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主仆的暧昧,第526章 第526章 主仆情缘

主仆的暧昧,第526章 第526章 主仆情缘

互联网 2020-12-05 16:52:2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小÷说◎网 】,♂小÷说◎网 】,

丁长林努力让自己镇定着,极快地发动了车辆,以此来掩视自己的不安份。

好在祁珊冰拍了两下后,就缩回了手,说了一句:“晚上的宴会,少说多听。”

“好的,祁姐。”丁长林总想静了下来,只要祁珊冰谈正经事,他就不会那般手脚无措的。

因为是新车,丁长林开得很慢,如同小时候穿着新鞋子走路一般,挑最干净的地方走着,生怕弄脏了鞋子,现在的丁长林是生怕别人的车擦着他的车,或者碰着他的车了。

“你开这么慢干嘛?”祁珊冰奇怪地问了一句,上次丁长林车开车可不是这样的。

丁长林不好意思地一笑说道:“我怕别的车擦着这车了,这么豪华的车,我真是第一次开。”

祁珊冰一听,就如一个老人看着天真可爱的小孩子一样,又好玩又好笑。

“你啊,你啊,擦了,撞了多大一件事啊,开快点,窝牛似的。将来把货运机场做成功后,我送你一驾私人直升机吧。”祁珊冰一脸无所谓地说着,这话说得丁长林又不敢接话了。

将来,这个词好遥远啊,丁长林夹在祁珊冰,姜美丽还有翁怡珊之间,三个女人最终如何对他,丁长林一无所知的。

“祁姐,恐怕等货运机场做成功后,你已经不认得我是谁了。”丁长林故意说了一句。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是不是姜美丽对你说了什么?”祁珊冰敏感地问着。

女人的直觉就是厉害,丁长林本来不知道如何提姜美丽,而且也决定至少现在不提,好好应对今天的宴会,好好观察郭江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她肯定会找我谈话,大致意思就是不让我去反贪局工作,她的想法和你完全不同。”丁长林尽量淡然地说着,生怕激起祁珊冰的反感。

“她懂个屁啊,一天到晚就知道扒门款,在自家门口斗狠,你让她走出中国试试,立马怂成一个傻逼。不是我瞧不起她,这帮二代蛀虫们,有多少是靠自己的真本领坐上如此的位置?还不如郭江艳呢,至少人家是靠着自己考上了名牌大学,有一帮学院派的狐朋狗友,她姜美丽除了把秦方泽当个宝贝外,她还有几个铁杆姐妹守着她的呢?”祁珊冰真是见不得提到姜美丽,一提,她的火全冒出来了。

丁长林一听祁珊冰如此说话,只好顺着她说道:“是的,祁姐,我也感觉到了你说的这些问题,只是老板他和姜书记毕竟是这么多年的夫妻,已经成了亲人,左手摸右手的关系了,你就消消气吧。”

“你都要去反贪局,秦方泽还是你什么老板啊,而且你就算不跟着我出去,将来也会超过秦方泽的。”祁珊冰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郭江艳要是知道我去反贪局,第一个会跳出来反对的,而且她,赵亚德还有谭修平可都是一个院校出来的校友,这事拿到常委会上,支持我的人没几个的,所以,祁姐,你今晚可不要当着郭江艳的面提这件事。”丁长林不得不叮嘱着祁珊冰说着。

“你姐我是什么人啊,我既然觉得反贪局最适合你,当然会逼着郭江艳帮你的,所以让你今天少说多听,无论她们几个女人如何开我和你的玩笑,你都表现得亲热一点,大方一点,不要扭扭捏捏的。”祁珊冰反过来叮嘱丁长林。

丁长林一惊,但是既然祁珊冰如此说,他笑了笑说道:“我听祁姐的。”

“这样就对了,小东西。”祁珊冰竟然如此叫了丁长林一句,这一个小东西叫得好肉麻啊,丁长林哭笑不得,想想今晚的宴会上,祁珊冰极有可能也会这么叫他的。

丁长林不敢多说什么,把车子尽量开快了许多,果然,这车一进洪玉的紫薇阁,洪玉老远就迎了上来,一看丁长林和祁珊冰从车上走了下来,愣了一下,马上笑着迎上祁珊冰说道:“珊冰,新提的车?”

“是啊,怎么样?长林倒是开得极顺手,说手感棒极了。”祁珊冰的目光满是暧昧地瞧向了丁长林。

洪玉似笑非笑地也看了丁长林一眼,丁长林尴尬到了极点,可是祁珊冰在车上叮嘱过他,他只好冲着洪玉一笑,说了一句:“豪车就是开着舒服。”

洪玉却笑了起来,冒了一句:“豪妹也用得舒服吧。”

“瞧你这张嘴,还是和过去一样不饶人。这话你可说错了,应该是----”祁珊冰贴着洪玉的耳根说着后面的话,但是丁长林就算不听,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而且与他有关。

果然,两个女人咬完耳根子后,哈哈大笑起来。

丁长林只得借故抽烟,想离这两个女人远一点时,不远处传来郭江艳的声音:“你们两个姐姐笑什么,笑得这么痛快啊,说出来,分享分享。”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丁长林不好再走,而且掏烟的手自动停了下来,目光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一身纯白长裙的郭江艳飘然而出,很有些仙气,如果不是听到了郭江艳的声音,丁长林还真以为来了一个仙女,反而是郭江艳身后的欧阳兰,穿的却是一身黑色小西装制服,一身精干的样子,看上去更象个职场丽人,这一对主仆本末倒置的装束,让丁长林怔住了,这一对又在玩什么?

还别说,这一对主仆的衣着还真是花样百出,难怪祁珊冰说郭江艳羡慕她的钱多。

丁长林正想着,洪玉的声音响了起来,指着埃尔法给郭江艳说道:“江艳妹妹,你看,咱们的冰美人出手就是大方,我们这帮做姐妹的处了这么久,可都不及人家的一个小弟弟啊,一晚上就让冰美人舒服成这样。”说着,洪玉不怀好意思地乱笑。

丁长林本来没往深处想,一见洪玉笑成这样,立马猜到刚才祁珊冰一定说的就是与那根山柱子有关的事情。

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三个熟得不能再熟的女人,顿时,让丁长林的脸涨得通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