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为了不掉马我太难了,交易_为了不掉马我太难了[电竞]

为了不掉马我太难了,交易_为了不掉马我太难了[电竞]

互联网 2020-11-30 12:04:32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交易_为了不掉马我太难了[电竞]_免费看 返回交易  为了不掉马我太难了[电竞](第1/2页)首页

关灯护眼    字体:大 中 小

上一篇章目录下一篇章

og第一场比赛输了,其实在电竞赛事里是非常正常的事,没有人会一直赢,也没有人会一直输。

    道理大家都懂,心态也很平稳。

    但这群人还是激情复盘到天亮。

    顾阳虽然赛场上有些不靠谱,但是他理论知识储备极为充足,再加上有数据分析的经验,充当个赛后诸葛亮还是没问题的。

    顾阳看着窗外逐渐亮起来的天,打了个哈欠又捶捶腰,说:“没想到正式比赛第一天我就得陪你们适应阴间作息,老年人扛不起啊……”

    顾月霜一本正经地抖机灵:“那没办法,这是我打lpl以来第一次输,心态崩了得适应一下。”

    许清愣了两三秒,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就打了这一场,骂骂咧咧:“快滚!说得好像你以前赢过似的!”

    顾月霜摸着下巴碎碎念:“我感觉安妮好像也能玩,就是普攻手感有点差,练练应该也还行,配上海科斯腰带的话输出够的,再加上……”

    甚至已经开始思索出装和符文天赋了。

    顾阳:“别了别了,这次我失误,真的,不会有下次了求求你了。”

    林宴秋:“还是先解决椅子和冷的问题吧。”

    顾月霜自己都把这事儿给忘了,没想到林宴秋还记得。

    她觉得自己身为女人,这种小事根本不算事,打比赛的时候注意力完全集中,压根感觉不到冷了。

    顾阳想了想:“等天亮了找小涛吧,给你们搞五把电竞椅过来。”

    基地里现在的座椅是顾阳从媳妇公司仓库里偷来的人体工学椅,其实比电竞椅更贵,也更适合久坐。

    但是没办法,比赛时候用的电竞椅。

    许清胖乎乎的肉手也锤了下自己的腰:“你别说,我们椅子真的比电竞椅坐着舒服,电竞椅夏天热冬天冷,没有腰靠还有个枕头顶脑袋,简直了……”

    顾月霜忍不住哀叹:“电竞椅到底是怎么做到既不保暖又不透气的?”

    林宴秋给出折中方案:“这样吧,直播和练习赛的时候用电竞椅,有点仪式感,平时没人看着就随便吧,想用哪个用哪个。”

    他们这些久坐的职业选手,虽然年纪轻轻但是毛病不少。

    比如许清打两盘就得站起来捶捶腰,周尧有腱鞘炎,但是又不能停止训练,只能靠针灸缓解。

    周尧伸了个懒腰:“本来只说秦野一个人不睡的,结果变成我们全队一起不睡觉。”

    顾阳抬手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分钟到七点,他慢悠悠开口:“比赛输了不配放假,明天下午两点准时开始训练,记得提前十分钟到场热手开电脑。除去吃饭和洗漱时间,你们还能睡五个半小时。”

    众人:“……”

    几个人顿时一溜烟跑了。

    顾阳喊道:“记得洗漱啊!!不许臭烘烘的直接睡!”

    转眼间人去楼空,顾阳摇摇头,无奈地笑了一声:“这群小孩,真是……”

    第二天一点半,一堆人齐齐整整地坐在各自的位置上,甚至有人已经提前开始rank了。

    第一场打得太差了,甚至约不到训练赛,大家只能自己打打rank。

    顾月霜起得晚,没赶上午饭,所以她刚带舒克遛弯回来,这会儿嘴里还包着没吃完的汉堡。

    许清感慨:“你错过了一顿超级美味的午餐你知道吗?”

    顾月霜打开训练模式,对他的话不闻不问。

    电竞选手嘛,一天里唯一能保证的只有晚餐了。

    因为比赛在晚上,他们要养成这个时间点最清醒的生物钟。

    顾阳纳闷:“你开练习模式干嘛?去打rank啊。韩服的节奏可以当半个训练赛打。”

    顾月霜调整一下时间,对着木桩练:“我真的觉得安妮能用,让我试试。”

    顾阳黑了脸,敲了敲她的头:“别任性了,知道你不服输,但是你先把版本英雄练起来,安妮暂时不能用。等你们能打出成绩来,在季后赛练阵容我都不说你们。”

    许清惊了:“季后赛练阵容?这么阔气啊?”

    周尧:“首先——”

    得进季后赛。

    顾月霜也不执着:“行,给我三分钟试一下技能,马上开始练版本英雄。”

    顾阳知道她比较倔强,也不拦她。

    她向来说一不二,既然她答应了那就真的会练习版本英雄。

    但是顾阳隐隐觉得,顾月霜会在未来某一天掏出安妮技惊四座,打别人一个措手不及。

    林宴秋说:“涛哥去订保暖背心了,可以穿在队服里面,但是如果场馆暖气特别足的话,可能会觉得热。”

    顾月霜笑:“那就只能悄悄去厕所脱衣服了。”

    周尧纳闷:“我们队全是大老爷们,干嘛还跑厕所去脱?直接休息室里脱就行了,又没人看到。”

    顾月霜心说我就是为了保护你们才要去厕所换衣服啊!

    你们这群宅男身材一点都不好,还是别想着色|诱我了哼。

    虽然这么想,但肯定不能这么直白地说。

    顾月霜面带微笑:“休息室里也不少摄像头,你要是不介意因为衣冠不整而罚款的话,我也不介意。”

    周尧:“……我错了。”

    如果只有他们自己的人,挡挡摄像头当场换衣服也没事,但是休息室还有不少官方摄像头,而且每个主场摄像头的位置不一样,的确是去厕所换衣服更方便。

    周尧挠挠头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顾月霜很嫌弃他。

    方步涛叹了口气:“我才是真的惨,一边拍照一边录像,结果输了比赛全都用不上,心痛。”

    顾月霜:“留着吧,以后做纪录片用。”

    方步涛撇撇嘴,不以为然:“没人看,做什么纪录片?”

    顾月霜笃定:“以后会有很多很多人看的。”

    许清问:“你直播合同谈好了没?现在咱们中单开播人气肯定高,全是喷她的,估计弹幕都多到看不过来。”

    顾月霜:“干嘛要喷我?”

    许清纳闷:“你不是住论坛吗?没人搬运吗?”

    周尧:“我还以为你受刺激了练安妮,合着压根没看到啊?”

    这群人又不直说到底怎么回事,顾月霜觉得莫名其妙。

    她默默试完安妮在不同等级下的技能、平a的伤害数值和手感,心里对安妮有了数,退出训练室开始排队rank。

    与此同时,林宴秋把自己的手机递过来给她:“就这个,昨天杨弛发微博内涵你。”

    就一句话,“lpl不欢迎花瓶,玻璃心建议回家找妈,某中单骂我的事我可记着呢。”

    提到杨弛,许清一脸不屑:“嘁,嘴上说着嫌弃饭圈行为,实际上还不是吃饭圈红利,还只敢暗搓搓内涵,引了一群粉丝爆破你,你没开微博,全涌到官博那去了。”

    目前官博归方步涛一个人管,输了比赛他也只能装死,毕竟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哦,涛哥抱歉。”顾月霜趁着排队时间,注册微博,“直接官博艾特我,让他们冤有头债有主冲我来吧。”

    她的第一条微博是个句号,一个字都没有。

    方步涛沉默半晌,说:“你也不用这么有担当……”

    他见过求夸的,没见过主动找骂的。

    而且电竞战队官博本来就是替选手分担火力的,他干不出祸水东引的事。

    顾月霜:“没事,本来就是骂我的,随便他们骂,你要是不想发微博,关注一下我账号就行,会有人摸着过来的。”

    顾月霜以为他们怕自己脾气暴躁忍不住回嘴,又保证说:“安心,我不回复他们的内容……”

    她想了半天想不出合适的说辞,脑子里忽然飘过“仪式感”这个词,于是说:“我就是想有点仪式感,以后每打完一场比赛发个句号,等赛季所有比赛都结束了再回头看自己的当时的风评。”

    许清纳闷地看了眼双c:“你们这种奇奇怪怪的仪式感是怎么回事?”

    顾月霜努力补充:“而且我这人很小气的,不会被罚款的你们放心。”

    方步涛犹豫半天,还是妥协,点了个关注,说:“我去帮你认证。”

    顾及到这群小孩的“仪式感”,他郑重其事地用官博发了条欢迎微博,并写了小作文夸顾月霜。

    顾月霜很勇敢,他不能替她认怂。

    林宴秋也顺手点了关注,说:“微博上的内容看看就行,别忘心里去……算了,看都不用看。”

    “谢谢。”顾月霜笑笑,顺着官博的关注列表点进去挨个关注。

    pog的官博号是新申请的,粉丝少得可怜,但是最新那条微博评论上千,想都不用想,估计全是骂她的。

    她关注完队友,又把手机扔一边,说:“我这几天论坛看得少,有事直接跟我讲就行。”

    上一场比赛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篇章目录下一篇章

↑

首页我的书架阅读记录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