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为什么我会觉得我爱你虐得人受不了,如何用平淡的语气写出虐到让人喘不过气,或让读者感到震撼、震惊的感觉?

为什么我会觉得我爱你虐得人受不了,如何用平淡的语气写出虐到让人喘不过气,或让读者感到震撼、震惊的感觉?

互联网 2020-12-02 11:48:03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1

阿震坐在靠着窗户那一排座位的中间位置,在他的右手边是一个戴着眼镜终日默不作声的大学者,我们称他为学者;坐在他左手边的是一个与他一样终日无所事事的游手好闲之徒,我们姑且称他为游徒;坐在阿震前边的是一个皮肤略黑但却也长得秀气的小姑娘,我们可以叫她秀娘;至于秀娘右手边的那位大概也是个姑娘,名字还没有想好,不过学者应该对他的前桌姑娘不感兴趣,哦,对了,那就叫她前姑吧。至于秀娘左手边,也就是游徒前边的那个姑娘,她叫红霞。

很多纯真的感情发生在学生时代,那是弥足珍贵的一种感情,通常来说在当时的环境之下这样的感情是需要被长辈们所鄙视的,那并不是所谓成熟的感情,是罪恶的,是影响学习耽误前途的万恶之始。如果你在那个时期产生了这种情感并为此付诸实践且你的实践还碰巧被老师和长辈们知道,那下场通常是成为阶级敌人。

或许你想说你只是遵循了人类的发展,另有勇者认为这也只不过是做了那些隐藏在老师们眼皮底下的阶级敌人敢想却不敢做的事,但无论你如何解说通常结果都是百口莫辩,你没有任何的道理。

是的,阿震发生了这样的感情,在一个冬日,大雪纷飞的时节,只因为红霞改换了一个新的发型,露出了她纤长的脖颈,恰巧雪后的下午阳光强烈地穿过玻璃映照在红霞那洁白的脖颈上闪耀着神秘的光芒,于是正在发着呆的阿震被这一幕迷得神魂颠倒,他甚至可以嗅到红霞身上那股夏秋之际独有的香气,可是当时是冬天。从那之后阿震成为了隐藏在老师眼皮底下还未进行实践的阶级敌人,他总是在老师讲课之际偷偷看着红霞的背影,无论是在蓝色的清晨还是在金黄的午后,每次只要偷偷地瞄上一眼都会令他感到心满意足。

有时候看累了就会趴在桌子上幻想着在城北的那座桥上,黄昏的朦胧之中,红霞着一袭红裙,对他回眸一笑。关于爱情的那颗种子从此种下,不可避免的在阿震心灵的荒原上野蛮生长,所依赖的唯一养料也只不过是红霞的背影与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之前就讲过,这样的感情在这种非常的时期是绝对需要被抵制的,而正处在青春年少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却总是不免因一时的情绪而坠入爱河无法自拔,于是在这样强大的冲突之下,暴力的镇压应运而生,运用暴力的条款无情地将许多少男少女寄之以希望的爱情摧毁,破碎了一个又一个梦。但是总有人会在夹缝中求生存,也总有人会改变实践的方式,并且总是会有那些不敢抗拒强权同时也不敢抗拒自己内心自卑脆弱的懦夫选择了那种最为极端最为令对方难以忍受的实践方式。阿震就是如此。

真正刺激到阿震的是学者和秀娘恋爱这件事。一切都好似顺理成章一般,两人从一开始互相交流学习,到后来两人的成绩一同成长,再到后来被老师当众一起表彰,最后悄无声息的牵起了对方的手,这个过程仅仅用了一次月考的周期。每天看着身旁的学者和前面的秀娘打情骂俏,学者的脸上多了过去不曾有过的灿烂笑容,秀娘好像也变得更加漂亮一样,每次看着学者的眼神都像是教室里没到晚间六点到十点期间终年不灭的节能灯。红霞仍旧每天认真的听着课,课余时间也很少走动,只是安静地坐在位子上,在本子上写着什么。阿震也减少了课间出去的次数,只是每次出去都必去商店,每去商店都要买很多的酸奶,至少自己身前一百八十度的人都要照顾到,其实为的也只是不让大家看出他心思,其实每次给红霞的都是最好的。前姑渐渐减少了在教室出现的次数,经常在下课时莫名其妙的跑出教室,和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一起在操场上散步。而游徒并没有什么追求,只不过是在冬天下雪的日子里喜欢坐在位子上看着窗户上的水珠慢慢落到窗棂,默默的混着日子等待毕业。所有的人都没有任何值得挖掘的过去,他们的过往一片苍白,每个人的样貌也无法被我恰到好处的描写到位,我的确无法断定这些人是否在现实中可以找到雏形,毕竟这终归是一个虚构的故事。

是的,在大雪纷飞的季节,一切寄出去的信件最终都会杳无音讯。一个晚自习,阿震把书摞了起来,偷偷地在一张纸条上写着什么,撕了写,写了撕。讲台上班长正坐在那低头写着作业,教室里一片寂静,所有人像是处在一种静态之中,唯有阿震的身体摇摆不定,不断重复写和撕这两个动作。发呆的游徒有些好奇,他悄悄歪了一下头,看向正在课本战壕中阿震,想要看看他在搞什么名堂。一张有些残破的纸条,上面歪歪斜斜三个大字——我爱你。

2

在最美的夕阳之中,泛着红光的河水缓缓流淌,空气中弥漫着未知的花香,鲜红的晚霞披在桥上,阿震正站在桥头,他的影子拉长在身后,红霞就在桥尾,一袭红裙。阿震痴痴的望着红霞的背影,轻风卷起几片落叶飘向远方,桥尾的红霞于此景之中回眸,对望阿震,眼中满含期许与渴望,她渐渐笑了,笑得很美,只是她的模样在阿震的眼中逐渐模糊,就像日薄西山一样逐渐消失无踪。

3

当然,我们知道,“我爱你”这三个字是多么的沉重,其中的含义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无法体会,时至今日我们许多人都无法界定什么才叫爱,而我爱你又是一个怎样的方式,或许没有人能将这三个字解释清楚同样也无法将这三个字的实践方式一一列举,若要一一列举,其难度要远远大于找回被拐卖的儿童。不过,尽管在所有人眼中,一个男孩对一个没怎么交集甚至没有说过几句话的姑娘说出或写出“我爱你”这三个字是一件十分轻浮的事情,但我觉得阿震没有说谎。

那张纸条淹没在层层积雪之下,不知哪一天会被扫雪的学生找到,或者在春天来临之前在融化的雪水之中融解。不过可以看出,红霞对阿震没有一丝的好感,并且阿震这种有失妥当的轻浮做法已经引起了红霞的厌恶。事实上你不知道的是,红霞其实是有男朋友的。那是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小伙子,俊朗英气,在其他的学校读书学习,和红霞有着好几年的感情基础。或许,红霞日渐忧郁的原因是和男朋友产生了矛盾,关系已经处在了破裂的边缘。可是即便如此,阿震凭借那卑微无比的爱也终究无法挤进那破裂的间隙,他只能无助的在原地徘徊,将内心的情感幻化为同等的东西,他开始寻找其他的方法。游徒乐于给他当僚机,所以你经常会在放学后看到这样的画面:秀娘挽着红霞的胳膊,学者紧紧跟在秀娘的身边,阿震悄悄跟在他们的后面,游徒处在他们的中间时刻观望着校园里的探照灯。如此竟持续了一个月之久。然而没有交集仍然使阿震感到痛苦,十几年来他一事无成,学习倒数,身材肥胖,长相丑陋,卫生一塌糊涂,个人生活习惯差到父母嫌弃,除了话少没有游徒那种坏学生的恶习之外,简直一无是处。当然,阿震完全没有恋爱经验,所以他想要找到拉近他和红霞的契机,慢慢地,阿震发现了红霞的爱好——写小说。阿震看网络小说,看过很多,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行,但照猫画老虎,照葫芦画个瓢总归还是可以的,于是在这种虚无缥缈的无形激励之下他开始了自己的文学之旅。那段时间经常会出现老师在上面讲课,下面同学都在认真听课,红霞和阿震却在低着头写着自己的小说,游徒正歪着头看着窗外。通常,老师都会在讲课的时候大吼一声,然后让游徒站起来,同时,那一声大吼会把阿震和红霞吓得一哆嗦。

其实共同的爱好的确起到了一点效益,但收效甚微。阿震可以和红霞搭上话了,只是阿震的小说内容烂到惊世骇俗,其制造快乐的能力不亚于国外领导在国际会议上用皮鞋敲击桌子,转过头却发现皮鞋变成了苞米棒子,阿震小说制造的笑点足以令游徒笑整整一个上午,从此游徒结束了游手好闲的生涯,每天都期待着阿震的连载,毕竟,那逻辑不通的情节奇异的文笔的的确确有引人发笑的巨大威力。

4

可是,一切终究只是暂时的。随着小说风气的散去,阿震又开始重复着给大家买酸奶买零食的行为,一开始大家都欣然接受,慢慢的所有人都看出了阿震的企图,再后来只要阿震一买零食送给旁边的人,他们都会自觉的把零食塞进红霞的桌洞里。而红霞也并没有反抗,阿震逐渐开始沉溺于某些假象之中,他甚至开始相信红霞已经喜欢上了他,他们的关系可以再进一步了。可惜他不知道的是,红霞毕竟还是个善良的女孩,她只是在之后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将那些零食丢进垃圾桶。

终于在一个晚上,一切都变了。在那之前的黄昏,一个陌生的男孩出现在班级门口,自称是红霞的哥哥,所有人都读懂了红霞看到那个男孩之后的表情变化,只有阿震不知道那个男孩是谁。晚上,红霞趴在桌子上,她伤心极了,不停地哭。秀娘和前姑安慰着她,就连游徒和学者都看不过去上前安慰。阿震坐在后面浑身发抖,他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一样从凳子上弹起,冲到教室后面,抄起一根断掉的拖把棍,之后将拖把棍用腿折断,他疯狂地挥舞着两根断掉的木棍,所有同学都被他吓坏了,只见他胡乱挥舞了半天猛地跳到了讲台上,惊恐钟带着笑意地看着红霞,然后红霞仍旧趴在桌子上呜咽。之后阿震去商店买了酸奶,他把酸奶扔到红霞的桌子上,红霞将酸奶扔了回去,他又扔回去,最后红霞打开了窗户,愤怒地将酸奶扔到了楼下,之后瞪着阿震,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冷漠。阿震呆住了,过了很久,他站起身来,打开窗户。外面飘着雪花,楼下的地上,破掉的酸奶袋子里流出的酸奶把水泥地染上了一片白色。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