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如果夏日有晴天全文免费阅读,木吉它的夏天全文免费阅读

如果夏日有晴天全文免费阅读,木吉它的夏天全文免费阅读

互联网 2020-11-26 03:29:44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言情小说大全在线阅读

小说全集

木吉它的夏天免费阅读全本番外言情小说大全上一章:莞尔的幸福地图言情小说大全下一章:按时长大

[木吉它的夏天 / 饶雪漫 著 ]作品仅供读者预览,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不得用作商业用途;为了让作者 饶雪漫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请购买正版图书!书籍介绍:音乐小说集《木吉它的夏天》收录在《少女》、《少年大世界》等杂志开设的音乐小说专栏文章11篇。专业DJ的音乐感加天才作家的文字感,一篇篇与音乐结合完美的音乐小说自雪漫笔下自在飞出,深情吟唱。其在《少女》、《少年大世界》等杂志开设的音乐小说专栏成为少男少女的最爱,独具风格的音乐小说成为雪漫小说创作中不可忽视的精品。

正文 爱你就像你爱我

作者:许诺儿雪漫姐姐,我想无论何时何地这都是个亲切的称呼。我们在三月望不尽的春风里唤她,期待她细腻柔软的文字带来青葱岁月里的第一份礼物。在花衣裳的网站,总有一群正在成长,将要成长,仍在成长的人在期待着她,支持着她,并时时准备与她一同上路,在瞬息万变的世界里迈出同样的脚步,快快乐乐地走过令人慌心甜蜜忐忑迷惘的成长四月天。她总会给我们带来惊喜。从纯情逗趣的校园小说《QQ兄妹》、《花糖纸》到贴近现代少年的网络音乐小说《最熟悉的陌生人》、《若即若离》,再到时尚精美的都市爱情小说《爱在仙境的日子》、《十年》,还有最近才跃然我们眼中的校园幻想小说《我是女巫我怕谁》。流畅的故事叙说,抒情的文字表达,灵动的E时代思维,斑斓的年少情怀,交织错落成为贴着我们花蕾般的身体一起在成长的天空下铺展开的一段段青春奇遇。一样的细腻,一样的纯情,一样的逗趣,一样的感动,一样的扣人心弦,不停地刷新我们的成长,丰富我们的幸福后花园。雪漫精灵般的文字给我们构筑了一个透明纯美的爱的世界,闪耀的青春,飞扬的青春,甜蜜的青春,而这些在她笔下熠熠闪光的青春都是我们不断起飞的新生代成长的真实写照,她的字字句句,都是我们的年轻宣言。是她,给我们美好而平和的面对措手不及的长大的心情,给我们所有年轻应有的自信和飞扬。是她,让我们知道只有从从容容真真切切地走过这一段旅途,我们才会在最后,收到一张写满欢笑和感悟的成长的毕业证书。网络里的雪漫叫做坏坏。坏坏调皮可爱,就像和我们同龄,一样爱玩爱闹爱笑,却同时有着时间赋予她的稳重和理智,有姐姐般的温暖。她了解走在成长路上的孩子们的心情,那些内心的茫然和迷惘,那些大起大落的情绪,那些脆弱的眼泪,那些明亮的笑容。她挥挥手便在天空中上演的精彩故事,总会牵动我们的心。那一点一点的细节都写到我们的心坎里去,疼的时候百转千回,暖的时候又会把人感动得潸然泪下。她注视着我们一步步走向成熟,一步步走向坚强,一步步走向勇敢,直到能够阻挡住所有来自生活的风风雨雨。她的目光宽容而温柔,一次一次地陪我们滑翔在成长的黑暗中,又一次一次地带我们去阳光下的明亮角落。在她轻柔细切的声音里,所有成长的惊喜长着翅膀飞了出来,簇拥着我们,周围仿佛突然间开满了纯白的花朵,微凉的风中夹杂着阵阵花香。所有耀眼的星光似乎都落在我们的肩膀上。这一切奇迹,都只因我们爱上雪漫,爱上雪漫的文字。有个女孩告诉我说,看雪漫的书就像是把激动握在手里。我看着她年轻亮丽的脸,那认真的表情,难以掩饰心中那一瞬间的欣喜。雪漫的文字,真诚地感动了多少这样的孩子?给他们温暖,给他们快乐。相信,所有阅读雪漫的人都有同感。雪漫的每一字句都会发光,闪耀着光芒,足以吸引每个人在成长的匆匆路途上暂缓疲惫,驻足凝望再有所收获,最后伴随这青春的演出重新整装出发。这一次,相信我们都不再彷徨,有了更清晰的方向,我们要去到幸福的彼岸,看彼岸升起生命中又一朵绚烂至极的烟花。那时,我们身边有彼此,还有雪漫微笑的脸,写满幸福。在这个属于我们的时代,雪漫的文字无疑给我们年轻、敏感、脆弱的心灵带来飞翔在晴天里的美妙感觉,暖暖的阳光洒在年轻如花的脸庞,触手可及的纯粹的蓝勾起一点点青涩的忧伤,别样的温情和成长的欢声笑语在我们心中的原野里漫延开去,如同葵花,瞬间向阳怒放。由此带来的温暖和抚慰足以陪伴我们走过叮叮咚咚慌慌张张哭哭笑笑的成长。在不停歇的时间旅程中,她陪我们一路走来,像孩子一样纯真而快乐,拉着我们的手踏着欢快的步伐,沿途留下灿烂和笑容,好让我们在很多年以后回首再看过往,能心领神会,她神奇的文字提前留在长大路上的所有祝福和宽容。在上个夏天,在她来榕做签售活动时,我曾去看她。坏坏见到我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哇,是你啊。”她回头看我的那个瞬间定格在我的记忆里,那神情惊讶而调皮,像孩子一样天真活泼。聪明的坏坏端着鱼丸歪着头问该怎么吃,可爱的坏坏像发现新大陆似地叫起来,说是发现鱼丸里有馅。签售会开始时,我坐在读者中间,看见她在台上朝我俏皮地眨眼睛。坏坏,因为她活泼可爱的个性,时不时调皮的鬼脸和玩笑而在夏日灿烂的阳光下,呼呼的风中变得美丽起来。那种荡漾着澄澈,如精灵般灵动,摇晃着少女情怀的别样美丽由远而近,从模糊渐渐变得清晰,最后深刻地留在记忆中,永不褪色。我不禁微笑。那一刻,我确信,一切足以让我相信,雪漫,这个一直没有长大的姐姐,可以陪我们一路,体验所有的艰辛和甜美。因为她的灵魂,和我们一样新鲜,玲珑剔透。让我们并肩,此刻就启程,还来不及学坏就一起按时长大,微微笑坦然走过木吉他轻轻吟唱的夏天。有句话,我一直都没有对你说过。那就是,我很爱很爱你,我亲爱的雪漫姐姐。我们真的很爱很爱你。又一次翻开雪漫姐姐的书,看着那么多曾经真切感动过我的字字句句,我的心中感慨万千。文字间散发出的淡淡橘花香味又一次缭绕着我,我仿佛看见了眼前等待着我的明媚的旅程。谢谢你,我们的雪漫姐姐。这是我为你写的歌,每一个字每一点滴的感情都来自我的内心深处,每个音符都是悠扬的快乐。因为你,我听见了整个世界花开的美妙声音,因此,微笑了。在成长晦暗阴霾的天空下,你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一份从容,你给了我一个世界的阳光灿烂。又见橘花香,在我又一次被雪漫感动的那一刻。经典与时尚的完美合唱,校园与网络的密密交织,青春和成长的相融相依。三本书均采用新锐漫画家灰灰菜精美彩色插图,全彩绘本闪亮出击。携手雪漫,二十一世纪出版社倾情为你奉送一道青春文学的大餐。

 

 

正文 和管沙一起长大(一)

我叫居然。居住的居,然而的然。第一次听我名字的人都说:"哈哈,这世上居然有人叫这个名字!"我很喜欢我的名字,觉得独特。就像我一直就是一个独特的女孩。可我没想到居然还有人名字比我更怪,他叫管沙。乍一听来,像是"管啥?"管沙是我继母的儿子,比我大半岁,也就是说,我跟他其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但我得管叫他哥哥!我才不乐意!!我不乐意叫他哥哥并不等于我不乐意我爸爸再婚。在我二岁的时候我妈妈就因病离开了我们。对于妈妈我并没有太多的概念。但我知道爸爸很辛苦,至少尽心尽力地让我快快乐乐长到了十六岁。我很祟拜我的爸爸,他应该有他的幸福,我盼这一天盼了很久了。更何况天爱阿姨是我喜欢的人,她讲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很亲热地叫我"然然",会做很好吃的"鱼香肉丝",还是电视台的节目编导和主持,在我们这里小有名气呢。我只是不喜欢她的儿子管沙。记得我和管沙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家饭店里。他来得很晚,头发乱篷篷地,脸上有层层的汗珠,嘴里喘着粗气,像是刚跑完一万米。很勉强地笑一下,也不喊人,坐下来就吃。天爱阿姨说:"沙沙,来认识一下,这是你居叔叔,这是你然然妹妹。"他就在嗓子里哑哑地嗯了一声,眼光很迅速地扫过我们,一点表情也没有,像是什么大人物一般。回到家我就跟爸说不想和这种没礼貌的人在一起生活。爸爸拍拍我的肩说:"有个哥哥不是很好吗?"爸爸在他的大书桌前低着头,他的心思全在他的图纸上,他正在忙着装修新房子,我们的新房子很大,爸爸指着图纸对我说:"这样你和管沙可以一人有一间朝南的小房间,我会给你们设计成不同的风格,包你们满意。"爸爸是我们这里最有名的室内装潢设计师。我毫不怀疑我新家的漂亮程度,只是想到要和管沙那样的人生活在一起,我就觉得泄气。爸爸和天爱阿姨的婚礼很简单,就是几个老朋友在一起吃吃饭。不过气氛很好,爸爸穿了新西装很精神,天爱阿姨很漂亮,我很为他们高兴。但是管沙不,他从头到尾都黑着一张脸,仿佛谁欠了他一百万没还一样。小肚鸡肠。我觉得管沙就是我最看不起的那种男生。也就是在那天,我和管沙有了生平第一次的对话。是他先开的口。他斜着眼睛看着我说:"以后,你会管我妈妈叫妈妈?"他的声音很粗,真难听。"也许吧。"我说。"不过你要让你爸爸死心,我一辈子也不会叫他爸爸!""谁稀罕!"我扁扁嘴说。管沙突然坏坏地笑了说:"你怎么就知道你爸爸不稀罕?""废话,因为他是我爸爸!"我才不会输给他:"你以为你是珍稀动物?""你骂人?"他生气地瞪着我。"是的。"我说:"不过不知道你算不算人?""我不和女生一般见识!"他倒是挺大度的样子:"你们女生真没意思。"哈,一杆子打倒一大片!跟我们班有的木脑袋男生一模一样!我懒得再理他。我们在一起生活的第一天就闹了别扭。首先是看电视,他一回家就把台放在体育台上,吵人得要命。可是我想看的是湖南卫视的"音乐不断"。我"啪"地一下把台扭过来。他很大声地问我说:"做什么?"吓我老大一跳。"不做什么!"我说:"看电视。""沙沙!"天爱阿姨说:"让着然然,你到我们房间看去!""为什么?"管沙飞快地把台调回去说:"客厅里电视大,看球就是要电视大。"说完他扭头对我说:"你去他们房间看吧,小姑娘就将就点!""你为什么不将就点?""如果我是听那些软绵绵的情歌我一定将就点。"他把摇控器牢牢地抓在手里,振振有词地回我说。我以为天爱阿姨会骂他,可是她并没有。而是朝着我调皮地挤挤眼,一副比我还无奈的样子。我觉得她很风趣,气就消下去不少。于是我对管沙说:"算了,我让着你,不过不是怕你,我是给天爱阿姨面子。""她那么有面子,怎么你不叫她妈?"管沙一面盯着电视一面恶作剧地地问。我真想叫天爱阿姨一声妈气气他,可是我叫不出口。记忆里长这么大我从来没有叫过"妈妈"这两个字,内心的犹豫让我觉得心酸,我一声不吭地回了自己的小房间。没过一会儿天爱阿姨就进了我的小房间。我真怕她说什么话来安慰我,那样我会更加地不好意思。可是她没有,而是问我说:"你说沙沙这样的男生是不是女生都特烦的那种?"我想说是。可想到管沙到底是她儿子,就没出声。天爱阿姨说:"沙沙是有些怪,他老师告诉我他在班上很孤僻,我看他也没什么朋友,真够让人担心的!然然啊,你得帮我让我知道他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那我可帮不上!"我赶紧摇手说:"我躲他还来不及!""你们是同龄人,会有沟通的!"天爱阿姨一副X有成竹的样子。然后她一把拖起我来说:"走走走,我们去客厅,我教你插花!"我喜欢看天爱阿姨插花。她的手指修长而美丽,在花叶之间游走,像是无声的舞蹈。我很高兴地随她手挽手出来。"我妈就会笼络小丫头片子。"管沙看到我们亲热很不满,声音里全是酸味,我很满意,就是要让他气才好!气不死他算我没本事!然后就是吃饭。因为我喜欢吃辣椒,天爱阿姨就在菜里多放了一点辣。管沙一吃眉头就皱了起来,又是咳嗽又是跑到厨房里拼命地喝水,仿佛菜是毒药一般。爸爸说:"天爱你不要老是迁就然然,做点沙沙爱吃的菜啊!"天爱阿姨笑着说:"别管他,他以前也不是这么不能吃辣的啊!""那你是什么意思?"管沙从厨房里把头伸出来,闷声闷气地说:"难道我是装的?你就知道笼络小姑娘!"我埋着头笑。"那我笼络你好了!"爸爸打圆场说:"晚上咱俩出去吃!想吃什么你点什么!""谁要跟你去!"管沙硬硬地回。天爱阿姨和爸爸相互看看,多少都有些尴尬。我忍不住回他说:"你以为你是谁?别不识好人心!""然然!"爸爸喝斥我闭嘴。我很不高兴地低声说:"我还不想说,跟这种没修养的人有什么可说的!"管沙听见了,从厨房里跳出来,直冲到我面前说:"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别以为你是小姑娘我就不敢揍你!"他的脸上杀气腾腾,我还真有些怕,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天爱阿姨上来一把拉开他说:"你要吃就吃,不吃就回你房间去!""吃!"管沙一把甩开他妈妈,大喇喇地坐下来说:"我为什么不吃?饿死了让你们开心?"一面说一面就大口大口地扒起白饭来。我真没见过这样的男生。我忽然一点也不气了,我觉得很好笑。我冲着爸爸和天爱阿姨做了一个鬼脸。他们均回我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我对管沙说:"白饭的滋味如何?"管沙看看我,什么也没说,恶狠狠地夹了一大筷子菜,这一次他没咳嗽也没喝水。看来,男生装模作样起来真是要命。不过我和管沙也不是一点共同爱好也没有。比如,我和他都喜欢上网。关于这一点我很骄傲,因为我都有两年的网龄了,可管沙是最近才学会上网的。和人聊天的时候,他的速度慢得像老牛拉车,还不许我在后面看。其实我才懒得看,我只是不愿意他占着电脑而已。就周末才有一点点的上网时间,被他浪费掉岂不是可惜?我央求爸爸再替我买一台电脑,我其实也只是随便说说,没想到爸爸竟一口答应了下来。只是有一个条件,新电脑要让给管沙用。我没意见,再说,那台也不旧么。不过我还是问爸爸:"你怕他?""怕?"爸爸笑了:"何出此言?""你总是迁就他!""那该叫爱吧!"爸爸纠正我说。"你为什么爱他?和爱我一样吗?"我也有些酸酸的。"你呀!"爸爸敲我脑门一下说:"天爱阿姨待你不也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爸爸说的也对。我就不再吱声。然后我听见爸爸对我说:"然然,我们从此是一家人,爸爸希望你记住这一点。行吗?"我点点头。新电脑搬进管沙房间的时候他有点心虚地看了看我,看得出来他也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他还是得寸进尺地对天爱阿姨说:"要能上网啊,不能上网没意思!""可以!"爸爸说:"不过和然然一样,只能在周末上,时间不可以太长!""是您定的规矩?"他问他爸爸,眼睛却看着她妈妈。"是我定的!"爸爸淡淡地答。声音里却有挡不住的威严,我在心里暗暗为爸爸鼓掌,静观管沙的下文。他却并不为此事争夺,而是卖弄地说:"如果两台电脑要同时上网需要网卡,而且速度会明显下降,最好的办法是申请宽带,你考虑过没有?""考虑过,也会解决。"爸爸恢谐地说:"你先用着,若有不当之处我们再商量?"我吃吃地笑。管沙无趣地走开了。真是一个无趣的人,像这样的人别说生活中没朋友,在网上和人聊天也一定吃不开。不像我。我觉得自己很有趣。我的网友也这么说我。我最好的网友叫"自由如风"。是一个北方的男孩子。也非常的有趣,说起话来就像他的名字,很自由轻快,话题层出不穷,永远翻新。当然我也不会输给他,我在网上叫"笑笑精灵",常常逗得他哈哈大笑。我们在每个周六的下午聊天,我喜欢他叫我"笑笑",喜欢他和我说起他那里的漫天大雪,很美的描述,让我对那片北方的那片天空心驰神往。我告诉他我考大学一定会考到北方去,他就说来吧来吧笑笑,我带你去看雪,你可以穿大红的棉袄,在雪地里跳跃,一定像个落入凡间的精灵!瞧人家多会说话。管沙一定不会,但是他也钟情于网上聊天,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会有谁愿意与他聊呢!而且我知道他的网名,他叫自己"南方的飞鸟"。不是说他这网名不好,看他高高笨笨的样子,怎么可能飞得起来?偏偏起这样的网名,好笑,真是好笑!叫"南方的笨鸟"倒是挺合适的,哈哈哈。我当然跟自由如风说起管沙。我问他说:"你们男生是不是都喜欢装模作样?""怎么说呢?"自由如风说:"男生装模作样都是有企图的!嘿嘿~~""那你说说看管沙有什么企图?""或许是想引起你们的注意吧,让你们知道,他在这个家也是个重要的人物!""这么陕隘?""要不还为什么?不过我要是有一个妹妹我一定会非常疼她的,你哥怎么会还要跟你闹别扭呢?""不是我哥!"我纠正说:"他叫管沙。""你们俩的名字都挺怪的!这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哈哈~~""我才不要和他做一家人!我们是水和火,不相容的!""哎!要我是管沙多幸福!"我从自由如风的话里听出点赞美之意,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他很快补充道:"有这么一个精灵可爱的妹妹应该是很幸福的呀!"也许是女生的通病吧,我喜欢听赞美,所以和自由如风聊天真的是很快活。天爱阿姨好奇地问我网上聊天有什么好玩的,她说:"我们那时候写信,叫笔友。我觉得那种滋味挺好!"天爱阿姨说这话的时候坐在沙发上,头仰起来,眼睛眯着,美美回忆着什么的样子。"你也交过笔友?"我有点不信。"是呀!我们每月通一封信,无话不谈!""交笔友哪有交网友有意思!在网上聊天就像有一个朋友面对面坐在你面前,很直接,对你的话做出迅速的反应。很刺激!""那都聊些什么?"天爱阿姨职业病犯了,像做采访。饶有兴趣地望着我,就差把话筒支到我面前。我闪烁其辞地说:"什么都聊啊,聊到哪里算哪里!"我当然不会把我和自由如风的谈话内容一五一十地告诉她。那是我的秘密,成长时水晶一般的点点滴滴,和一个不知长得什么样的遥远的男生一起分享,多好!奇怪的是管沙很快也有了相熟的网友,而且不听爸爸的话把电话号码告诉了别人。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爸爸和天爱阿姨都不在家,电话是我接到的,还是一个女生,声音甜甜地问我说:"请问飞鸟在吗?"老天!管沙从我的手里一把抢过电话,跑到他的房间里关了门接。电话讲了很久,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偶尔会听到管沙的笑声,粗嘎而得意。过了半天他出来了,把电话往茶几上一放说:"等他们回来你要是敢乱说看我不揍你!""嘿!"我说:"你不说我倒真忘了,我是一定要提的,你怎么可以把家里的电话号码随便告诉别人?而且是网友?你不觉得这样做很肤浅也很不安全?""你是女的怕被别人骗!我是男生我怕什么!""管沙!"我真受不了他:"你怎么这么下流!""当心你的措辞!"管沙看着我说:"淑女讲话可不是这样的!""那是怎样的?"我讥讽他说:"刚认识就往网友家打电话的那种?""难道你在吃醋?"管沙看着我说,我疑心他脑子里长了鱼泡。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脸。"如果你敢告状我就当你是在吃醋!"管沙得意洋洋地说,说完又把电视调到体育台上,声音开得老大,我想他是在心虚。不过我并没在爸爸和管沙阿姨前提起这事。自由如风说我做得很好。他说:"你这样,管沙会觉得你大度,男生最服的就是大度的女生!"我才不要管沙服我,但是我对管沙好奇。因为爸爸他们不在的时候那个女生总是打电话给她,有时一聊能聊上半个多小时。我渐渐知道那个女生的网名叫"安妮"。这个"安妮"一定挺笨的。和管沙这样的人有什么好聊的。我和自由如风认识这么久了还没有互相通过电话呢!尽管我一直很想听听他的声音。也许我真的不了解管沙。我决定在网上会会他。这个决定让我觉得非常刺激,我在明处,管沙在暗处。我可以好好地研究一下他,真不是一般的刺激啊。呵呵~~为了和他套上近乎,我叫自己"北方的猫鱼。"那天的对话是这样的:"飞鸟飞鸟,我是猫鱼,我是猫鱼!"(新颖的开场白,我就不信吸引不了他。)"呵呵~~收到!猫鱼猫鱼,我是飞鸟我是飞鸟!"(反应挺快!打字速度也不像我想像中那么慢啊!看来这小子并不像我想像中那么笨。)"为什么要叫自己飞鸟?"(这是我最想问的问题!)"那你为什么要叫自己猫鱼?"(他居然不上当!)"那么好吧,擅长聊什么?"(这叫先下手为强!嘿嘿~~)"全能手!这样,我先考考你的智商?"(看来他也不示弱!)"好吧,放马过来!"(我才不怕他!)"请问口吃的人做什么事最吃亏?"(这小子在搞什么?不过这么弱智的题可别想难到我!)"打长途电话!""厉害啊!"(我可以想像他眼镜快掉下来的傻样!)"刚才那题简单,现在再出一题:什么东西经常会来,但却从没有真正地来过?"(原来管沙在网上就喜欢和别人玩这个?真是弱智啊!)"好运?"(瞎猜一个再说!)"你这么消极?是不是命不好啊?"(逮住机会就损人!)"那么爱情?"(我故意逗他。)"你渴望爱情?""不可以吗?""可以,小女生的通病!哈哈哈~~~""那你说答案!""轻易让你知道答案有什么意思,你慢慢想吧。""你真无聊呃!""你看出来了?""还有点皮厚!""厉害!又被你看出来了!"……那天和管沙聊的时间不算长,那个叫"安妮"的女生上来后他就没有心思和我说下去,我们很快再见。不过我对管沙有新的认识,我觉得他在网上比生活中要更有趣一些,或者说:更聪明一些。还有一点时间,我转头找到自由如风,聊了一会儿以后,我问他觉得自己在在网上和网下是一样的吗,自由如风呵呵地笑着说有点不一样,我问哪里不一样,他说他在网上更狡猾,在生活中见了漂亮的女生会不自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页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