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后来满腹心事不知说与谁txt下载百度云网盘全本,紫衣蓦然流年陌_第一卷_(二十三)满腹心事向谁诉_小说

后来满腹心事不知说与谁txt下载百度云网盘全本,紫衣蓦然流年陌_第一卷_(二十三)满腹心事向谁诉_小说

互联网 2020-12-03 21:45:5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一卷  (二十三)满腹心事向谁诉

章节字数:2809  更新时间:16-04-12 20:04

    (二十三)满腹心事向谁诉

    紫薰觉得现在事情扑朔迷离,没必要跟谢氏说,便点头道:“我晓得了,太太,回头我会跟沈城打招呼,让他们值夜的看紧门户。”

    这时周蓦然站起来打了个饱嗝,笑说:“走吧,太太,先去上香,要不一会儿我这瞌睡虫就要上来了。”

    谢氏自然便没有再问,吩咐外面小丫头进来收拾,紫薰和周蓦然左右搀扶,带上钱起家的和英笙,装了一盒子早点往佛堂去。

    到了佛堂门口,便听见蕙风的哭喊声,接着又听见沈阑勋那正在变声的公鸭嗓音,钱起家的脚快,赶紧快走几步进去,稍许,还是听见断断续续的哭闹声,谢氏抓了抓紫薰的手,示意快点,这种声音可不能持续太久,虽然佛堂偏僻,周围不是围墙便是层层花篱竹林,隔音效果很好。

    周蓦然和紫薰扶着谢氏快走进了佛堂,英笙赶忙关上了门,拉上两层帘子,守在外面。谢氏转到佛龛后面,正好看见亲生儿子那纤细的手抓着楼梯栏杆不放,蕙风和钱起家的一个在后面抱住,一个在前面使劲儿撬,想让这少年放手,可他死命不放,口里叫着要出去?

    谢氏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抱住儿子,禁不住问蕙风:“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好好伺候吗?怎么哭闹成这样?”

    蕙风吓得五体投地,哭着回说:“刚才紫薰姑娘和周师爷说去去就回,可到现在都没回来,公子看不见人,先是不肯吃药,后来连药碗都打碎了,我收拾药碗的时候,便跑下来,我只能拉住他,可他说什么都要出去找紫薰姑娘,所以………”

    沈阑勋看见紫薰,一下子挣脱母亲的怀抱,飞奔过去抓住紫薰便不撒手,谢氏摇头,只好让紫薰服侍儿子上楼躺下。

    书房里正在熬药,谢氏便晓得周蓦然已经来过,对紫薰的做法是满意的,顺口问周蓦然:“公子的咳疾可要紧吗?”

    “太太这是骂我呢,太太,其实公子不是咳疾,不过是让太太放心,所以开了一副甜甜的润肺的药。”

    周蓦然觉得沈阑勋现在的样子就是智商发育不足和长期幽闭不见人造成的,他对紫薰的依赖除了有青梅竹马的儿女情,更多的恐怕是自闭的表现?他接触的人少,丫鬟蕙风不识字,口齿并不伶俐,是个闷葫芦;谢氏慈爱是慈爱,可总是端着母亲的架子,除了关心的话,其他说得少。只有紫薰,本来就口齿伶俐,思维灵活,见多识广,总是还能跟沈阑勋说些外面的新鲜趣事,所以这少年便对紫薰多了几分依赖,这到底是好事,或是坏事?

    ”哦,不是咳疾?”谢氏疑惑。

    “太太没听见公子说话的声音吗?本来就在变声期,受了点凉,所以咳嗽几天,不碍事的。”周蓦然笑道,心里却骂谢氏小题大做,害自己想去赴闵柔的约恐怕都要误期了。

    这下谢氏放心了,连连道谢。周蓦然打了个哈欠,谢氏忙让钱起家的送周蓦然回去睡觉,却没有让紫薰休息的意思,周蓦然看在眼里,不好说什么,只好推说要看着药,也没有离开。

    等碧纱橱里沈阑勋安静下来,周蓦然已经在书房软榻上睡着了,紫薰出来放药碗,见窗户开着,蕙风不在楼上,便去关了窗户,替周蓦然盖上被子。

    “喂,你还不去睡?”周蓦然被惊醒,悄声说。紫薰伸出食指放嘴上,示意周蓦然小声点,让他自己回去睡觉。周蓦然摇摇头,说就在这里睡,紫薰只好由他,又进里间去守着沈阑勋。

    蕙风端了早点上来,原本有些眼红紫薰那么受小主人喜欢,可是看她和周蓦然为了沈阑勋的病星夜赶回来,累得一个倒软榻上鼾声震天,一个不知觉趴床边便睡着了,心里又不忍,觉得都是同命人,何必呢?

    她进去叫醒了紫薰,小声说:“姑娘回去睡吧,这里有我,昨夜公子睡得很好,连我都没醒,你和周师爷赶路辛苦,还是回去睡吧,休息好了再来看公子。”紫薰开始不愿意,蕙风又指了指周师爷,说都是为了公子,不能让大夫也累坏了,紫薰才轻手轻脚地出去架上周蓦然回去补觉去了。

    沈阑清的第二场乡试几乎是在无微不至的照看下入场的,以至于从上马车到下马车,再到跨入贡院大门,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捆绑了,只要稍微一动弹,管家卢之祥就抬出太爷来,与上次的自力更生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所以他只好用眼睛找人,可是左右张望半天,他都没见到那个渴望的身影,只好收起心思专心考试。

    第二场:考礼乐论一道和诏、诰、表、笺内一道。

    因为准备充足精神状态良好,第二场他很快便答卷完毕,还没到发蜡烛的时候,他就已经交卷了。出得考场,接他的人还没到,他便在贡院周围四处逛逛,希望能碰到心中想见之人,可还是失望了,只好自己回家,他走回马市街别院时,府里正要吃晚饭,看他这么早便回来,全家都惊了。

    因为没见到朝思暮想的可人儿,沈阑清的精神有点无精打采,太爷见了,关切问道:“怎么,考得不好?”

    端着饭碗若有所思的沈二少爷几乎没听见爷爷的问话,以至于旁边卢之祥故意碰了他一下,他方才忽然醒悟,懵懂问道:“啊,什么?”

    沈东园猜想可能是考试累了,便吩咐:“中午不是说有臭鳜鱼到了吗?吩咐厨房马上做出来,二少爷需要补补脑子。”

    “啊,爷爷,我不累,吃什么都好。”沈阑清有些不好意思,吞吞吐吐道:“爷爷,我已经适应了考试,若有幸上榜,明年还要赴春闱,就不用派这么多人跟了,卢管家也幸苦了。”

    “哦………”沈东园摸了摸胡子,眼睛一转,说,“也是,你大哥哥十三岁便开始管家,半年多后便坐镇商号杀伐决断了,你都这么大了,也该让你自己去历练历练了,咱们家也不是从来就这么富贵,家里的孩子我也不赞成保护得太好,也得吃点苦,方能成才,好吧,卢之祥,十五日你就不用去了,让墨琴和沈纯跟着就是。”

    卢之祥答应着,沈阑清暗自高兴,八月十五,正是月圆之夜,心里期许着能见到那雪中送炭的人。

    得知能陪二少爷赴乡试第三场,最高兴的还是沈纯,时间正好在八月十五中秋一大早凌晨,估计赶不上别院里白天的家下聚会,不过那也没关系。他与钱起吵嘴打架后幸而没被罚打板子,只是被关了两天,饿了几顿,钱起已经被打发回姑苏去了。墨琴这两天也出不得门,憋在别院厨房里干杂活,闷坏了。因此两人晚间便极力撺掇沈阑清翌日出去逛逛,快要中秋,也好买些金陵特产带回苏州。

    沈阑清也觉得还有两日才考第三场,没必要那么紧张,十年寒窗也不在乎这两日,第三场考时务策一道,正是需要多与同窗时人交结谈论更有助益的。虽然考中者必须参加骑、射、书、算、律等五事的考试,那是放榜后的事了,所以毋须担忧。

    “姨奶奶不是嘱咐过,若是二少爷考试顺利,看什么时候抽空去一趟素衣巷王氏表姨家,问个安送份礼,也算亲戚间走动不是。”墨琴见沈阑清嘀咕着找什么借口出门,随口提醒了一句。

    沈阑清正收拾文具,手里抚摸着那包裹湖笔的题诗锦帕,遗憾没遇到玉人归还,心里转念,自己留下那绿梅歙砚似乎不太好,毕竟是名家题诗的价值高昂心爱之物,那点心盒子虽只是普通净面漆盒,可也不是普通市井之物,自己应该投桃报李,以物易物才好。想到这里,沈阑清不禁有些头疼,送礼物给女子,送什么好?

    墨琴早就注意到那精致湖笔和歙砚,见自家公子总是看着东西若有所思,这猴精小厮一边帮少爷铺床一边问道:“公子第一场秋闱不知是那位风尘知己雪中送炭啊?”

    想了半天没有头绪,沈阑清正烦恼,忽的听见墨琴的话,立时便恼了,顺手给了这小子一下,呵斥:“你这小崽子,好的不学,平日教你的那些礼数全没记住,这些倒学得快。”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本章有问题,郑重举报TA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打赏查看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全部长评←上一页返回本书下一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