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妈妈只是想开出一朵花全文免费阅读,妈妈,你也是我的一朵金花

妈妈只是想开出一朵花全文免费阅读,妈妈,你也是我的一朵金花

互联网 2020-12-04 04:51:22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锦时阅读,主笔李巧儿。写人间故事,阅情阅人阅世微。

35岁,我失业了。

失业后,我每天一早出门晃荡,晚上过了晚饭时分才回家。

失业的第五天下午,我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煲了莲藕骨头汤,问我下班了回家吃晚饭吗?

我犹豫了一会儿,说我和朋友在外面谈事情,恐怕赶不及回家吃晚饭了。

母亲说:“别太累着了,要注意身体!你今晚回来吃吧,我们等你才开饭。”

风在马路两边的一棵树与另一棵树间穿梭,所有的树叶都在哗哗地欢叫着。——这情景,就像27年前我和母亲站在医院的马路边一样。

01

27年前,也是这样的春天。

那个春天,我发热、咳嗽得厉害,母亲送到我医院。

医生说是急性肺炎,要住院观察。

我出院那天,母亲带着我在马路边等公交车时,她突然松掉我的手,哭着说:“我怎么办呵?!拉扯你弟弟都累得慌,现在给你治病欠了那么多钱,我怎么还呵……”

她嘟嘟嚷嚷地一边说着一边往前走。

我去追她,牵她的手。

她一把搂住我,抹掉泪,笑了笑,说:“你刚出院,我们坐三轮车回去。”

那一年,父亲突患急病去世,35岁的母亲是街道幼儿园的老师,我8岁,弟弟3岁。

我走在街头,想着27年前的这一切时,手机又响了起来。

母亲在电话里说:“刚才差点忘记了一件事情,今天是你的生日,你还是回来吃晚饭吧。我还给你钩了一朵花儿,很漂亮的。”

我笑了笑,仿佛已经看见了那朵用金色的丝线钩成的金花,是我自19岁后,母亲在每一年必送我的生日礼物。

02

父亲去世后,我印象最深的是母亲反复哼唱的两句歌词:“苍山脚下找金花,金花是阿妹……”

一天,我问母亲:“这首歌是您编的吗?”

母亲说:“这是一部电影里面的歌,你爸最爱看这部电影,总叫我金花。”

我很惊讶:“妈妈,您的名字叫金花吗?我记得不是呵。那么,爸为什么叫您是金花呢?您身上又没有金子!”

母亲笑得眼泪快出来了,说:“你爸说,如果一个女人又漂亮善良、又聪明能干,就是一朵金花。”

我没想到母亲笑点如此低,但她的笑感染了我,我也傻笑起来。

之后,一天傍晚,我在街口遇见老陈。

老陈50来岁,单身汉。他提着一串猪肉、一条鱼和一捆白菜,嘻皮笑脸地拦住我,说要和我一起回家。

我说陈叔你为什么要和我回家?

老陈就说,你们家啥都不缺,就缺一个男人,给你当爸,行不?

他的手随即摸了我的脸,一股腥臭味。

我急忙躲开。

老陈在我后面喊,告诉你妈,今晚我去找她。

几个邻居在我的身后笑开了。

我哭着回家了,把这事告诉了正在做晚饭的母亲。

母亲满脸通红,拉着我就出了门。

那天傍晚,整条街道都能听见她的骂声。老陈躲在屋里没出来。

后来,街道里的人都说母亲变得泼辣了。

03

但之后没多久,母亲被街道幼儿园辞退了,说她只有初中文化水平。

母亲做起了小贩。

夏天,她推着冰激淋小车到市内的各个公园门口;冬天帮开服装店的亲戚卖衣服;晚上回家,半夜了还在织毛线衣,钩一些桌布之类的放到亲戚的店里卖。

我念高二那年,母亲在公园门口晕倒了,我说不念书了,和她一起卖冰激淋。

她一个巴掌甩下来,指着我大骂:“我辛辛苦苦为了啥?不就为了你能上大学,做一朵金花吗? ”

我哭了,继续念书。

04

我到北京上大学的前一晚,母亲拿出了一朵金光闪闪的花儿,是她用金丝线钩成的。

母亲说:“下个月你就19岁了,山长水远的,妈不能陪你过了,就送一朵金花给你吧,你是妈的一朵金花。”

大学毕业后,我回到家乡,在一家人人羡慕的国企工作,那10年里,我的人生仿佛真如金花一般金光闪闪。

可是,现在,单位经营不善,35岁的我下岗了。

我不知道如何告诉母亲。她一向引以为傲的我,现在竟然成了一个失业的老女人,她的这朵金花褪色了。她一定很失望很难过吧!

05

但是,母亲说过,要等我回家了才开饭的。她说到做到的。

我还是回家了,却意外看见,不仅母亲在,我的丈夫和儿子,弟弟和弟媳都围在餐桌边等我,桌上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大蛋糕。蛋糕旁边,一朵金色丝线做成的金花在明晃晃的日光灯下闪着耀眼的光。

收拾碗筷时,母亲执意要洗碗筷。

水哗啦啦地流,我和她都在洗碗槽前沉默着,我不知道怎么告诉她我失业的事情。

母亲先开了口:“你还记得8岁时,你说要做一朵金花吗?”

我点点头。

母亲又说:“妈在你这个年纪,没了老公,没了工作,可是,照样把你和弟弟拉扯成为大学生,是因为妈一直想做你爸心中的金花。你现在没了工作,但还有老公,有妈,你还是妈心里的一朵金花。”

母亲又说:“我有退休费,你不用担心生活问题。你就趁此机会,好好休养一些日子,调整好后,再找工作吧。”

我的双眼红了。

原来,母亲已经知道我失业的事情了。

我定了定神,说:“妈,您的名字叫金花吗?您身上又没有金子!”

母亲一愣。

我第一次拥抱了母亲,说:“妈,其实,不仅是爸爸,您在我心里,您的名字就是金花!”

母亲放声大笑起来。

我的眼泪却夺眶而出,像终于放下了一块心头大石,那就听母亲的话,趁此机会好好休养一些日子,再战职场吧!

注:本文为李巧儿原创。网络配图,图文无关。作者简介:《读者》签约作者、期刊作者、长篇作者、微博头条文章作者。常用笔名:李巧儿、小锦、风吹黛眉、桃李春风一枝笔、锦机织了相思字。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