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女帝灼灼全文免费阅读,开局女帝还剩百日寿命无弹窗广告阅读

女帝灼灼全文免费阅读,开局女帝还剩百日寿命无弹窗广告阅读

互联网 2020-11-24 14:10:1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炎国,炎京。

平江畔。

明月高挂夜幕,悠扬的琵琶音在江面上飘荡开来,美妙悦耳,让人心旷神怡。

身着淡紫色纱裙的女子蒙着一层紫金面纱,往上是一双媚意天成的凤眼,黛眉如画,玉扶着琵琶,轻拨撩动。

随着曲子渐入高昂,女子玲珑娇躯旁浮现出漫天霞光,宛如九天神女,清冷华贵。

旁边,一袭白衣的君不朽斜躺在草地上,单撑着脑袋,欣赏眼前这美丽的风景。

这风景,规模实在惊人。

从侧翼看,弧度也堪称完美。

“6分的气质美女啊。”

君不朽内心感慨。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个月了,他见到的女人都格外平平无奇。

难不成,修行会使人变小?

良久,曲停。

女子看向君不朽,薄唇轻启,出声问道:“如何?”

“如痴如醉。”

君不朽微微摇头感叹,仿佛还沉浸在刚刚的风景里面,意犹未尽。

“比之美仙院的云裳花魁如何?”女子又问。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试过你的……

君不朽沉思片刻,回答道:“各有千秋吧。她的声音比较甜美轻柔,而你的声音娓娓动听,回味无穷。”

“是吗?既然不分上下,那你能否再作一首堪比‘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的诗出来?”

女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君不朽。

我本以为你是馋我的曲,没想到还馋我的诗!

君不朽无语了,双枕着后脑闭眼假寐,懒洋洋道:“你就别一直惦记这事了,诗又不是死,哪是说作就作的,得看缘分。”

“看来我还是不如云裳。”女子略有吃味道。

她和君不朽认识也有两个多月了,关系莫逆,堪比管鲍之交。

得知君不朽给青楼花魁作了一首绝美的言律诗,她内心震惊的同时,也有些嫉妒。

所以今晚她就把君不朽约到平江畔,看看能不能蹭出一首诗来。

“别酸了,你现在不也从我这里拿走了一首曲子,连声谢谢都没。”君不朽道。

“这首曲子可有名字?”

“有,《霓裳羽衣曲》。”

“……”

又是裳!

女子眼里的期待瞬间转为平静:“我不要了。”

君不朽偏头看她一眼,都已经学会了,还能不要?

呵,女人啊,口是心非的吞金兽。

面对君不朽的眼神,女子当做没看到,岔开话题道:“你满腹经纶,有治国安邦之才,入朝为官后必能平步青云,又能造福天下苍生,为何天天窝在一个小小戏院里蹉跎岁月?”

月光洒在君不朽身上,女子看清楚那张俊美的侧脸,宛如谪仙临尘,还有那么一丝风流倜傥。

女子深感遗憾,明明是可以靠才华吃饭的男人,却仗着颜值在戏院里混吃混喝,荒废了人生。

面对女子的质问,君不朽笑道:“当官太高尚了,我就是一个肤浅的俗人,只想在这炮火连天的年代兢兢业业做点小生意,然后过上财大气粗的日子。”

顺便搂着云裳的小蛮腰安心入眠。

美滋滋。

再说了,入朝为官和在美仙院里当官人差不多,都是靠一张嘴吃饭。

听到这话,女子很想对君不朽说,当商人赚不了几个钱,来当我马仔吧,我带你打天下!

日后,这天下之大都任你遨游!

女子将琵琶放在玉腿旁边,身段婀娜多姿,凤眼里有着一丝忧愁:

“自先帝陨落,炎国便一直处于内忧外患的局势

刑部大牢。

君不朽蹲在阴冷潮湿的地上,帅脸郁闷。

他今晚都准备离开炎京了,远离这个即将发生战争的是非之地,没想到这就被刑部抓来了。

再说了,白墨犯的事,与他君不朽何干?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白贼这狗东西去吃海鲜竟然不带上我,当初就该让他溺死在粪坑里。”

君不朽喟叹,心想靖国那么多公主里面,好像就位公主有驸马,也不知道哪位公主请白墨吃海鲜大餐。

寒冬腊月的,也不知道哪位驸马戴上了温暖的绿帽。

额,等等,在蹲大牢的我,不是应该先想着怎么出去吗?

君不朽挠挠头,感觉想错了方向。

“这两年来,炎国和靖国的关系已经到达冰点,靖国先帝斩了炎国先帝,然后炎国女帝又斩了靖国先帝,双方仇恨都刻在骨子里了。”

“这狗东西还在这时候去招惹靖国公主,不是纯心给老子找麻烦吗?”

“回头没有百八十个妞……啊呸,百八十两黄金赔偿老子,这事就不算完!”

君不朽正在思考该怎么离开这座大牢,忽然听到幽暗的走廊里有脚步声传来。

很快,映入眼帘是一位身穿干净的绯色官袍老人,慈眉善目,头戴乌纱帽,发丝和胡子并没有因为年纪大而花白,漆黑如墨,看上去给人一种老当益壮的感觉。

君不朽认识此人。

刑部尚书,齐……害,丑比不配让我记住他名字。

在这个看脸(划掉)修行的世界里,能坐上高位的人,修为都不低。

尚书这个位置,更是需要第六境的日月巅峰,或者第境的本源老阴比坐镇。

而君不朽,仅仅只是第一境的聚气大帅比。

看见齐尚书的时候,君不朽大概知道自己为何入狱了。

这糟老头子怀疑自己也吃了海鲜!

呵忒!

爷是那种什么海鲜都吃的人吗?

齐尚书笑起来很阴,率先开口道:“君不朽,你是炎国第一风流才子,算是个聪明人,本官怀疑白墨有通敌靖国的行为,你与白墨至交好友,应该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

在现在这个紧要关头上,一旦白墨通敌罪名落实,身为挚友的君不朽也难逃干系,没准第二天就会被拉到菜市口砍头。

通敌靖国,那就是叛国罪啊!

“我来炎京第一天,下榻之地就是美仙院;第二天,美仙院;第天,还是美仙院……和白墨那厮早有两个月不联系了。”

君不朽有些无语,质问道:“齐尚书,你还能不能好好对待自己这份工作啊?就你这办案能力,以后还怎么升官啊?单纯一个怀疑就把我抓到这里来,无聊不无聊啊?”

“你在怀疑本官的办案能力?”

齐尚书目光锐利,冷声道:“本官现在上就有白墨通敌靖国沁水公主的证据,但本官念你是炎国栋梁之才,不希望你年纪轻轻就丢了性命,方才抢在白马卫之前找上你,如果你落入白马卫里,你觉得自己是否能活命?”

白马卫,也就是女帝的侍卫,但也有巡查缉捕之能。

在炎国,被白马卫找上的人,不死也得掉层皮。

君不朽那层皮已经掉了,如果再掉的话,可能就是掉头了。

“呵呵。”

君不朽翻了翻白眼,你要是有证据,早特么一刀砍老子的头了,还用得着在这跟我唧唧歪歪?

不过,原来是沁水公主请白墨吃海鲜啊。

以前就见过这个小娘皮,本以为是个正经人,没想到私底下也会请人吃海鲜大餐,唉,古人云,不能以貌取人啊。

不对啊,她那个驸马也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