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临阎,临时阎王-第一回 意外死亡

临阎,临时阎王-第一回 意外死亡

互联网 2020-11-30 15:44:18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一回 意外死亡我刚出门就看见了一副让我二丈摸不着头脑的一幕。十几张警车停在我家门口,警察来来往往,也有不少驻足观望的行人,不过都被警戒线拦在院外。我家是一栋三层洋房,位于市南的一片别墅区,平常也没见有这么多人啊,今天这是怎么了?更让我纠结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什么情况?”我在心里默默吐槽,经过一番小纠结,我终于决定随便拽个警察问问。却没想到,在我伸手想要握住从我前面走过的一名警察的胳膊时,我的手竟华丽丽穿了过去,然后我如遭晴天霹雳,虽说我一直都对灵异事件感兴趣,而且挺希望真撞上,可当真的撞上了,我还是会有点发懵。

待我回过神,我随即吐槽了一句:“尼玛老子这是灵魂出窍了吗?!”这时,我迎面走来一位老医生,后面跟着一群小医生(好像哪里不对?),老医生华丽丽的从我身体里穿了过去,我见状跟了过去。话说我出门的时候是这个样子吗?我看着满地的鲜血,躺在地上的几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不仅隐隐作呕。我擦,老子刚刚怎么没有注意到?!难道灵魂出窍连眼神都变差了吗?

我跟着老医生一起上了二楼。嗯,二楼左拐第二间就是我的房间。我这么想着,和老医生一起进了我的房间。我的身体躺在床上,从落地窗外透进来一丝丝阳光,照在身上。看到我的身体,我就想钻回去,结果没想到我竟无论如何都进不去。“操,这又是怎么了?!”

“教授,怎么样?”一个警长摸样的人问老医生。

“一共八个人,无生还者,七个人死于刀伤,并没有刀刀都是致命伤,只是由于刀伤太多,失血过多。只是这一位,死于慢性毒素。”老医生不紧不慢的解释,并且摇了摇头“至于是什么毒素,还要尸检才知道。”

“靠,原来我已经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吐槽到。

“你是有多迟钝?”一个男声响起,我循着声音,看到落地窗的护栏上,坐着一只黑猫,用它与黑宝石的眼睛盯着我。

“是你吗?”我小心翼翼的问,就好像是一个贼。

“废话。”那声音不耐烦的说。

“额·····”本能告诉我这是个自大的家伙。“那个,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了吗?”我压下火气,问它。

“你过来。”他用命令的口气说。

“可是······”我有点顾忌那些人。

“他们又看不到你。”它没好气地说。

“对哦。”我这才反应过来我已经是个鬼魂了。我急匆匆的向他走去,可是没想到一靠近它,它就迈开脚步跑了起来,我急忙追了上去。泥煤啊,是谁让我过去,却又突然跑起来的?!“喂,你等等!”我朝着黑猫大叫道,可是它仍是头也不回的跑着,我虽没有无力疲惫感,却也因为这七拐八拐有些眩晕感。最后,他在离我家几公里的一个山洞口停下了,我见状,急忙跟过去。

“好慢。”它娇小的身体180度转身,面向了我。

“是你太快了。”我弱弱的说。

“······”他回头瞪了我一眼。

“话说你为什么会说话,明明只是一只猫。”我试着想碰它,它却一把跳开。

“你猜。”仍是让人火大的回答,我突然觉得我就一傻子,自己都死了,猫还不可以不说话?,猫是地狱的媒介嘛,想到着,我释然了。一脸谄媚的对那只猫说:“猫咪大人,您这是要带我去哪?”

“我不叫猫咪。”

“重点不对啊亲!”

“呵呵。”

“······那你叫什么?”

“阎。”

“阎?好奇怪的名字。”我对它说“你想不想知道我叫什么?”

“我知道你叫什么。”阎说着,在地上找什么。

“诶?”我愣了愣“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好奇的看着阎。

“你猜。”阎用它的猫眼看着我,又随机低下去继续找。“······你在找什么?要不要我帮忙?”我讨好地说。

“不用。”

“······”我错了,和这生物交谈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这特么的就一面瘫!这时,我见阎在一块石头上拍了五下,我身边吹过一阵风,周围的树木开始颤抖,叶子沙沙作响,而我眼前的洞发生了变化,就像一个血盆大口,我觉得我要被吸了进去,便往后退,结果一个打滑,我腾空就要飞了出去,我急忙抓住石洞口的巨石,对阎喊道“阎,帮帮我!”语落,阎那家伙迈着步子过来了,用它的猫爪拍拍石头,石头瞬间化为了灰。我瞬间石化了,跟着无数的尘土树叶飞入了洞中。

“泥煤啊!”我对阎吼道(也许吧),恍惚之中我仿佛看见了阎阴险的笑。跟他来特么的就一错误!可任凭我怎么吐槽,怎么忿忿不平,我都已经被吸了进去,除了认命,我还能做什么?今天真是倒霉啊,先是因为某种慢性毒素GameOver,再而又被这面瘫加腹黑的猫带到这鬼地方,死了都不让人安宁呀!好在我的适应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在那类似无尽漩涡的洞中,我······睡着了!

咳咳,本人叫晏清,今年17,一名高二的大男生,在学校是让无数女生尖叫,无数男生嫉妒的天才少年。本人是一个身高185cm,长得比女生还好看,身材比名模还优秀,智商比教授更高······(省略一千字······)的我,却因一场意外玩完了,然后又被一只黑猫推进了一个洞,在一阵眩晕后,我现在正处于一片荒野之中。“那混蛋把我丢在什么地方了喂!”我在原地恶狠狠的吼道,在这原野想起了一回又一回的回音。我叹了口气“算了,也不可能会有人回应的吧······”我小声说道。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

“地府。”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将我思绪拉了回来。

“啊,地府啊,谢······等等,这个声音!”我猛地回头,可是看到的不是阎,而是一个年龄与我相仿,身着一身黑白色汉服,皮肤白皙,头发被流苏束成马尾,如瀑布般倾泻到脚裸,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睛,挺拔的鼻子,以及······富有光泽的唇的······男人站在我身后,我靠,我怎么脸红了?!不过······我操你谁啊?!我在心里吐槽,脸上却是堆满了灿烂笑容,对他说“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我就不信我这连男人都会被打动的笑容不能打动你。等等,哪里不对?!

“阎,傻子。”那人平淡的说,脸上除了鄙视,鄙视,还是鄙视。

“诶?你真是那只高冷的猫?你确定?”坟蛋是猫就已经让我够火大了,现在竟成了比我还好看的美少年,天理何在啊!

“看什么,想死吗?”阎转身,对我冷冷地说,且迈开了步伐。

“那个······阎。”看着他的背影,弱弱的说“我已经死了。”只见阎停下脚步,转身一脸阴郁的看着我。

“你说什么?”阎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让我急忙捂住了嘴。跟在阎身后。

“阎。”我叫到

“嗯。”阎和我走在愈来愈黑的原野里,阎不知从那拿出一盏灯笼,驱散了一丝丝黑暗。

“阎你是什么?”

“鬼。”

“阎活着的时候是什么人?”

“活人。”

“额······”你这不是废话嘛!

“不是这个意思,是你活着的时候是什么身份。”

“不知道,忘记了。”

“阎来到这很久了吗?”

“几千年了吧。”

“诶?”我擦,几千年都没投胎,阎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不投胎呢?”

“没有在这自在。”而且,见不到他。

“······”我有一点不太明白了,阎说的话,很奇怪呢。接下来就是沉默,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在那独自一人哼歌。过了大概八个钟头,我和阎进入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小镇,来来往往的行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表情,街边昏暗的光,因为行人手里的灯笼,将昏暗的大街照的通亮。这是地府吗?根本想象不到啊。难怪阎不肯投胎了。

“哇,真炫!”我看着这里,感叹到。

“是吗?不觉得。”阎走在前面,平淡的说。

“阎,不玩一下吗?”

“又不是让你当观光客。”

“······”然后我被他带到了小镇的中央,一栋大气雄伟,但是却是很死寂的古代建筑呈现在我眼前,一百米以内没有一盏灯。与周围的繁华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这里没有一个人,不,是没有一个鬼。

“进去。”阎把灯笼的火熄灭,对我说道。

“干什么?”我回头,他的身影就像融入黑暗一般,消失不见。他不见了,我心里有点不安。好在他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你说呢。”“······”就是因为不知道才问你啊!“那我走了哦。”我吞了口口水,对阎说。

“哦。”

“······”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