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好不容易在一起全文免费阅读,宝贝,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5000+),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在线书吧手机版

好不容易在一起全文免费阅读,宝贝,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5000+),旧爱重提:总裁,不安好心!,在线书吧手机版

互联网 2020-11-25 13:38:1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季凌天突兀的声音响彻在诸人的耳中。

    瞿苒苒微微皱眉,杵在原地,对季凌天的言辞不明所以。

    季凌天此刻已经朝他们走来,他森冷的眸光瞪视关昊,“不能让你带走苒苒,你不配拥有她。”

    关昊面色散发阴冷,可看向瞿苒苒的黑眸却是极致温柔的,他亲吻瞿苒苒,轻声道,“宝贝,你先到车上等我,我哥一直都很难接受我们在一起的事……”

    瞿苒苒看了一眼季凌天,在犹豫中,她弯下腰欲没入车厢…轹…

    “苒苒,你难道真的愿意跟一个表里不一且心肠狠毒、残酷无情的男人在一起吗?”

    季凌天的话,猛然间令瞿苒苒弯身进车的动作一滞,她乍然抬眸,疑惑看向季凌天。

    这一刻,关昊幽冷的视线睇向季凌天,黑眸微眯,透着寒光,以强大的自制力淡淡吐出,“哥,我想你应该知道分寸。襞”

    季凌天淡漠回应,“我后悔到今天才做出这样的决定……如果早知道你会这样自私的话,早在五年前我就应该将一切告诉苒苒!”

    瞿苒苒越听越懵,眉心不解蹙起。

    “小可,送苒苒回别墅。”关昊目光如炬地盯着季凌天,薄唇却是开口对一旁的佣人道。

    佣人小声应承,“是……瞿小姐,我们进去吧!”说着扶住瞿苒苒。

    瞿苒苒完全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一时懵在原地,任由着佣人扶着她朝向身后别墅,可是谁也不会料到,季凌天的声音竟那么苍凉的从瞿苒苒单薄的脊背后传来,“苒苒,关昊他骗了你,他骗了你整整五年!!”

    听到季凌天所说的话,瞿苒苒的身子重重一怔,赫然转过身,眉心揪得愈紧,惑色在她眸底更广地散开。

    关昊俨然已经被触碰到底线,那极少在人前窜起的怒火此刻在他暗黑的眸底燃烧,他眯着眼,诡谲和危险的眸光迸射,他压制着吐出,“季凌天!”

    季凌天同样狠狠盯着关昊,咬牙切齿地吐出,“你不配拥有她!!!”

    瞿苒苒杵在原地,对于眼前兄弟两的剑拔弩张,丝毫不明,但季凌天口里一再强调的话,令她整张脸都皱成了一团。

    关母是听到佣人的禀告出来的……

    一眼就见到兄弟两那怒意相视的狠绝眸光,关母登时身子瘫软,几乎后倾差点摔倒,庆幸佣人及时扶住了关母,“老夫人……”

    佣人的一道紧张呼叫稍稍打断了此刻危险一促即发的局面。

    “妈……”关昊即刻来到关母身边,扶住关母。

    关母滞望着季凌天,那悲凉的声音幽幽传来,“凌天,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先来看看妈……”

    季凌天神情虽然冷漠,眸底透出的光芒却有微微柔软。

    “妈,你没事吧?”

    瞿苒苒此刻亦紧张扶着关母,担忧问道。

    瞿苒苒的一句“妈”不经意间刺激到季凌天,那股如火山就要喷发的妒意岩浆迸出,想到自己的不忍,换来了瞿苒苒如今对关昊感情的根深蒂固,他内心愈加的烦躁。

    被瞿苒苒搀着的关母扶着额,“我没事,只是头有点痛……”

    瞿苒苒关心道,“那我扶你进去休息一下吧!”

    关母轻轻点头,“嗯。”

    唯恐关母身体不适,瞿苒苒暂时忘记了季凌天和关昊之间的争执,搀着关母转身回别墅。

    “够了!!”

    一句仿若压抑着滔天-怒火的咬牙声音厉声传来。

    关母和瞿苒苒同时身子一震。

    “顾请若,你不要再演戏替你的小儿子隐瞒了!!”

    完全没有想到大儿子会直呼自己的名字,关母被瞿苒苒搀着的身子再次重重一颤。

    瞿苒苒又一次被季凌天的话震惊,终于开始正视季凌天所说的话。

    季凌天咬着牙齿,竭力隐忍逸出,“这么多年了,难道在你眼中永远只有你的小儿子吗?”季凌天突然仰天冷笑,“你害怕我跟苒苒揭穿了事实,关昊就没法再跟苒苒在一起了吗?我的好母亲,你那么了解你两个儿子,你应该清楚,比起关昊对苒苒的在乎,我远胜他千倍万倍,我才是那个能够带给苒苒幸福的人,而关昊根本就没有资格拥有苒苒!!”

    季凌天的冷言讽刺教关母本就不好的脸色更加煞白……

    关母痛呢喃,“凌天……”

    季凌天眸底掠过一丝伤痛,但三十多年来的孤独凄冷已经练就了他不被伤痛侵蚀的冷硬之心,他的眸光嫌恶地从母亲那悲戚的脸庞上掠过,倏地,三步并作两步,他移至瞿苒苒身边,强劲分开瞿苒苒搀着关母的手,冷冷道,“苒苒,跟我走!”

    突然被季凌天拉向他的车子,弄不清楚眼前状况的瞿苒苒抗拒吐出,“季总,你弄痛我了,放开我……”

    手腕被季凌天掐得极痛,他禁锢她的强劲根本就不容她的手有丝毫退缩的可能。

    一名佣人已经上前紧张扶住瞿苒苒,指责季凌天,“请您放开瞿小姐,您这样的粗暴方式会伤害道瞿小姐的。”

    季凌天根本就不松手,冷声对瞿苒苒道,“上车!”

    瞿苒苒用力甩开季凌天的手,抱怨道,“你弄得我好痛啊……”

    注意到瞿苒苒已经被自己攥得青红的手腕,季凌天没有再碰瞿苒苒,眸底怒火中烧的眸光也因为疼怜而缓和下来,他歉意道,“对不起,我只是……”

    “你只是应该离开这里!!”

    关昊的声音冰冷传来,待季凌天的视线转向关昊的时候,关昊的手已经揽在了瞿苒苒纤细的腰身上。

    那属于关昊的好闻气息窜入瞿苒苒的鼻息,令被季凌天惊到的瞿苒苒登时充满了安全感,她看着季凌天,不解地问,“季总,我一直以为你沉稳大度,可今天你的态度让我很失望。”瞿苒苒一心以为季凌天是在阻止她跟关昊在一起,所以声音里面也有了丝丝怒气。

    季凌天低哑地唤了一声,“苒苒……”

    “季总,我跟你说过,就算我没有跟关昊在一起,我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我……”

    季凌天承受着心头的痛楚,打断瞿苒苒要说的话,固执吐出,“苒苒,你真的认为你这辈子选对了人吗?”

    关昊拥着瞿苒苒,无视季凌天的说辞,径直转身,“苒苒,我们回去……”

    “关昊,你算计叶流紫,逼死瞿耀霆,七年来对苒苒只是宣泄和利用,你有什么资格跟苒苒在一起?”

    终于,季凌天那如吼般的愤怒嘶哑声,令在场所有人都惊愣在了原地。

    ---------------------------------------

    算计叶流紫,逼死瞿耀霆……

    当这几个字传入瞿苒苒的耳际时,那震撼程度就如一个响雷在瞿苒苒的脑海中炸开,顿时令她的脑海嗡嗡作响,瞬间脑子一片空白。

    “季凌天!!”

    关昊怒吼而出,拳头紧握,自制力已经在崩溃的边缘。

    反应过来的瞿苒苒,脸色已然苍白,她惊愕得盯着季凌天,喃喃吐出,“你……你说什么,什么算计,什么逼死……”

    “苒苒,五年前,你父亲的死,根本就是被逼无奈,因为当时有人将他逼上绝路!!”

    瞿苒苒愣愣摇头,瞳孔因为震惊而扩大,难以置信。

    “你知道关昊对付你母亲的时候,他为什么要让秦梓歆发有关你父亲死因的视频给你看吗?因为他想要试探你的反应,他想知道你父亲在你心底究竟占据了多少重要的位置,结果却是你为了你的父亲甚至可以放弃你跟他的感情,所以他惶恐,害怕……”

    瞿苒苒黑白分明的眼眸此刻呈现呆滞的状态。

    “他怕失去你,因为他根本就是逼你父亲走上绝路的那个刽子手!!”

    关母不知何时冲了上来,用力摇头,语调带着些许的恳求,“凌天,不要说了……”

    季凌天低头看着自己的母亲,嗤笑,“你们这样蒙蔽着苒苒,就没有过良心不安吗?”

    关母依旧恳求,“凌天,不要这样,他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

    季凌天看着关母哀求的脸庞,冷冷的笑,倏地视线抬起,迎向关昊危险眯起的凌厉黑眸,“关昊,你怎么能够那样的自私,你要苒苒跟着你这个‘杀父仇人’在一起,你不觉得很是残忍吗?试想一下,如果苒苒哪天知道了每天躺在自己身边且哄得自己爱得深入的男人就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你教她如何面对已经死去的父亲?”

    季凌天说出这些的时候,瞿苒苒整个人已经重重后退……

    关母即刻移至瞿苒苒身边,扶住处于震撼中的瞿苒苒,慌忙解释,“苒苒,凌天他说的不是……”

    季凌天-怒声而出,“我说的是不是真的,苒苒,你应该亲口问问关昊,他对你如果真的在乎的话,他就不会昧着良心欺瞒自己的罪恶,而卑劣选择跟你在一起!!”

    瞿苒苒此刻已经看向关昊……

    关昊的俊颜森冷,那燃烧在他眸底的火苗在碰见瞿苒苒质问的眸光时,瞬然间熄灭。

    怜惜在关昊的幽深的眸底掠过……

    他知道,这一天迟早都要来,纵使此时此刻他有将季凌天碎尸万段的冲动。

    瞿苒苒挣开关母,慢慢走到关昊的面前,已经泛白的唇瓣艰涩开启,“为什么季总会说这样的话?苒苒……”

    关昊眯起眼,眸光微微黯淡。

    “那时候你父亲哀求关昊,要关昊放过你,可关昊给你父亲唯一的条件就是他死。”

    瞿苒苒不敢置信,不断摇头……

    时至五年,父亲那自杀的惨死画面依旧在她的眼前历历在目……

    她永远都记得父亲那和蔼慈爱的脸庞,他曾经是她辈子最最在乎的人……

    即便到了今天,想到父亲的死,她的心头依然会窜起止不住的悲伤。

    她是那样思念她的父亲,在她失落无助的时候,她多么渴望她的父亲能够在她身边……

    “不,不可能的……”瞿苒苒不愿意接受地摇头,“我爹地是自杀的,他是因为歉疚害死的关伯父,所以在关昊找上-门的时候,给了关昊一个交代……根本就与关昊无关!!”

    “苒苒,你真的太天真了……”为了让瞿苒苒看清楚事实,季凌天不得不残忍吐出,“你是否还记得,你父亲死后,关昊就跟你离婚了,并没有再对你做出任何的伤害……你试想一下,上一代的仇恨在关昊的心底那样的根深蒂固,他为了报复都能够牺牲自己的婚姻恣意地玩弄你,他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放过你?我相信跟你在一起的那两年,他对你绝对没有任何的感情,若真有感情,他不可能在和你分开的那四年对你不闻不问,他对你放手,根本就是在兑现跟你父亲的承诺,也将上一代的恩怨告一段落。”

    季凌天叙述的时候,瞿苒苒始终凝睇着关昊……

    她试图在他清俊的脸庞上找到她想要看见的怒火……

    可是,没有,他竟连怒火都已经消止,跟她相视的眸光那样的黯淡,就好像他已经放弃,因为事实已经让他没有解释的余地……

    “我不相信……关昊,我要你亲口跟我说……”瞿苒苒竭力顶着喉间的哽涩,缓缓吐出。

    关昊伸手试图扶上瞿苒苒的双肩,瞿苒苒却已经抗拒的后退。

    关母再次走到瞿苒苒身边,她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艰涩吐出,“苒苒……”

    瞿苒苒悲痛欲绝地扶住关母,情绪低落,不断恳求,“伯母,我知道您一定知情,您告诉我,我现在所听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我……”

    “我求求你,伯母……”

    关母看着瞿苒苒痛苦的神色,在不忍和犹豫中,她慢慢吐出,“孩子,你要相信关昊,他只是为了帮……”

    “是,苒苒,五年前我的确犯了不可饶恕的错……我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只是没有想过,会来得这样的快。”

    关昊自责的嗓音极其沙哑。

    这一刻,瞿苒苒双腿一软……

    在瞿苒苒几近倾倒的时候,关昊及时伸手将她揽进了怀中,“苒苒!”

    瞿苒苒的眼眸已经被决堤的泪水模糊……

    她依旧难以承受,不断摇头,眼泪颗颗飙离眼眶。

    关昊疼怜将瞿苒苒按进怀里,“宝贝,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能不能给我一个弥补错误的机会……”

    瞿苒苒已然像个已经没有气力的人,她瘫软在关昊的怀里,沉浸在自我的悲痛欲绝中……

    “宝贝……”

    关昊怜爱亲吻瞿苒苒的发丝,嗓音极其的低哑。

    季凌天在此刻走到瞿苒苒身边,心疼吐出,“苒苒,跟我离开这里。”

    瞿苒苒呜咽出声,靠在关昊的怀里,开始大声抽泣。

    季凌天看着瞿苒苒承受着痛苦的悲痛模样,心有不忍,却并不后悔将事实告诉瞿苒苒,因为一段真挚的感情,决不能靠谎言维持一辈子。

    “宝贝,对不起……”

    关昊不断在瞿苒苒的耳边述说的歉意,可是瞿苒苒没有丝毫的反应,她只是哭,一直哭,眼泪沾湿了关昊身上的衣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瞿苒苒慢慢地推开了关昊……

    没有责怨,没有怒骂,她被泪液浸湿的眼眸怔怔地望着关昊,紧抿着唇。

    “苒苒,我们走。”

    季凌天此刻已经拉住瞿苒苒。

    瞿苒苒仍旧是望着关昊,可身子已经被季凌天拉着转身,她像是已经没有意识,任由着季凌天的动作。

    然而,关昊根本就不可能允许瞿苒苒离开……

    所以,在季凌天拉着失魂落魄的瞿苒苒转身离开的那一秒,一贯跟随着关昊的数名保镖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

    ps:今天是28号,冰照例出来吼一声,今天开始月票一张变两张,愿意送月票鼓励鼓励冰的亲们,希望给冰投票,投票很简单:【点击文章简介那页,本月月票数下的投月票就可以送了】,感谢亲们的鼓励和支持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