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好久不见,顾先生全文免费阅读,缘深情浅:顾先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顾先生全文免费阅读,缘深情浅:顾先生,好久不见

互联网 2020-11-30 09:47:04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决裂

    “今晚回来么?”夏瓷小心翼翼的通过手机问话,沉默良久,才等到一句,“不回”。

    一张双人床,却只有一侧有人睡过的痕迹,另一侧平整的好像从未有人存在过一样。

    听着手机那头的盲音,夏瓷只能悻悻地走到窗边,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这个男人不是一向如此么?

    夏瓷轻抚肚子,她已经怀孕四个月。可惜她实在是太瘦了,一点也不显怀,站起来用手摸摸才能感觉到腹部微鼓。

    门铃声响起,夏瓷眼神黯淡,匆匆披了一件外套披在身上。

    成婚三年,这是她第一个孩子,她心下是高兴的,她一直不敢告诉顾忱,等到四个月了,胎稳才决定挑个好时间告诉她。

    打开门,一个阿姨打扮的人自顾自的走了进去,毫无诚意的喊了一声太太。随手把一个牛皮纸袋放到了桌子上。

    “这周的饭,饿了自己热着吃。”说完,阿姨直接离开了家。

    把送来的饭菜放进冰箱,夏瓷有慢慢的走到楼上,找

    了个舒服的姿势想要休息一会儿。这个家里一切都是陌生的,除了每周有人来送饭,有电有水以外,好像顾忱已经将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打开了热水器,却发现已经流不出热水,等下周阿姨在来的时候,让她和顾忱说一下,修一下热水器吧。匆忙用冷水擦了擦身子,夏瓷微缩在床上,空荡荡的房间渗这无限寒意,让她忍不住将被子提了提。

    只觉得浑身上下烫的厉害,她大概猜到自己的发烧了,可是为了孩子让她怎么能吃药,只要多睡一会儿,明天早上就会好。你看,她多听话、多会安抚自己…

    “你这未免有些过分了,她怀着孕,不要总是折腾她,夏家欠你们的都已经补偿了,她何其无辜,你要这样对她?”夏瓷只觉得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听到两个女人在说话,还又一个人给她打了针,喂了药。

    不知道睡了多久,夏瓷终于清醒。只是她的头很沉,身子也烧的疼。

    听到脚步声,心里还是不可否认的欣喜了一阵。看了一眼时间又急忙下了床,果不其然看到了顾忱已经坐在餐桌前。以前他在家里住的时候,她都会给他做早饭的,他有胃炎,一顿饭不好好吃就会犯病,疼起来脸都是白的。

    看着夏瓷走下来,顾忱起身,却没有去扶她。只是从身后的柜子上拿了一个牛皮纸袋, 等着夏瓷走到了左边,顾忱直接把文件和笔、印泥一起放在了她面前。

    大概猜到是什么事,她也不想去说什么,只觉得心疼的厉害。

    他的语气冷淡,就好像夏瓷只是一个被他威胁的合作伙伴,“虽然之前没有要离婚的打算,但现在情况不同,我要把时澜接回来了。”

    夏瓷一言不发,只觉得一口气压在喉咙,上不去下不来。

    “时澜在国外很辛苦,她好不容易回来了,需要有人照顾她,过几天我给你换一套房子,她想住在这边。”

    陆时澜,是他大学时候的女友,是她的闺蜜。

    如今在牛津大学读经济学硕士。

    夏瓷有些难过,但还是打开了牛皮纸袋。如她所想,一张离婚协议书。不管签字还是不签字,对于她和顾忱来说婚姻都不过是一个束缚而已。

    更何况,只要顾忱开心,她夏瓷就愿意做任何事,这不是对顾忱的害怕,而是她真的想守护心理那最后的对他的爱意。

    她承认当年是她让夏家是了手段让陆时澜出国留学,这样她才能有机会嫁给顾忱。可是一切她都安排的妥当,即使陆时澜去那边也不会生活凄苦,可是谁知道就在他们新婚三个月,夏爸爸让顾忱与英国谈业务,却亲眼目睹了陆时澜在酒吧工作,被人调戏、羞辱的场景。

    从那以后,顾忱对她、对夏家的态度就变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夏瓷也不想问。

    她握住顾忱带来的黑笔,在离婚协议上慢慢的写了自己的名字,她努力的不想让顾忱看出端倪,但是她却抖如筛糠,连字都不似平常那样清秀。

    文件另一侧,顾忱的名字已经签好。

    于是终于等到了陆时澜回来的那天,顾忱专门为了她的接风宴买了一套小别墅,请了最好的日料师傅,还有他们的朋友,原来过了这么他还是没忘记时澜最喜欢吃日料、最喜欢浅水色。

    夏瓷觉得自己也是贱,偏偏要打听他们在哪儿聚会。这周阿姨送来的菜太油,她没什么胃口,看着上周饭菜没怎么动,阿姨索性拿了代餐粉过来。

    几日她一直都没怎么吃东西,顾忱也只回来过一次,拿了东西就走。

    她不吃东西没关系,可是孩子会饿。 匆匆的泡了一杯代餐粉,夏瓷想出去买点什么垫垫肚子,可是一口下去,立刻吐了出来。

    夏瓷孕期反应明显,只是没人关心,她也不提出来罢了。

    她到顾忱和陆时澜的新房时,门口的保镖也没有阻拦她,看着她病怏怏的样子,院子里的服务生,随手给她递过了一个培根三明治。闻着那股油腻的味道,夏瓷摆了摆手,走进了门。

    顾忱拥抱着陆时澜,体贴的把她额角的碎发别到而后,轻轻的吻着时澜的眼睑、鼻尖再到嘴唇,一吻结束,他露出了夏瓷多久没见过的笑容。

    时澜落落大方的任由顾忱牵着手,顾忱给她介绍着自己的朋友。没有人留意到在门口的拐角处,站着一个面色苍白、手冷如冰的女人,彼时她已经转过身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泪流满面。

    “今天还要送你一份大礼,我顾忱立誓,从今天开始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

    后面的话夏瓷也没听清,她的手机来电显示姑姑,顾家唯一真心待她的人。夏瓷走出那栋充满欢声笑语的房子,她还是没勇气走过去微笑祝福他们。终于安静下来,夏瓷接通了电话,姑姑急促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阿瓷,你快回家,夏家出事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