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如玉公子世无双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至尊战神第35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如玉公子世无双全文免费阅读,都市至尊战神第35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互联网 2020-11-30 19:39:52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第35章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面对陈子衣的挑衅,楚凌云不免有些尴尬。

毕竟自己是不请自来。

但他的确有些技痒,算起日子来,差不多该有一两月未曾弹奏过古筝了。

他最爱的那柄玉筝,一直都是由海棠在替他保管,也不知有没有带回国内。

“如此,那在下便献丑了。”

楚凌云顿了顿,旋即便从椅子上起身。

刹那间,气势磅礴,犹如利剑出鞘!

陈子衣黛眉微微一蹙,而后便微微颔首,也从琴后站起身来,将位置让给了楚凌云。

她倒想看看,一个男人,会弹奏出什么好听的筝音出来。

古筝乃是最古老的民族乐器,在这个流行音乐大行其道的时代,这种乐器本身传播度就有限。

而一般来说,喜好古筝之人,大多都是女子。

至少就陈子衣而言,她所知道在古筝这一途上有大造诣的男人,就只有包括自己爷爷在内的几位名宿。

“铮……”

正当陈子衣心里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之时。

突然,一阵高昂弦音腾空而起。

音律飘忽不定,却并非是调音失当,反而有一种蜿蜒曲折之感。

陈子衣眼眸微微亮堂了一下。

紧接着,她却是身体一颤,浑身发麻。

只听接下来的音律,忽而高亢急促,余音绕梁。

忽而又仿佛冲上屋顶,飘向脚下。

这铿锵有力,抑扬顿挫的旋律……

“琵琶名曲,十面埋伏!”

第一时间,陈子衣便听出了是何曲子。

但是马上,她的表情就变了。

变得极为震撼,讶然。

楚凌云十指之下的十面埋伏,仿佛每一个音节都能渗透毛孔,流到人的心里。

激情澎湃,却藏有金戈铁马之音。

而细看楚凌云的表情以及身体语言,仿佛整个人已经与十指下的古筝融为一体,身体随着音节有韵律的摆动,眼眸微闭,神情陶醉。

陈子衣眼眸微微缩了一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爷爷。

陈暮涯此刻也是满脸骇然之状。

十面埋伏本就激情澎湃不假,这是旋律所致,就算是初学者演奏,细细去听也能体会到这种激情。

但能像楚凌云这样,将这首十面埋伏真正弹奏出它的神韵来,这世上怕是找不出几个。

在这音律之下,仿若自己已然置身于那肃杀的战场!

爷孙俩均是面色苍白,这是被音律气氛所影响,并非是楚凌云将他们吓成如此。

陈暮涯一直都以为,怕是也只有创作十面埋伏这首曲子的作者,或真正的音律大才,才能弹奏出这种金戈肃杀之气息!

就算是他这个全国古典音乐协会的会长,都不敢说自己能弹奏出此等效果。

却不曾想,今日廖神拳带来的这个年轻人,竟有如此天赋!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怕是大体说的,便是此刻正在演奏古筝的这位青年吧!

曲罢。

楚凌云缓缓睁开了双眼,十指还在琴弦上引而不发。

反观陈暮涯陈子衣爷孙,同样是一脸陶醉,并未因曲目已尽,便醒过神来。

就算是廖翰空,此刻都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一副想说什么又怕说不好的样子,最终就冲楚凌云竖了个大拇指。

牛逼!

这就是廖翰空想说的话。

终于,陈子衣也缓缓睁开了双眼。

而这时,琴音再起。

“阳春白雪分两版本,陈小姐已学会小阳春,只是还不熟练,稍加练习便可,今日我便把这大阳春弹奏出来,也算是双曲合璧,相得益彰。”

随着悠扬轻快的琴音,楚凌云的声音也缓缓飘来。

方才那首十面埋伏,弹奏的是他如今心境。

当初的楚家被灭,不正就是四大家族的十面埋伏么!

而此时所弹奏之大阳春,完全就是为了感谢这份偶遇。

筝音,他好此道。

自然也就对同好此道的人,产生亲近心理。

‘什么?’

‘大阳春?’

‘那不是残本么!’

而此时,陈子衣一脸茫然,不可置信。

就连陈暮涯都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神色间充满了惊愣与狂喜。

古典音乐协会的收藏室里,就有大阳春残本。

陈暮涯甚至将其誊抄,研究了数年,想要将残本补全,可终究还是徒劳无功。

如今。

楚凌云竟然能弹奏出大阳春,这不得不让他骇然,惊喜!

而陈子衣茫然过后,却是俏脸微微一红,犹如那熟透的水蜜桃般,娇艳欲滴。

楚凌云口中的双曲合璧,难免让她心有别想。

不过,琴音已然开始,她也顾不得羞涩,急忙灼灼的盯着楚凌云弹奏。

她想尽全力将旋律记下来。

但,既为十大名曲,自是晦涩繁琐,若无那过人能力,又岂能只凭一耳便能熟记?

曲终。

陈子衣眼中犹有失望闪过。

她已被音律陶醉,又哪还有心思去记忆。

直至一曲听罢,她才醒转过来,可再想去记,楚凌云却是从坐榻之上起来了。

“想不到,想不到啊……”

“老朽行将就木之际,竟然还能亲耳听见大阳春之全曲,此生余愿已了,足矣,足矣!”

陈暮涯眼中湿润,激动不已的看着楚凌云。

陈子衣神色稍显黯淡,如今的音乐界,古典已经没落,许许多多名曲大曲,全都丧失在历史河流之中,就算她只是晚辈,却也觉得心痛不已。

再次看向楚凌云之时,陈子衣的神色已然改变,再也不复之前那般如不落凡尘的高雅仙子,而是带着一丝青睐与羞愧。

而关于之前楚凌云对她的评说,她再也不敢有丝毫不满。

此等音律大家的评说,自是鞭辟入里,字字珠玑。

其实两相对比之下,她已然察觉,自己所弹奏的小阳春,比楚凌云所评说更要逊色,楚凌云给她留了面子而已。

陈子衣轻咬贝齿,带着一丝仰慕的看着楚凌云,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脸色红红,不好意思开口。

像她这样儒雅高丽的才女,非身怀大才的男人,是绝对入不了眼的。

而楚凌云,两首古筝演奏之下,虽未让陈子衣生出爱慕之心,但也让她心房跳动,青睐有加。

“楚先生,老朽有个不情之请,大阳春全曲,可否写下?”陈暮涯看着楚凌云,略带请求。

这是宝贵财富,他不忍就这样失传。

“抱歉……”只是,楚凌云却歉意的摇摇头,“家师曾有叮嘱,若要传大阳春,除非是品性俱佳的音律大才,否则宁可失传。”

“当然,在下并非是说陈老与陈小姐,只是你我刚接触,贸然传之,怕是有违家师叮嘱!”

陈暮涯与陈子衣双双一怔,显然是没想到楚凌云会这么说。

不过楚凌云后面也说了并非是针对他们,爷孙俩对视一眼,也能表示理解。

“如此……那还请楚先生以后多多走动,或可将地址告诉老朽,若楚先生有闲暇,老朽必定携子衣登门拜访。”陈暮涯抱拳,微微弯腰。

显然,大阳春对他的诱惑极大,甚至不惜自降身份。

同时,对于楚凌云这种不为所动的品性,他也深感难能可贵。

换做别人,可能早就以金钱或者是其他名义相要挟,亦或是虚与委蛇。

楚凌云却是直接出言告知。

这让陈暮涯觉得有些与众不同。

“哈哈,陈老客气了,以后还有叨扰的时候,只希望陈老勿要嫌我这后生烦闷。”楚凌云笑着将陈暮涯扶起。

“怎么会,小友能偶尔来与我切磋一下琴技,是老朽之福啊!”陈暮涯当即点头,欢喜不已。

陈子衣也是眼中微亮。

而就在这时,一直都未曾露面的罂粟,突然出现在亭子中。

陈家爷孙一愣,正要询问。

罂粟直接上前,将手机递给楚凌云,轻声道:“少主,江芊芊的电话,已经第三遍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