躁郁之心 (豆瓣)_初心城邦阅读花园

时间:2021年04月14日 16:18:33

>> 就像雨果曾经写到的那样:“坦率地说,我在很多时候都显得非常快乐、心情舒畅,在众人面前侃侃而谈,好像上帝也能体会到我身体内的欢愉。但我的灵魂却保持着死亡般的沉睡,几千处心灵的伤口不断涌出鲜血。”

>> 每个人都会以不同的方式陷入疯狂。作为一名气象学家的女儿,在那些充满了瑰丽幻觉的夏日里,我经常飘浮在云端,在大气圈外层翱翔,一次又一次穿过云层,越过繁星,穿过布满冰雪的极地。时至今日,我仍然能够从心灵中看到耀眼的光影分裂、转移,看到变化多端、鲜明动人的色彩闪动在数英里长的光圈表面

>> 我之所以持续抵制锂盐,心理方面的因素远比不良反应重要。我只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真的需要服药。我曾对自己高涨的情绪痴迷成瘾,深深依赖它所带来的张力、欣快和自信,以及它引发他人高涨情绪的感染力。赌徒们愿意牺牲一切来换取赌赢时的狂喜;可卡因成瘾者甘愿冒着失去家庭、事业乃至生命的代价,来换取短暂的高亢能量和情绪。而我和他们一样,发现轻躁狂的状态是如此让人沉醉,且能萌发创造力。我无法放弃它们。

>> 我们每个人都带着属于自己的枷锁艰难前行

>> 驾驭野兽最好的方法,就是让它面向阳光。

>> 再多的爱也无法治疗疯狂,或者点亮一个人阴暗的情绪。爱,确实可以帮助我们,让痛苦变得可以忍受,但是通常,我们还是不得不依赖药物,无论这种药物能否发挥作用,也不论它所带来的不良反应能否忍受。从另一方面来说,疯狂确实可以,而且经常用它带来的不信任,极度悲观、不满、躁动的行为,特别是野蛮的情绪来扼杀爱情

>> 我完全同意诗人艾略特传教士式的信念,即凡事都有定时,建造亦有定时,而“风吹破松散的窗玻璃也有其时”。因此,虽然我仍然在很大程度上受制于精力、创意和热情的起伏,但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在这种如潮汐般的波动中游刃有余。

>> 正如美国小说家梅尔维尔所说:“星光下,是一个怪物翱翔的宇宙。”但是,随着时光流转,一个人见过太多怪物之后,就不会再为未来可能遇到的东西惶恐不安了。

>> 我们每个人都在建造内心的防洪堤,试图借此来抵挡生命中的悲哀以及头脑中压倒性的力量。而不论我们用何种方式来实现这种抵抗——通过爱、工作、家庭、信仰、朋友、否定、酒精、毒品还是药物,我们都需要终其一生,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筑起这道防洪堤。这其中最困难的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些防洪堤建造得高大坚固,使之成为一个真正的港口,一个可以远离痛苦折磨的避难所,同时也可以让新鲜的海水自由流入,避免水质过咸。对于拥有像我一样的思维和情绪的人来说,药物是这堵墙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因素,没有它,我根本无法经受住心灵海水的不断冲击,毫无疑问地将走向疯狂和死亡。

>> 每当死亡的阴影掠过我的头脑和心灵,爱都会重新创造出希望并重建生命。爱情的极致使得与生俱来的悲哀更容易忍受,也使生命之美得以充分显现。是爱,为我在阴郁的季节和肃杀的天气中,带来御寒的斗篷和照亮前方的灯火。

推荐回应  2020-10-29 1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