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妈妈,你好美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生也好,死也罢?以赵贺的原型写的微小说?

妈妈,你好美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生也好,死也罢?以赵贺的原型写的微小说?

互联网 2020-11-24 08:34:29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公元926年的一个夏天,在一个陈国首都南苏城内,烈日炎炎,城内异常肃静?只有一位为李纪元城主和他手下的臣僚们?还有闻讯赶来的百姓们?在一个祭坛里举行这求雨仪式?

“今日我诏告上天,如果我不能这次求雨,造福百姓,我以死谢罪?用我的血来平息上天的愤怒?如我此生不能如愿,我甘愿禅让政权。如我之后有一个圣人出世能解我之忧。济世利民,我定当瑰宝对待。各位同僚,将以此作为我的证人,你们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城主万岁,城主万岁”他们高兴的互喊到。

~~~~

自从他上位六年多,南苏从来没有下过雨,地无颗粒无收,百姓民不聊生?因为灾荒跑的跑,死的死。,能活下来的人人都逃到那外乡了。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只能看着饿孚满地,看不到希望就离去了?因此,李纪元城主每次在城外巡看的时候,看到此情况加上他国节度使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争斗?他多次制止,都无济于事????

,,,,,,,,,,,,,,,,,

就在他的话落下来的一刻,突然天空乌云密集,倾盆如注的下了起来?

“下雨了,下雨了,感谢苍天保佑”

这时刻百姓们和同僚们?一时间兴高采烈,激动的跪下感谢老天爷,表达了高兴的心情?

………………………………………………

就在他开始求雨的第二年的927年2月26晚,天空云彩通红,白岩城内,万花盛开?在韩府内,婢女们纷纷的向一个屋内跑去,门外的韩无心,着急的走来走路?正在等待着他的夫人生孩子??????

“啊,我要生了。。。。。"

韩无心听着夫人痛苦的声音,恍然回忆起他与赵素的相遇

当年的他孤身一人从南苏城里逃荒,出来的时候父母去世,身无分文,跟着难民们走到到白岩城?在一个德源客栈落下,后来老板见他庙孤苦无一,身世可怜?就收下了他作为打杂,后来看他人品好,相貌端庄?而当时的赵家小姐正好对他有意?就把赵素许配与他,收为义子?不久后,赵老爷去世,把毕生的基业传给他,禀嘱咐他好好照顾他的女儿,,,,

~~~~~~~~~~~

每每想起这些,韩无心此生不会忘记在他落魄的时刻是谁帮助了他,这时他的思绪被打断了。

“大人,夫人生了,是个少爷?”兰儿出来喊到?

“让我过去看看?”韩无心高兴的跑到屋内,看到赵素旁边,躺着一个婴儿,那是他刚出生的儿子?屋内满面红光,香味扑鼻?婴儿身上通红如金色,似是罗汉下凡?这时那双大大的眼睛正望着他?

“老爷,,,”素儿欲起身行礼

无心关心的说到:“不要起来,躺着吧?你要多休息,夫人你辛苦了”

“不幸苦,本来就是我的责任,夫君你想好为儿子起什么名吗”素儿说

“让我想想~”无心沉思想到,,,“不如,叫香儿如何"

“好,听夫君的”

因为小少爷的出生,韩无心一时间被周国的朝廷录用,成为安国节度使了,后来知道当时的异象?白岩城的和尚们,误以为罗汉下凡,都纷纷做起了念经祈福?

,,,,,,,

几年后,一位从梁国首都的洪州城,一个少年苏平之?带着他生前父母的心愿,来到了白岩城?

“平之,你一定要会回到苏本城,那就是我们的老家”

苏平之想起这话,心中对故乡思念几深,无时无刻不想回去?因为那是他老家,先祖因为战乱时逃难到洪州安家,日子幸福无忧?但是后来他父亲想寻根,临死也要回老家,所以希望死后可以安葬在白岩城?

他想到这里,于是满无精心的走着,从白天走到黑夜,一直向北?????

不知不觉,已入周国的地界,到了白岩城?当时的韩无心从一个酒家行首从军做了安国节度使,白岩城在他的治理下开始国泰君安,欣欣向荣?市集的交易种类开始繁多,真是盛世之象?

平之来到白岩城,见到了盛世景象?感慨终于来到了好地方?于是在德源客栈落下?

“小二,来一壶湖春酒,一晚牛肉面”

“好里,客官请稍等”

,,,,,

苏平之看到来此吃饭的人们,他们坐在饭桌,与亲朋好友有说有笑,无不热闹?因此他对这地方好奇,更想见见这里的老板?

“客官,你的菜来了”

突然,他的思绪被打乱

“谢谢”他会回应道

然后开始吃了起来,突然有一桌客人?他们是无赖。开始对来自衣衫褴褛的卖花姑娘动手动脚?

“来,给爷笑①个,我就把花给买下来?,然后就有一辈子享不完的福分”

“大爷,请你放了我吧?我还要卖花,下辈子再来报答”

“不行,一定要陪我喝酒,否则我们就会扒光你的衣服然后就,,,”说着正想姑娘拉走,,

“住手”

“你谁呀,你管的着吗”

“你们在哪里我管不着,但是如果我看到了我就要管”

话因刚落,他手中的酒碗开始向一个无赖的头上抛去,直叫着头疼?他拿刀反击苏平之,被他们反了下来?于是他们开始打了起来,同时被救的卖花姑娘,她叫苏兰?也是从苏本城来来到这里做生意?算是王平之的同乡吧,她看到平之救她,不觉对他暗生情愫?

同时,正在雅间喝茶的韩无心大人刚从旧国南苏城归来,听到咚咚的声音正想着有什么事,突然有人来报?

“大人,外面有人打架”

,,,,,,,,,

话音刚落,他立即跑出了雅间,跑向苏平与无赖身旁,制止了两房的争斗?

“兄弟,你们两位好好说,火气别那么大?”

“谁跟你好好说"

“兄弟,大人不过看小人过,看韩某的面子,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事算了吧”

“好,我会暂时放过你,如果有下回,定不轻饶兄弟走”

就这样,那帮无赖们终于离开了德源客栈?

“多谢兄台相救,我苏平之感激不尽?同时多谢你救了这姑娘”

"原来是这样苏兄弟也是热血心肠,我韩某佩服,我生平最喜欢与热心肠的人交朋友,敢问苏兄弟不知你是哪里人士”

“不瞒你说我是从梁国来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开我。父亲在我出来之前就去世了,,,,,”

“原来苏兄弟也是可怜人呀,我从小生在乡下,一场灾难我的父母都已经离世了?为了生计跑出家乡遇见一个恩人收留我。还把他的女儿许配给我并让我继承了他的家业,要不是他就没有了我的今天。”

“原来如此呀?”

“是呀,你看我们聊的那么投机,不如今天这酒菜我请了?”

“不不不,哪能让你韩兄请呀,,,,,,”

“别客气呀”

“好,就依大哥吧”

,,,,。。。。,,,,

就这样,两人在一见如故的情况下开始成为知己,并结拜为兄弟?而平之,在他遇到卖花女子之后开始相思与她,而她恰好喜欢他?高无心知道他俩人彼此的心思,自情做媒的把他们的婚事给办了?

结婚拜堂之后的一番酒宴过后,苏平之开始轻轻的推入洞房,床上正坐着一个娇妻还盖着盖头?他轻轻走到他身旁,拿起撑杆?轻轻的挑起苏兰的盖头?

“兰儿,你真美,这是我们最幸福的一刻吧?”

“是呀,没有韩大哥就没有我们的今天”

“我们确实好好谢谢他”

“恩,改日我们确实好好谢谢这个大媒人,,,,,”

就这样,他把她拥入怀中在这样喜庆的红蜡烛照耀下开始做起了他们一直以来天下男女最想做的事,,,,,,,

时光如梭,岁月且长?一晃数年,苏家夫人兰儿又添一位千金,取名苏贞娘?韩无心带着儿子韩香儿常常看望苏府刚刚出生的千金?此时,香儿已经快三岁了?非常喜欢这个小妹?

“儿子,看你那么喜欢她不如长大做你媳妇”

“好呀。"

。。。。。。。。。。

两家大人在一片欢声笑语生结束了??????

时光匆匆转眼间不知道经历多少寒冬,两家的孩子都已长大豆蔻年华?他们一个7岁岁,婷婷玉立富有江南女子气息的贞娘,一个9岁,喜欢打架赌博的野小子

一天的早晨,两家大人相约在白岩城南郊的弱水河旁一篇草地上放风筝,那天正是杨柳依依,阳光明媚的好日子?

“贞娘,我们一起放风筝吧?”

“好呀,去哪里放呀?韩哥哥”

“就在这里吧?”他指了指那边离他不远空旷的地方?

“嗯”

就这样两家孩子一起放一个风筝,一起玩耍?一起相伴回家?从日出到日落,两人的青梅竹马的感情深厚?在那样的时光,韩香儿开始跟爹爹学武,贞娘开始学女工刺绣?平之非常疼爱这女儿,专门聘请了教书先生请他叫女儿学文写字,后她的母亲在他遇到平之之前也懂得一些琴棋书画?所以就传给她了?

而平之那次 遇到恩遇韩无心之后,因为得到他的帮助?事业一路飙升,开始在他的军营里从军?后因为他的聪明才智,有勇有某,作战勇敢,屡次立功,深得韩无心的信任得到一次次的升迁?到如今,已是韩无心的一名副将了?

韩无心,自从朝廷做官以后无心在管德源客栈之事?边和素儿商量着去处?素儿想到夫君常年在朝廷做事,诸事繁多?便想着把父亲留下的基业传与他人?最终,决定传给里她最信任的兰儿?

一天晚上,素儿召集全府的奴婢家仆们,在院内集合,并把那些酒楼的工人请来?

“今天,我有一件重要的决定宣布?我,要把父亲留给我的基业要亲手让与他人?

这个人,就是我的侄儿赵元??他是我哥哥的孩子,也懂得为商之道?我很相信他?,

,,,,,,,,

说完众人们议论纷纷,交头接耳的?都在对未来的这个人有疑问!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夫人”一个声音传来?

“元儿从小在我身旁长大,也跟着我去在酒店帮忙,也懂得为商之道?”

原来,赵素儿还有一个哥哥,名字叫赵佑?在 她七岁的时候十六岁的哥哥因为与别人打架就离家出走了,从此了无音信?后来多次寻找,都没有他的消息,因此赵爹爹每日思念成疾,希望有生之年可以找到他的儿子?

后来她十六岁时赵爹爹因病去世,最后一刻也没有见到儿子面,就报憾而终了?在他死后第二年,他哥哥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六岁的孩子?

“哥哥,你去那里了,我们找你找了多么年,你怎么没有音信”

“妹子,说来话长呀”

~~~~~~~~~

原来这个孩子的母亲慎儿是一个千金小姐,家后殷实?父母亲都是经商起家,后来慎儿在一次客栈游玩,遇到了当时的赵佑?一见钟情,从此知趣相投,私定终身?

后来慎儿父母知道了,他们觉得赵佑是个浪人,没钱没地位?怕女儿嫁过去受苦?坚持反对婚事?最终,赵佑以自己的努力打动了她的父母,最终把女儿许配与他?

两个人就在你情我浓的情况下,开始了幸福的一生?开始在岳父家学习生意之道,后来开始在店铺打工,慢慢开始做起了行首?老两口看着他们过的很幸福就把基业交给他,自己养老去了?

可惜,好久不长?自唐开始,陈国开始进入战乱的时代?各位城主开始为各自利益你争我夺,各自交战?完全不顾百姓的死活,士兵入城之后在城主的授意下,开始了争抢百姓的东西?一时间,百姓怨声四起,哭声连连,都在祈求有一位圣人出现?在那个时代,谁的兵力最强,谁都可以当陈国的国君?

到李纪元开始,已经第四代了?先后之前的四个朝代,楚,魏,秦的皇帝?多则十年,少则三年随时都被他人城主们取尔代之了?

突然有一天,一群士兵以私藏逃犯为名?搜查他的酒楼,把他的东西給砸了?连给他争论的理由都没有就这样被打了。他的岳父岳母因此也被他们打死了,只剩下赵佑与他的妻儿?

那些士兵们都带着胜利的果实离开了,后来赵佑夫妇上衙门去理争?都被不分青红皂白的被打赶了出来,因为这个官是个贪官,收了贿赂?,,,,

就这样,慎儿在这样的情况下,去世了?留下了六岁的儿子?为办完岳父母和妻子葬礼之后心灰意冷的带着儿子回到了家乡

“原来是这样呀?哥哥,你尽管在这安顿下来,,,”

“好,,,,,”

就这样过了四年,在期间赵佑就这样安顿下来了,看着元儿长大?有时教元儿读书认字,有时就在店里帮忙?素儿婚后,他教韩无心怎样经营他的酒楼,算起来即使好大哥也是好兄弟,更是韩无心与苏平之的知己?可是后来好景不长,因为思念亡妻相继离世了?

韩无心夫妇亲自主持了葬礼,并在他的墓前发誓一定把元儿当亲生儿子对待?将来把基业传给他?就这样,他们把元儿送进学堂,并有时交为商之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都讲的详细清楚?元儿聪明一学就会?

到如今,元儿已经二十三岁了?

,,,,,

“所以我决定,我想把经营权让给我的元儿,希望他不符我的期望”

“姑姑,这我可以相信我的能力能做好吗”

“元儿,我相信你,你跟我多年有时在酒楼里,你的努力我们都看到眼里”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随后就这样面对众人

“我以我的性命担保,如果我做不好,我就交出我的权利”

就这样,元儿成为了德源酒楼的行首了,在他的治理下比以前更加好!

,,,,,,,,,,

一天,学堂放学?香儿与他们的小伙伴,在一次学校后面的山坡里做游玩?突然,有一个小伙伴叫崔进?他突然从书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

“这是我的小陶俑,他是一个佛像?是我的父亲从昨天给我买回来的?咱们要做个要猜拳,谁赢了就谁的,,,”

“好好好”小伙伴们一同叫好?

于是猜拳游戏开始,他们玩了几局游戏,都难以分胜负?最后香儿想出来办法了,说不如打一架谁赢就是谁的了?

于是香儿与一个个小伙伴打,最后谁都打不过他?一个个都认输了,最后他得到了一个奖品?把东西收起来了,回到家里,他把赢回来的东西放到了他的书屋里然后开始学习练武?终于到了开始吃晚饭,他心绪不宁?开始想念起了那天与他一起放风筝的贞娘?

“爹,娘,苏伯伯什么时候能回来?”

“你苏伯伯去驻守边关去了,得有一段时间回来,怎么,你是想起了贞娘是吗”

“恩“

“等苏伯伯回来,一定会让你去见的”

原来,苏平之夫妇自从因为朝廷官职变迁,被分配到北方博州去驻守边疆,常年与无心夫妇写信,说很想念香儿这个孩子?在他们眼中,香儿就是他们的女婿,将来还要把贞娘许配与她?~幸好,当了三年节度使?终于任职期满了,调到靖州被封为吴国节度使?

而此时,两家孩子添置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从此都有了一个伴?

,,,,,,,,,,,,,,

转年间半年已过去,转眼新年正月?白岩城的百姓们沉浸在过年的范围中?小孩子也得压岁钱,喜气洋洋?人们都在走亲访友中?

突然,苏平之家中响过一阵敲门声?

“苏兄在家吗,我是大哥”

“来呀,”当平之跑到门口,推开门?

“原来是大哥呀,请进”

,,,,,,,,,

原来是韩无心夫妇来拜访过年,还带了十岁的香儿?

“苏叔叔,贞娘呢?”

“她在闺房里?,,,正在习书”

“我可以见见她吗,叔叔?”

“好呀,可以?我让丫鬟去把他叫来?梅香,快叫小姐来?”

身边的侍女听到老爷的命令,立刻向贞娘的闺房跑去,穿过一个花园,便是她的房间?

“小姐,老爷唤你到前厅见安?”

“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正在闺房读书的八岁贞娘,听到了这个声音就知道了有人找她?便迫不及待的想去见他,但想到需要保持女孩子的矜持,不能鲁莽冒失?便对传话的丫鬟说

“梅香,带路吧”

“是”

于是门在打开的一刻,贞娘就出来了?跟着梅香走到了前厅?

施礼道:“见过爹,娘,韩伯伯”

小小年纪的苏贞娘在母亲的调教下开始变得知书达礼,懂得了繁文礼节对父母更加恭敬,业得到了无心夫妇的喜爱?

这时,贞娘回头看了一眼香儿,两人相视一笑?

,,,,,,,,,,。。,,。。。

两家大人也许许久未见,一直聊了许多?从白天到黑夜,一直到黎明?而贞娘和香儿在父母的允许下,回到他曾经出生的家里,自从韩无心做官受到朝廷器重,朝廷重新给他安置一个房子,就在城南郊外?而原来的家在他做官开始很少回来?因为院子很荒芜,物是人非?所以,他想回来看看他出生的地方?幸好,那院子离苏平之家不远,只有两里地?

来到曾经的地方,打开了曾经的韩府的门,看到了院里的一棵树?

突然,他从怀中掏出一物?

“贞娘,这是我半年前在我的小伙伴里赢来的小佛像,送给你”

“不,哥哥,这东西太贵重,我不能要”

“收下吧,留个纪念吧?从来我见你没有给你买过东西”

在一个香儿的推辞下,突然贞娘想起了什么

“哥哥,我有一个主意,我们对大树许愿,许愿过后可以把佛像埋在树下”

“好呀,听你的?”

于是他们开始跪下虔诚向大树许愿,香儿许愿在有生之年可以亲手结束这乱世?而贞娘许下了要一生一世陪在香儿哥哥身边,做他唯一的青梅竹马?

,,,,,,,,,,,,

“好了,我许完了,你呢”

“我也许完,哥哥”

“好,我们找个东西?把东西埋在树下”

“恩”

于是,他们在柴房里找到了一个小铲子,回到那树下,用铲子挖出了一个小坑?把佛像给放下去了,然后用双手把坑给封住了?

“好了,我们走吧”

“恩”

于是,他们就这样离开了那院子找到了各自父母,苏平之夫妇带着贞娘离开韩府回到了自己的家?离开的时候正是黄昏。

第三天了,在家过年的官员们结束了假期,各自回到了曾经的岗位上?苏平之夫妇也不例外,让他到距南苏城不远的边界靖州继续当吴国节度使?

,,,,,,,,,,,,,,,,

就这样,过了一年?在这期间无心虽然常年不归家,但他时常挂念香儿与他弟弟义儿的武功,想让他们成为家族的荣耀,成为周国的栋梁之材?后来委托夫人把香儿送进学堂,在家里请来了武艺高强的人当教头,还把当时的伙伴崔进请来当伴读?而贞娘,正在学女工和读女则,在家里学习琴棋书画,还要学习四书五经?

那崔进的父亲与韩无心是好友,两家交情特别好?请他伴读也是征得崔进的同意的,他家只有崔进一个独子,他父亲也想这跟着香儿可以学习一点知识?不求能给周国朝廷效力只求能在科举上有一席之地?

,,,。。。,,,

一天早上,一个秋日早晨,太阳悄悄的爬上了枝头?

“公子,该去学堂了?”香儿的睡梦中被一个敲门声惊醒?

“好了,这就去”

于是,香儿勉强的醒来,穿好了衣服洗了脸?吃好了早餐与崔进一起去离家不远的太行学堂?

在去太行学堂的路上,他无时无刻的想起苏贞娘,在这样的思念中他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太行学堂?……

“各位学子,今天由我老夫贺久为你们开讲,讲什么呢?我们来学王维山中?/荆溪白石出,天寒红叶?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

……………………………………

而在教书先生正在向座下的学子传授必生的精业,有一位同学睡着了,正在做着美好的梦?突然,教书先生从座位上起身漫步的走到了睡着的同学身旁,用手中的戒尺敲了敲桌子?用十分轻蔑的口气说到

“香儿何故前来睡着”

突然,香儿被威严的教书先生叫醒?

“先生,我,我…………”一时刻结巴,有种说不来的苦痛……?

“哼,传授期间不好好听讲,偏偏在我讲课期间睡觉,罚你吵一百遍山中,然后叫你的父母来”

……

就这样,先生离开气直的走了出去,同生们也就离开了座位,剩下的只有香儿和崔进两位同事发呆?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过了一天,晚上放学归来回到了家?

砰砰砰……

“谁呀”一个声音传来,一位银发苍白的德叔打开了,又看到香儿后跑到前堂报信?

“是少爷,老爷,少爷回来了……”

那德叔高兴的回到前堂给韩无心报信,此时的他正在看贺久先生写给他的信?信中算是香儿在学堂的真实写照?

“这个逆子,哼?”转眼呼叫德叔“德叔,你去把少爷请来,我有事对他交代下??” 

“是”

门外的香儿听到父亲的召唤,跟着德叔从大门口穿过花园来到了前厅,见到了父亲?

“香儿,今天贺久先生派人给我书信说你在学堂不好好学习,在睡觉?信中说的可是真的…………”

“是”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一定好好学习,听教书先生的话?可是呢,不是跟别人打架就是赌,你说,你除了这个还会什么”

“我可以学武功护国~”

“放肆,如果人人学武功治国,要文官有什么用?你也不知道当今什么情况”

………………

“给我跪门口,没有一个时辰不许起来,晚饭不许吃,任何人不许求情”

“是”德叔应诺到

于是香儿真的在门口跪了一个时辰,还是父亲监督的?起来的时候只觉的两个膝盖起不来,无比酸痛?回到屋里想不起来为什么父亲非要让他学文,学武不好吗

他看来,太平盛世里学文,能为社稷君主出谋划策?在乱世中学武,可以保护家园安邦?现在是乱世,不是太平盛世,随时可以丢掉性命,所以说学文没有用处?于是想想就睡着了

……

第二天,香儿便向往常一样到学堂上课,看到又是贺久授课就想起昨天被因为学业挨打的场面,不免偷偷跟着同桌崔进说?

“崔兄,不当等先生午觉的时候捉弄他一番”

“好呀,昨天他也给我父亲去了书信,害我受到惩罚,今天正好报仇”

“嗯”两人异口同声?

堂上的贺久先生闭着眼睛授课,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

……………………………………

就这样,时过中午?太阳爬过山头,学堂也放学,同生们也陆陆续续的回家吃饭睡午觉?只有香儿与崔进他们,正在赶往贺久的家里,也是普通的茅房?翻过他家的墙,此时他的家人正在回屋睡午觉丝毫没有察觉,偷偷的溜进去到他的屋里……?

门没有上锁,轻轻一推就可以进去了?于是香儿拿出已经准备好的画笔,悄悄的在他满是沟壑褶皱的脸上画画?花了一个半刻的时间,终于画好了,然后得意洋洋的又偷偷的溜出去了翻过墙后与望风的崔进离开了他家,去往学堂的路上了?

……………………………………………………

该给学生授课的时候了,贺久就醒来了?他本想给他夫人孩子辞行,奈何突然想起今天是清明节,夫人孩子都去给他故去的岳父上坟?到现在还没回来?

想到这里他只好作罢,离开家去往太行学堂的路上,他家离学堂并不远,就在太行学堂房后面,在出门的那一刻,有几个人看到他的脸不禁偷笑,他以为有人喜欢看着高兴?

学堂到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听到学堂铃就开始讲堂?正当开始的时候,有一位同生看到了?

“先生,你的脸”说着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怎么啦”贺久有点疑惑

“先生,请你看一下镜子就知道了”

说着大声的笑起来,同学们也笑成一团?先生满脸疑惑的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镜子,打来才知道不知道是谁在他脸上画了一只小乌龟?

“这是谁干的,出来”

……………

学堂哑口无声,只有外面的知了吱吱再叫,而香儿与崔进正在偷笑时被先生看到了?

“你,还有你,给我出来?”他指着香儿和崔进

“是不是你们干的,快说”

“不是”

“好呀,你们既然不承认?那好今晚我就去复信,让你家长来?”

“不要,我说”

“好”于是崔进招认了事情的经过,因为他知道香儿最不爱学习,好勇好斗,,,,因担心受连累?所以不得不说出来,因此贺久最后罚他抄一百多遍论语,是要磨练香儿的心智?

于是晚上放学归家,又重复接受着前天的惩罚?

…………………………………………………………

而此时,远在靖州的平之夫妇正在操练兵马,随时准备应战?家中的贞娘正在学习琴棋书画和女红,在某一天的黄昏阳光照进了屋里。她手里绣着荷包望着窗外,看着树叶落下,难免思念起远方那个人?

“他,过的还好吗”

………………

自从那天起,香儿与崔进就再也不说话了?见面就像是陌生人似,崔进刚刚开始好好的?可以后来看到香儿闷闷不乐,心情不太好?再也没有笑过了,他看到这里以为是当初承认害她受罚的错?

当香儿受罚的时候还在四月初,那时候天气刚刚有点炎热?那时的香儿什么也学不进去了,除了武功还是武功?

???

过了半月就是快到五月的时候,在一个学堂的傍晚,他们从学堂出来之后一直走在路上不说话?就在这个时刻突然,一向内向不爱说话的伙伴崔进终于说话了?

“香哥哥,对不起,我不该向夫子承认,害你受罚?”

“没事,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已经释怀了”

“那你为什么闷闷不乐,不爱说话”

“我,只是想起了我的一个小伙伴,不知道过的好不好,有点想他~~”

“恩,总有一天你们会见面的?走吧,我们去做游戏”

“好”

于是,他们来到一个破房子做游戏,做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他们你追我赶的,正当准备坐下石子做成的棋盘时?突然,房子倒塌了,只有崔进跑出来了?

“大哥,你不能死了,你死了留下我怎么办"

外面的过路的人们一定说这里面的人活不长了,已经死了?正当他们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突然一个人从坍塌的废墟中站了出来?那便是香儿?

“小弟,你大哥还没死里?我还活着”

“大哥,………”

不争气的眼泪从崔进眼中流了出来?

“没事,不哭”

一句安慰化解了他心中的悲痛,于是他们就回家了?

~~~~~~~~~~~~~~

半年后的一个冬天,白岩城内开始发生的战争?原来周国开始已经改朝换代了,原来的城主已经被杀了,杀害他的手下继任新的城主?由于当下时局未定,再说周围几个国家都是战火连篇,连饭吃不饱,时常担心着随时被敌人吞噬的危险,加上新任城主在位期间的残酷暴虐,苛责杂税,新建立晋国的百姓苦不堪言?连韩无心都感到故国的安危?因为旧国被更替的原因,他的地位岌岌可危,因此忧心忡忡?

“夫人,咱们一起迁移吧,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再打来,到时候我们就再也没有葬身之地”

“好,我早有这些想法?,我们立刻就走”

“恩”

说着他们把行李收拾好了,向身边的亲人辞行就离开了?开始踏上去南苏城的路上……………………

大概走了半月,终于到了南苏城?当地百姓在李纪元城主治理下,呈现繁荣生机,街面车水马龙,好不热闹?现在李纪元故去,他的儿子德胜继位,励志做个好城主?

“素儿,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吧?”

“好呀。我都听夫君的”

“香儿,义儿,我们在这里居住如何”

“好呀?~~~~”跟随无心的香儿与义儿异常高兴起来,因为他们终于知道有个落脚之地?

就这样,他们就这样安顿下来了?李德胜城主听到他们的到来,为他们安排欢迎模式?因为他知道那是苏平之知道大哥的境遇,特别嘱咐他的好友拜托照顾好他的恩人,所以李德胜城主并上奏陈国主为他们某一个官职?所以被陈国主准了,封为黄城指挥史?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

所以就这样过了八年,韩无心在官场混了风生水起的,没有波澜?在这期间又续娶了一个陈国夫人,生下龙凤胎?

男的荣儿,女的叫玉梅?香儿和义儿终于有个小伙伴了,添加了弟弟和妹妹?素儿与陈夫人相处很融洽,陈夫人敬赵素为亲姐姐,她只当亲妹妹扶持?当陈夫人开始生孩子的时候,赵素就很上心?

~~~~

就这样,八年时光过去了?无心夫妇已到了中年,而香儿已经是十九岁魁梧少年,气度豁达,容貌胸伟的少年。义儿十六岁已是气度偏偏的帅哥,而陈夫人的儿女都已经六岁了。

就在八年后的一个春暖花开的春天,韩无心放下手中的杂物,和两位妻子一起正在自家的庭院里赏花。

“哥哥抱”玉容娇痴道

“哥哥,我也抱抱”廷轩道

“好好,一起抱抱”香儿笑着说到?两个孩子一起扎在香儿的怀里?

“你们俩个小鬼头,我也是你们的哥哥,为什么不让我抱抱你”义儿开玩笑的说道

“可以,不过你得给我买吃的”他们一股作气说到

“看我当哥哥的不教训你俩个小鬼”

“义儿哥哥,我们也不敢了,请饶了我吧”

于是三人一起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站在亭子里的三人看到孩子们相处很融洽,会心的笑了?

“没想到他们相处那么好,如果一辈子就这样就好了”

“老爷,一定会一辈子的,绝不容许这样的”素儿说

“恩,,,”看似这个回答对他们将来不放心,有一种隐忧会在将来发生,,,,,但愿将来不会这样了,无心暗暗的想到?

,,,,,,,,,,,,,,,,,,,,

就在公元944年,陈国发生了一件大事,在一个天刚刚亮的清晨里,李德胜和他的副将一起前往拜访故人的路上,被藏在树上的刺客一箭射住了胸口,当即昏迷过去?那刺客正当过去准备取他的首级,突然被一个人看见,把当时杀他的刺客赶跑之后,并把他送进了医馆请郎中救治?

此时天已经亮了,天上还留有一丝艳霞,经过一刻的奔波,终于看到了一个医馆?

“有人吗,快来救救他”

“谁呀”

“我是他的朋友,今日他受了重伤,,,,,”

“来了”说着里面郎中进来把门打开,那个人把李德胜从马车上抬下来到屋里,衣衫有点破,满脸血迹?

这时郎中给他把把脉,看了看他胸前的伤口?沉重的说道:

“这次算他命好,要不是他胸前的玉佩估计会射中心脏,到时候就算老天爷也救不了他?我先开方子,是死是活就看天命了,请跟我来?‘’

‘谢谢,谢谢’

说着大夫把开好的方子和金创药给了他并交代道

“你要好好照顾这个人,不要有什么闪失,我走了,还有其他病人”

说吧,郎中离开了自己的住所,前往一户人家上门行医,只留下那个人在照顾李德胜?先是亲自给他伤口上药,然后开始熬药一点一点的喂?

终于到了一个傍晚李德胜醒来了,艰难的坐起来?心想我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我这是在哪里呀”

“你被一个刺客刺伤了,是我把你背到这里医治”

“是你,苏平之”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他睁开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苏平之?

“说来话长呀”

原来当知道八年前那次战乱换新城主,韩无心迁移南苏的时候,他就知道在靖州已经待不下去了?深知新城主的为人,毅然地举家带着他的大兵投奔李德胜。在去往南苏城在想当年幼时遇到的伙伴如今过的怎么样了,会不会关键在,,,,怀着不安的心情去接受着仪式,却没有想到意外遇到青梅竹马的朋友?

后来陈国君主授予他兵马指挥使?是一个都城乡兵的上司,专门管理都城卫兵选拔?后又得知他的救命恩人来投奔,特意叮嘱李德胜要好好善待无心夫妇?后又平之去看故人,无意看到了受伤的李德胜。于是就把他带到医馆救治

,,,

说着,郎中回来了,看到醒来的李德胜很惊讶,他以为这个人就再也醒不来了,直说这是奇迹是上苍保佑。于是,他重新为他把脉,看看病情?

“恩,既然你醒来了估计等到修养半月之后才能回家,最重要的是不能乱动,不能动气?否则伤口就会血流如注,离死期不远了

还有,你得付我半月银两,,,,,”

“哦,我立刻差人去取?”

于是李德胜自取腰包付了诊费,然后李德胜写信差人送往李府,取了十五两银子给郎中?

就这样,休养半月,经过郎中救治调理,从开始坐立到慢慢下床走路,胸口的伤口也慢慢愈合了很多。李德胜无时无刻的挂念着城中的事物,幸好他的副手委托他的最信任的人正在全权代理着,只等着养伤回去。

终于到了那一天,他向郎中辞行和平之一起回往南苏府衙的路上。。。。。。。

~~~~~~~~~~~~~~~~~~

时光如梭,明阳初媚?在一个阳光尚好的春天二月早晨里,一位十六岁的姑娘穿着浅黄色齐胸裙正在和婢女在南苏车水马龙的双龙集市上出现?走过一个卖胭脂水摊子,拿起一盒扑粉。

“好看吗,环儿”

“真好看”

只看她容貌清秀,知书达礼,富有一副江南女子的气息?恭顺有礼,才貌双绝是对她最好的评价。

突然,有一个人走过来了。

“妹妹,跟我回家吧。”

“不,我还要玩会。”

“你不知道今天是父亲的生日,家里就要来客人了!一会我让苏管家接你”

“好吧”

于是那个人就走了,不一会苏管家带着人和马车过来了。

“小姐,该回去了”

“好吧,走吧"于是她就跟着那个管家走了?这一幕恰好被路过的香儿看到了?她以为那些人对她没安好心?于是悄悄地跟着她,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香儿突然动起手?先是踹他身边的仆人一脚,那仆人没站稳一个接一个倒了,然后都起来掏出随身的家伙都向他来。

“抓住他,不让他跑了。。。。。”

正在坐在马车的苏小姐听到声音,立马下马车查看,眼前的情景让他吓了一跳。只见他花拳绣腿的与他们搏斗。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然后他跑过来把苏小姐拉走,只剩下一群人追着他跑?

一直拉着姑娘跑到了一个胡同里,看到没有人追来突然问了一句?

“你没事吧”

突然,一个巴掌打过来,然后看了他就离开了,眼神中满是轻视之意。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为这巴掌感到莫名其妙?

于是,他怅然若失的走在路上,实在想不通明明救了她,为什么连谢谢不说还打我?正想到这里,一群家丁们出来了,带头的就是苏小姐的兄长?于是,香儿不敌他被抓了,关在苏家的柴房里?

傍晚,他坐在柴房里,以为这回肯定死定了?而同时,韩无心夫妇正在为香儿不归着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

过了几天,柴房的门被打开了,香儿被押到前堂接受审问。

而坐在堂上正是苏平之

“你是何人,为什么要搙走我的女儿,你胆子不小呀”

“我本是白岩城的人,家父是一位大官。八年前随战乱迁到这里生活?………………

不想,今日遇到令爱以为有难所以就救了她,没想到…………就这样被你抓来了”

“哈哈,原来如此呀,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香儿,家父是无心"

他的一句回答让苏平之震了一惊?

“你叫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叫香儿,家父是韩无心………………”

一时间,苏无心被懵到哪里?多少年了,他梦中的未来女婿,女儿无时无刻,想念那个人尽在眼前…………

“贤侄,你快抬头看看我是谁”

香儿缓缓的抬起头,看到的是脸上长满皱纹,有一丝银发的中年人?

“你是……”

“我是你苏伯父呀~”

………………

原来当年十一岁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已经是气度不凡,容貌雄伟的少年了……说着令人把他的夫人孩子给传唤过来,他们听到召唤就过来了。

“夫人,贞儿,怀甫?你们快进来”

“这个孩子,就是无心大哥的孩子香儿”

这句话,让香儿当时吃了一惊?

“没想到,你都长成那么大了”苏夫人感慨到

“没想到,你小子都长的那么大了”怀蒲说道

“你真是香儿哥哥”苏贞娘一脸的不太相信?

“是的,没想到我们会这样的方式相见,当初以为你有难于是就……。”

“没事,都过去了?我说为什么有人把我给拉走了……”说着她笑起来了

原来她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那一刻他心动了?

“侄儿,你先回家去吧,等我过几天我就去拜访你的父亲去。”

“恩”

~~~~~~~~~~~~~~

审问时是上午,香儿在哪吃过终于吃过饭终于回家了?此时,这几天因为香儿的失踪,韩无心夫妇心急如焚,香儿对他们来说不但是次子更像是家里的长子。虽然他们成亲时有过一次孩子,但生下来就死了为他。失去长子之后素儿又怀了一个,就生下了香儿。。。如果香儿有什么闪失,他们也不想活了?于是,就到处派人寻找,张贴画像希望有一番线索?

……………………

终于,家丁收到了一封书信,跑来给给韩无心夫妇看。他拆开一看,信中只见这样写到:“大哥,别来无恙。我是小弟平之,八年未见过的可好。在靖州期间无时无刻的想念大哥,想念在一起的时光,好似像是昨天一样?现在,周国战乱时期我遇到一位贵人,经他举荐我如今是陈国的一位节度使,你会为我高兴吗。现在,香儿侄儿在我这里,过几天我们一定会登门拜访,商讨一下他们的婚事,请你务必担心?”底下署名苏平之?

看到这里,无心终于明白原来香儿在他未来的岳父家里,这下他们可不用担心了。说着韩无心就给平之回信,信中是这样的:

“贤弟,你的信我也看到了,香儿在你那里我很放心。过几天,我会把不孝子接回来,顺便提亲”

就这样,包好了信纸按照原地址给寄过去了。苏平之看到了很高兴,因为他看到了韩大哥!

就这样,香儿与贞娘,终于在苏府度过一段时光,过着青梅竹马的日子。有时,苏府里有一种酒叫苏酒,他喝过之后便觉得甘甜,也许是幸福的味道?

突然有一天,苏家夫妇看到这两人玩伴的情景,便问他俩?

“贞娘,你要不要嫁给他做夫婿?”

“香儿,你要不要娶她做你的娘子”

听到这话,两人沉默不语,开始害羞脸红起来了?

“哦呀,哈哈哈”苏平之开始笑起来了?

……………………

就这样,在香儿离家的半月里也就是944年晋城2年,一个美好的三月初三里,韩无心夫妇登门拜访。并确定了两人的婚期下了聘礼,,约定着四月十八举行大婚?最后临走时素儿给贞娘一个玉簪子,就承认了她是韩家的媳妇,而香儿也跟着父母回家了?

在等待婚期的时候,贞娘与香儿互相开始通书信,以聊慰相思?甚至在信中说我想喝那个苏酒,她也会偷偷的寄过去?

~~~~~~~~~~~~

就这样时光流逝一个月春夏交加的日子里,韩府里喜气洋洋,家里贴满了喜字,挂满了红绸?家里的仆人奴婢们都为了香儿的大婚忙碌,家里的孩子在庭院打闹,只有陈国夫人陪伴着他们。。。。。。。

在苏府里,贞娘穿着绿色的开襟婚服,头上带着凤冠,悄然地梳妆台里,拿着香儿上次临走时给他的玉佩,回顾了与他相识的一生,她没有想到昨天的青梅竹马,今日已成她的娘子,想到这里她脸上浮现出幸福的微笑。。。。

而此时,香儿穿着红色的吉服从韩府里出来,路上的轿夫和轿子在他家门口里等待着接着新娘子?辞行了门外的父母骑着马和一行人抬着沉重的礼物去往迎亲的路上??????

坐在床边的贞娘正想着,突然丫鬟来报?

“小姐,韩公子的迎亲花轿来了”

,,,,,

听到她的禀报,她就知道意味着什么?于是跟着喜娘穿着嫁衣来到了前厅,见到了父母和夫君?在前堂里向父母辞行?

“女儿呀,到了夫家一定不能任性,要好好的孝顺公婆,侍候丈夫”平之语重心长的说道

“爹,娘,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女儿要走了,在女儿不在的日子里还望着你们多多保重,女儿会想念你的。”

“岳父,岳母,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好好的对待贞娘的”

“好好,那我就放心了,你们走吧”

于是,一对新人在父母的注视下,离开了苏府。贞娘在门口里望了望苏府,坐上了花轿与香儿离开了,而平之夫妇则跟到门口眼含泪花望着花轿离去,在她们心里是多么舍不得女儿呀。

迎亲的队伍一路上吹吹打打,终于到韩府?香儿搀着带盖头的新娘子,到韩府的前堂。只见无心夫妇穿着枣红色的吉服端坐前堂背后有着偌大的喜字,他们在宾客的注目下举行跪拜大礼?

“一叩首,天地万物为你做证”

“二叩首,父母之恩永不相忘”

“三叩首,夫妻和鸣举案齐眉”

“起,送入洞房早生贵子”

,,,,,,,,,,,,,,,,,,,

于是,整个大婚流程就结束了,新娘被送入洞房新郎在前堂里招待客人?到了晚上终于送走了客人,香儿在朋友的带领下到了新房?

“大哥,我们要闹洞房?”

“各位,谢谢参加我的大婚,我很荣幸?如今天色不早我们就睡觉,请明天再来吧”

“好,这次就放过你,,,,,”于是他们就离开了?

送走了客人打开了粘有喜字的房门,一对红烛映出了新娘的坐在床边的身影。他悄然的走到她身旁,做梦的没想到他的青梅竹马居然最后成为她的娘子。激动之余拿起带在身旁的称杆,小心翼翼地挑起新娘的盖头,只见贞娘面若桃花知书达礼,江南气息犹在?

“贞娘,你知道吗,你让我想了多少年~~~”

“不要说了,我都懂,,,,”

,,,,,,,,,,

于是,他们坐在床边,贞娘闭上眼香儿慢慢的用嘴唇凑上去,贴近了贞娘的嘴唇,任他的吻遍布着贞娘的全身,交颈而卧榻上撕磨。。。。。

第二天天亮了,贞娘醒来看了看身边的香哥哥。哦不,应该是夫君。想起昨晚的那个事,突然她的脸色绯红起来了。。。。。。。突然,香儿醒来了看到了身边的娘子?

“娘子,你怎么不多睡会”

“夫君,我想是我应该早点起床,为公婆做早饭呢”

“不用了,有下人就可以了,一会我们去父母请安去”

“恩”

说罢他们就起床,贞娘穿着中衣坐在铜镜旁,一群丫鬟们伺候着贞娘梳妆打扮,被她涂抹胭脂粉,不一会大美人出现了,梳着可爱的小盘发髻,穿着白色的绣花抹胸,底下便是淡紫色的裙子。淡黄色上襦衣再配着红色的禙子,挂上精致的妆容显得格外可爱。

“夫君,怎么样”

而香儿穿上了灰色的圆领袍带上黑色的帽子?一回头,被惊讶了?

“娘子,你好美”

听到这话她的脸又开始害羞起来了?

“夫君,我们去请安吧”

“恩”

于是夫妻同行到前堂请安?

“儿子儿媳一起向爹娘请安”他们异口同声道

贞娘拿起喜娘准备好的茶,恭敬的向公婆奉茶

“婆婆,请你喝茶”

“公公,请你喝茶”

“姨娘,请你喝茶”

“好好好,”他们喝了一口茶,随手给了红包

“这是我们的心意,希望不要介意,起来吧”

“儿媳受命”

于是她就起身了,突然仆人来报?

“老爷,夫人,早饭准备好了”

“好好,我们一起去吃吧”

于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着幸福的饭,贞娘和香儿的目光不停的相望着,是那样的含情脉脉?吃完饭,他们向父母辞行去过自己的幸福时光吗?

到了第三天,他们夫妻两人回门到苏府,苏平之夫妇对女儿女婿很热情,盛情的招待他们,香儿非常的喜欢那个苏酒,临走时不忘带走了它。

,,,,,,,,,,,,,,,

回门之后,他们整天缠在一起,粘在一起。香儿在庭院里舞剑,贞娘就在亭子旁看着丈夫,不觉的痴了,有时夜晚,贞娘会为他弹琴解闷,与他下棋。

当夜晚降临,贞娘喜欢坐在窗边岩上看书,她那如痴如醉的模样竟把香儿看呆了,偷偷的跑过去把书给抢走了,只剩下贞娘在后边追打。后来香儿每次看到贞娘看书,他有点不解?

“娘子,为什么喜欢看书呀”

“夫君,你不知道吗,我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可以长长见识,知道很多女子故事。但夫君也不同了,男子读书不但可以提高学问,可以做官为君主出谋划策,带兵打仗,岂能不安邦。”

此时香儿终于明白了父母的苦心,因为他是家中的长子,需要出人头地?于是从那时起,他发誓读书,,,,,从此以后,看书的时候每当不会就会请教娘子,她都会为夫君讲解的。

……………………………………

就这样,他们婚后的生活甜蜜而幸福,婚后过了一月。香儿听从父亲的安排到离南苏城南不远临近的罗州慈宁寺跟着玄古大师学习武功?每天早出晚归的,贞娘每次起的很早为他整理好衣裳,把他行装打理好看着他离开?

每次分开的时候两人恋恋不舍,但为了报国的理想不得不这样做?幸好,寺庙每次有特殊的假期是香儿不用学习武艺,因为他是暂时寄居慈宁寺的俗家弟子。

新婚三月后,寺庙终于放假了给了他们独处的时光。这一天,香儿带着她的娘子贞娘来在离家不远的洛河游玩。看到的不是繁荣的景象,而是更多从他国来的流民,衣衫褴褛拿着破碗在街上乞讨?

“行行好吧,给我点吃的。。。。。。”坐在一个酒楼旁的香儿夫妇看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在他心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于是他走到那个乞丐身边,给了五个铜版。

“谢谢大爷,谢谢大爷”

“请问大哥,为什么会落得这样境地”

“实不相瞒,我是从晋国的白岩城来的,遇到了天灾。现任城主不去想着救灾,反而变本加厉的敲诈,勒索,常常让士兵边访美女供他们享乐,不从者便被士兵杀死了,扔在荒郊野外。这还不算,还常常派兵去百姓家收租,纳粮。一时间战火连篇,百姓死的死,伤的抢,能过来的都跑到外边去了”

听到这里,心里五味杂陈,与贞娘一起离开了那个洛河旁边的酒楼。一路上,香儿郁郁寡欢,贞娘一路上都看在心里,只有她知道这是为什么。于是他就更加勤奋读书了,白天去慈宁寺学武,晚上与妻子一起去读书解字。终于过了一年,勉强掌握住写写东西用兵的文采,就是没有改掉冲动的气息。。。。那时候香儿已是二十一岁,贞娘已是十八了,所有的武功玄古大师都已经传授完了。

有一天晚上,玄古大师派人把香儿请到他的禅院,语重心长的对他说。

“徒儿,你该出去闯荡江湖,为国家建功立业了”

“不,师父,我不走,我还要继续学习长伴师父身旁”

“不,这已经足够了,从你入师门做俗家弟子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池中之物,有帝王之相。所以决定栽培与你,虽然平时对你严格但你与师兄弟的感情极好,但你学习读书用功极好悟性很深,这让我很欣慰。如今,我也留不住你,你走吧,去开创你的一番大事业吧”

“谢谢师父的教诲,徒儿一定不会忘记师父传授之恩。假如真的建功立业了,一定会常看看师父的”于是,他跪下拜别师父回家了。

回到家,见到贞娘子,心事重重。

“夫君,你怎么了”她关切的问

“我师父说人这一生不应该碌碌无为,好男儿应当报国。我想出去走走入伍从军建功立业,但我有点舍不得你,所以我走后委屈你替我父母前尽孝了”

“夫君,你能这样想就对了,你放心,你走后我会对我自己家父母家一样。再说公婆待我如自己家的女儿一样,我应该回报他们。但是你要改掉好赌的毛病,没事可以多看兵书为将军出谋划策”

“恩,我会的…………”于是他到前厅见过父母说明此事,无心和素儿欣然同意了?第二天告别就给香儿一大盘缠,供他在路上打点?

于是他的事业之路开始了,留下贞娘独自家门口看着夫君骑马离去。她还没有告诉夫君,除了公婆知道贞娘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怕他知道后就不想离开了…………

………………………………………………

自从家里走出来,走走停停的时光中,看到处都是战火连篇,民不聊生的景象。他看到了也很痛心,希望有生之前可以遇到明主,可以施展抱负。可现实不理想,每次去各地节度使某职位,都被他们拒绝。如今已过一年了,还没有被录用…………

走走停停中,来到一个罗州见到一位节度使,名周世通。他很热情的招待了香儿,一看到他穷困潦倒的样子,打心里瞧不起这个人。于是,就给他下逐客令?后来又来到了郭州,也是见到了一位节度使,名叫秦蒲。也是热情的招待他,秦蒲正打算用他的时候他的儿子因为记恨他的才能,向他的父亲里说香儿的坏话?于是他又要落榜了。两次被拒,他都怀疑自己是否时运不济,都快到放弃了自己的理想。

而如今,又过了一年?他已经是二十三岁的少年了…………

而贞娘,自夫君离去每日向公婆请安。每日饮食都要请自过问料理,希望能做的极好。全家待她如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可惜的是因为贞娘身子弱,生下的孩子活不过周岁就已经夭折了。

。。。。。。。

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他第四年头,终于给了他希望。在一个汉国里有位隆州节度使魏国正在举行以武招兵,他听到消息去入伍去了,在里面他以射箭和武艺终于入军队了,于是他接受了两年的士兵训练。

一日,他正在军营里给马洗澡,突然一匹烈马跑出了营外。其他人不敢制服,只有他骑着他的马追着那匹烈马,然后跳上烈马拉紧了缰绳。那焦躁不安的心终于安静了,终于不跑了乖乖的听他的指挥,在场的人一声叫好,,,?

此事惊动了魏国节度使,他感到了惊讶,传令来见。

“听说你今天驯服了烈马”

“是的,我从小学习武艺,偶尔跟爹爹学习骑马。早已经炼成铜皮铁骨了,从小就喜欢跟那打交道……”

“哦,原来你是那么的勇敢,那么有智力。”随后下令

“传令,让韩香再升一级,做我的贴身小校”

“谢大将军恩典”

于是,他的青云之路开始了。因为晋国的君主听信谗言杀害了魏国全家,所以同军营兄弟们一起帮魏国大将军夺取了汉国的皇位,坐上了皇帝改国号为汉。因为他作战勇敢,智勇双全,被封为隆州节度使。。。。。。

他做到如此地步绝对离不开对贞娘的思念,多少年了做梦都想着她,,,,于是在一个夜晚,他写了家书派人给寄过去了。

他做梦没有想到她的家人因为他的孩子去世尽然瞒了五年,而此时陈夫人才刚刚去世了,遗留下了两个孩子就撒手人寰了……于是,每次香儿写信问家里情况她们都是报喜不报忧的,怕他分心?

………………

此时做了三年的汉太祖魏国带着的全国统一的遗憾而离世,只有在世的储君养子魏荣在悲伤中继位,继续着执行他的心愿。继位后,全城平安百姓安康,全国里物价平稳,,,,,再也看不到了战乱的局面。

有一次上朝时,魏荣问群臣?

“我想要完成太祖的心愿,你们可愿意否”

听到这句话的大臣们有的反对,有的赞成的,时不时的能听到他们窃窃私语。

“皇上,臣赞成先南后北的收复失地,这样就可以赞成太祖的心愿”。

“好,,,,,,,,”。

于是魏荣开始了漫长的收复战争。先是攻打了位于北方边境的黄龙城?奈何城门坚固军民反抗最终没有打下来。因此留下了遗憾,最后对准梁国?可梁国君主从上代皇帝开始现在,一直对晋国小心翼翼按时朝贡,从来没有做错什么。于是就到梁国都城攻打,这一次打仗太不容易了,终于打下十个州后梁国君主投降才罢休。

后来魏荣班师回朝的时候因为香儿作战勇敢,有勇有谋,在黄龙城里亲征救过他的命封他为长苏节度使,在他们大臣看来这可是至尊无尚的荣耀。。。。。。。

因为太想念贞娘和家人,于是他请求王上把他人家人给接到封地了,魏荣欣然同意了。

。几天后,无心夫妇贞娘与三个孩子一起被接来了,这一次贞娘梳着同心发髻,穿着绣花白色上襦和黄色的交领裙衫,再搭上一个淡蓝色袍子显的格外好看。当初二十一岁出走的他到现在,不知不觉中与他分离八年了。

如今香儿是二十九岁了,他的娘子贞娘已是二十六,还是那么的漂亮温柔可人。而双亲步进花甲之年了。

把父母安顿好之后他们还是喜欢在大厅里喝茶

“爹,娘,孩儿向你请安了,原谅孩儿不能长伴你们身旁”

“没事,只要看到你就安心了,没想到你做的比爹还好,总算为家族争光了。”

“都是用命换下来的,哦,怎么没有见过陈姨娘”

“你陈姨娘在两年前已经得重病离世了,还有你的儿子,在你离家之后我们就知道了贞娘有身孕了,后又生下孩子不满周岁就已经夭折了。我们之所以不告诉你是怕你分心,不想为朝廷效力,所以才那样做的……”

听到这句话香儿彻底傻眼了,只有他明白因为常年在军旅里。从来没有真正的回去过看看父母和妻子,连娘子怀孕生孩子夭折子里都不知道。因此他感到内疚万分,这次回来了一定要好好补偿。。。。。

于是,他向父母辞行之后回到书房里看兵书了,从白天到晚上不见任何人。晚上贞娘见他辛苦,就自己给夫君送饭。此时的他正在书院里看书,贞娘打开房门小心翼翼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准备离开。

“你来了”

“是,夫君”

“我不在家的时候让你替我照顾父母,你辛苦了”

“不敢当,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听我的父母说过,原来我走的时候你有了,后来生下他不到一周岁夭折了,,,”

“是”

“都怪我常年为了事业不归家,才有今天这个结果。。。。。”

“夫君,我也不想这样啊在失去第一个孩子后。。。。。”

“不要再说了,我也都懂。如今我也是最高职位,把你们接过来就是为了团聚,从此永不分离了。。”

就这样,这一晚上他们相伴一起缠在一起,终于重现了当初新婚的那一刻。

,,,,,,,,,,

那一刻他们很幸福的,每当香儿上朝归来时贞娘总是为他料理好事情。不用上朝有空余时间,他们会像当初那般一个弹琴一个舞剑,夜晚下相伴可以听到牛郎织女的声音,互相倾诉着各自的心里话。。。。。。

公元952年,贞娘继长子去世后又生下一个儿子,全家进入了喜悦之中,之后在三年内陆续生下来了三个女儿,从此以后生命终得圆满。

之后香儿与贞娘得魏荣召见,魏荣听说香儿因为他的娘子奋发图强做到今天的地位。不觉的对她钦佩又加,当即封为江南郡夫人。。。。

可惜天不假年,到公元957年九月。贞娘因为身子弱,常年疾病缠身终于病倒了,香儿每日衣不解带的在身旁伺候吃药,盼望这一天天好起来,可惜天不如人愿,终于在第二年正月带着满腔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那一刻,香儿抱着贞娘的尸体哭了好久,在葬礼上他想起了那些恩爱时光

“夫君,我恐怕不能与你长久了,如果有可能我希望我们是平常百姓。可以相伴一辈子在也不纠结分开了。我走后,还望你好好照顾我们的三个孩子与三个弟弟妹妹,帮他们扶养成人。。”

这是她临终给他的遗言,最终她葬在离白岩城不远的九龙山脚下,同年无心夫妇也相继去世了。

。。。。。。。。。。。

自贞娘去世之后,他向苏平之里要来了苏酒的秘方,从此开始嗜酒如命几次颓废。但想到贞娘临终的话又开始坚强起来了。不到一年魏荣就去世了,留下了他的六岁儿子魏训继位,并命他为顾命大臣。

半年后,因为大臣和太后猜忌他和他的兄弟们在离南苏不远的地方卒本发生了兵变,被人披上了黄袍当上了皇帝改名韩廷祚。

当皇帝的他把录用前朝大臣,把太后小皇帝分配西京养老,给予最高的待遇。勤政爱民,使纷乱的国家合成了统一,终于完成了晋太祖的心愿。

从此刻起,他用一生怀念这他的爱人,继位三年后,因此封为苏平之为广开王。他没有想到因为这一举动当时的苏家因为他攻打过梁国只使割地赔款,使家族里把苏平之除名不能承认这个苏家女婿了。

在他生命的尽头的前三个月,因为怀念回到当初的白岩城。居住一个月后命人从当初的韩府里挖出当年的信物。然后拿着信物回到了九龙山上拜祭父母,登上山坡朝天西北射了400米的箭。

“我后定当葬如此”并把挖出来石佛留下以后做记号。

三个月之后韩廷祚因病去世,如愿被他的继承者弟弟韩廷光(义儿)把他的与贞娘埋在一起了。

。。。。。。

(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