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如同生活在身边的斯内普全文免费阅读,【原创】魔镜内外(斯内普个人向,一发完)【哈利波特吧】

如同生活在身边的斯内普全文免费阅读,【原创】魔镜内外(斯内普个人向,一发完)【哈利波特吧】

互联网 2020-11-24 18:00:10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不管某些人怎么想,斯内普从来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他入学后不久就发现了那面镜子,陈设在一间闲置教室的角落里,防尘布上设有幻形咒,几乎看不出端倪。他正是被那咒语吸引过去的,过个几年他会了解何为谨慎行事,当其时,识破伪装的斯内普怀着一股得意洋洋的少年气,就像给一场伟大的表演拉开帷幕一样,猛地扯掉了那层布。镜中现出影象时斯内普几乎跳了起来,他匆忙四顾,确定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然后他才认出镜子里的是谁:他的父母,艾琳和托比亚一左一右将他围在中间,在他头顶上方亲吻。他们闭着眼睛,捧住对方面颊的动作满怀爱意;斯内普看到镜中的自己夸张地叹气,翻了个无可奈何的白眼。接着艾琳和托比亚略微分开,相视一笑,一只温柔的手抚在孩子的头上。斯内普再次惊跳,下意识地伸出手,却只摸到自己的头发。他立刻意识到这些都是假的。当然是假的,他严厉地告诉自己。他早就不记得上次见到父母亲吻彼此是什么时候了,就连不耐烦地打掉对方的手、在狭窄处撞开对方通行以外的肢体接触都难得一见,更不要说他们表现得很愿意与自己的儿子共处一室了。镜中的艾琳现在在丈夫耳边低语,身体倾向他,带着信任和依赖。这当然不是他的父母。“骗子!”斯内普吼道,刺耳的嗓音没对镜中人造成影响,倒是又把他自己吓了一跳。太不谨慎了,现在夜巡的老师随时会来,他最后看了镜子一眼,把防尘布盖回去,匆匆赶回公共休息室。斯内普很快搞清楚了那面镜子是什么:厄里斯魔镜,映出你最深的渴望。于是他立刻对这东西失去了兴趣。他没法理解前人为什么要费大力气造出这种东西,反映愿望,甚至都不是“可以达到的愿望”或者“正为之前进的愿望”,仅仅是揭示最可悲的幻梦,这能有什么用处呢? 再次回到那间空教室时,斯内普本来没期望镜子还在。他已经反复告诉自己这没有任何用处,然而某些可悲的人性弱点使然,凌晨时分,他摸过漆黑的走廊到了这里。艾琳和托比亚终于彻底放弃了对方,紧接着,没有给下一个事项任何讨论余地,艾琳彻彻底底从这个家消失了。斯内普一度怀疑是父亲谋杀了他的母亲并藏匿了尸体,但他很快承认这不过是过于丰富的幻想作祟,事实是艾琳早就受够了,她不但再也不想看到阴郁寡言的丈夫,并且对此次婚姻唯一的成果——继承了魔力却长得与她丈夫一模一样的儿子——同样厌恶透顶。但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妻子——前妻——离开后,托比亚几乎不再回家,破旧的小房子变得空旷又安静,他有很多时间可以一个人思考,不被突然爆发的争吵打断。他想起母亲怨愤地对他絮絮不休,有过那么两三年托比亚和艾琳深爱彼此,他们都是郁郁寡欢的人,过着沉闷无趣的生活,那时他们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新的世界,有着无穷的生命与活力,以及为相似原因苦恼的同类。然而很快他们发现自己仍旧郁郁寡欢,无论是神奇的魔法还是新奇的麻瓜器具,都没能拯救他们的生活。他想在失去了莉莉的当下,再看一眼他的父母,也没有什么不好。也许他看到的正是艾琳和托比亚刚结婚时的样子,在镜中,他们的幸福是永恒的。但我绝不是一无所有,他警告自己。他非凡的天赋并未减退,有人欣赏他的才能,有志同道合的伙伴与他共进;与莉莉绝交很痛苦,但看起来它早晚都会发生,就像死亡一样不愉快又无可避免。他小心地隐藏着自己的想法:对于黑魔王的主张中关于“战胜死亡”的部分,他从来不以为然。当防尘布被揭去,斯内普惊愕地张开嘴,眨了眨眼。他并没有看见自己的父母。莉莉站在他身边,就像从前在夏日树荫下那样惊奇又快乐,踮起脚亲吻他的面颊。她美丽的绿眼睛眸光流转,隐藏着一个秘密。斯内普一拳砸在镜子上,镜中的莉莉受惊地一跳,藏到镜中的他身后。在他们的幼年时期她对他是如此依赖,斯内普曾是莉莉在这未知的世界中唯一信任的人。他长长地吸进空气,又快速地吐出来,不断重复。他的神经在新的伤口周围苏醒,叫嚣着疼痛,而他已确知没有治疗的方法。斯内普跌跌撞撞地转身离去,他想砸了这镜子,或许厄里斯魔镜从一开始就是个恶毒的恶作剧。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