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她内心不够狠全文免费阅读,她谁都不爱(6)全文免费阅读

她内心不够狠全文免费阅读,她谁都不爱(6)全文免费阅读

互联网 2020-11-24 15:08:5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免费文库小说在线阅读

小说全集

她谁都不爱(6)免费阅读全本番外免费文库小说上一章:人人为她狂免费文库小说下一章:你为什么不爱我“也没有很久。”陈幺诚实地回,她自己长得好看,就很欣赏长得好看的人,不巧,韩明烨属于长得好看的那一批里最好看的,彼此又没有利益冲突,陈幺还想一点点扎根,少不了大佬的帮助。她太清楚在什么人面前表现成什么样的性格了,所以韩明烨所见到的陈幺,跟陆峥、李总、蒋元柏等人见到的都不一样。让韩明烨对陈幺刮目相看的是她的演技,以及她敢爱敢恨毫不矫情的天真直爽,他觉得这个小姑娘很干净很通透,有点直脾气不会伪装。于是好感up。他的生活环境又跟其他人不同了。陈幺在进组前就网上搜索过,韩明烨那是出身书香世家,祖父母是知名学者,外祖父母一个是音乐家一个是考古学家,父母则是国家科学院院士,父亲还是国科院院长,又是独生子,自小生存的地方就学术氛围浓厚,后来出道当演员,本身学历高就不说了,还在华夏电影学院担任特聘教授,一课难求。在他面前妖妖娆娆就没意思了,人正气凛然不吃这种,陈幺眼光毒辣,看一眼就知道要用什么面貌跟人相处。事实证明效果相当好,这样的话,就算李总突然决定终止合约或是有别的什么麻烦,韩明烨都不失为一个可以利用的人。陈幺微微低头,纤长卷翘的睫毛轻颤,所有的心机与盘算都被她藏在心底,再抬头,韩明烨看到的就仍然是他以为的小姑娘。现在,陈幺要让这个人云淡风轻的心里对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决不是可有可无的萍水相逢,他很快就会知道,“这个小姑娘”不仅干净通透,还冰雪聪明。要补拍的镜头其实韩明烨不来也可以,到时候拿剪掉的部分贴上来就行,但童一春还是问了韩明烨,他很敬业,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来补拍。与此同时,童一春也挑了一个舞蹈演员来做陈幺的舞替。原本这一切都打算的没问题,可陈幺跟舞蹈演员都穿上戏服之后,这问题就出来了。虽然说身高差不多,但体型差的就有点大了。大魏时期的女子服饰飘逸如仙,布料轻薄,月光下的台子上恰好映衬出容妃,虽然瞧不见脸却能清晰看到身段,舞替很瘦,比陈幺瘦多了,但没有陈幺的胸,也没有陈幺那种妩媚绝丽的感觉。俩人站一起这对比实在是有点可怕,童一春突然就明白什么叫出众了,按理说这舞替也是个标准的美女,瓜子脸大眼睛小嘴巴,可一跟陈幺站一起,那真是没法比,差的太远了,就连背影都比不得陈幺风情。天行到底哪里找来的陈幺啊?不给其他人活路了都。

☆、她谁都不爱13

13这个舞替小有名气,因为不止一次在影视剧中作为当红女星的舞蹈替身,还在网上被一些粉丝多的营销号专门截图出来对比过,很多人甚至说她作为替身比女演员更漂亮更有气质,拍戏时跳个舞都要用替身的女演员们没少被diss过。陈幺是个网瘾儿童,对这些自然清楚得很。平心而论,舞跳得挺不错的,古典舞嘛,要求形神劲律,大部分学舞蹈的都是童子功,陈幺当然没有这条件,她小时候忙着填饱肚子,哪里能去学跳舞?但她胜在是上天的宠儿,聪明绝顶,学什么都比旁人快,稍微下点功夫就抵得上人家拼命好几年。之前还签美环的时候,陆峥也像模像样的给她找了个舞蹈老师,对方经常感叹天赋的残酷。很多人花了九十分的努力,也比不上她十分的天赋。陈幺可不想用替身引来一阵腥风血雨,《挑灯看剑》只要上映,她肯定是要小爆的,到时候叫人来踩她一脚好上位?哪有这样好的事,只有她陈幺踩别人的份儿!可别说这位舞替姐姐不想红,真不想红,哪能隔一段时间就一堆通稿呢,营销号可不会免费发布一个三十八线的信息,还特意去拿原剧中演员当踏板。蒋元柏按照陈幺的吩咐去跟童一春说了她可以直接跳,童一春不敢置信地朝这边看了几眼,陈幺看见了,面不改色挥手打招呼,对方看见了,微微一愣,也对着她挥挥手。蒋元柏朝这边看了一眼,虽然位置比较远,但陈幺还是能看到他嘴角一抽。舞替得知了却很惊讶,童一春的几部电影里都曾经用过她,所以也能说得上话,看了看陈幺,她忍不住问:“那位陈小姐……真的行么?要不我还是等一下吧,要是有问题的话我可以直接替补上去。”与此同时,不着痕迹地看了正坐在附近的韩明烨一眼,她很确定自己这句话说得温柔又贴心,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微博上她也塑造出了这种形象,现在粉丝都好几十万了,天天喊她仙女小姐姐求她出道,也有几个演艺公司向她递来橄榄枝,不过舞替一直想签美环或是天行,其他的小作坊还看不大上眼,就都拒绝了。韩明烨可是她的男神,如果她上场的话,说不定还能跟男神亲密接触呢。“不用了。”伴随着清甜嗓音的,是如火如风冲击力十足的美貌。舞替循着声音看过去,陈幺正朝自己这里走来。她已经化好妆,手上还戴了跳舞要用的银铃,身上舞裙轻薄飘逸,远远走来,一袭白裙简直犹如身在云里雾里,美不胜收。舞替是个女人都忍不住目不转睛,更别提身边的男人了。就连男神都在盯着看。“谢谢这位小姐的好意,不过是跳个舞,并不难,刚才舞指已经把编排好的舞蹈给我放过一遍了,我心里有数。”舞替听了,脸上露出哇你好厉害我好佩服你的表情,心里却嗤笑不已,这年头真是吹牛逼说大话的一抓一大把,这个舞蹈动作没什么高难度,但对身段姿态要求很高,而且很复杂,一个动作能绕出好几种形式来,不说旋转翻身了,她都怀疑这个只有脸的新人节奏能不能掐准!想在导演跟影帝面前表现也不至于这样用力过猛,待会儿出洋相可就难看了。如果可以,童一春也是不想用替身的,而且舞替跟陈幺身形区别比较大,要是陈幺能亲自上阵当然好。当下也不浪费时间赶紧开拍,至于舞替要留下来看情况他也没拒绝,毕竟她说的那种情况很有可能发生。这幕戏讲得是永成帝还受张无道左右不能专政之时,内心苦闷,夜晚难寐,容妃便起舞为他解闷儿。皎洁月色之下美人起舞,本是赏心悦事,可帝王心中郁结难平,又怎能高兴得起来。外头是白天,但内景早就搭好了,四周黑幕一挂,灯光一打,阴影光线都做到位,到时候后期DP与调色师就能重现这副月下舞的情景。要不是赶时间,童一春也不想白天拍夜戏,太麻烦了,可陈幺不是随便就能来的,韩明烨也是,这会儿两人都杀青了又回来拍,他还是想抓紧时间完成。大殿之上已经搭起了台子,帘幕低垂,有美人起舞,翩跹如碟,极美极美。一开始陈幺说自己看了舞指给的视频心里有数,舞替还觉得她是在说大话,可这会儿乐声一起她就惊了,要知道她早在几天前就收到了剧组工作人员的电话,那时就拿到了舞指的视频,还亲自接受了指导,为求完美练了无数遍才满意,可机器一开始拍,舞替瞬间就明白自己输在了什么地方。真要比专业,那陈幺可能比不过她这二十几年的童子功,但要比风情姿态,那她可比陈幺差远了,真的差远了。无论是旋转弹跳还是节奏翻身,陈幺都掌控的极好,舞替简直怀疑她是不是早就拿到视频练好了故意展现自己的“一鸣惊人”的,不然怎么可能有人看一遍就能学会?陈幺协调性惊人,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十分完美,以腰为轴表演翻身时,那腰简直宛如水蛇,又细又软,跳舞间她还能准确无误的判断镜头和落脚点,真是跳得美极,优雅妩媚,英雄不为这样的美人折腰,又要为哪一个?陈幺一拍戏就投入了十二分的精神,此时此刻她眼中看不到别人,她就是容妃,除了永成帝她谁也不喜欢,谁都不在意,她是为他活着的,他开心她就开心,他不开心,她便想法子叫他开心。为他跳舞,也是幸福。最终镜头定格在水袖翻飞间欲语还休的半张容颜上,她看见永成帝终于露出笑容,也不由自主地笑了,随即赤着脚跳下台子,如同乳燕投林般扑入永成帝怀中。白日她在外人面前是骄奢跋扈的宠妃,可在他面前,她温顺又乖巧,把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了他。永成帝也有片刻的失神,当容妃扑入怀中时,他的眼睛显得无比柔和,虽然那柔和只是片刻,但终究是独特的。韩明烨是真的看出神了,他似乎真的成为了那千古一帝,也真的置身于千年前的宫殿,青年帝王尚且羽翼未丰,身边满是虎视眈眈的敌人,惟独有这朵解语花陪伴在他身边,不离不弃,百依百顺。怎么可能真的不喜欢她呢?必然是喜欢极了,才在她死后追封她,并在之后再也不曾立后。可他是帝王,他还是要纳妃子,还是要让那些女人给他生孩子,选出个最合适的,将这个位子传下去。但那个时候,这大好河山,是青年帝王一人的,没有人站在他身边与他共享,也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有多孤独多寂寞。又有多么想念她。他在江山和她之间选择了前者,可临了,又总是想着她。可佳人已逝,此后余生漫漫,到底是没有第二个容妃了。陈幺撞进永成帝怀里,一对视才看见他眼中浓烈的情感,但是又极克制,永成帝意识到了自己对容妃的心动,但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政权更重要,他觉得自己日后有无数时光与她共度,却不曾想过她好端端的会死,甚至来不及见她最后一面。他终于回到她身边时,她已尸身冰冷。“好,卡!”童一春那是相当满意,这场戏没有台词,但两个演员的表现非常好,完全做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他这会儿才开始夸陈幺:“没想到陈小姐舞跳得这么好啊!”陈幺甜甜一笑,从韩明烨怀里站起来,但又借着过长的裙裾佯装不稳,果然,对方伸手扶住了她。她看过爆料,听说在剧组韩明烨从来不跟异性暧昧,导演一喊卡那是瞬间出戏决不拖沓,更别提是对女演员温柔体贴了。他性情是很温和,却也很淡漠。会伸手来扶她,陈幺再次肯定了自己的魅力。可她却并不停留,而是向边上的蒋元柏伸出双手,对方英俊的面容也愣了一下,扶了她。陈幺软软地靠着蒋元柏,刚才那场舞蹈还是消耗了她不少体力,如今粉面含春白里透红,真是说不出的好看。“童导客气了,您叫我名字就好,要不叫幺妹也成。”蒋元柏嘴角再度一抽,幺妹这叫法也太土了。陈幺敏锐地注意到他的反应,背地里下狠手掐了他的腰,蒋元柏浑身一僵,疼的险些叫出声,好在忍住了,没好气地看她一眼,她却跟个没事儿人一样跟童导说话去了。叱咤娱乐圈被无数人追捧的蒋哥突然忧伤起来,他靠的这么近,听得当然清楚,童一春在邀请陈幺出演他的下一部电影,童一春的电影要是这么好演,角色那么好拿,其他人干嘛挤破头也要抢啊?陈幺自己当经纪人多好,瞧把她给能的!

☆、她谁都不爱14

14童一春下部电影是都市犯罪题材,讲述刑警中队队长与犯罪心理侧写师两人强强联合破了一桩惊天大案的故事,其中童一春邀请陈幺来演的是刑警队警花,典型的男人戏里的镶边花瓶儿,纯粹是点缀那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给过于阳刚的电影增加点柔情。按照童一春的想法,他主动提出邀约,哪怕陈幺是天行的人,也不可能拒绝吧?但陈幺还真的就拒绝了,因为她对这个角色一点兴趣都没有。童一春一愣,“你不演?”“当然。”陈幺顺手拖过不远处的俩小马扎,一个自己坐,一个给了童一春,蒋元柏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听陈幺大言不惭:“这种花瓶角色没有任何意义,刷脸的角色一次就够。”如果要展现美貌,那么《挑灯看剑》就足够了,陈幺很清楚远香近臭的道理,这个真理放在明星跟粉丝身上也适用,被奉为经典的、封神的,永远都是死去的和退圈的,遗憾美的魅力就在这里,悲剧性的结局更能让人永远怀念和铭记。真要再来一部刷脸刷存在感的电影,她干嘛不叫李总给她砸一部呢?还能请个当红流量或者影帝来合作,顺便炒一波热度,童一春的下一部电影一看就是男人戏,女性角色都是花边,她就是再抢眼也没什么意义。要么不演,要演就要惊艳,这就是陈幺的原则。她对待别人兴许不够好,可对自己绝对是体贴入微,一点委屈都不受。“蒋哥有您的号码,童导要是改变主意了,随时欢迎联系。”陈幺笑了笑,一派自然,丝毫不觉得自己拒绝了童一春有什么好遗憾的。“您知道,我值得更好的。”说完她就从小马扎上站起身,留童一春自个儿失神,蒋元柏跟在她身边,拿眼睛瞄她:“真这么洒脱?”“不然呢?”陈幺懒散地回了一句,“要当花瓶我不能让李总晕头转向给我量身打造一部么?”蒋元柏生平头一次看到有人把自己被包养的事儿给说的理直气壮毫不羞愧的,他用怪异的眼神打量了陈幺一番,说:“你真是个奇怪的女人。”陈幺权当赞美,她要去卸妆换衣服,正巧遇到韩明烨从他的个人更衣室出来,陈幺便露出笑容,韩明烨微微一怔,也对她笑了笑,问:“准备回去了么?”“嗯,韩老师还有戏么?”“没有了,想跟童导说件事。”“那就不打扰韩老师了,再见。”“再见。”蒋元柏把陈幺跟韩明烨的互动看在眼里,他跟韩明烨虽然不熟悉,但对这个人的人品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谁不知道韩明烨是圈里出了名的洁身自好,三十五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之前有个十几岁的初中小女生因为迷恋他偷了家里的钱来探班,那是大众第一次看到韩明烨生气。但即便生气,他仍然顾忌着小女孩的心情,没有吓到她,而是联系了她急得快疯了的父母带她回家,并且教育她不可以这样做,这样做是错误的。平时拍戏拍广告,不管跟女演员有没有对手戏,都保持着很恰当的距离,不会太疏离却也决不会太亲密,有礼貌也绅士,但就是给人一种很难接近的感觉,连带着他任教的华夏电影学院的学生们上他的课都不敢大喘气开小差,明明韩明烨是个看起来很温和客气的人。但他居然会主动跟陈幺打招呼,这可真就少见了。蒋元柏忍不住又朝陈幺脸上看去,还是说长得好看的人真的就是不一样,以前韩明烨能免疫,纯粹是因为没遇到陈幺这样漂亮的?陈幺没在意蒋元柏脑子里想些什么,她在盘算自己刚才跟童一春说的话有没有漏洞,正巧这时候手机响起来,陈幺看了眼,是李总,他通知她今天晚上去见他。合约里写了,非工作期间,她要随叫随到。作为酬劳,每次见面后对方会支付她一笔不小的数目,所以李总约她,陈幺还是很开心的,因为这代表她的小金库又可以添砖加瓦了。一提到钱,她的心情明显变得更好,卸了妆换好衣服,刚上车,手机就又一次响起。这回不是李总,是这段时间经常给陈幺打电话但她一次都没接过的陆峥。当然了,这一次她也没有接。蒋元柏随口跟她说:“我之前听人提起过你。”“嗯?”“美环的太子爷有个小女朋友,藏得严实,就是你吧?”蒋元柏倚着车背,隔离板一放下,他们在后座说什么司机跟助理都听不到。“叫幺幺就挺好的,幺妹真的不好听。”陈幺掀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我就是喜欢,你能拿我怎么样?”她对蒋元柏说话真是一点也不客气,毕竟对方曾经对她翻了那么多次白眼,在别人面前日天日地的蒋哥,在陈幺面前就是个经纪人,能力再强人脉再广权力再大,不都得老老实实客客气气叫一声李总?要是蒋元柏真那么能,陈幺何必旋转李承泽呢?她肯签那么个奇葩的合约,本身就带了破釜沉舟的底气,不然她选蒋元柏或者陆峥多好,怎么都比冰块好捂得多。蒋元柏嘴角又是一抽,“不能怎样,但你总得注意自己的形象,人设崩了可就不好了。”陈幺嗤笑一声,“人设?”两个字一落地,她突然表情一变,桃花眼水润润的氤氲着雾气,一副小可怜模样儿,仿佛雨夜被打湿毛发的小奶猫,软糯的叫声令人怜惜,“是这样?”然后她伸手扯开裙子领口,露出精致、纤细的锁骨与若隐若现的香软沟壑,红唇微张,粉色的舌尖在唇瓣上一舔而过,小可怜的眼神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眼尾自带红晕宛若桃花娇艳的尤物,“还是这样?”“又或者,蒋哥喜欢什么样,我就能是什么样的。”陈幺凑近蒋元柏耳边在他耳廓轻吹一口气,她身上那股子像是能勾走男人魂儿的香味又逐渐盈满整个空间,之前蒋元柏就觉得别扭,被陈幺靠近过,就好像被她标记了一样,那股子香气留在他身上久久不散。好在陈幺见好就收,她双手环胸坐好,中间跟蒋元柏隔了好远的距离,这会儿才扬唇一笑,“蒋哥说说,幺幺有什么人设呀?”呀字的尾音又轻又软,蒋元柏这些年走南闯北,对各地的方言都有些了解,听陈幺说话像是南方人,吴侬软语的,光是从她嘴里蹦出的字就甜的像蜜糖,可有些时候她又会说出些北方特有词汇,叫人看不透摸不清。就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蒋元柏在她面前居然会有窘迫的感觉,他别开脸,仍然维持了一贯惹人恼火的语气,“这话你等红了之后再说。”现在这圈里谁不卖人设?早几年是吃货总攻老公,近几年女明星流行自黑真性情,陈幺现在还是一透明,等爆了,不卖人设都难。长得一副仙女模样,却是朵危险的食人花。陈幺逗蒋元柏觉得挺好玩的,她知道蒋元柏心里有气,毕竟以他现在的地位,再来带她这么个新人真是委屈,可惜李总直接下达的要求,蒋元柏又不能说什么,只好把气朝她身上撒。要换掉蒋元柏还不容易啊,陈幺跟天行签的是一级合约,再加上她跟李总合约里的条条框框,完全可以再换一个经纪人。但陈幺不乐意。蒋元柏瞧不起她,轻视她,她就非要给他点颜色看看,陈幺不希望自己身边有人不同心,更不想被拖后腿,因此虽然她撩拨挑衅蒋元柏,但都把持着一个度,在对方发火前戛然而止,这招对李总有用,对蒋元柏也有用。对不同的人要使用不同的方法,这点陈幺可太明白了。她以前讨生活的时候卖花,其他人在情人节这样的日子都不一定能卖完,她再平常日子就能卖光,还能卖出双倍价钱。这就是陈幺的本事,她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阅历让她变得精明而不外露,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判断出自己需要表现出何种样貌,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坑蒙拐骗偷吃喝嫖赌抽她样样都行,只不过那时候需要填饱肚子,现在不需要糊口,日子越过越好。陆峥、李总、蒋元柏、韩明烨这些人,都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出生的时候嘴里就含着金汤匙,他们接受的是比常人更高贵的教育,衣食住行都超出常人一大截,在这样的天之骄子眼里,陈幺这样靠男人的,可不是叫人瞧不起么。于是陆峥想要独占陈幺,李总对陈幺总有种嫌弃,蒋元柏的鄙夷不屑根本不加掩饰,韩明烨现在是不知道陈幺跟李总的关系,如果知道了,那种一身正气非黑即白的人,也不可能接受陈幺。陈幺从一开始就格外清醒,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想要什么,认准了那个目标,就决不回头。这些人不过是可供她利用的道具,要是真投入了感情进去,那可就亏大了。

☆、她谁都不爱15

15陆峥的电话在陈幺下车后又打来了,他最近是隔三岔五就打,陈幺不接他打得更欢,可能是没想到这回陈幺会接,刚接起来后那边还沉默了好几秒钟。“陆哥,找我有事儿么?”陈幺声音温柔且平静,“不是说了互不打扰么。”陆峥那头喘了两口气,没回答,问:“你在哪儿?”陈幺也没告诉他,她知道陆峥不可能短时间内对她死心,但她也不会激怒他,“你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幺幺,你真这么狠心?”他声音沙哑,似乎为情所困,“转身就走,一个机会也不给?”反正陆峥也看不到,陈幺面上露出笑来,气息却没有丝毫变化,“陆哥,这不是第一次了吧。”陆峥在那头一愣。“我以前只是没说而已,因为我觉得你总会有你的原因。”陈幺轻轻一叹,还带了哭腔,她声音本来就好听,软糯清甜,刻意放柔就丝毫没有任何冷意,“我在你身上发现了多少次口红印长头发,需要我一一跟你说明么?还有你微信上那些暧昧信息,我是不查岗,可你也不该这样哄我。你把女人带到我的床上,就没想过我会生气吗?”记忆里陈幺向来温柔到没脾气,偶尔任性那也是男女朋友间的小情趣,但陆峥真不知道自己露出了那么多马脚,顿时也就说不出话了。诚然,他跟陈幺在一起这两年没少跟别的女人乱搞,但都很注意决不会出现花边新闻,可那些女人居然……他身上有口红印长头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