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含笑饮鸠酒txt下载百度云网盘全本,[转载] 挽留 文明月珰

含笑饮鸠酒txt下载百度云网盘全本,[转载] 挽留 文明月珰

互联网 2020-11-29 15:05:33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2楼

却呵呵笑了几声,“这名号本就是众人爱护毕二,给的雅号,今日如输,岂敢忝居此雅号?”两人谈妥条件,整个厅中沸腾了起来,牙郎开始卖力的喊道:“各位爷们,赶快下注了呀,白骨精挑战将军王,今夜有一场好戏看了!”看管纷纷解囊,丢如青魁府小厮手中的竹篓里,小厮受了赌资,便发放等面值的铜牌,为最后结账兑付的凭证。此时二楼的雅间里,一男一女正含笑对饮。“妹妹打算押谁?”其中的男子放下酒杯,望着眼前的女子。虽说留国风气开放,女子大胆奔放,但是豪门大族的闺秀公然出现在聚众赌博场所的,也只有眼前这女子一人。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留国封亭君家的长乐郡主,在尚阳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以不学无术、豪放浪荡最为人津津乐道。尚阳城里的公子名士都喜欢和这位长乐郡主玩,她总能想些千奇百怪的玩法以娱乐众人,但是论道谈婚论嫁,她则是这些名流避之不及的女子。父亲封亭君乃是两朝元老,世袭的爵位,夫人是当今王上的妹妹君华公主,一门显赫之极。只是膝下几个儿女却令人叹息。且不说这位大名鼎鼎的长乐郡主,单就膝下三个儿子来说,老大从文只混了一个上递下传奏章的黄门侍郎,老二从武混了一个骁骑将军旗下的千户,老三更是两者都不选,成了最让人不耻的商人。这女儿倒生得如花似玉,奈何品行让人万般不敢接受。百里沉醉回头向着门口前来请示的小厮道:“白骨精,一万两。”第一卷 机关算尽 第一回 白骨精智斗将军王小厮发放了等值的铜牌,行礼退去,对这位一掷万金的主儿他并不陌生,那是青魁府的常客,封亭君的长乐郡主喜欢流连下三滥的赌纺早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事情,恐怕全国都就只有封亭君不知而已。小厮虽然面不改色,但是心里还是直犯嘀咕,这位败家女平日来,下注最多不过千两,今日居然眼睛都不眨的下了一万两给必输的白骨精。小厮在青魁府混了多年,对这斗蟋蟀的门道也算是知根知底,早就看出了白骨精的下品。“沉醉,这未免太冒险了?”百里承邦有些犹豫。“三哥莫怕,这毕二送上门来的挨宰,这刀不下狠一点,他不知收敛,居然在你我面前耀武扬威。”沉醉笑兮兮的道,只怕自己宰得还不够狠。“可是,观这白骨精的身形相貌,你未免太轻率了?”“三哥有所不知,这天地万物一物克一物,这白骨精就是那将军王的克星,我这白骨精遇强则强,你且先看看再做评论。”“你的白骨精?”百里承邦有些惊诧,“你什么时候对养蟋蟀也有心得了?”他这妹妹他是了解的,遇事总爱走捷径,从不会下功夫去研究真本领。“我不会养蟋蟀,但是不妨碍我找个会养蟋蟀的人啊?谁让毕仲秋小瞧我,这次设下这个套子,让他好好享受一下,看今后还敢不敢奚落我。”百里承邦摇摇头,这百里家的独女早被宠得不知天高地厚,做事不折手段,但求一胜。要说今日摆擂的毕仲秋正是沉醉平日里几个要好的发小,只因为偶然奚落了一下自诩吃喝嫖赌无一不精的沉醉根本不懂促织一道,她就放了话,不折了毕仲秋“蟋蟀王”的名号,自甘在眠日楼当三日舞娘。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哪有郡主之躯去青楼当舞娘的,偏有那些好事之徒在一旁起哄,这赌约就算是定下了。毕仲秋携将军王连胜二十九场,再胜一场,百里沉醉就得去眠日楼当舞娘了,一家兄弟都为她干着急,反观她却丝毫不惊慌,悠哉游哉的晃到今日。百里沉醉望着楼下那胸有成竹的毕仲秋一阵娇笑,如果不是等到这最后时刻,毕仲秋如何能下得如此重注,如果不是那穷酸秀才不卑不亢中流露出猥琐神情的精彩表演,他又如何能放下戒心,如果不是白骨精其貌不扬,他如何能豪气干云,一千两的赌注有何看头。百里沉醉奉行的哲学是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一阵嘈杂后,大厅复归寂静,数百只眼睛都盯着红木桌上的那口阔一尺的青花蟋蟀浅底盆。盆上了架了一个半圆的铜丝罩,罩子左右个开了一个小门。毕二现将自己的爱将将军王小心翼翼的放入左侧小门,那将军王一跃入盆里,就好像鱼儿得了水,精神振奋,上蹿下跳,赢来阵阵喝彩。再反观那穷酸青年,轻轻打开右侧小门,拿起竹筒抽开浮草,白骨精轻巧的跃入盆内,却龟缩在一隅,瑟瑟缩缩一副备受欺凌之相。任将军王如何挑衅,也守战不出。乃至那将军王将腿扫到了白骨精的面前,她也不过是慢悠悠换个地方蹲着。引来在场众人的讪笑。百里沉醉也在笑,笑得天真妩媚,丝毫不懂担心为何物。看得百里承邦一阵恶寒,这天真是绝对和沉醉搭不上边的。场外战锣一响,训练有素的将军王开始摩拳擦掌,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刻终于到了,反观白骨精却依然故我的龟缩。将军王沉寂了一下,紧盯着对手,突然,双翅一展,向白骨精猛扑过来,眼看着白骨精就要死于他的利钳之下,却见她轻轻一滑,从将军王红钳和身子的夹缝中溜了出去,让将军王扑了个空,真兀自恼怒万分。第一回合平手,但是对于斗蟋蟀来说,只懂防守是永远胜不了的。将军王几日不得大战,本来就是暴戾的主,如今一击为成,更是怒火中烧,只见他蹲在那里坐着后腿,身体绷得紧紧的,蓄势待发。白骨精还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将军王猛然一跃,再次朝白骨精扑了过去,去势如电,眼看着白骨精又想故技重施,但是身经百战的将王军哪能让她如此轻易躲过,空中临时变招,落地时,双腿后蹬,借力旋转猛冲,两只大钳眼看就要掐上白骨精的脖颈,白骨精此时也精神了起来,展开双翅,准备从上方逃离,却还是晚了一步。将军王在她刚刚飞离的时候冲到了她腹部下方,红毛大钳扫到了她的后腿,这将军王是蟋蟀中的极品,俗有铜墙铁壁之称,被他这一扫,白骨精的右腿眼睁睁的看着被夹断。全场一阵喝彩,只因赌将军王胜的占了大多数。百里承邦看沉醉那么有信心,也是信任自己的妹妹的,但是眼看着白骨精断了一条腿,再也坐不住。“沉醉,这,这可如何是好,你,~~”他倒不是心疼那一万两银子,而是怕妹妹登台跳舞,名誉扫地,那还如何嫁得好人家,就如今这样子,那些豪门高阀也是不待见她的。沉醉倒不担心这些事,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名声败坏到如此地步的,不然提亲的人早把门槛踩断了,侯门一入深似海,她最理想的就是招赘一个上门婿,如果非得嫁人的话。“三哥慌甚,你再往下看,生死不明,胜负未分,殊难预料。”百里沉醉表情虽然轻松,但是心里也有些打鼓,不过她还是故作镇静的安慰着她三哥。她虽不懂斗蟋蟀养蟋蟀的道道,但是以人思物,万物都是通的。这白骨精乃是她命人捉的数百蟋蟀中唯一幸存的一个。凡是被捕捉的蟋蟀都被放入列强之中,日日受尽欺凌,伤痕满布,最后能奋发反击,颤巍巍站起来的只有眼前的这一只,初时,她也不知道会是眼前这�

2018-10-01 12:39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