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女导购员全文免费阅读,一个女人做销售的隐私日记

女导购员全文免费阅读,一个女人做销售的隐私日记

互联网 2020-11-24 06:17:23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一个女人做销售的隐私日记

不知不觉,在销售行业做了两年了。而不久前,换了份工作又是销售的。父母不断唠叨我,女孩子到处跑成什么样子,多不安全。朋友不断劝告我,女人做销售,将来不会有幸福家庭的。我也曾有很多时候犹豫过,退缩过,可是依然坚持着走了下来。庆幸的是,我的男友,他一直在我身边支持我,鼓励我,在我回去很晚时依然亮着灯等我,在我很疲惫时给我按摩肩膀,在我加班做标书到很晚回家时,为我做份好看又好吃的蛋炒饭。很感激很感动。

这两年以来,我的感悟倒不少,可实际上,也并没有多少所谓的经验。很多东西是只可以意会不可以言传的,需要自己不断的积累、摸索、思考、总结,比如察言观色,比如谈话交往的技巧,对于女人来说,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掌握好和对方交往的距离。远了,可能对方对你还不如对一个同样表现的男人印象好;近了,就会闻到很多危险的气息。所以说,这是份很累的工作,不是指工作的强度,而是一种心理的疲惫,一种无形的压力。

我03年毕业,学的是自动化专业。刚毕业的时候很迷茫,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适合做什么,甚至没有很强烈的对某一方面的爱好或厌恶。所以开始找工作时就完全向专业的方向靠拢。在一家小公司里做自动化技术,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对我赏识有加。刚到公司,和老板并没多少机会长谈,一次加班到很晚,办公室只剩我们两个人,和他一起出门,他说我顺路载你一段吧。那是我们第一次在非办公场合聊天,短短的一段路,淡淡聊那么几句,看的出他对我印象不错。第二天,他在自己办公室开始用内部办公交流软件和我聊天,都是些工作的问题,下班的时间到了,他要请我吃饭。说真的,那个时候我真幼稚,以为老板很看重我,心理特兴奋(当然表面上很淡然),利用这样的机会好好的表现了一把。后来又有几次这样的机会,我们的交流更多了一点,他说我的性格应该去做市场。我当时不懂什么是市场,他就一点点给我讲,说市场是如何如何赚钱,如何如何锻炼人,如何如何有前途,这些诱惑了我,于是我调去了市场部。

不能说当初的选择是对是错,也不想评价我们老板这个人到底是好是坏。也许当初我碰到的不是他,我会一直在技术上做下去,现在依然是每天坐着办公室做设计,对着CAD画图,或者对着软件编程序,也许偶尔的放放风就是出去调试吧。现在既然已经走到了今天,我还是很感激他,曾经在我还对一切都单纯无知的时候给了我很多

帮助和鼓励。

事实上,没过多久

,我就看出了老板对我的暧昧态度。起因是一次晚上和他一起吃饭,吃完饭他没有照例送我回去,而是开车带我去江边散步,夜的风凉凉的吹过来,我们并肩走在松花江边,他很久没有说话。那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很异样,当然,绝对不是我对他有了什么感情,而是我突然察觉到他对我有点不对劲。但是转念又想,自己是不是在自作多情,太敏感了吧。也许他今天心情不好,只是想找个人陪他走走,找同事也很正常啊。后来,我们买了啤酒,坐在江边喝酒聊天,他对我说了很多生活上的事。说他的爱人总在外面,从来不照顾家,孩子的教育都是他管着,家务是他父母做,他爱人只看重自己的事业,有一次竟然喝酒喝到去洗胃,又讲公司的发展,他的压力......反正那天他喝了很多说了很多,我没什么可劝慰他的,我自己对家庭还没有任何概念。

第二天上班,我们又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他依然是老板的样子,而我也还是一个默默工作着的员工,可是我总是感觉到他对我有一点特别,甚至经过身边时都有意无意的看我几眼。我不知道这感觉从何处来,反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也许是所谓女人的天生感觉吧。所以,我开始不着痕迹的疏远他。有时候下班,他要请我吃饭,我会推说自己有约会。

可能您已经看出来了,我们老板对我是有点暧昧情绪,铺垫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明的是,正因为他对我有的这种感觉,所以在以后的工作里,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和指导,很用心的教我每一个细节。虽然,他对我不会是什么真的感情,虽然,他的目的不过是一般中年男人对一个年轻女子所有的,虽然,有时候他的行为和表现让我很反感,虽然,一直到我离开那家公司,我都没和他有什么,但是,我还是很感激他。

03年11月左右,老板带着我和另外一个同事去一个国内业界会议,会议上有行业内的大部分客户。那是我第一次开始接触市场工作,竟然就有这样一个好机会,和我的那些客户同住一个宾馆,每天一起吃饭,后来还有几天是会议安排的旅游。看来真是上天在帮我。会议时我努力记下每个人都是什么单位叫什么,吃饭的时候可是和人交流的好机会,晚上拿着我们的资料到别人的房间拜访闲聊。工业系统内的女人本来就很少,那次会议参加的女人更是少的可怜,所以我和他们交流还是很容易的,至少不太容易让人反感。偶尔也会有人刻意过来找我搭讪的。看着其他和我同类公司的男销售员想尽办法接近那些客户,陪着笑脸和小心,我真的感

觉到了女人做这一行业的优势。

后来的几天,我和他们几乎都熟识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坐着专用大巴到市里很有特色的一家餐馆吃饭,当时的气氛很高涨,幺五喝六的,划拳的,轮桌敬酒的。我自己敬了几杯,又替我们老板挡了两杯,感觉有点晕。突然,有个客户走到我们桌来敬酒,每人一杯必喝的。喝完以后他倒了一杯,走到我身边来,说要特别敬这位漂亮女士一杯,满桌的人跟着起哄,不喝是不行的,他的面子往哪摆啊。我忍了,还好是小杯,幸亏是白酒,可以耍赖的。(喝白酒都是小杯,一杯一口的,喝过以后趁人不注意吐到餐巾上就好了,是布的餐巾哦)如果是啤酒我估计我当时就已经倒那了。过了一会,有人开始唱歌了,刚才敬我酒的那个胖子去唱歌,说把这首歌献给这里所有的朋友,特别是几位漂亮女士,说完特意看了我一眼。我跟着别人一起拼命鼓掌,笑着脸都酸了。那天我喝了很多的酒,虽然耍赖吐掉一些,还有好多进了我的肠胃,进而反映到大脑,在宾馆的走廊里我走路都有点飘了。我进了房间,我歪在沙发上。我的老板也跟进来,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他坐在床边看了我一会,伸手来拉我,其实我只是感觉脚有点不听使唤,我心里清醒的很呢。我甩开他,说我要休息了,你也回去早点睡吧。看他没走的意思,我说要不你在这坐会,我出去透透气。他站起来说那我回去了,你休息吧。在他出门的瞬间我带上门,反锁,心里砰砰的跳。

他走后,我到厕所吐了个一塌糊涂,可惜了那些茅台了,都挺贵的。我的记忆就终止到这里,我不知道吐过以后还怎么样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床。第二天早晨想起来,突然有点后怕,感觉当时自己身上很软,几乎就是下意识的在还清醒时让他离开了房间。如果他在多呆一会儿,等到我没了意识,真不知道会怎么样。从那个时候起,我告诉自己,作为一个销售者,作为一个女销售,绝对不可以再有这种事发生了,太危险了。事实上,那是我这两年工作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喝多。

从那天吃饭以后,那个胖子就对我格外关照。最后一天从旅游景点回来,我们聚餐,那是大家在一起的最后一顿饭了,兴奋似乎还带着点离别的不舍,每个人情绪都很高,喝酒喝到大醉。我一直保持着清醒,冷眼看着那些人,突然感觉很可笑。这些人来自全国各地,偶然相聚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在人生的路上相伴着走了这么几天,然后匆匆离别,回到自己原来的轨道上去,其中的很多人也许以后再不会见面,几年以后在街上相

逢也不会记得自己曾见过这么一个人,而现在,却象似交往了很多年的老朋友要分别一样。也许,人的寂寞都一样。

胖子又来敬酒,一直在我身边转,我懒得理他。吃饭到最后,满屋狼籍,有先醉了的已经提前退场了。我和老板也商量着该走了,去赶火车。我悄悄从餐厅出来,回楼上房间整理东西。拉着箱子下楼时,电梯到四楼时,门开,胖子竟然进来,摇晃着步子,看的出他喝了不少的酒。我笑了一下和他打招呼,他说,我以为你走了呢,赶着下去送送你。我礼貌的说谢谢。他看了看我,突然过来抱我吻我的脸。我不出声,拼命退他。。。电梯停了,到一楼了,不过几秒的时间而已,他占不到什么便宜。整理衣服,我们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到宾馆大厅和熟识的那些人招呼,说着客套的道别的话。胖子真的喝多了,不管大厅里那么多人,嚷着要送花给我。拉着我让我等着他,他要出去给我买花,弄的我哭笑不得。我求助的看我们老板,他过去和胖子客气了几句,说我们要赶车,该走了,下次再给你表现机会吧,哈哈。上了出租车,我长出了一口气。

酒真是个好东西,喝了它,就可以不做自己了。

后来,我再没见过那胖子,心底里也不想再和他有任何联系,甚至害怕给打过电话,感觉自己和他沟通有了心理障碍。两个月以后他打电话给我,说他去北京出差了,问我是不是在北京,请我吃饭。我很冷淡很礼貌的说我不在北京,以后有机会再见吧。那是我们通的最后一个电话。其实现在回头想想,这种关系完全可以处理的更好一点,如果一个女人连这样的关系也处理不好,这么轻易就把一个客户放弃掉,怎么能做销售呢。

那次回来以后,我感觉自己欠缺了很多东西,可是又不知道具体欠缺的是什么,很模糊的。这让我非常沮丧,明明感觉的到和客户沟通有一定的问题,但是就是不知道问题在哪。后来我慢慢明白了,当时之所以感觉那么别扭,是因为自己刚刚毕业,非常缺乏沟通的技巧,根本无法掌握对方的心思,所以每次和他们聊天都感觉自己无法掌控,握不住主动权,只能跟着对方的思维走。那段时间,我没有出去,每天在公司里看产品资料,研究每一点细节,研究我们产品领域的整个系统,还到网上搜集了很多其他同类公司的资料,互相比较优缺点。我们老板经常找我谈话,给我讲一些与人交流的注意事项;陆续的教给了我整个项目运作的全过程,从初步设计时开始跟踪,到招标前后,一直到最后签定合同;教我面对技术人员谈什么,面对采购人员

谈什么,面对领导又什么态度;在办公室要掌握在什么气氛下,在一起吃饭又是什么气氛;教我怎么送礼等等很多很多的东西。

一天晚上有几个客户来

,老板让我跟着一起去吃饭。路上,老板说,今天我还找了一个朋友作陪,知道为什么叫了她还要叫你吗,就是要你跟着学习学习在酒桌上她是怎么应付的。见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我叫她高姐。到了饭店包房,和几个客户一一做了介绍,交换了名片,开始坐下吃饭了。那天,我甚至没怎么用心注意那几个客户,一门心思放在了高姐身上。看她保持着怎么样一种态度,什么时候敬酒,说什么话,怎么调动气氛。偶尔她会低过头和我们老板很亲密的谈几句什么,大家就都起哄说你们这么亲密当我们不存在啊。这样的时候,大家笑我也笑。偶尔我也会敬酒,从小服务员手里接过酒瓶为每个人斟满。斟酒到宁哥面前时,他扭头看看我,说你的年纪不大吧。我笑了笑说我看起来很年轻吗?大家就都笑起来。后来,把包房的卡拉OK打开,大家开始唱歌,唉,南腔北调鬼哭狼嚎,可怜我还要拼命鼓掌叫好。高姐唱了首东方商人,赢来一阵热烈的掌声。从饭店出来时,都带着醉态了,高姐把自己挂在了我们老板胳膊上。分别上了车以后,老板开车载着我和高姐送我们回家。高姐下车以后,老板把车停在路边,仰靠在椅背上,说我真的挺累的。我没说话,看着窗外的夜景,满街川流的车辆和路边闪烁的霓虹。他问,你觉得你高姐这人怎么样,我说不错啊,和她学了很多东西呢。他笑着说,你以后会比她强的。呆了一会,又说,她对我亲密一点,我觉得特有面子。说完启动了车,把我送了回去。

我心想,谁爱对你亲密就对你亲密,想我这样,没门!逢场作戏我也不愿意,或许吧,我这个是有点太倔强

过了几天,一个周末下午,我正和几个同学在外面吃饭,那天吃饭说我小的宁哥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我说和朋友吃饭呢,他笑着说,算我一个呗。我说没问题啊,过来吧。告诉了他地址,过了一会,他开车过来了,互相介绍了一下,一会就熟识了。他很风趣幽默,而且比我们更成熟,所以大家在一起聊的很开心。他走了以后,我同学问我,宁有没有结婚啊,没结婚你可以考虑考虑哦,年轻有为。我说我和他也不熟啊。那时候,我对他的了解还很浅,交往只限于这么两次,而且他并不是我的客户,所以和他在一起很轻松,完全不必任何心机。可是,后来事实上,他却成了我职业生涯里很重要的一个人,对我有了很

大的影响。

03年我几乎没接触什么具体的工作,只是初步认识了几个客户,保持了一定联系,但是并没有具体跑什么项目。春节以后,我有点着急了,开始频繁给客户打电话掌握项目信息。三月

的时候,我去了北京。当时,我们公司在北京还没什么关系。我孤身一人,拖着箱子,里面装满了公司资料和产品样本。找了个不是很好的小旅馆住下以后,我开始了我的销售工作。先到网上查了北京的设计院信息,再通过114查设计院电话,然后每天早晨一家一家打电话,打到总机再查我要找的部门电话,约定拜访时间。不知道因为是女人还是为什么,通常只要我打过电话,对方都会同意让我过去谈谈。很早,我就开始提着样本资料还有张北京的大地图在北京的公交车、地铁里穿梭。中午就随便在路边买份鸡蛋饼或者汉堡对付吃一下,就马上转去下一个目标。北京的春天风很大,到处都是灰尘,我在这座凌乱拥挤的城市里挑战着自己的极限。很晚的时候,我开始从那个城市的不知道哪个角落坐车回住处,幸运的时候有座位,我常常靠在椅背上睡着了。运气不好时,只能站着,感觉整个车象个塞满了人的大铁箱子。北京的车很拥挤,经常堵车,我要倒好几次车,在一个挨一个的环境里站上好几个小时才能到。到了房间累的要死,对付吃点什么,还要看一会书或资料。

那段日子,现在想起来很苦,可是当时并没觉得什么。在一定的压力下,人就可以变成个机器吧。虽然从小没受过什么苦,但是后来我明白了,人没有受不了的苦、累和委屈。

最开始去陌生的客户那里谈的时候,我只是一味的介绍我们的产品,对方礼貌的听一会,通常会说,样本留下吧,如果有需要我会和你联系的。过了几天,我越来越沮丧,感觉这个样子下去不行。因为那些人每天都要接待不知道多少象我一样的业务员,我这个样子根本不会给对方什么印象,那么跑和不跑有什么区别呢。我开始好好反省,到底问题在哪呢?后来又跑了一些客户,我发现对方并不只是对产品感兴趣的,而且第一次见面,你象倒豆子一样把产品信息倾倒给对方不会给人好印象的。最好在第一次给对方留下亲切一点的朋友印象才更好。于是,我改变了谈话的方向。比如,有一次,到一个客户那里去刚谈了两句他接了个电话,可能是他的家人,谈他养的狗怎么怎么样了。放下电话,我说,您喜欢狗啊,以前我小的时候我家里养了条大狗特通人气,他马上很感兴趣的说,是啊,狗这东西最通人气了。于是,我们开始谈养狗的话题,竟然谈了很久。走

的时候,我说,我认识个朋友养藏獒呢,有机会到我们那,我带你去看看。他说好啊,有机会我一定去。从这个客户那里出来,我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点感觉了,对,就是这样。

在北京的时候,有个客户很让我感动,也许因为做销售

的第一次去客户那里大多受冷落受惯了,所以一点点温情就给我很多温暖,也许只是因为我一个人在那里委屈了太久,寂寞了太久,所以有个客户当我是朋友就很难忘了。当时去拜访他时,他说我这里不接待业务员的,但是还是让你来了,因为我也是哈尔滨人。我说,是吗,来这很久了吧。他说是啊,家人还都在那边。他又问了我些哈尔滨现在的情况天气什么的,我们聊了很长时间,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我约他出去吃,他说他们食堂的饭很好吃,非拉着我去那吃饭。那天中午,和他第一次见面,竟然是他请我在他们食堂吃了一顿。后来的一个晚上,请他吃饭。我们找了家清净一点的饭店,吃饭时,服务员问喝点什么,我刚要按照惯例点啤酒,因为一般时候喝点酒可以融洽气氛的嘛,虽然我酒量很小,但是一般都多少喝一点的。可是还没等我点,他马上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两瓶啤酒,再来一个酸奶。他笑着对我说,女人喝酒对身体不好的,喝点酸奶吧,可以美容的。说真的,当时我特感动。难得工作场合认识的朋友竟然有这样为人着想的。我们谈了很多,一直气氛都很好。中间谈到他现在正负责的一个项目的事,最后他竟然说,回公司以后你先把公司资质文件准备好吧。这个项目应该是中间价中标,我看了你们公司的产品,技术上没问题,只要价格过的去,应该没问题的。我说,一般投标的时候价格都很难定的,不知道另外和我们竞争的都哪几家。他把那几家公司都告诉了我,然后说,这个你放心吧,等招标之前,如果我有相关信息,可以的话我会把那几家可能定的价格提前告诉你,当然,这个。。。。我说,这个你可以放心了。说完我和他一起哈哈大笑。所谓的保守秘密嘛,我怎么会不懂。从饭店出来,我打车回宾馆,他要送我我没用,呵呵,其实主要是因为当时住的地方不太好,有点不好意思。最后他还把打车钱扔给司机了。

后来那个项目我们真的拿了下来,而且我一直都和他保持着很好的关系。不知道这算是我的幸运还是什么,总觉得他算是我在客户圈子里见的比较有风度,也就是很绅士的一位了。我想,和每个客户如果都能做朋友,那么一切的生意都好做了吧。

从北京回来时,我已经积累了很多项目信息,挨项整理跟踪

,陆续做成了点小单。那个时候特兴奋,那点小成绩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周末,宁哥给我打电话,约我和我同学去唱歌,天气不错,心情也不错,歌唱的更不错,我的世界都是亮的。和他们在一起,我似乎只是个因为考试得了第一名而兴奋的不知道干什么好的孩子。有的时候,我觉得这

世界上的事真的是很奇怪,一个偶尔的机会,一大堆认识不认识的人聚在了一起,为了某些商业目的吃饭喝酒唱歌,说些想说或不想说的话,其实想想,该是件多么无聊的事,可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机会里,我和宁哥认识了。而且竟然成了这么好的朋友,一种无关利益的纯粹的朋友。我没问过他的私事,比如他是否结婚,他多大年龄等等。他也没问过我。我们只是朋友,哥们一样的。

那段日子,我似乎到了疲惫期。对工作一方面充满了热情,另一方面又觉得厌倦。以前晚上或周末我总要看看书补充补充知识的,而现在,我只是想睡觉,想找朋友聊天,想放松自己。晚上睡前,我再也无法集中精力想工作的事,一想起来就会头疼。也许,是那一点小成绩让我翘了尾巴。也许,我只是开始懒惰了。

公司市场部新招了个女同事小杨,比我大两岁。在我去辽宁出差前一天,老板找我和她谈话,要我带着她一起做。说她的时间短,很多事不懂,要我多教她。然后他又给我们俩讲了一些做市场工作要注意的事项,最后谈到和客户的关系问题,老板问,客户不一定都很有素质的,尤其喝酒以后,什么人都有,你们碰到一些意外情况怎么处理?我和小杨都没说话。过了一会,老板说,客户不能得罪,碰到这样的情况你们要讲究策略,至于其他的,你们自己掌握吧。有的时候,该付出时还是要付出的。又讲了很多我都不太记得了,可想而知,我当时已经被气晕了。这是个老板讲的话吗?作为一个管理者,怎么可以这样鼓励自己的员工。TMD,除了提成,一个月只付给我一千五百块薪水,难道还得让我充当三赔不成?什么世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本身竟然变的这样不值钱了。下班的路上,路过一咖啡厅,我进去坐了会,想了很多。那一刹那我想到了辞职。

当时我有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我想反正也有点累了,辞职以后再找这样的一份工作也很轻松吧。给宁打电话,我说我心情不好。他说,在哪,等我,马上过去找你。然后我和他找了家西餐厅坐下。我特气愤的复述刚才我们老板的话。他听完以后问我,你的打算呢?我说我想辞职。他忽然收起平时嬉笑的态度,问我,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能力可以跳

槽了呢?除了凭运气做成了两个小单,你还有其他技能吗?你技术做了两个月吧,技术上你懂了多少?市场你做了有半年多了吧,客户稳定了吗?有自己的关系网了吗?你拿着什么资格去找工作?我当时愣住了,他正说到了我的痛处。可是不甘心,我争辩道:“可是我们老板他。。。”他截断我的话:“他怎么样讲是他的事,

你在外面怎么样做是你自己的事。记住,如果你想和一个人建立长期合作的关系,想和他成为生意伙伴,就一定要让他尊重你。你们老板的策略,一时来看可能有点用处,不过长久不了的。记住我的话,天下的女人多的是,漂亮的女人更多的是,能长久稳定的吸引人的只有内在的素质。让自己永远保持魅力的办法就是充实自己。有内涵的女人才是最迷人的。”我点点头,若有所思。过了一会,他说:“最近你变了,自己感觉出了吗?早就想说你了,怎么越工作越懒惰了呢?头几天和你的同学在一起玩,我就很有感触。现在,你们刚毕业看起来还是一样的,再过五年,十年,你们之间就会有了差距。你会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以前和你一样的朋友都已经到了你的前面,那时候你再想赶已经来不及了。所以,现在,当别人还没意识到这种压力的时候,你就要开始努力了。”最后他还给我讲了个小故事,说的是在一片草原上,有一群羚羊聚集地,大羚羊在教小羚羊生存的技巧,告诉小羚羊,你跑的必须要比最快的狼更快,否则就会被吃掉。而另一边,大狼在教小狼同样的道理,你一定要追上跑的最慢的羚羊,否则就会被饿死。宁哥语重心长的告诉我,现在的社会多么残酷,无论是你羊或是狼,压力都一样的大。如果松懈一点点,可能就被吃掉或被饿死。他说到后来,我几乎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是啊,我最近怎么了,怎么可以放松自己。我汗颜,自己怎么是个这么容易被满足的人。

我想,宁算是我的好朋友了,能够在我走错路的关键时候指正我的朋友,一定是真的朋友。

因为宁哥的指导,我打消了辞职的念头,继续做了下来。到辽宁出差,带着我的新同事。辽宁有个设计院的一个女主任曾经和我们公司有过业务来往,我叫她王姐。我去了当然是先去拜访她。很热情的一个人,到的那天中午约她出来吃饭谈谈。当然,做销售并不只是吃饭这么简单,象设计院或者一些工程公司有点权利的人一般饭局都很多,不会在乎这么几顿。可是根据我的经验,在办公室里和对方谈的永远只是些空泛的东西,或者是一些形式上的东西。深层次的交流只有到饭店或者其他

的一些私人场所,这样的环境下,对方才可能给你透露些内部消息。进了饭店,刚上二楼大厅,一个男人很远走过来到王姐面前很热情的打招呼。原来也是和我同类的一家公司的业务员,今天在这里请王姐手下的一个技术人员吃饭。他非拉着王姐和我们几个去他那桌吃饭,我百般推辞不过,王姐说那就一起吃吧。可便宜了那个男人,按照他的关系,请王姐是请不出

来的,今天正好有这样一个机会他怎么会放过。到了桌边,王姐手下的技术人员朱哥见了王姐马上站了起来,大家心照不宣的笑笑,客气了几句,分别坐下。重新点了菜,开始闲聊。王姐向那个男人介绍说我是她妹妹,也许看我确实长的很小,看起来很单纯,所以他并没有怀疑我会是他的竞争对手。王姐似乎对他印象并不太好,吃饭的时候,任那个男人怎么样说笑调动情绪,王姐都没怎么说话。倒是朱哥和那人说说笑笑的很亲近的样子。他们部门,王姐是一把手,说了算的,我之前没有找过朱哥,我认为,只要和王姐的关系处理明白,她给下面施加一点压力,朱哥不过就做个顺水人情而已。可是今天吃饭的时候,我突然心里一动,想也许朱哥也该好好拉拢一下,毕竟我在这方面经验不足,对人和人之间利益关系的事把握的并不一定很准确,很多事往往都坏在小人物的身上。看王姐不是很喜欢说话,我就和朱哥多聊了几句,作为王姐妹妹这个身份,我没谈到与工作相关的任何事,只是无关紧要的话题,倒是很谈的来,最后那个请客的业务员倒冷了场,没有人再理他。从饭店回来,把王姐送上出租车,打车钱塞给了司机。我和同事走着回宾馆,边走边想那个业务员不知道怎么郁闷呢。

下午给王姐打了个电话,问她回去路上是否顺利,有没有堵车。王姐歉意的说没想到中午会碰到他,给我讲他们是什么公司,做什么产品,这次来为了什么项目。语气中听出对他们公司并不是很感兴趣。最后说,这样吧,改天请你到我家来吃饭吧。我说好啊好啊,不过晚上先出去吃顿再说吧,妹妹来了,中午当着外人的面也没谈什么。王姐说晚上有事,明天吧。我说明天也行。放下电话开始想,什么时候能去她家倒是个走入她私人生活的好机会,反正我去了也不会空手去的。回到宾馆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开始考虑这个晚上该做点什么。一下子想到了朱哥,中午刚吃过饭,趁热打铁吧。打了个电话,也许因为他看我和王姐的关系很亲密,所以很痛快的就约了出来。

晚上,我和同事先去了朱哥单位门口等他下来,然后一起打车去饭店。这时候

,朱哥才知道我并不是王姐的妹妹。不过我估计他也看出来了,虽然我不是妹妹,但是关系还是不太一般的。那天吃饭的时候具体谈了什么我都有点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他提到王姐是起决定作用的。朱哥有三十多了,不过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很年轻很有活力,吃完饭非要去唱歌,他说他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是唱歌了。OK,不就是唱歌吗,去唱好了。打车到KTV找了包房,我们三个人坐那嚎了一晚上,也喝

了一晚上。当然我没喝多少,让同事给我挡酒,我酒量很小,所以不敢多喝,一个女人喝多了失态确实不是件好事。出来时,朱哥有点晃了,拍着我的肩膀说,以后你就是我亲妹妹,有事就找我。我豪爽的说,那当然,亲哥嘛,不找你找谁。说完彼此哈哈大笑。

坐上出租车回去,我靠在椅背上,感觉特疲惫。也许吧,该习惯了,可是还是累。女人体力真的不行,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无论怎么强调男女平等,这一点还是否认不了的。

第二天上午,睡到很晚才起床。中午给王姐打电话,让她找了个熟悉的饭店订了位。吃饭的时候,和她谈了谈现在这个项目,很小,不过没关系,她是条很好的人脉,暂时的一个项目大小无所谓。后来我提到这次来辽宁还要去拜访另一个设计院,王姐马上说,哦,那里啊,那主任是我同学,可以帮你引见一下。真是天助我也,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层关系。我当时真是兴奋的差点跳起来。客气了几句,说什么时候找机会把那边的张主任找出来一起坐坐吧。王姐说张出差了,不过这两天要回来,明天我联系一下吧,只要他在家就没问题的。

看,这就是机会。虽然她手里的项目很小,但是她在这个行业做了这么多年,一定有很多她的朋友在其他公司或设计院做着和他一样的工作,都是我所能利用上的关系。通过她认识总比我自己冒然去找好多了。

晚上,和同事去逛商场。女人嘛,改不了天生的本性。真没想到,在商场卖鞋的地方竟然碰到王姐,她和她老公一起来买鞋。不由感叹这个世界真的太小。我们同时惊呼好巧,她和我抱怨她老公不爱陪他逛街,又不会帮她选样子。我说有我呢,让他回去我帮你选啊。然后我开始陪她挑鞋,女人在这方面有更多的共同话题,品评着服饰装饰价格类。又谈谈她的家庭,她说她女儿在读高中,说了些学习成绩如何听不听话之类的话,还说她女儿特爱好艺术,我大大夸赞了她女儿一番,无非说些艺术怎么有前途,那孩子多有灵气的话。看的出,她对于谈她女儿有着无比的兴趣。谁说女人和女人难交

流的,看看,那么多的共同话题,那么多相似的心情,多么容易沟通。和她这个晚上,感觉真的和自己一个好朋友在一起一样。最后选中一款四百多元的女靴,我抢着付了帐。然后送她回家,也借机知道了她家的地址,以后过年过节什么的也好拜访了。

第二天和王姐还有张主任一起见了面。这个人,据说以前是做项目经理的,后来回来做了技术方面的主任。真的见到了,真是不佩服不行,感觉很油的一个人,老江湖了,说话办事滴水不漏

。中间谈了几个话题,感觉和他还是有距离,一直无法找到和他的切入点。他说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才不做项目经理的,现在不抽烟,不喝酒,吃饭的时候,什么都不吃,只简单夹了几口清淡的素菜。给人的态度很和蔼,总是笑呵呵的,但是又感觉特遥远。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一个人,真不知道怎么对付他了。聊天提起昨天晚上我和王姐逛商场的事,张主任笑着说,昨天晚上我也出去了,和爱人一起去超市买了点大樱桃,别的水果我都不爱吃,就这个还行。我们笑着说,富贵命啊,大樱桃多贵啊。

回来以后,我一直感觉有点闷,怎么就找不到他的弱点呢。到底对什么感兴趣呢?突然灵机一动,对,大樱桃,他不是喜欢这个吗?第二天我们起早起床,去超市看了一下,八十块一斤,买了两盒。给张主任打电话说要给他送样本,他说,好,你们来我办公室吧。我们提着公司的手提袋,把两盒大樱桃装进去,旁边装了我们的样本。到了他办公室,我笑着说,把样本给您送过来了,有机会看看是否有合作的机会。他匆匆瞥了一眼手提袋,笑着说好,放那吧。正好有别人来找他,我们就借机告辞。长出了一口气,他肯定看到袋里不只是样本了,不过他没说什么,那就好。果然,下午他给我打电话,客气的说你看你怎么这么多心,送样本就送样本,还带什么东西啊。我说,昨天听你说买大樱桃,我也有点想吃了,就去超市买,顺便给您带了两盒,又不是特意买的。唉,当时心里在想,这么贵我怎么舍得给自己买啊,不是特意买的才怪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