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如夏日阳光般绽放全文免费阅读,第一章 首尔的夏天(1-2) 第一章 首尔的夏天(1

如夏日阳光般绽放全文免费阅读,第一章 首尔的夏天(1-2) 第一章 首尔的夏天(1

互联网 2020-11-29 06:10:38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一章首尔的夏天鼹鼠抱着一枚去年冬天掉下的松果,四处张望,碰巧被他的镜头看到。山谷中间留着残雪的溪岸,开出了几丛小花,碰巧被他的镜头看到。起风的时候,鸟群逆风展翅,碰巧被他的镜头看到。她因为失去重心摔倒在草坡上,碰巧被他的镜头看到……1.一个月后的首尔。“琴师、乐队和歌手可以先结束今天的时间,早点回去休息吧。”ILLMORE酒吧的经理拍着手掌提醒大家。“喂?怎么回事?是不是又背着我们做什么事?”乐队中间留金色短发的男生瞪着经理埋怨着。经理用手重重拍了一下他的脑袋后,说:“臭小子,我要是早有那样的想法,你还会站在这里吗?今天是ILLMORE的重要客人,知道吗?很重要的客人!”音琪从钢琴面前站起来准备回后面的员工休息室,看经理的表情就知道来得是什么样的人。所谓重要的客人,无非是出手更大方的人吧。她看了一眼经理,为了满足那样的客人,这个家伙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呀!她拿了自己的包,从酒吧后面走出来,推着脚踏车沿街骑回宿舍。迎面的风带着青杨花的气味,感觉夏天来了,音琪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突然,一辆红色凌志以很快的速度从后面窜出来,从她身边飞驰过去,差点撞到音琪。被吓到的音琪马上下来,站在路边对绝尘而去的凌志叫道:“喂!怎么开车的啊?!”有些生气的音琪干脆推着脚踏车走了一会。到了宿舍楼下,将车放好后跑着上楼的音琪打开宿舍门,看见从门口一路散落进去的衣服,然后看见……是同住的学姐带了男朋友来过夜。轻着脚走进去,从门边的桌上抽出课本,转身又轻着脚出来,音琪又关门下楼。怎么办?去哪里好?想着,音琪轻轻叹了口气。信息中心的气氛实在让人紧张。在晚上这个时间仍留在电子信息中心的,通常都是学校里高年级的学生,因为要完成论文所以留在这里查阅信息库里的资料。除了敲击键盘、翻书的声音,还有笔尖与纸页间的摩擦,应该就剩下每个人各自的心跳声了。音琪看看周围的人,情绪失落的找到自己手上号码的座位,打开面前的电脑。音琪身后坐着的男生正埋头一大堆资料里,扔下笔伸了个又长又久的懒腰后,扭头看见自己身后的电脑屏幕上正上演《冰河世纪》,背对着自己坐着的女孩戴着耳机,正看得津津有味。这样悠闲的人,会让周围的呆子们嫉妒的,当然也包括他自己。他笑了笑,转身又一头扎进资料堆里。动画片里,树獭因为太顽皮,结果烧着了自己的尾巴,它急得跳起来,一边大声向长毛象叫嚷着“HELP”,一边在地上打转……忘记自己是在信息中心大厅里的音琪,捂着嘴格格格的笑了起来。周围的人听到笑声,向她投来奇怪的眼神。看到像瞪着外星球人似的目光,音琪才回过神来,她连忙将耳麦摘下,向周围的人道歉:“对不起……真对不起……”感觉笑声好象是从自己身后传来的男生,他一转身,正看见身后的女孩子正小鸡拾米似的向自己道歉,看到女孩孩子气的模样,男生忍不住露出笑来。忙着说对不起的音琪一抬头,看见眼前的男生正望着自己笑,赶忙停止道歉,回过头坐好。与音琪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正勋的笑容收了回去,有些惊讶与意外,望着已经转身坐好的背影,正勋过了很久才慢慢转身回到自己的资料面前。书本上的字迹与电脑屏幕上的图像数据好像对他施了迷魂术,正勋已经无法集中精神继续下去。她刚才的笑脸在书页上像花一样绽放,将其他内容全都覆盖住。因为心里无法平静,正勋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一眼。她的电脑屏幕上没有了长毛象的影子,好象是租房信息咨询方面的东西。音琪将找到的地址、电话都抄在了笔记薄后面,忙了大半夜,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趴在桌上睡着了。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清晨,音琪将笔记本放进包内,又从桌子底下找到滚落下去的笔,从信息中心出来。想到今天的课要到下午两点,音琪决定先回趟宿舍。在宿舍楼下,她碰到正要去研究室的学姐。“音琪,昨天晚上怎么没有回来睡?”看到音琪,不知道她昨天已经提前下班回来过的学姐问道。“哦,本来上周就想对学姐你说的……我可能要搬走了。”尽管有些犹豫,音琪还是决定先说。“怎么了?”听音琪说要搬走,学姐有些意外。“也没什么,上海的姐姐来首尔工作,昨天就是去姐姐那里了。”“家里的姐姐也来首尔了?真替你高兴。”“嗯。所以,我可能会尽快搬去和姐姐一起住,学姐以后可能就一个人了。”不想让学姐为难的音琪很痛快的说了慌。“这样也好,决定要搬的时候可以叫约翰来帮忙。那我先去研究室了。”“谢谢学姐,再见。”“再见。”望着学姐的背影,想到自己刚才说过的话,音琪突然后悔起来。该怎么办?要搬去哪里?她想到笔记薄背后的那些电话号码,那么多要出租的房子中间,总有一个地方合适自己的吧。行人很少的马路上,音琪飞快的踩着脚踏车,两旁的树影变成了绿色的流光,由厚到薄,最后变成透明。功课不是很忙的周末,音琪常常这样踩着脚踏车一个人到安静的城市公园里,在湖边的树下坐一会,又踩着脚踏车回宿舍。与惊心动魄的际遇相比,她更喜欢平静的生活。好比钢琴曲中繁复的修饰音,虽然可以吸引人们的耳朵,真正打动人心的却是简单旋律里某处别有用心的安排,音的轻或重,长或短,都代表不一样的心境。所以,成功演绎一件作品并不完全取决于技巧,对作品的理解,演奏者情感的投入才是关键……所以,生活也应该用心投入吧,有些人用心生活,但也有人用脑生活。这样,几天下来看了许多地方,不是太远,就是租金不合宜。音琪望着最后一个电话号码,觉得已经没有再打电话过去询问的必要了。她便将笔记本放进包里,沿着不知道名字的街道踩着脚踏车。上午的阳光穿过头顶的树叶,在路面形成斑斑驳驳的影子。音琪的视野中出现一片茂密的绿影,掩映着一幢白色房子。她将脚踏车靠着路边的老槐树放好,自己在白色房子前面的台阶上坐下来,抬头看太阳的时候,瞥见房子的厚玻璃门,它的四边被镂空的金属花包裹了起来。怎么办?没有合适的地方,却还答应人家会尽快搬……2.白色画室里面,太阳照在身上的温暖感觉慢慢将成敏从梦里摇醒。睁开眼睛,顺着地毯尽头望去,她看见穿着彩纹裙衫的音琪坐在自己的画室前面,正扭头望着玻璃门出神。看看墙上的钟,成敏记起自己昨晚用磨碎的奎英粉与铬(蓝色克罗米)作原料临摹凡高的《星夜》到很晚,记得将灯关上时,画布上的夜空部分蓝到接近黑色,那些迷离的光晕却在黑夜中一闪一闪……当时她兴奋的扔掉画笔,躺在地毯上望着玻璃墙外的夜空和“大婶”讲电话,竟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拢了拢怀中的大海豚枕,成敏望着画室外面的人和树,还有穿过树叶投射在白色墙壁上的阳光。画室里全透明的阳台设计让人想到莱特的风格,呆在阳光下画画的感觉让成敏联想到恋人在夏日的海边奔跑的画面。全是为艺术而准备的。成敏想到当初对哥哥说自己要留在汉城的原因。“一起来,爸爸妈妈都走了,你一个人呆在首尔怎么办?”哥哥的脸即使在有些失真的电脑视频窗口里看,还是很迷人。“哥哥,有很多女生要和你交往吗?黄皮肤的人才能成为嫂嫂。关于这个问题,你可要听爸爸妈妈的话……”成敏决定不和爸爸妈妈一起过去,是因为另一个人。也许,再给自己几年时间便会有所改变吧。“成敏……”“哥哥,我想在首尔度过自己的学生时代,好了,就这样吧,问候爸爸妈妈。”视频断开,成敏转身走到沙发边倒头躺下。这幢半玻璃结构的画室便是哥哥送给她考上艺术学院的礼物。此刻,爸爸和妈妈在准备午餐吗?还是在美洲瀑布下大声耳语?成敏正想着时,被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吓一跳,望了望身后的木头条桌,手机信号灯正在那里一闪一闪。她再次确认台阶上的女孩坐着的样子,这是习惯将生活画面描述下来的人的习惯吧。因为不想挪动身体位置去拿桌上的手机,所以她抬腿用大脚趾套进手机的挂绳,确定勾住后慢慢将手机送到自己的手边。“喂,哪一位?”成敏的眼睛还盯着外面。“大婶……昨晚……什么时候睡着了吗?”大概是昨晚和成敏通电话的人。“谁说‘大婶’难听了?放心……不会……不会告诉你的FANS的。”成敏的样子很坚持。“口水……电话里怎么知道?……大婶!!”从趴着转身仰躺,她望着吊顶上的画,那也是她的作品。“什么……我认识吗?今天?”“什么啊,我知道……”从开心、情绪激动、疑惑到失落,成敏翻过身来抓住海豚枕头枕住下巴,望着外面慢慢皱起了眉头。台阶上的女孩不见了。音琪正站在对面路边的电话亭里,她从包里翻出笔记本,将最后的电话号码确认后拨了一遍。“你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打……”音琪将电话挂断,过了一会,再拨,还是那句“你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打。”挂上电话,音琪从电话亭出来,推着脚踏车准备回学校。没走出多远,想到笔记薄被落在刚才的电话亭里了,又转身返回去取。成敏站起来,合上电话将手机用力扔在了沙发上,扭头看着台阶上刚刚音琪坐过的地方,想起一个女孩昂起头望着大门时的样子。她走到画架前,翻过去一页,拿笔在上面简单的构图。胃剧烈的抗议,12时已经过了,有人还没吃早餐。成敏将画笔放下,捂着肚子去厨房找速食面,走过前厅的时候看见自己一直注视着的女孩正拿着个深啡色的笔记薄从对面的电话亭出来。成敏走到门口,隔着玻璃门,看见刚才坐在台阶上的女孩正向老槐树下的脚踏车走去。“嗨,等一下。”将门推开,成敏冲着她的背影喊道。音琪看看周围,并没有别的人。“就是叫你。”成敏替她确认。“什么?”音琪疑惑着继续往脚踏车的地方走。“你会煮面吗?肚子好饿哦。”成敏一脸堆笑。“什么?”“在这里呆了一上午,你也饿了吧?这附近可没有吃的。”“可我们……认识吗?”“你是说以前还是现在?”“……”“你一定认识我吧,要不……怎么在我的画室门口坐一上午?”成敏顽皮的笑着。“对不起,我在找房子……想坐一会……”“哎呀,好饿哦,别站在这里说了吧,快说你会不会煮面吧。”“可是……”成敏没等她再说下去,一把将她拽进了画室,将两包速食面塞给了音琪。望着陌生房子里的一切,音琪想夺路而逃,她转身的时候,已经走到画架前的成敏突然说:“开小火,可以煮久一点,味道会很香的。”说着抬头望着音琪表示感谢的笑了笑。她低着头,犹豫着走到厨房里,用钢锅盛了水,将电磁炉打开……收拾干净的台桌上,两副碗筷,一只图案细致的编织垫。“你的面可比大婶煮的好吃……嘿嘿。”成敏与音琪相对坐着,一边吃面,一边说。“是邻居家的吗?”“哦,是啊,小时候去外婆家过暑假时认识的……你怎么知道?”看到成敏的表情,音琪拿起筷子夹了一小束面送到嘴边,顺利吸进去,如释重负般吞下。“刚才你不是说要租房子吗?那就和我一起吧。”喝干净碗里的汤,成敏将筷子在碗上放好后,一本正经的说。音琪看看四周,感到意外极了:“这里?”“这里?也可以啊,不过离校区太远。住家里会近些。”“家里?”“要去看看吗?”“可是,我们……”“怎么了?”“我们并不认识……”“没有说一定要租熟悉的人的房子吧?不过,我们都在一起吃过面了,我叫韩成敏,你呢……”“冯音琪。”“冯……音琪?”“嗯。”音琪一边吃面一边点头,心里却十二分不确定她的话。“以后就用这个抵房租吧!”成敏认真而干脆的说着,自己先站了起来。“啊?”“不愿意?”“不,不是。只是……”“太贵了?这可是重要的条件。”“不是,我……我是说……总是吃这个,对身体不好。”音琪越往下说越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说到一半,便停住了,望着成敏不说话。“不会每天都吃这个,偶尔,偶尔见面的朋友。”成敏说着站起来去沙发上找手机,拿包。“朋友?”音琪坐在那里转身望着成敏。“无私的忠实。即使你忘记他,他也没关系,你想起他的时候,他还是会对你付出。很像速食面,对吧?”“……”成敏说着对还愣在那里的音琪说:“走吧。”音琪一脸疑惑的说:“去哪里?”“当然是去我家,然后去拿你的东西啊。”“……”望着兴致勃勃的成敏,音琪还没回过神来。走出画室,成敏将自己的背包往旁边的音琪一扔,跑到脚踏车跟前,转身冲着音琪孩子气的笑着:“上车请投零币!”音琪笑着点点头,坐到后面的她将拳头捏紧假装着往成敏的上衣口袋里伸了伸。两个人一路开心的身影在树阴下穿行,阳光在天上笑着注视她们,敞开怀温柔的拥抱她们。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