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女执政官全文免费阅读,《首席执行官的女人》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叶南城季青小说阅读

女执政官全文免费阅读,《首席执行官的女人》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叶南城季青小说阅读

互联网 2020-11-24 03:22:21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季青索性低下头——眼不见为净。

“那晚的事你最好忘了。”他忽然说。

“什么事?”

“别告诉我你忘了。”

他低下头,唇轻轻擦过她的耳垂,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季青的腿一软。

“你刚刚不是让我忘了吗?”季青稳住脚,有点好笑地反问。

“如果你还想竞争那个项目的话……”他继续说。

“你威胁我?”季青仰起头,眼里跳跃着愤怒的小火苗。

“我是提醒你。”他漠视季青的愤怒,淡淡道,“管好你的嘴。”

“原来叶总是怕一夜风流的事传了出去?”季青怒极反笑,“你尽管放心,说出去是我没面子,年纪轻轻的就要花钱嫖男人。”

他注视她的目光更冷冽了,季青毫不示弱地瞪着他,她们就这样僵持着,连迈出的舞步也生硬了。

悠扬的小提琴声蓦然换成了节奏明快的舞曲,季青这才注意到小提琴手已经下场了,工作人员在表演台下面摆了几个放音乐的音响。

有几对衣饰光鲜的男女走到宴会厅中央,跟着音乐的节奏跳起了探戈,舞步娴熟而优雅,适才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高谈阔论的宾客们大都站在边上欣赏。

季青也伸长脖子看得兴致盎然,这种现场版的探戈表演,非常有感染力,而且绝对是一种视觉享受,可比在电视上看带劲儿多了。

“有没有兴趣一起跳?”刚才对季青横眉冷对的叶南城忽然开口说。

“行呀。”

话一出口她马上就后悔了,季青的确学习过一段时间的拉丁舞,只不过学艺不精,自娱自乐还成,在大庭广众之下——季青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是算了吧。

季青正琢磨着找个什么借口推托,他蓦然弯下腰在季青耳边低语:“是不是不敢啊?怕出丑?嗯?”

喵了个咪,这个死男人有透视眼么?

“我很怀疑你会不会跳舞,算了吧,你不怕丢脸我还怕呢。”他很可恶地耸耸肩。

“你——”季青恨得牙痒痒。

“我怎么了?”他挑眉,唇边勾起若有若无的笑。

季青忽然意识到他是在故意激怒她,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不知道安得是什么心,适才对她冷若冰霜,现在又来捉弄她,他是故意让她难堪吗?

季青忽然想到自己退回他那叠钱时额外多支付的一元硬币,难道是自己触犯了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他是在报复自己?

那他留下那叠钱算什么?她和他顶多算是扯平,一个跨国集团的大区CEO胸襟这么小,还口口声声地威胁她,真不是什么好鸟。

“嗳,叶总,怎么不去跳舞呢?”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季青的思绪。

是安心,她似乎刚补了妆,瞅上去容光焕发的,刚才挽成髻的长发柔顺地披散在肩头,清纯如邻家女孩,和她丑恶的内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安小姐,你身体好些了吗?头不会晕了吧?”叶南城对她的关切之心溢于言表。

“我休息了一会儿已经没事了,不信,你看。”安心提起晚礼服的裙摆在他面前转了一圈。

哦,很轻灵很美丽,难怪林健康会劈腿,主动送上床的清纯佳人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拒绝。

“叶总,我能和你跳一曲探戈吗?”安心说,末了,还不忘向季青解释,“青青,我只和叶总跳一支舞,就一支,可以吗?”

乞求的口吻,可怜巴巴的样子,临场发挥的不错嘛,完全有做演员的潜质,季青几乎都要冷笑出声了。

叶南城很明显地动心了,放在季青腰间的手松开了。

“不行。”季青脱口而出。

一男一女同时愕然地看着季青。

“安心,你到一旁歇着去吧,我怕你跳着跳着低血糖的老毛病又犯了,当场晕倒可怎么好?”季青连演戏的耐心都失去了,语气颇不友善,又笑着问叶南城:“叶总,我说得没错吧?您忍心让心心旧病复发吗?”

安心脸色都变了,季青根本不给她辩解的机会,拉着叶南城走了。

走到宴会厅中央,刚刚停止的音乐声重又响起,季青隐约记得这是一支阿根廷的探戈舞曲,正准备回忆一下曾经学过的舞步,叶南城忽然握住她的腰整个人向季青压来,她被动地借着他的手力往后仰,上半身几乎和地面成了平行线。

“看来你对那晚的事恋恋不忘。”他紧盯着季青的眼睛。

“你别自作多情了。”季青恼羞成怒。

“是吗?那你怎么解释你今天的行为?或者说你为男人争风吃醋已经成了习惯。”

“你让我起来。”季青感到季青的腰快断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他的脸向季青逼近——近在咫尺。

季青知道她今天的行为在外人看来很幼稚很可笑,她是故意和安心针锋相对,季青恨她,恨她gouyin自己的男人,恨她欺骗了自己的感情,可是她血淋淋的伤口怎么可以向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展示?

“我想要酒店大堂那个项目。”季青说。

“你凭什么和我谈这个?”他的眸光骤然变冷。

“叶总,您不是希望我管好自己的嘴吗?”

“你威胁我?”

“不敢。”季青笑,“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看来我是小看你了。”

“好像——是你先威胁我的吧?”季青挑眉。

季青真的不在乎这个男人怎么看她,海天国际酒店大堂的项目她一定要赢,她不能输给安心,她不能让她骑在自己头上——为所欲为。

他握住季青腰的手蓦然松了,她惯性向下滑去,正当季青以为自己会摔倒在地的时候,他突然又将季青拉了起来,手放在季青腰间带着季青旋转起来,刚开始季青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四肢生硬得像木乃伊,他不仅是个舞技高手而且绝对是个好的舞蹈老师,“前进”“后退”“头往左摆”“往后仰”“抬腿”在他一系列的指令下,季青和他配合得越来越默契。

季青忽然听见此起彼伏的掌声和喝彩声,视线掠过周围的人群,这才惊觉她和他已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

这一走神季青差点被他绊倒,他不露痕迹地带着季青旋转起来,速度太快了,季青的心差点跳出胸腔。

舞曲的最后一个音符戈然而止,季青被他牢牢禁锢成一个后仰的弧度,他前倾的身体和季青紧密相贴,鼻尖对着鼻尖,嘴唇碰着嘴唇,季青看到他深邃的黑眸里自己的影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季青的脸莫名其妙地红了。

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季青确定她没有用错形容词,季青也深信他们是为了他而鼓掌,她很有自知之明,她顶多算是他身边的一件道具而已,为了烘托他而存在。

“我讨厌你故作的世故和老练,你脸红的样子——我比较喜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