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原版西游记很恐怖吗,原版西游记到底有多恐怖?

原版西游记很恐怖吗,原版西游记到底有多恐怖?

互联网 2020-10-26 18:43:19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根本没多恐怖,因为小说和影视剧有个本质区别,就是小说是看不见的。风流穴可能和一个泳装美女给人的刺激差不多,打成肉饼不会比一个满头是血的人让人更害怕。很多人抓住一两个细节在这里抠出西游记色情恐怖,其实根本一生没看过几本书。

不说封神水浒了,这些也有人炒作恐怖,

来看看这些,

”阿珂道:“我不看。”嘴里这样说,还是好奇心起,慢慢走近,低眼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尖声叫了出来,只见两名喇嘛脸上肌肉、鼻子、嘴唇都已烂去,只剩下满脸白骨,四个窟窿,但头发、耳朵和项颈以下的肌肉却尚未烂去。世上自有生人以来,只怕从未有过如此两张可怖的脸孔。

见一对断脚穿着一双鲜艳的红鞋,甚是可怖。随即明白:柳燕的尸身被化尸粉化去时,床前面地下不平,尸身化成的黄水流向床底,留下两只脚没化去。他转过身来,待要将两只断脚踢入黄水入中,

鹿鼎记,恐怖不恐怖?

一名蒙古武士用长矛 挑破婴儿肚皮,高举半空为戏,那婴儿尚未死绝,兀自惨叫,心想:「我此刻刺杀郭靖 ,原是举手之事。但他一死,襄阳难守,这城中成千成万婴儿,岂非尽被蒙古兵卒残杀 为乐?我为了报一己之仇,却害了无数百姓姓命,岂非大大不该?」

小龙女出得城来,只见两名军士血肉模糊的死在城墙角下,另有一匹战马也摔得腿 断头裂,

陆立鼎头骨已碎,可是尚有一件心事未了,

神雕侠侣恐怖不恐怖?

南海鳄神头也不回,左手反手伸出,已抓住那使剑汉子的胸口,身向左侧,右手五根手指掀住他头盖,左手右转,吉手左转,双手交叉一扭,喀喇一声,将那汉子的脖子扭断了。那人脸朝背心,一颗脑袋软软垂将下来。他右手已将长剑拔出了一半,出手也算极快,但剑未出鞘,便已身死。

“不料那少妇却全然不会武功,有人一剑便斩断她一条手臂,她怀抱着的婴儿便跌下地来,跟着另一人一刀砍去了她半边脑袋。那辽人武功虽强,但被七八位高手刀剑齐施的缠住了,如何分得出手来相救妻儿?

赵钱孙摇头道:“这种丑事虽然说来有愧,却也不必相瞒,我不是受了伤,乃是吓得晕了过去。我见那辽人抓住杜二哥的两条腿,往两边一撕,将他身子撕成两半,五脏六腑都流了出来。我突觉自己的心不跳了,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不错,我是个胆小鬼,见到别人杀人,竟曾吓得晕了过去。”

天龙八部,恐怖不恐怖。

什么,金庸写的本就恐怖?

上官金虹道:“带下去,看仔细。”黄衫大汉一伸手,已将西门玉身子抄起。西门玉嘴唇在动,却已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了。上官金虹淡淡道:“那些东西若真的还在你肚子里,我赔你一条命,否则,你就白死!”

流金铛虽已推上阿飞的胸膛,但使铛的人只觉喉头一阵奇特的刺激,全身突然收缩,无论如何也无法将铛翅再推出半分。他双眼渐渐凸出,全身的肌肉都渐渐失却控制,突然觉得胯子一片冰凉,大小便一齐涌出,双腿渐渐向下弯曲。

李寻欢闭起眼睛,缓缓道:“多年前,我曾经看到过一个被他毒死的人,那人中毒才不过片刻,全身已经发黑,我出去打个转,再回去一看,那人身上的肉已全都不见了,已变成了一副骷髅——漆黑的骷髅!”

你们爱的小李飞刀

海上果然又漂来具死尸,竟赫然是黑面卷髯的绿袍道人,身形魁伟高大。四肢虽早已冷却,但手里仍紧紧握着半截断剑,剑身狭长,仍在闪着光,碧森森的剑光,照着他一颗发髻蓬乱的头颅。他头顶竟已被劈成两半。

这尸身本来是老是少,楚留香也已瞧不出。只因他全身须毛头发,竟赫然已全部脱落。他眼珠已胀得爆烈而突出,全身的皮肤,已变成一种令人恶心的暗赤色,楚留香再也不敢沾他一根手指。

严格说来,这已不能算是“一”具尸身——这尸身的左面,赫然竟已被人连肩带臂削去一半。幸好,她脸还是完整的,还可瞧得见她娟秀而美好的面容,这残忍的杀人者,似乎也不忍破坏她的美丽。

楚留香

啥?武侠小说都血腥?

再看。

赵刚看见搏斗中不断地有战土被敌人的刺刀刺中,有的战士腹部已被刺刀豁开,青紫色的肠子已挂在体外,

李云龙的刀锋已经斜着飞出,刷地一声,山猫子的脑袋连同背后碗口粗细的木桩被齐崭崭地砍断,嗖地飞出一丈多远,脖腔里的血喷起一尺多高。

亮剑。

先是听见林子里山崩地裂般地传出一声呼啸,接着飞来一道寒光。日本官儿手中的军刀尚未横起,人头早已落地。

城东河里漂上一具尸体,明晨城南的公园里又出现一颗头颅……整个洛安州鸡飞狗跳,到处都在传说刘汉英这回是真抗日了。

历史的天空

又向前走了一段路,看得稍微清楚了。高高的城楼上,挂着几个木笼子。啊,这不是悬首示众吗?江姐一惊,紧走了几步,仔经一看,木笼子里,果然盛着一颗颗血淋淋的人头!

红岩

他们屠杀人民又学会了日本鬼子最残暴的恶刑——刀劈活人。有时用日本战刀,把人拦腰平劈,一挥两段,叫作什么“蝴蝶飞”;有时从肩上斜劈下去,从胸肋间斩断,叫作什么“仙鹤落”;有时从人的头顶,一刀劈下,把人一劈两半,叫作什么“宫本武藏式”。许福又给这种式起了个中国名,叫“二一添作五”,这也是他杀人惯用的劈法。

在这垛被铡的尸体周围,狼藉地倒着二十多具被害者的遗体,有老头,有小孩,绝大多数是妇女。看得很明显,这些死难者是想扑向铡刀去救自己的亲人,或替亲人去死,或是去拚打而被乱枪狂射杀害的。内中有一个年轻的妇女,只穿一条裤衩,被破开肚子,内脏拖出十几步远,披头散发,两手紧握着拳,像是在厮打拚命时被残害的。在离三十步远的井台旁,躺着一个婴儿的尸体,没有枪伤,也没有刀伤。显然是被活活摔死的。他离开了亲爱的妈妈。妈妈哪里去了?她的命运怎么样?

是在饮马井旁的大柳树上,用铁丝穿着耳朵,吊着血淋淋的九颗人头。这些被害的人头,个个咬牙瞪目,怒气冲天,标志着他生前的仇恨。这仇恨虽死犹未息。

林海雪原(智取威虎山原著)

这是战争,战争本就残酷?再看,

田忌左手持一张羊皮纸名单,右手挥动令旗,喊出一个,力士们便向沸腾翻滚的大鼎发力抛进一个……片刻之间,便连续烹杀十五名亲信侍臣、十三名朝臣与地方官员!烈火浓烟,热气蒸腾,大鼎内白骨翻翻滚滚。几名甲士挥动长长的铁钩,不断向外钩出一具具白森森的骷髅。不消顿饭功夫,大鼎旁的白骨已经摞成了一座小山!血肉腥味儿夹着滚滚浓烟,弥漫了整个广场。随着一个又一个烹杀,欢呼声没有了,一种不安和恐怖的气氛四散蔓延开来,女人们开始呕吐,男人们惴惴不安,有人低声的呼妻唤子,竟是悄悄的走了。衣饰华贵见多识广的外国商人们也连连呕吐,掩着鼻子急忙逃出了广场……

新郑城头。夕阳将没,旷野中血红的魏军营寨和血红的新郑城溶成了一片,在血红的霞光下弥漫着红色流光,荒诞而又迷离怪异。士兵们都变成了血人,全部躺在城跺下昏睡,分不清是死人还是活人,也没有一个人站起来迎接君主。韩昭侯想说话,嘴唇却只是簌簌抖动着,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他步履蹒跚的走到垛口前,费力的扶住女墙,手却胶沾在温热的糊糊中,猛然缩手,却见双手沾满了粘稠的淤血!他惊叫一声,便是一阵恶心,猛烈的呕吐起来……原野的血色军营,化成血海巨浪,向他迎面扑来!他大叫抬头,火红的霞光又燃成漫天大火,向他烧了过来!惊骇低头,血兵们竟然一个个站了起来,僵硬的向他逼来……韩昭侯惨叫一声,狂笑不止,手舞足蹈间滚倒在地,骤然变成了一个血人,毛发贲张,森森可怖!“君侯——!”申不害觉得不妙,立即抢上前来。韩昭侯猛烈旋转,陀螺般不能停止!猛然,他长嚎一声,口中鲜血箭一般喷出,软无声息的倒了下去。

大秦帝国

……贾士芳把持不住,合掌闭目守定,但李卫偷看时,他胸部起伏呼吸愈来愈粗,双手也在不停地抖……李卫轻轻放开那丫头,踱至栏边,说声:“真好风流相!”暴然间“唰”地抽出岳钟麒腰中悬剑,空中弧光一闪,“噌”地一声,贾士芳已经身首异处!那颗头直滚到天井幔中间,兀自含糊叫了一声:“好李卫!”

。三伏天刚刚午后,正是人阳气最盛之时,具具尸体腔中鲜血激箭般直射而出,连衙门口大石狮子座上都糊满了殷红的血。只在顷刻之间已是了事。胡期恒一生不知当过多少次监斩官,即使秋决杀人,也极少一次超过十名的,见田文镜如此凶横蛮干,也觉骇然。

雍正王朝

那根钢梁无情地从王世才的肚子里戳进去,一直从后背上穿出来。他死了!少平把师傅抱在怀里,在黑暗中闭住了眼睛。不息的热血在涓涓地流淌。这是矿工的血,血渗进煤中;血成为黑色——这染血的煤将变为熊熊炉火。难道我们还不能明白,为什么炉火总是那样鲜红……雷汉义双膝跪下,用自己的嘴对着那张没有气息的嘴,做人工呼吸。虽然毫无指望,但矿工们一个接一个对着王世才的嘴,希望用自己的气息让班长复活。

平凡的世界

终于有一天,老二和老三饿得实在受不了了,他们密谋吃掉莫达。莫达没白在总督办公室住过,他向总督学了一手窃听别人谈话的过硬功夫。哥哥的密谋被他察觉了。莫达提前藏了起来。他亲眼看着老二将老三吃了。

郑渊洁童话

汪老汉和他儿媳的尸体躺在地上,惨不忍睹.林军、张勇、刘琼他们已经赶到,正在紧张地勘查着,他们有条不紊地拍照、丈量、尸检,寻找证据.

公安局长

他们两个人的脸啊!她尖叫起来,而他则发狂似地骂起来,用桨戳我, 因为他一定看到我眼睛里充满了杀气。我躲过了他的桨,用手杖回敬他一下,他的脑袋就========522========象鸡蛋一样碎裂了。尽管我已经发了疯,大概也会饶过她,可是她却一把抱住他直喊,还 叫他"阿利克"。我接着又是一下,她就在他旁边倒下了。当时,我象一头嗜血成性的野 兽。向上帝发誓,如果萨拉也在场,她也会得到同样的下场。我抽出刀子,并且——哎, 算啦!我说够啦。

福尔摩斯

安迪说:“如果你把任何东西塞进我的嘴里,你就会失掉那个东西。”厄尼说,博格斯看着安迪,以为他疯了。“不对,”他慢慢对着安迪说,好像安迪是个笨孩子,“你没听懂我说的话。如果你胆敢这样做的话,我会把这柄八英寸长的玩意从你耳朵全插进去,懂吗?”“我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我想你没听懂我的话。只要你把任何东西塞进我的嘴巴里,我就会把它咬断。你可以把刀子插进我的脑袋里,不过你应该明白,当一个人脑部突然受到严重创伤时,他会同时撒尿拉屎……和大力咬下去。”

肖生克的救赎

那是没头的尼克,不再是雪白透明的,而是黑乎乎冒着烟,浮在离地板6英寸的地方,一动不动。他只剩下半个头,脸上震惊的表情和贾斯丁一模一样。哈利站了起来。他的呼吸又急又粗,耳边好像不断地嗡嗡响着。他在这偏僻的走廊上四处环顾,看见一排蜘蛛在尸体上急速爬行。

哈利波特

门外的三个人接着听到里面一阵混乱,有尖声的嗥叫,还有金属的撞击。孩子们和杜鲁普金破门而入。彼得一眼看见一只面目狰狞的灰色庞然大物,一半儿是人,一半儿是狼,正疯狂地扑向一个年纪与自己差不多的少年;爱德蒙看见一只獾和一个小矮人厮打着,在地板上滚作一团;杜鲁普金则一下来到巫婆的面前。巫婆尖尖的鼻子和下巴难看地伸出面部许多,活像一把钳子,她肮脏的头发散乱地披在脸前,双手刚刚扼住了博士的脖子。杜鲁普金扬手就是一剑,巫婆的丑脑袋应声滚落在地。接着灯也被打翻了,屋里一片漆黑,只听见一阵剑击声、咬牙声、拳打声、脚踢声,大约持续了六秒钟,然后是死一样的沉寂。

纳尼亚传奇

但有些即使被划满了恐怖的伤口,人们还是认得出来。从这些人头上的表情看来,每个人死前都承受了极度的痛苦;不只如此,半兽人还在他们的头上毫不留情地烙下了魔眼的印记。虽然这些人头沾满血污,被剥夺了最后一丝的尊严,但城中的守军还是会从中发现他们曾经认识的人,那些曾经昂首阔步、自尊自傲生活的人们。

魔戒

当黎明到来时,詹姆毫无预感。拱顶玻璃逐渐明亮,突然间七彩虹光便洒在墙壁、地板和梁柱上,沐浴着泰温公爵的尸体。前任国王之手腐烂得非常明显。他脸色发绿,眼睛深深塌陷,成为两个漆黑的孔洞,面庞上出现了若干小裂沟,某种难闻的白色液体自那辉煌的红金铠甲关节处渗透出来,在他身下积成了小水池。

冰与火之歌

更夸张的

但是我的乞求完全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姬路同学闭着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投出了球。用尽全力的。极大威力的。光速球。——命中光头学长召唤兽的头部。「……………………………………哇啊…………………………!!」大家知道那种在初夏时节开花,名为石榴的水果吗?甜甜的稍带一点酸味,鲜艳红色的水果。成熟之後如果没有及时摘下,便会从树上掉落下来,摔碎在地上。鲜红色的果肉和果汁,溅落一地。

轻小说,笨蛋测试召唤兽

如果符合某种场合的话,这说不定是句让人心动的台词,但这种事应该先把身上的黑色液体擦掉,将身后的肉块处理掉再说。昨天的怪物随着爆发烟消云散,为什么今天还留着西洋穴怪图那样的形状啊。

轻小说,奈亚子

以上都有动画,题材,爱情,喜剧。

来,现在你们告诉我,西游记有多血腥?有多恐怖?还有涩情,你们看见个风流穴就高潮,看见李云龙在田雨身上冲锋你们是不是就要疯?看见林仙儿光坐在李寻欢身上是不是要把它列为禁书?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