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私募教父、地产大佬、马云房东,如今却成阶下囚,他的浮沉仅因情怀?_刀尖上的艺术家之马万荣

时间:2021年06月19日 16:51:35

|作者:隋唐

|编审:苏睿

3月16日,震惊金融圈的上海证大集团非法吸储案有了新进展,国内私募圈教父级人物戴志康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至此,该起震惊全国金融圈的互联网非法集资案的善后工作取得重要进展。有消息称,本次证大集团非法集资涉案金额或超100亿元。而且因为涉嫌的非法集资数额巨大,资金出借人又多为不到10万块的小额借贷,后续涉案赃款退款工作将十分复杂。

戴志康这个名字背后的过往过于辉煌,虽已尘埃落地,但还是有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是马云的“房东”、喜马拉雅FM天使投资人、上世纪90年代A股市场的传奇、地产圈最浪漫的文艺青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的常客……如今这位传奇的称号清单里恐怕又要多一个――阶下囚。

其实去年9月自首之后,戴志康的结局就只差一纸通告。可能这个人生中历经大起大落的“老玩家”已经看淡了结局,但旁观者还是不得不唏嘘。

富贵险中求

与如今锒铛入狱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当初的戴志康是“草根逆袭”的典型。当年只有一身孤胆的他是证券市场里“刀尖上的舞者”,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富贵险中求”。

江苏海门,是一个濒江临海的千年古县。1964年6月,戴志康便出生在这里。他家里几代贫农,小时候经常吃不饱,商业启蒙也是那时跟着家人挖地瓜到市场贩卖得到的。

“我是农民的儿子,从小书读得就少,15岁时才读了人生中的第一本小说,可怜吧。”戴志康2010年在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自嘲说,唐诗三百首,他到现在都还背不出五首。

不过,自嘲“读书少”的他却是不折不扣的学霸。

1981年,戴志康考入了中国人民大学,主修国际金融;1985年又考上了有中国“金融黄埔军校”之称的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现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

毕业之后,他进入了中信银行行长办公室任秘书。这在当时不光是一个“铁饭碗”,还是一个“值钱的铁饭碗”。可工作还不到一年,他就辞了职。

那是1988年创业风潮吹遍了大江南北。摩拳擦掌的青年中就有戴志康的身影。那年24岁的他创立了国际金融公司,作为热血小青年,欲与天公试比高。

可惜公司半年内一笔生意都没有,黄了。

然而命运的魅力就在于,你不知道哪块云彩会下雨。1989年,戴志康的一位很有实力的老同学出任人民银行海南分行行长,兼任海南证券公司董事长及CEO。此人力邀戴志康二度南下,出任海南证券办公室主任。

贵人提携之下,戴志康的职场生涯顺风顺水。1992年,他受命成立中国第一家公募基金,并出任富岛基金总经理。凭借其在股票和地产上天才般的运作,富岛基金第一笔投资基金就募集到了6000万元。同年9月,他又以300万元创立了上海证大资产管理公司,从事金融投资。

这一年,他才28岁,已在金融界声名鹊起。谁都没想到,后面等着他的却是一个重大打击。

1993年,A股迎来大崩盘,手握6000万资金的戴志康“一夜回到解放前”――这笔钱打了水漂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

从此之后,他闭关了很长一段时间,每日隐居读书。很快,又一次机会来临。凭借这个机会,他终于一步登天。

1995年,上海滩爆发“327国债事件”震动全球。2月23日下午4点22分,距上交所“国债期货交易专场”收市只剩下不到8分钟之时,涨势涛涛的“327”国债期货突然遭遇到了约合2000亿元的天价卖盘,还没有等任何人反应过来,“327”的价格就从151.3元被硬砸到了147.5元收盘,原来在劫难逃的“大空头”万国证券一下子翻身狂赚了42亿。

但是到了晚上10点,上交所宣布,1995年2月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交易是异常的、无效的。这场“闹剧”的导演、万国证券创始人管金生获刑17年。

不过在这场“命运轮盘赌”中,戴志康压对了注。后来,他每每回忆此事都津津乐道:“那时候管金生做空头(不看好优质股票,抛售),我们做多头(认为股票被低估,买入),管金生一家输了几十个亿,培养了估计几百个几千个百万富翁。”

不能确定当时戴志康在“327”国债上赚了多少钱,但从那之后,他的手笔大了。

2000年,戴志康认为股市已经接近疯狂。他开始逐渐变现筹码。众所周知,一年之后,A股见顶走熊,而且一熊就是4年。

在抽身股市之时,他早已开始布局房地产。要知道,那个时候,中国的房地产还处于起步阶段。

在地产圈玩情怀

戴志康的偶像是清末的实业家张謇。这个一腔热血“实业救国”的前辈有着自己的格局与情怀,戴志康亦想在角逐商海中保有一份情怀。

早在1992年,戴志康那6000万还没打水漂的时候,他就用该基金在杭州西郊圈下了260多亩地,开发的项目如今世人皆知――湖畔花园。

1998年,国家推出住房制度改革,杭州房地产市场迅速升温,戴志康赚得盆满钵满。巧合的是,当年一个叫马云的同龄人在这里租了几间办公室,创办了一个叫阿里巴巴的企业。

很多年之后,马云出钱买下了湖畔花园,成了戴志康的座上宾,但这些都是后话。当初在杭州房地产尝到甜头的戴志康将眼光又瞄向了上海。

2005年,位于上海浦东的九间堂别墅开盘,将戴志康个人的文艺情怀表现得淋漓尽致,并一举轰动中国地产圈。

这个融汇了他个人审美的项目以白色高墙为建筑元素,融入了不俗的艺术气息,开创中式别墅之先河,至今仍是顶级中式豪宅的代表。无数中国富豪都以拥有一栋九间堂别墅为荣。

2007年,戴志康凭借百亿身家登上了胡润百富榜第65位。这一年,他标志性的商业地产项目喜马拉雅开土动工。

这个项目融入了酒店、美术馆、舞台和商场,由日本知名建筑师操刀,设计理念非常超前,即使今天看来也十分震撼。

・喜马拉雅中心

但是这份震撼背后并不是没有代价。起初,戴志康认为投入10多亿元足够,而当日本建筑行业泰斗矶崎新递来一份高达25亿元的建筑预算时,他毅然决定埋单。

毫无疑问,喜马拉雅中心在文化上是成功的,但文化上的成功并没有带来商业上的回报。

或许是因为情怀,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经营考量,他决定喜马拉雅中心“只租不卖”。耗去他30亿资金的这栋大厦,需要运营10多年才能收回所有成本。

这是一个巨大的失误,也是第一张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为了弥补这次失误,戴志康不得不采取一个更加疯狂的办法。

2010年,戴志康以92.2亿元的价格拍下了上海地王“外滩8-1”地块,试图打造三个喜马拉雅中心,并“一把赚回三个喜马拉雅中心”。

但事与愿违。因为被喜马拉雅中心牵制了现金流,这时,戴志康的证大公司账上只有5亿,二期46亿土地款眼看到期了却没钱支付,最后项目不得不割让给复星的郭广昌。

这两次地产项目的失误让戴志康和证大元气大伤。2014年,证大集团已深陷文化地产困局,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机。

2015年,戴志康宣布退出地产行业。就此,他又完美错过了中国地产飞速发展的2016到2018年,不得不说这又是一次重大的决策失误。

一名接近戴志康的金融人士对媒体感慨道:“商业的归商业,情怀的归情怀,在商应该言商。戴的失败主要在于眼光跟不上时代的变化。”

重返金融圈,最终一地鸡毛

退出房地产之后,戴志康选择全身心回到老本行金融业,只是这次他瞄准的是尚未迎来风口的P2P。

这一次,他超前的眼光曾又一次给他带来曙光。但可惜的是,曙光最终没有普照大地,反而带来了一地鸡毛。

戴志康此前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证大是一个复合型的投资公司,虽然以前给大家感觉是一个地产公司,实际上地产只是我们虚晃一枪,我们真正是一个创新投资公司。证大起步就是做资本市场投资,我是学金融的,是从金融这个领域开始创业,所以现在又回归做了金融、互联网投资。”

证大集团在金融板块的再度发力始于2010年,当时,其在深圳、海门两地先后成立了深圳市证大速贷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海门市证大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后又在2011年和2013年分别成立了证大财富及证大金服。

彼时,网贷行业发展一片大好,戴志康决定继续扩充P2P版图,于2014年成立P2P平台捞财宝。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P2P行业在前几年迎来“大暴雷”,已经将网贷作为主营业务的证大深陷泥沼。

2017年5月2日,证大e贷发布停止运营公告;2019年8月,证大旗下上海证大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又向全体员工发邮件,宣布“即日起公司暂停所有贷款新增业务,保留正常的贷款催收,并决定提前终止公司总部及下属全部分公司人员劳动合同”,也就是遣散大部分员工……

更加令人唏嘘的是,从此次警方通报来看,戴志康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线上的捞财宝及线下的证大财富。而这两家公司成立的时间,均是证大集团深陷文化地产困局资金流吃紧之际。在这样的背景下,证大很难保证资金不被挪用,而这也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戴志康曾在采访中表示,“从法律上来说,P2P要规避非法集资的风险”。然而,他却并未做到这一点。

2019年,戴志康向警方投案自首,并承认在经营过程中违法设立资金池等问题……后来的故事,正是本文开篇所述。

在知晓戴志康投案自首后,一名金融行业从业者写下了这样一段话:

“任何踏上创业之路的勇者,都有一段感人的情怀,但也充满魅惑和贪婪。资本是贪婪的兽,骑兽起舞谈论理想,实在是高于诸葛之空城弹曲。没有自我约束和规范,危已。”

王奎荣

https://wapbaike.baidu.com/item/王奎荣/601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