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她在祈祷全文免费阅读,向苍穹祈祷的风完整版精彩阅读全文阅读 呼唤红颜最新章节全文试读

她在祈祷全文免费阅读,向苍穹祈祷的风完整版精彩阅读全文阅读 呼唤红颜最新章节全文试读

互联网 2020-12-02 15:39:33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向苍穹祈祷的风》 第10章 非叶 免费试读

第10章非叶

我发现,当你一个人走在月光下的时候,你的思绪就会像月光一样漫无边际地狂想。好吧,也许你不一样,反正我是这样的,尤其是我读了整整一个Chun天的书以后。读书的结果除了可以给纳兰静静讲故事之外,还能让我排遣一下寂寞,让心里乱七八糟地有东西填着。

我发现我有胡思乱想的毛病,比如说今晚我应该是来怡红院有正事要办的,可是走着走着,我就胡思乱想了起来。我想着Chun天的时候,我在这里看到的那些无辜的柳叶,那片柳叶一直到今天,还被我放在怀里。我想起来无天无道的那一首诗歌,那首诗歌直到今天还在我的脑子里转悠,我想起来那个骑着白猪的敏敏,我不知道这个女人现在在干什么。

但是我就是来找她的,趁着月光,给她一个惊喜。

不错,今晚月光大好,我也终于完成了我的画作。所以今晚我是来怡红院办正事的,我要把我辛辛苦苦画了一个Chun天,满怀着我Chun心Chun情的一幅Chun宫——仕女图送给敏敏郡主。我相信,结合了我的真心,纳兰书生的真笔还有默琉璃的真章的一幅《陪君坐待繁华尽》,一定可以让我顺利地接近敏敏郡主,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那头让我的马寂寞了一个Chun天的龙雪小猪的。

我的马埋在江边上,马头朝着北边,江滩上还有一丛丛一片片地芦苇。我葬马的时候,纳兰静静陪着我,向我说对不起。

我知道她是真的对不起,因为从我的马死的那一天开始,我再也没有看到她跨小花篮了。

那天明明是Chun天的,可是我感觉自己像是在秋天,远远近近一片空洞洞的白色。纳兰静静站在江水边上,Chun风早就吹绿了江南,如今却也吹动着她柔柔的长发,柔柔的衣衫。我看着那一片芦苇,感觉有一种像江水一样迷茫的忧愁,这忧愁不知不觉就缠住了我。我不知道,这种忧愁究竟是因为我怀念着我的马,还是因为静静的忧伤。我只知道,在那一刻,连江水都是静静地流淌,我的视线里只有芦苇中的小姑娘。

我让静静坐到亭子里去,因为小孩子不能吹江风,万一她感冒了就不好了。静静离开了芦苇,她手中折了一根芦苇杆,然后我就听到了芦笛的声音。凄清地像是秋天的早晨,凄清的像是早晨的笛声,凄清地像是笛声的少女。

我看到有渔人在江面上静静听着笛声,有船夫在渡口静静听着笛声,有鬼街上还没有走的落魄户静静听着笛声。

其实,不过是一匹马死了而已,我真的不介意的。

就像是阴险送我一块砖,告诉我要还他人情一样,纳兰静静的笛声比那块砖还厉害,让我觉得自己很……

我想,谁要是敢欺负纳兰静静,我会把那砸碎撕成碎片。就算是老天爷,我也要捅他个窟窿……

你看,我莫名其妙地又想起这些东西来了,也许我只是在思考我为什么要杀猪而已。

但是,我想着想着就想歪了,我从想一头猪变成了想女人——我不觉得自己虚伪了,我只是觉得我应该快点回去,纳兰静静还等着我讲故事呢。

我很小心地爬上墙头,因为我知道这个怡红院里高手很多,更重要的是女人很多。女人对于危险有天生敏锐的直觉,这一点有的时候比高手还可怕,所以我必须很小心地作出爬墙的举动来。事实上,一个会武功的女人,往往比一个男人难斗许多。双手搭上墙头,仿佛上面覆盖了一层青苔,柔软而滑腻——还是说……

一个女人的手!

就像我准备从墙外往里爬一样,这怡红院里也有怀Chun的女人往外爬!我闪电般地窜了起来,很流畅地使出了一招Chun风杨柳,柔和的指劲笼罩了那个准备惊叫的女人的十二处大Xue。是的,这就是回风舞柳的奥义,随心所欲地扭转力量前进的方向,从而可以从头顶上直接攻击对方的后背。如果是Chun天的时候,我还不会领会到这样高深的精义,但是读了几个月的书,我就这样无师自通了。

纳兰书生说,我天生就是练武的料子,我在想他是不是在暗示我让我当他的妹夫。

这是我从出江湖以来第一次出手,所以我的下手很重,而且Xue位点的也很马虎。月光照耀着冉冉升起的我,也照耀着墙角下踩着一头白猪的这个少女,在她的眼神里有惊讶——看到上帝下凡的惊讶。在她惊讶的时候,我很有一种飘飘然的得意,所以我决定只点了她的哑Xue就可以了。但是这样仓促的决定,让我感到内息有些控制不住,结果还是点错了Xue道——点到章门Xue上去了,小姑娘立刻就要跌倒下来。

失败失败,这小姑娘要是惊叫出来,我可是要倒大霉的,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种事情我可不想干。

然后我飘飘然地落在地上,伸手托住她柔软的身躯,一阵淡淡的香气就悄悄过来了。我忽然觉得,也许我Xue位没有点错,因为小姑娘还在那里发呆。不是那里,是我的怀抱里——嗯,真是一个漂亮的小姑娘,轻飘飘香喷喷的。更重要的是,这小女孩真懂事,她没有叫出声来。

“一个女人家,半夜不睡觉,跑来爬墙。不知道很危险吗!”我板着脸,“叫什么名字?”

“非叶。”小女孩果然是吓呆了,说出名字之后,猛然清醒过来,“救……”

“落在我手里,你就是喊破天也没人来救你的!”我心情很舒畅地告诉她,随即便很不舒畅地发现,有人已经冲过来了,一团在月光下狂奔的白色身影。

是龙雪!那头会笑的猪,居然想当救美的英雄吗,还是猪八戒在这一刻和它融合了呢!

这一刻,龙雪不是龙雪,而是一头撒开四蹄,在月光下玩命飞奔的小猪!它哼哼惊叫着,一团团地肥肉波浪一样翻滚着,勇敢地向我冲来。苍天呐,这世上就有如此悍勇的猪,居然在这个夜里想当护花使者吗!我把非叶抱在左手,空出来的右手握住了剑柄,下意识地侧了身子不让非叶看到飙血的样子。

我仿佛听到斗牛士的号角,我抽出了背上的剑,平举着准备刺入龙雪的心脏……

然后我看到了,在龙雪背后,还有一个追杀的男人。这个男人一身夜行衣,獐头鼠目地干巴精瘦,追着龙雪一路朝这边冲来。在死亡地威胁下,龙雪跑得如同一阵风,而那个干巴男则似乎见鬼一般,停止了追逐,甚至有离开的倾向。非叶很温顺地软倒在我的臂弯里,沁人心脾的香味很舒服,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别致一点,用比较艺术的手法杀死龙雪。

我没有理会这个干巴男,我只是凌空掠出了三丈,然后一个曼妙的回旋,在掠过龙雪之后就收回了自己的剑。非叶还在飞天的美妙之中沉醉,干巴男还在见鬼的恐惧之中战栗,而我则在考虑要不要杀人灭口。因为我没有蒙面,我还露了自己武功的底细,更重要的是我看着这个干巴男不爽。

如果不是他把龙雪赶过来,我就可以在怡红院的屋顶上散步,高兴的时候掀掀瓦片,就可以看到美人Chun睡的美景。那么多美女,那么多风景,那么多姐姐的床啊——这本来是多么物超所值地一次夜行,全让面前这个男人——怡红院的男人……

莫非是那个传说中的怡红小厮?

但是随即我就发现不是,因为怡红小厮没有道理在自己的道观里赶猪,更重要的是他没有道理蒙面。何况,怡红小厮如果长成这个模样,那我真的要替这满园的鲜花门感到欣慰了——这是多好的牛粪啊!

随即我感觉我应该认识这个人,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让我想起来了,我整个Chun天,都在黑咕隆咚的鬼街玩着拍老鼠的游戏。

是了,这个人就是当初跑来捣乱,后来回回被我教训的老鼠!

他穿了一身夜行衣,蒙的像是个忍者,以至于我居然没有认出他来。要知道,我不但拍过他板砖,而且我还曾经跟踪过他,可是我居然没有认出他来。

嗯,不是因为他改变了,而是因为我似乎从来没有认真看过他长什么样。

再说,我怀里还有一个小美人,我的心思在小猪身上,我自然懒得管老鼠。

但是,当我认出他之后,我忽然就很愤怒,非常愤怒。

那是暮Chun的时候,我记得纳兰静静有一天很生气,不但生气而且还哭了,哭得我心里难受极了。

静静是个很乖巧的小女孩,有时候古灵精怪十分可爱,哭泣应该是她很小的时候才有的行为。

原来,老鼠欺负她了。

我不知道老鼠为什么欺负她,也许是因为他不忿被我拍砖,也许是因为他……

没有第二个也许,因为静静好端端的,可是她就是不说老鼠怎么欺负她了。

我觉得问题出在我痛痛快快的拍砖上,所以我要一人做事一人当,先把老鼠一下拍死拉倒。

可是直到今天,我终于找到这个老鼠了……

先杀猪,再杀老鼠,然后——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