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女王修成记全文免费阅读,龙眠之诗_第二十一章_冰痕女王_免费小说阅读

女王修成记全文免费阅读,龙眠之诗_第二十一章_冰痕女王_免费小说阅读

互联网 2020-11-29 18:31:16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冰痕之峰

也许两位大小姐和两个女孩怎么都想不到,这个位于山峰裂痕中的庞大城市,它的城市主堡,竟然建在山巅之间,云顶之上,无数的风元素法阵支撑着无数的基座,无数基座则支撑起了这个庞大的城堡。

事实上,一直在车队走入那个城市中央广场最大的传送阵之前,或者说她们被传送到几百米高的平台上之前,她们都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城市的城市主堡,竟然在她们头上。

实际上,中洲的守备骑士们也都吓了一跳,有些有点恐高的骑士甚至面色发青,这种没有任何实质物品支撑的平台一看就有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但是站在上面行马却让他们感觉犹如脚踏实地。或许是出于人类对魔法的信任,在听取了周围黑语者们的解释之后,中洲骑士们倒是渐渐开始不那么害怕了。

埃德文倒是有敲开过女孩们的车门,询问她们是否害怕,在得到了否定的回答之后,才命令车队向着城主居住的一边城堡驶去。

车厢内,刚刚说过不害怕的瑟尔在埃德文关上车门的一瞬间变得面色铁青,姣好的面容此时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我好害怕但是我不好意思说的感觉。

实际上,不只是瑟尔,四个女孩都是在帝冕城那种沿海城市生长的人,根本没见过这么高的地势起伏,甚至连高一点的山都没见过,遇到现在这种情况当然不一定能够淡定。

瓦伦汀娜和艾瑞丝都是看出了这个平台和周围桥梁是用浮空法阵支撑着,而且她们姐妹都是掌握了短时间飞行魔法,六级魔法[滞空]的人,有过飞行经历的她们加上对魔法的信任,信任支撑着这座桥梁的浮空法阵,没有那么害怕,至于安娜,很大概率是她没反应过来。

“瑟尔你没事吧,我看你脸上都快能滴墨水了。”艾瑞丝依旧抱着安娜,看着瑟尔的脸色,不由得有些害怕。

“没有事的,二小姐,区区这点高度。”瑟尔依旧是平时的自信和冷淡的表情,但是那快滴出墨水的黑脸色已经完全出卖了她。

然后她就感觉到一双柔软的手从身后捂住了她的双眼。

“如果害怕的话,就不用看了。”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让瑟尔顿时安心下来许多。

桥梁实际上也就是车队几分钟的路程,很快就抵达了城堡外庭,驱车的骑士将车停在外庭,然后让四个女孩都下了车之后,便被人引导着驱向城堡的侧方,而所有骑士们的马匹,也由城堡的仆从牵往马窖。

城堡的管家则从城堡内出到外庭来迎接远道而来的贵客。让女孩们吃惊的是,城堡的管家竟然是一个和她们的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

“请雪莱大人和罗兰大人前往议事厅,城主大人已经在等了。瓦伦汀娜小姐和艾瑞丝小姐,请随我一起移步茶厅,之后会有仆从引导各位爵士前往其他茶厅,我们为各位准备了北境特产的红茶和糕点,建议在晚宴到来之前可以享用一下北境的特产茶点,也是城主的一点心意。”管家女孩的面容十分精致,让人看去第一眼就能对她抱有好感,而且气质也是无可挑剔,作为管家也是把骑士们和女孩们的行装还有接下来的活动安排得井井有条,让人难以相信,这么年轻的女孩,竟然对管家这个需要一定经验积累的工作进行得这么完美。

听到城主已经在等雪莱和罗兰了,瓦伦汀娜和艾瑞丝更是印证了之前的猜想,然而她们也没有理由对人家的安排提出异议,毕竟她们实际上只是贵族眷属,本身根本没有任何的职位军衔或是爵位。

雪莱和罗兰听到这个消息,点点头,便两人一起向着城主主室的方向走去,根据城主的管家对他们的谦恭程度来看,两个女孩认为他们应该有着名誉子爵或是勋爵这样的爵位。

中洲的骑士们欣然接受了建议,各自跟着女仆前往茶厅,而黑语者骑士们却自行走向其他方向,虽然不知道他们要去哪,但是一看就知道他们对这个城堡绝对是熟悉到轻车熟路的程度。

“好的,请你带路吧。”瓦伦汀娜落落大方的说道。

管家也是轻轻笑了笑,然后领着四个女孩一起前往接待贵客的茶厅,一路走去的时候,女孩们环视着四周城堡的排布与雕塑等,只感觉到简约而一丝不苟的风格,这与女孩们住在帝冕城时候家里的风格非常相似,没有那些浮华的冗余装饰,简约而低调,丝毫不张扬的风格。

所以女孩们心底默默的对这个城堡内的装饰表示了赞美。

走在前方引路的管家,自从看到了这对中洲贵族姐妹的容貌之后,心底也一直在默默的赞美,她们的面容每一条线条,每一分色彩都是那种恰到好处的完美,那种即使缺失还是增添了一点点都会让人扼腕叹息的完美。

在这个巨大多城堡中绕行了一段距离后,五个女孩抵达了茶厅。

“请四位小姐先行用茶,我去通报城主,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吩咐在门外的女仆。”管家推开了茶厅的门,对着四个女孩做了请进的手势,待四个女孩在茶桌周围的沙发上坐定了,管家就鞠了一躬,然后挥手示意在准备茶点的女仆们过来,待女仆出了门站在门外等候,就为女孩们关上茶厅的门,“希望各位小姐用茶愉快。”

管家把门轻轻的关上了。

城主的房间

没有多少来冰痕城的旅行者见过冰痕城主的样貌,甚至许多小贵族和初级的官员都不知道冰痕城主究竟长什么样子,但是雪莱和罗兰却不可能不知道,因为北境多个主要城市的城主,都是由北境圆桌骑士们来担任,瓦伦汀娜和艾瑞丝怕是怎么都想不到护送着自己的两个骑士竟然分别是冰冠城的城主和铁星城的城主。

冰痕城主房间内并不是瓦伦汀娜和中洲的骑士们认为的摆满了名贵古董和字画,里里外外透着老气的奢侈那种。

也不是兵武横陈,处处透着上过战场的骑士杀伐气息的那种。

实际上,不只是中洲的客人们,许多没有见过冰痕城主尊容的人都会有如上的误解,但是他们绝对想不到的是,冰痕城主房间的布置,实际上就和普通的年轻女孩布置差不多,比起那些普通的女孩们,也许就是多出了一副铠甲,一把长枪,还有许多魔法制造的生活用具。

作为北境的第二魔法之都,北境的魔法能源之都,战略重地的大都市冰痕城的城主,是一个女孩。

“啊~雪莱哥哥你们回来了啊。”城主房间外书房的落地窗前,一个白色长发的女孩坐在书桌前批阅着被学士们简化过的各种文件,察觉到两个年轻的骑士走进了她书房,便抬起头打招呼。

女孩的白色长发及腰,额前的发丝修剪得十分整齐,而她的肌肤透着一种特殊的白皙感,与身为血族的该隐那种苍白感不同,她的肌肤那种白皙则是如同雪一样,有着一种透明质感的白。她的容貌也是如同美之神刻意赐予的一般,与瓦伦汀娜和艾瑞丝相比较也不遑多让。

她正是圆桌五席,布伦希尔德·希尔德里克。

“布伦,你怎么那么有闲心叫我们来。”雪莱笑着问道。

“因为……咳……因为好久没见雪莱大哥和罗兰大哥了啊。”布伦希尔德笑道,面色上看她有些病恹恹的,但是恐怕只有与她亲密无间的圆桌骑士们才知道,这个平日里看着病恹恹的女孩,挥舞起她的长枪的时候多么的恐怖。

“你又感冒了?”罗兰皱了皱眉。

“咳……不碍事的……”布伦希尔德的声音一直都是柔柔细细的,这是她自小就养成的习性,而且她的身体一直不算太好,尤其是在北境这种天寒地冻的地方,偶尔会有个感冒或是发烧什么的;然而事实上,这个圆桌骑士的三位女性骑士中,真正能堪当骑士这个职业的只有布伦希尔德,她先天柔细的性格和病弱的体质并没有因为龙魂的觉醒而改变,龙魂增强的是她的战斗能力,并没有给她一副不容易生病的强健身体。在加上最近一年也没有什么情况需要她也持枪战斗的,所以缺乏锻炼的她更容易生病了。

“生病了就不要硬撑着,你是不是平时都不听话的?和拜伦一样都不让人省心”雪莱即使是训斥的话语,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生气,反而依旧是那种柔和的笑容。

“咳……我还好,雪莱大哥不要告诉哥哥。”布伦希尔德对雪莱笑了笑道。

雪莱看了一眼罗兰,摆出一副有些无奈的手势。

“今天用完晚餐我为你释放驱病术,三天两头就感冒,不用驱病术我看你暂时好不了了。”罗兰冷着脸。

“对不起啦罗兰大哥。”布伦希尔德又对着罗兰笑笑。

“中洲的客人现在在茶厅,布伦你病得太难受的话我们可以代你接待她们。”雪莱说道,“虽然到了冰冠城我还是得再接待一次就是了。”

“没事,我去吧,雪莱大哥你不是还在天命军团有事情吗?”布伦希尔德轻盈的起身,这个女孩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脆弱的,如同羽毛一般。

“哦?你这么快得到消息了?”雪莱眉峰一挑。

“实际上雪莱大哥你的消息是我让天命骑士给你传达的,这些消息在前天就从第二军团的十字星那边报告上来了。”布伦希尔德盈盈笑道。“那我去接见一下中洲的客人,雪莱大哥你忙你的吧,罗兰大哥我听说你昨晚把沃夫黑森纳旗了,可以让蕾西带你去魔法间。”

“不用麻烦蕾西了,我还是记得魔法间在哪的。不过驱病术的材料我会去找蕾西拿的。”罗兰语气冷漠但是三句不离布伦希尔德的病。

“那我也去一下天命机关。”雪莱笑得更温暖了,但是布伦希尔德却知道,有人要倒大霉了。

三人一起离开了书房,布伦希尔德一边走着,她的身后,一只体型庞大的雪鹰随着她飞出了书房。仿佛是护卫公主忠心的骑士。

冰痕城主堡,贵客茶厅

女孩们先是矜持了一番,然后在礼节足够之后,才开始享用准备好的茶点。这便是她们作为帝国最高级贵族的家庭教育,即使女仆们都为了给她们足够安静的环境享用茶点而离开了房间,房间内只有她们四个人,但是她们却不会再像在车里一样玩闹,而是时刻注意自己的风度和礼节,保持着淑女的矜持。保持着布莱克劳斯家族的风度。

“唔,茶不错。”艾瑞丝这时候非常端正的坐着,细细的小口品着红茶。

“这里一路过来的装饰风格也和我们家里面一样。”瓦伦汀娜说着也细细的品了一口茶。“没想到这里的城主也和冷砂镇别墅的主人一样有品味。”

然后她忽然给艾瑞丝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出那些不敬的轻浮称谓了,不然可是坏了家族的风度。

艾瑞丝恶狠狠的回了一个眼神,眼神的含义则是,我知道啦!

不久,门外响起一声敲门声然后是管家的声音:“各位小姐,城主很快就会到了。”

然后管家便离开了。

瓦伦汀娜优雅的用餐盘和餐具分开食用着糕点,然后又递去一个眼神。艾瑞丝同样恶狠狠的回了一个眼神。

再过了一点时间,门外终于响起了三声敲门,看来是城主与雪莱、罗兰交谈完毕,来与她们见面了。女孩们一听到这个敲门声,便暂时停止了享用餐点,安静的坐着以示意请进。对于她们来说,这样的礼节和风度虽然自己私底下并不怎么用,但是作为布莱克劳斯家族的嫡女,这种风度和礼貌是刻在灵魂里的,即使不多用,也绝不会遗忘掉。

门外的人听到里面没有传来示意不能进入的咳嗽声后,便轻轻推开了茶厅的大门。

刚刚领着四个女孩来到茶厅的被称为蕾西管家为一个女孩推开了门,然后对她作出了请进的手势,便缓缓退出,关上了门。

走进茶厅的女孩有着如同飘雪一样的白色长发,也有着如同雪一样的有些透明质感的白皙肌肤,让人看了第一眼就很难忘记掉。

一双和四双漂亮的眼睛对视着,似乎都是在默默的评价对方的容貌,进门的女孩心底赞叹着瓦伦汀娜如同深冬烈阳般的金发和那绝美的精致面容,赞叹着艾瑞丝灵动的双眼,淡金色的发丝和她同样绝美的面容。

瓦伦汀娜则对走进门的这位不知道是何身份的女孩如同雪般白皙的肌肤表示了极度的赞美,而艾瑞丝似乎很喜欢对方及腰的雪白长发。

“远道而来的中洲贵客们,我的名为布伦希尔德·希尔德里克。是特来接待你们的人。”布伦希尔德似乎之前没有过接待贵客的经验,虽然她身为一城之主,但是那柔细的说话方式和明显有些紧张的语气让她完全没有什么气势。

“您好,希尔德里克小姐。我名为瓦伦汀娜·布莱克劳斯。”瓦伦汀娜根本没有意识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病弱的女孩就是这个城市的城主,她还以为是城主让自己的女儿之类的先来接见她们。所以称呼其为希尔德里克小姐。

“我是艾瑞丝·布莱克劳斯。”艾瑞丝双眼有些机灵的动了动,然后她对着姐姐使用了[侧写],也是认为面前这个叫布伦希尔德的病弱女孩是城主的女儿。

“在下是安娜·布莱克劳斯。”

“在下是瑟尔·布莱克劳斯。”

女孩们相互交换了姓名之后,布伦希尔德很自然的坐在了茶厅的首脑上,中洲的四个女孩也按照客席主次落座。

“很感谢希尔德里克小姐能来接见我们,在冰痕城多有叨扰,请见谅。”瓦伦汀娜开始礼节性的对城主的招待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我是否可以称呼布莱克劳斯小姐的名字?不然我有些难以区分各位的称呼。”布伦希尔德也是礼节性的回答,“各位也可以称呼我的名字。”

“那么,我就称呼您为布伦希尔德小姐?”艾瑞丝也是客套着,由于她们不了解对方这位“城主千金”的脾气,所以目前还不让作为贴身女仆的瑟尔和安娜发话。

在礼节性的客套过后,瓦伦汀娜终于打算切入正题,毕竟她们来的目的是为了拜见城主,送上谢礼,而不是陪着这位“城主千金”在这客套来回。

“请问布伦希尔德小姐,城主大人什么时候会到达这里让我们致以谢意呢?”瓦伦汀娜给三个女孩使了个眼色,然后直切主题道。

“啊?”布伦希尔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大概三四秒钟,她才终于反应过来,然后为了保持礼节掩面一笑。但是实际上她搞清楚了这起奇怪的乌龙之后,有些忍俊不禁。

原来这几位大小姐称呼我是希尔德里克小姐,布伦希尔德小姐是这个原因啊,那么她们是不是也没认出雪莱大哥和罗兰大哥的身份。布伦希尔德这么想着。

布伦希尔德还一直觉得奇怪,中洲的这四个女孩明明是来拜谒城主的,为什么会和她在这里来来回回的客套,原来对方一开始就没以为她是城主。

四个女孩看着对方忽然礼节性的掩面而笑,不由得一头雾水,瓦伦汀娜本人也不明白自己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很抱歉,各位。”布伦希尔德道歉道,但是洁白的脸上却遮掩不住笑意,然后她故作“幽怨”的向瓦伦汀娜问道:“我看起来就一点都不像是城主吗?”

沉默……

沉默…………

几秒钟的沉默时间,布伦希尔德看着四个女孩脸上都是那种,你说什么我没听清的表情,表面上礼节性的轻轻的笑了笑,但是心底已经是笑到停不下来了。

“抱歉,布伦希尔德……小姐?我不是很理解您的意思。”艾瑞丝一脸的我是不是听错了。向布伦希尔德询问道。

“噗嗤。”布伦希尔德一直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笑出声来,但是终究是忍不住了。“很抱歉,很抱歉,我失礼了……噗。”

四个女孩虽然心底已经有了猜测,但是她们依旧不敢相信,因为这种情况简直太匪夷所思了,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国家或是势力,潜在的规则向来都不可能让这样的年轻女孩身居一个主城的城主这样的位置。

面前的这个女孩,竟然是……

看着白发女孩忍俊不禁的笑,四个女孩对布伦希尔德就是冰痕城主这个情况又多了一丝的怀疑,但是始终还是不敢确认。因为对方都没有亲口承认,加上她们觉得这根本不可能。

待到布伦希尔德笑完了,整理起仪容再和她们对话。

“真是十分抱歉,我竟然在贵客面前那么失态。”布伦希尔德依旧是那种柔细的声线,但是开心的笑过之后,她语气里的紧张和拘束已经消失了。

艾瑞丝的表情依旧是疑惑,但是她也知道不好再拖了,只能冒着失礼的风险询问:“请问,布伦希尔德……小姐……您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布伦希尔德收敛了笑意,现在她的表情反而有些严肃,而作为城主和圆桌骑士的威严,此刻也展现一角。

仅仅是这一角,让中洲的四个女孩更能相信对方的确是冰痕城主。

“我便是是冰痕城的城主,圆桌骑士五席布伦希尔德·希尔德里克。”少女碧蓝色的眼瞳中,闪过了一丝金色的火苗。

此刻,那个柔柔弱弱的,肌肤如同雪一样白皙透明的女孩。身上发出了对她来说很违和的,却足以印证她所说是话的威严。

那一刻,她再也不是刚刚和雪莱还有罗兰撒娇的妹妹,也不是和中洲女孩们一同礼貌而优雅的用茶的“城主千金”,更不是绝美却病弱的如同初冬小雪的雪一般的女孩布伦希尔德小姐,而是端坐于冰峰之上的,是这座被称为极冰之痕的,北境的诸多主城之一的,冰痕城的雪之女王!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