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为天泪第二章第一节,某可能的超电磁炮2

为天泪第二章第一节,某可能的超电磁炮2

互联网 2020-11-24 23:25:17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二章    不会闲下来的日常

第一节:卷入

 

阴雨绵绵,乌云压天。

大雨已霸道地占据了夜空一整个晚上,凌晨开始才渐渐有放过这座城市的意思。

「呐,黑子...」 美琴费力地睁开半只眼,轻启语气。

「现在几点了?」眯着的眼睛蹵起了眉头,她困倦到连睫毛都无法好好分开。

「姐姐大人真是的,竟然能一口气睡到这个时候!都快9点了哦!」黑子看了一眼显示着10月9日的长条手机,一边梳着永远也梳不直的头发一边笑着回答。(真是的,难道是有什么无聊的能力者对我的头发做了什么吗?每天都要多花时间做这种事...就算是天然卷也要有个限度吧!)

「啊,已经到这个时候了么.....」美琴又阖上了关系很好的眼帘,慵懒地卷起薄被翻了个身。如果可以,她真想就这么睡上一整天。

「姐姐大人,您难道忘了吗,今天可不是无所事事就可以敷衍过去的哦!」

「...嗯?我可不记得今天有什么...安...」“排”字还没出口,美琴已经连抬起舌头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懒得做了。看来阴雨天早晨的瞌睡是不论什么等级的能力者都敌不过的。不过话虽如此,睡到这个时候还如此困乏的姐姐大人,是黑子很少见到的。

看着话说了一半就又要睡着的可爱姐姐大人,对于黑子来说头发什么的就让它弯个够好了!

随手把梳子扔飞,她快速穿戴整齐后扭扭捏捏地蹭坐到美琴的床沿上,头深深低了下去,刚刚没梳理好的头发也顺藤摸瓜地黏到了快要睡着的美琴的脸颊上:

「姐姐大人~~今天不是说好了要陪初春她们去,逛~街~的~吗~?」感觉到黑子的声音和气流直接从耳根被送入,腻到发痒的美琴全身的电流仿佛突然开始乱窜,立毛肌全部颤栗了起来:

「你就不能用普通的方法提醒我吗??!!」

 

嘭——!!!!!!!

 

「啊,姐姐大人清晨对黑子的爱之鞭挞真是太舒服了!!啊~~~」「我叫你再说!!!!!!!」

 

!#¥%……&*》..................

 

「大早上的给我安静点!!!!!」

「对、对不起!!舍监大人!!」整齐到重叠的声音。在跟舍监赔礼道歉时,不管俩人之前的对战有多激烈,都会瞬间统一切换成乖巧模式求放过,默契程度可见一斑。可是如果不惩罚一下某个人的话——比如把脖子顺时针扭个180度什么的,就太便宜她了。哦,当然也不介意是逆时针,于是...

-----啪咔!!!   

「黑子!!!!!!!!!!」

 

 

第七学区商店街。

「是不是来得稍微有点早呢?」「都是佐天桑啦,那么着急!害、害得人家也要跟着跑...」被佐天泪子不由分说地拉着强行横穿了大半个街区,一向以脑力代替体力工作的初春饰利累得心脏要吐出来。奇怪的是头上的花环居然还没有她本人的表情凌乱,不知道怎么保持的。「呵呵,因为我怕迟到嘛~」「为了弥补一下,就特别让初春看看我今天的颜色怎么样?~」佐天愉快地冲着初春做了一个掀自己裙角的动作。「....不用了....佐天桑真是的!」脸红到耳根去,带着花饰的少女鼓起小嘴别扭地将头转过45度。「嘿嘿...不要那么害羞嘛~...唉?那不是御坂学姐她们吗?」休息时也要穿校服出门的常盘台大小姐们总是在人群里容易被认出来。「嗯,真的呢!」「御坂学姐!白井同学!」两个人开心地打招呼。

「真是抱歉,我们来晚了!」

「唉,都是姐姐大人把天气拿来当借口结果睡过头了啦~不过懒床的姐姐大人太可爱了!!」「不要说出来啊!!还嫌被收拾得不够吗?!是谁的变态行为把舍监招过来的!!」

「呵呵,一如既往呢~~」(御坂学姐果然好可爱。)佐天和初春的嘴偷偷珉成了“V”字形。美琴和黑子的家庭闹剧她们早就习以为常,却总也看不够。

「好啦,我们先去喝点东西吧!」

进店后发现窗上起了一层雾气,似乎室内外温差比感觉上差得大些。

原来外面天又阴阴沉沉地下起不小的雨来。

果然依赖久了那个精确到秒的热气球来预报天气,等它的计算正体突然被龙王的吐槽给轰掉了以后会让人们都非常的不适应。大街上慢慢出现了一片片伞花连成的纷乱图案。

「幸好我和姐姐大人都带了伞。佐天和初春你们呢?」

「啊呀...被佐天桑拉出门太急了就忘记了...」

「我也没带,以为不会再下这么大的...」

「没事,逛完街大概就会停吧。如果到时候还下的话,我的伞借给你们。」美琴扭头看了一下自己和黑子靠在一起的两把雨伞,俩人共撑一把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当然如果黑子敢趁机搞小动作,就把她连人带伞一起轰到南极去和企鹅作伴。

「请问四位需要点些什么?」

「请给我来一杯小号的咖啡牛奶。」「我要一杯草莓关东煮。」「那我就来一杯草莓的冰茶吧。」

「我也要一杯和姐姐大人一样的~~草~莓~冰~茶~」

「黑子你有零.....唔......」

话说了一半断在嘴边,美琴突然抓住右臂上沿,眉头微蹙。

「姐姐大人....难不成是,又发作了?」黑子语气中的担心可以拧出血来,她的表情一下子从变态没有过渡地变成紧张。「嗯,没事的。已经习惯很多了,只是偶尔阴天下雨的时候会稍微有一点感觉...这好像是那之后下得最长的一场雨了吧...」话是这样说,其实今早所谓的懒床亦是如此。事实上,因为右臂截处在阴雨天还会隐隐作痛的缘故,美琴昨晚并没有怎么在睡眠中度过。被这不间断的疼痛折磨了一宿,只在天蒙蒙亮时趁雨势有所收缓才迷迷糊糊昏睡过去。因为天很灰的关系,大家才没有注意到美琴眼下那隐隐约约的黑眼圈和眼底浅浅的血丝。

「......」佐天和初春面露担心地互视一眼,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事情已经过了一个多月,这期间美琴也从没跟朋友抱怨过伤情,但那始终不是闹着玩的小伤。有种说法叫“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美琴负的伤是仅差一点点就丢掉性命的程度。

 

她们仍清晰地记得那时候去医院探望时,美琴浑身是插管地躺在重症看护室病床上的苍白样子。就算其它地方的伤势可以慢慢接近痊愈,右臂也不会那么快就复原,更重要的是无法保证一定不会留下后遗症。

「呵呵,真的没事的!青蛙医生也说了,再过一段时间就会彻底适应了。」美琴最不能看的就是朋友为她担心的样子,自己又因为情商问题而不善言辞,只好装出大大咧咧的样子使劲扭了扭自己的右臂。

「四位的饮料,请慢用。」

「唉,既然姐姐大人都说没问题了我们就不要担心了!」黑子含了一小口冰冰的饮料在嘴里,试图改变自己的表情。虽然心疼的不得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打起了圆场。毕竟她最懂美琴的心思,她能做到的,也只有不让美琴过多的操心。

 

青蛙造型的手机在裙兜里开始震动起来,还发出“呱呱”的奇妙响声。美琴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完全陌生。

会是谁呢?

「你好,这里是御坂。」「御坂君啊,我是你的主治医生。」电话那头传来青蛙医生稳重的声音。

「啊,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立马改用了敬语,美琴下意识拉了一下腰板。「嗯,我刚刚偶然得知关于你身体的一部分秘密资料可能还在一处叫‘水穗机构病理解析研究所’的地方,那里虽然8月19日因为不明原因受到了袭击而废弃了,却似乎保存有一份相当重要的电子文件。」

「有空的话能帮我去取一下吗?可能对你的妹妹们也有帮助,应该记载了一些可以用来改善妹妹们身体结构的资料。」「‘水穗机构病理解析研究所’是吗?没问题,我这就去取。」一听说跟妹妹有关系她一秒也等不了。美琴回想起来那个是曾经被自己捣毁过的诸多研究所之一,因为遭到意外的强力狙击而没有确定是否资料完全销毁。这样看来当时没有检查真是太好了。

「嗯,那就麻烦你了,小心点。」青蛙医生嘱咐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姐姐大人什么事?」看美琴表情有些微妙的样子,黑子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姐姐大人说话的态度那么客气,对方应该不是那只类人猿先生吧。如果是,宰了他。)「哦,稍微有一点小事吧!我去个地方取些资料送到医院就回来。离得不是很远,下午我们还可以接着一起逛街!」「让黑子陪您吧?」「不用啦!你留在这陪初春桑和佐天桑吧,我又不是去什么危险的地方,只是个废弃的研究所而已!」

「真是不好意思临时有事,等我回来了给你们打电话!」

「御坂学姐快点哦,我们在sevenmist等你~」

 

四人聚会所在的第七学区本就是学园都市的中心地带,美琴乘车很快就来到目的地前:一栋体积很大却残破不堪的建筑物。

「就是这里了吧?好,赶紧找到然后回去吧!」

做出了速战速决的宣言。

不过没找多久,严重缺乏耐心的她就没了开始那一鼓作气的劲头。

「真是,都废弃了还这么不省心!怎么会这么大啊??!!」当初来这里完全被追着跑也没顾得上记住里面的地形,更何况这地方现在已经因为那天的战斗而面目全非。美琴在研究所里无谓地转了好久,却始终没有找到什么关键的东西,而且这里因为废弃的原因也没有照明,昏暗的环境让眼睛很不舒服。

「好吧,本来没想到会用上的...幸亏带PDA出来了....」时间浪费得太多了,美琴还急着回去和黑子她们汇合呢。她摸黑找到了一个感觉上还可以勉勉强强工作的电源插口,进行了能力演算。

 

——咔咔咔.....

 

一瞬间整个试验场还苟延残喘着的电器设备都开始了工作,她集中精神顺着电路网络找到了某处耗电量比较异常的地方。

「应该就是那里吧?」

刚才注入的电量似乎激活了研究所内某处电容器,看来这些设备还是可以再持续工作一定时间的。美琴把手移开后,建筑物里的应急灯依然在正常照明。

「方便多了。」

似乎很满意这样明亮的环境,美琴双手抱胸点了点头。就算有雷达一样的体质,她还是喜欢呆在有光的地方作业。

摆脱了无头苍蝇的状态,效率立刻就来了。

「找到了,果然在这里!」美琴用PDA快速浏览了一眼晶片里的资料,小心翼翼地将它保存好。

「那么,快点去医院吧~!」可准备离开的美琴动作顿了一下。

(等等...好像有人!)

 

 

「救、救命啊!!不管是谁来都好,总之快点出现啊!!救命!!」一个像是被威胁到生命一般颤抖又尖锐的声音突然从走廊传来,美琴下意识地追了出去。

「你,你不是....那个...?」虽然只正式地见过两次,但第一次与眼前这个角色相糟遇的场景历历在目。美琴的黑名单里仅有寥寥几人而已,眼前这个突兀出现在她面前的就是其中一个。但是对方一改元气满满的自大形象而变的十分狼狈:那一头引以为傲的蓬松金发已经因为没命似的疯跑而凌乱不堪,双腿也因为过度奔跑而出现了抽筋的迹象。虽然是高中生却还是小学生模样的她可怜地抬着头,双手像抓到救命稻草般牢牢抓住美琴的左臂不放。

「你不是上次那个超能力者吗??!!我说刚才怎么灯一下都亮了!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个炸弹萝莉芙兰达看起来惊讶程度并不比美琴的少。「.....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在这遇到你这样的能力者太好了,救救我吧!!!」

「哈??!!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呵!真是巧啊!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大名鼎鼎的第三位啊?!」

极度暴躁又狂妄的声音从更后面响起来,美琴心中有一种极不协调的预感。

(不会吧...难道是在这要被卷进什么奇怪的麻烦中了吗??)

她极不情愿地缓慢回过头,果然是那个曾经让自己陷入苦战的好像是lv5排名第四位的“阿姨”,是美琴黑名单里排名更靠前的人物。

(天呐....)在看到那张扭曲到吓人的脸时,美琴的好心情瞬间跌落至谷底。虽然远不及一方通行所带来的压倒性窒息感,这个第四位也绝不是美琴想在这里遇上的剧情。这个人的难缠程度某种方面媲美食蜂操祈,自己只是来取个东西的,这都是什么莫名其妙的情况。

 

万万没想到又在这里遇上这两个冤家,考虑到之前自己被她们“照顾有加”,美琴不得不做出了防御的准备姿势。「哼!你要是想找死等我杀了她再说!现在给我滚远点等着!!」

麦野似乎并没有把眼前突然出现的Lv5等级的意外因素放在眼里,她的注意力完全在芙兰达身上,极度缩小的瞳孔昭示着她危险的气息,若是旁人一定看一眼就会被吓到瘫坐在地。

可是美琴听后自然没有乖乖地按照麦野的话躲到一旁去,而是低着头继续拦路挡在芙兰达和麦野的中间。茶色的刘海恰好遮住了眼睛,让人难以看到她的表情。

「你的意思是要插手我们item内部的事?!」瞳孔似乎缩的更吓人了,麦野咄咄逼人地走上前去,浑身升腾起巨大杀意。

「别说笑了!!不自量力也要有个限度!!」麦野显然已经没心情警告美琴了,她狂怒地朝眼中钉——因为应用领域异常的广泛而排位在自己前面的“超电磁炮”大吼。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我啊,对你们所谓‘内部的事’没有一点兴趣,跟这个家伙的关系更加没有好到要救她的地步。过去被她非常过分地对待过暂且不说,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叫不上。」

美琴顿了顿,郑重地抬起头露出了好看的茶色眸子:

「只是,我绝不允许别人在我面前随随便便把‘杀人’这个词说出来罢了!」绝不服输的眼神带上坚定的气势,美琴毫不示弱地回敬麦野。「好,哈哈哈,说的太好了!!」麦野似乎被美琴的话点燃了兴致,兴奋地大笑起来。

「上次被你侥幸逃脱,这次要怨就怨你自己那爱管闲事的个性吧!!」「唉,真是的....不管哪个人都要这样轻视生命吗?难怪那些无能力者要那么厌恶超能力者了!」

(这样看来,那个食蜂操祈还算是比较正常的家伙,起码没有跟遇到的其他两个超能力者一样成天没事就把“杀人”挂在嘴边并且会真的付出行动的。)美琴在心理嘀咕着,接着又连连摇头:(不不不,有这样想法的我怕是也不正常了,居然会认为食蜂操祈是正常人...)「无聊的废话给我少说,臭小鬼那么想死就接招吧!!」

「那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想死的念头有那一次就够了,今天我可没那个打算,还要陪朋友逛街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