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全文免费阅读,宝钗吟诵“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薛家用“借”重回豪门:高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全文免费阅读,宝钗吟诵“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薛家用“借”重回豪门:高

互联网 2020-11-27 14:05:25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我看得远,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待字闺中的女孩薛宝钗,是英国力学家牛顿这句名言的成功实践者,“借力造势”、“借力打力”,薛家母女正是靠着一个“借”字,将衰败的薛家重新拉回豪门的行列。从踏进荣国府那一天起,这个不满20岁的女孩,胸怀了怎样的心计,经营下一个怎样的薛家?

金陵十二钗中的女子,个个都是上天赐予的精华,而宝钗是其中的翘楚。

她是稳重、包容、体贴的知心姐姐,是小小年纪承担起家族重任的薛家掌舵人,更是有才华有心计的一朵娇艳牡丹。

宝钗的性格是多重的,与黛玉刻薄小性儿相比,她是宽容、包容的。从薛家一踏进荣国府开始,黛玉就视她为最强的竞争对手,更在金玉良缘暴露出来后,怀疑宝钗藏奸。

不过,在后来的相处中,经过黛玉口误念出西厢记戏词,宝钗当众不戳破,私下给黛玉提醒一节后,聪明如黛玉,也放下了对宝钗成见,全心全意认下这个宝姐姐,把自己的烦难事都倾心吐露。

也许是父亲早逝的原因,宝钗小小年纪就很成熟,帮着母亲撑起薛家的一片天地。

在如火如荼的诗社里,当黛玉还在《唐多令》里感叹“叹今生谁拾谁收?嫁与东风春不管,凭你去,忍淹留”时,宝钗豪气云干地抒发“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的奋斗情怀。

大观园诗社中,女孩们的诗词虽美,但大多都是女儿情思,像宝钗这样志向高远的诗词可谓仅此一首。

所谓诗以言志,这句“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里,蕴含着宝钗的志向,更隐含着薛家成功的秘诀。宝钗和薛姨妈,把“借”字运用到了极致,直接将败下去的薛家重新拉回豪门行列。

借势:薛姨妈偏居“梨香园”,下一盘重振豪门的大棋

薛蟠在家乡打死冯渊,犯下人命官司后,薛家举家投奔京城,一窝一拖投亲到荣国府门下,这一住,直到80回结束,薛家也没有搬离贾家,连儿子娶亲,儿媳妇的婚房也设在了薛家别院。

无论怎么说,薛家的做法也太奇葩了,就是现在社会,一个稍微有点脸面的平头百姓也不会这样做。而薛家还是坚持下来了。

因为薛家不敢搬回自己家,在贾家,薛家的门楣还是四大家族,搬回自己的住宅,薛家还剩什么?论官,薛蟠父亲是在户部挂职行商,而薛蟠基本上没有正经官位。

论财力,薛家表面上还撑着一个空架子,宝钗似乎使银钱很大方,实际上内里已经山穷水尽了,不然儿媳夏金桂不会骂出薛家拐带了夏家钱财。

而宝钗很聪明,让薛姨妈用借住的方式,到荣国府蹭吃蹭喝蹭门庭,实在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实际上薛家策划金玉良缘也是借势的一种,是为了薛家能够长久地依靠贾府,做出的一种长远打算。

为了能够借贾府的势,宝钗在荣国府既要保持和其他姑娘平等的地位,又要为家族谋取利益,可以说在荣国府期间,宝钗也是在夹缝中生存,从另一种角度看,也着实不容易。

借财:迎娶桂花夏家的独女,坐拥绝户遗产

薛家虽然借住在荣国府,日常也沾了一些金钱上的光,比如宝钗在大观园中居住,吃饭、日常都是贾家的,薛姨妈多次在贾家过大小宴会,基本没有请过客,因此还让王熙凤以戏谑的说法,让薛姨妈请客。

薛姨妈虽然沾了贾家一点光,但这根本也不解决根本问题,薛家在财富上发达,薛姨妈借了儿子薛蟠的势,在宝钗和薛家运筹帷幄下,娶了桂花夏家的千金小姐。

这夏家非常有意思,有千金之财,但只一个独生女儿,按照香菱的说法,是一个绝户。

没有顶门立柱的男丁,以当时的社会,夏家的万贯家财以后就都是薛家的了,薛姨妈这算盘打得不可谓不精。

其实,薛姨妈迟迟借住荣国府,无论贾家几次三番或明或暗地下逐客令,都装糊涂绝不搬走,很大原因就是为了能够薛蟠找一个能助力薛家的媳妇。

这一点,夏金桂在一次泼妇骂街时,说得十分露骨:

“谁还不知道你薛家有钱,行动就拿钱垫人,又有好亲戚挟制别人, 你不趁早施为还等什么?这会子人也来了,金的银的也陪了,该挤发我了。”

夏金桂这些话说得阴阳怪气,是怼薛姨妈时的正话反说,可见,夏金桂进薛家后摸清了薛家的底子:本身已经没有钱,是借助贾家的势力才勉强撑起了富贵门楣,如今媳妇诓进门,就是希图夏家的金的银的。

但夏金桂虽然发现了薛家的诓骗行为,但木已成舟,也无可奈何,不过既然知道薛家的虚弱,夏金桂便无所顾忌,撒泼放肆,成了薛家的搅家精。

借力:借探春之权笼络宝玉小厮茗烟

纵观宝钗在荣国府左右逢源,特别会借势,给人的感觉是很大方。但细究之下会发现,宝钗真的没有付出什么值钱的东西,她借助贾家之物、财,为自己营造了一个宽松的人际关系网。

薛蟠从南边给宝钗带来两箱子女孩子用的小玩意儿,实在也不值钱,她给贾家上下人都送了一份,连人人讨厌的赵姨娘,宝钗也没有落下,把这个糊涂人高兴得夸赞半天。

史湘云办诗社没有酒钱置办,宝钗用时鲜的螃蟹办了一场丰丰富富的螃蟹宴。让湘云成为她的忠实小迷妹,铁杆助攻,心直口快地湘云不分场合地攻击黛玉,甚合宝钗心意。

而实际上,螃蟹宴只是一种新鲜食材,配上一些精致小菜就行,和贾家一两银子一个的鸽子蛋比,实在上不了台面。

探春协理荣国府,要除旧革新,宝钗顺势说让大观园搞承包制,推举了茗烟的娘承包了油水很大的蘅芜苑香草。

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茗烟的娘正是宝钗丫头莺儿的干娘,而茗烟是谁?正是宝玉的心腹小厮。

宝钗没费一钱,就笼络了宝玉的心腹小厮,这场金玉良缘和木石前盟的竞争,宝钗肯定是势在必得了。

薛家用空手套,将一盘死棋走活,其中仅凭薛姨妈一个妇人,不可能办到,从这一招“借”的学问中,宝钗的能力可见一斑,当初诗社时“送我上青天”,宝钗绝非只是抒发情怀,而是真有能力。

就此话题,您有什么高见,欢迎留言。

参与书目:《脂砚斋评石头记》《红楼梦》前80回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