到了家。

莫锋来到父母所住小院前,刚准备扣开门扉,霎时间心神大怖,冷汗湿襟,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就要向地上倒去。

身旁楚岚见莫锋如此模样,连忙上前一步扶住了莫锋。莫锋这般模样她这些年已经见过不少次,所以眼下也没多大惊慌,只是眼中的心疼却做不得假。

他知道自家公子身患一种怪病,三年来莫家之人为公子寻来不少名医隐士为公子看病,但都没什么效果,只是说让公子注意身体保养,平日饮食要忌荤忌酒,关于病因药方的却是一句未提。

疼痛虚弱来的快,去得也快,数个呼吸之间,莫锋已然恢复如初。

莫锋感受着自身情况,心中一阵无奈。

他的这情况并非是什么怪病,而是一种极为玄诡的仙家手法,具体是什么东西,莫锋自己也不清楚,更遑论莫家请来的那些名医,对于凡世间的医者来说,他们可能究其一生也无法见到这些仙家手法,何来医治一说。

这些年来,那东西一直隐藏在莫锋体内,莫锋想尽办法也无法将之出去,只能以自身的一些手段暂时将之镇压于双腿,但那东西极为诡异,只要莫锋稍不注意,便会暴起发难,侵蚀莫锋心神。

莫锋并未将自身情况告诉家人,只是附和着一众医者说自己只是身体虚弱,调养调养便可,但莫父莫母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怎会听信自己儿子的胡言乱语,这来二去,便有了莫锋这三年来的奢侈生活,看病不停,补品不断,把莫某人给补得三年间鼻血不停……

莫锋对身旁的楚岚笑了笑,示意楚岚不必再搀扶自己,然后轻轻打开院门,并肩进去院中。

此时的莫家小院极为热闹,莫母和嫂嫂在厨房忙活着最后几道菜,莫父和大儿子莫寒正坐在一起闲谈,偶尔也会扯上一两句关于商道的事宜,

莫锋的大姐在院中的槐树下翻阅着一篇由南唐大家楚云生所著的《民生纪要》,本来这种有关前朝政事的书籍是被列为禁书,是不被允许在民间流传的,不过好在当今皇上理念通达,并不避讳这些书籍,所以现在市面上南唐,北宋等前朝书籍并不算少,莫云舞的书也是由此而来。

院中虽有三个孩子,却不显嘲杂,大哥莫寒的长子莫云栈在一个角落里独自舞着一柄小巧木剑,剑法并非什么高明剑法,只是单纯的刺、劈、撩、点、抹等基础剑招,只是他好像也乐在其中,舞剑不休。

另外两个孩子则是小魔女莫雨柔和莫寒幼女莫凝香,今日难得的家宴,大哥一家可是满满当当一个不拉。

此时的莫雨柔正坐在饭桌前手杵着下巴,双眼盯着桌上的一只烧鸡一动不动,好像那烧鸡和她有多大仇似的,今晚定要做个不死不休的决战,而莫凝香此时也坐在莫雨柔身旁,但却并非像莫雨柔一般聚精会神的和烧鸡两军对峙,莫凝香才不到两岁,食物对她的影响显然没莫雨柔那般大,显然她更喜欢看哥哥莫云栈舞剑,但每每她一转头去看莫云栈,莫雨柔就会赏她两个爆栗,疼得羊角辫小丫头龇牙咧嘴,但又不敢反抗小魔女,没办法只能瞪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陪莫雨柔一起看劳什子烧鸡,而一旁的莫家长辈对此也是充耳不闻,没办法,小魔女老少通吃。

但也不是就任由小魔女欺负妹妹,这不救星来了,莫锋和楚岚一进门,就看到小魔女正气呼呼的看着自己,两个腮帮子鼓得老高了,显然是把因为莫锋的迟到而不能吃饭积郁许久,当下看到这个大恶人,无法无天的小魔女又如何能放过他,只见她一个纵越便轻松跳下凳子,气冲冲的走向莫锋,准备送她这个小叔一套组合拳,好教他以后记得要按时吃饭,谁料她刚走到莫锋面前,虎虎生风的小粉拳还没打出,便发现自己已经离了地……

“哎,呀,啊,疼……”一通板栗过后,小丫头回到了凳子上,同妹妹一起呲牙咧嘴,可算是步了妹妹的后尘,小魔女恶狠狠的看向那个胆敢反抗自己罪魁祸首,却见莫锋正笑咪咪的看着她。

“在你三爷爷头上薅过头发么?在,在你大姑茶杯中掺过辣椒水么?有把大长老撵得满街跑过么?小丫头,和你小叔横?”

小丫头自然气不过,恶狠狠的吧头转向了另一边,看到妹妹还在呲牙,刚抬起想手给她两个板栗,“哎呀,嘶”又两个板栗落到头上,而眼前的妹妹不知何时也到了莫锋身边,正瞪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却是无法掩藏心中笑意,小魔女心中不岔,却再无动作,连挨好几个板栗,小魔女这下学乖了,不再去瞪莫锋了,心中暗自念到“好汉不吃眼前亏,好汉不吃眼前亏……”说罢便拉着莫锋身后的楚岚到一边玩去了,自从楚岚来到莫家以后,这小丫头和楚岚的关系一直不错。

一旁练剑的莫云栈不知何时停下了动作,双手持剑,朝莫锋作揖,恭声道“三叔”,莫锋则朝他微微点头……

莫锋还在和小凝香玩闹,刚和嫂嫂从厨房端菜出来的莫母白了莫锋一眼,“你们别玩啦,过来吃饭”,见楚岚准备去抱过莫锋怀中的莫凝香,莫母连忙道:“岚儿你别管他,快过来吃饭,这么大人了还欺负雨柔,你也是”

莫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脸无奈,只得自食其力“这就是得罪小魔女的坏处吧”,这小丫头老少通吃可不是闹着玩的,莫家有名的心头肉!

一顿团圆饭吃得其乐融融,其间坐在莫锋对面的小魔女边扒拉这碗里的饭菜一边瞪着莫锋,莫锋也不在意,自己吃得欢快,还不时给怀里的小丫头喂点饭菜,看到这儿,莫雨柔扒饭的速度愈发的快了……

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家宴不知不觉间便到了尾声,嫂嫂已然带着三个孩子回去自家的小院休息去了,莫母则在厨房收拾这碗具,只有莫锋父子三人还在院中,看着莫正南从身后房间中拿出了一瓶珍藏多年的老酒,兄弟二人相视一笑:“父亲有话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