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小说情何以堪姒姜百度云,【小说】情何以堪………………姒姜【习惯等待吧】

小说情何以堪姒姜百度云,【小说】情何以堪………………姒姜【习惯等待吧】

互联网 2021-01-22 21:31:54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17 真是冷啊……是哪里呢?那么黑……好累啊……不知自己还在挣扎什么,好想放手…… 

似乎背心传来一股遥远的的暖意……让人眷恋……很浓……但却是那么远……像在招引着什么……我想够……整个人却沉重得根本无法动一动……唉……算了吧…… 

可是那暖意无比执着,一直一直就这么源源不绝…… 

渐渐地,似乎有那么一点暖了……黑暗仍在继续……压得人透不过气,但好像不那么冷了……可是这时候,浑身却开始灼烫起来,满眼满眼的,都是红雾。似乎呼吸着每一口气的都是热烫得如同火炉里的热浪……原来她们用的不是土葬……是火葬…… 

火点在身上,无处不烫……我挣扎着喘息……都是火苗……不是黑的,都是红的……好难受啊……连手指都动不了的沉重的身体一会儿上升一会儿下坠……她们竟是在烤我么?……还不如埋在地里……黑就黑点……好热……模糊中还飞来一只大火炉,啊…… 

好痛!胸口有如火灼般的疼痛……眼皮好重,我竭力睁开……想看清地狱的模样…… 

咦……有烛光在摇……淡绿的纹帐,雕花的床板。我转转眼睛……桌上伏着一个人,是……燕巧么?我没死么?还是幻觉?死人也有幻觉么? 

窗边,似乎也有个人影……白色的锦袍……谁呢…… 

我想开口,喉咙却像火在烧般,灼痛得像要冒出火来,只能发出自己也听不清的呻吟。而窗边那人却像是震了震,猛地回过头来…… 

唔……头脑阵阵晕眩,让我看不清迅速靠近的身影,眼皮再也撑不住地合上……我好想看清到底是谁……恍惚中一双手抓住肩膀,扼得胸口好疼……我皱眉,力道好猛……还似乎紧了紧……耳边听到一句近乎咬牙切齿的声音“谁让你去挡那一剑的!你知不知道只要我……” 

只要什么呢?我没再听到任何声音,只觉黑暗又一次来临…… 

当意识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我发现口中苦得要命。是什么?我皱眉,用力撑开眼皮,入眼是一只汤匙,有一股浓烈的药味传来。然后,在我听见一声尖叫的同时,有些微烫的液体倒在我脸上。嗯……我嫌恶地闭上眼…… 

“啊……醒了!醒了!终于醒了!谢天谢地!平澜……你听得见我吗?你看看我,别又闭上眼睛……”是燕巧的声音,叫到后来成了哽咽。 

我睁开眼,呼吸还是有点闷,但我明白我已算是逃过一劫了。“燕巧……”我轻喘,发觉说话很累,喉咙里有点凉凉的感觉,却充斥了苦味。 

“她说话了,她说话了!”燕巧扑在床前,热切地看着我,我又看到了虞靖有些憔悴的脸,两人的眼里都布满了血丝。 

“平澜……”她的声音沙哑,有种压抑后的轻颤,叫得那么小心翼翼。 

我虚弱地想说点什么,却发现除了喘还是喘,仿佛吸不够气似的。但“燕巧,你能不能……” 

燕巧附耳过来。 

“你能不能先把……我的脸给擦了……” 

燕巧倒吸一口气,瞪着我,紧闭着嘴。虞靖在一旁暗急,“她说了什么?” 

我轻扯扯嘴角,脸上的汁液快要流到脖子里了。终于,燕巧不甘不愿地拿手巾给我将汁液擦掉,虽然气我,动作却很轻。 

虞靖呼出一口气,“平澜……你吓死所有人了。”她深深地,深深地看着我,仿佛我会随时消失一样。“你知不知道,当时,当时我们都以为你要死了……刺得那么深……那么凶险……当胸贯穿的一剑……” 

那一剑呵……我心里一缩,即使我现在已然活了下来,即使一切已过去,仍是让人不寒而栗。 

燕巧握住我的手,“你已昏迷了十天了……就在七天前,大夫还说你没救了……你可知道你的伤有多重?”她说得好轻,像是怕我会被吓到。 

我看着她,好想说什么,“……我活下来了……死不了了” 

“还说!”她的眼泪滴在我的手上,很热,“大夫说那一剑,几乎就刺到心了,只那么一寸。一寸!只要再往下一点点,你……你就……” 

只差那么一点么……我眨眨有些干涩的眼,忽然有一个问题,“你们一直守着我么?” 

“嗯。”虞靖点头,“拘缘也要守着你,其他人劝着才走的。” 

拘缘……我忽然不想问了,是幻觉吧……我看看虞靖,淡笑,“今儿初几了?”“初十了。你已昏迷整整十天了。” 

初十?糟了……没时间了。我努力想撑起身,却浑身使不出一点力,只能躺着空喘。 

燕巧见状慌忙扶我靠上床壁,“你想怎么样?动嘴就行了,我帮你做好了。” 

我深吸几口气,“……燕巧,你去守门。” 

“守门?”燕巧惊疑,随即瞪着我,“你才刚醒!昏迷了十天的人,你才刚醒!” 

“别浪费我的力气……去守门。”我咬牙。 

燕巧眼里有怒火,却仍是站到门边。我看住虞靖,“你的帐册还没交吧?” 

虞靖蓦地盯住我,“你知道?” 

“……帐房主事金儒的底我已查得清清楚楚了,你一直算不清楚的那本帐本里,是不是少了一大笔钱?” 

“是,八万两银子不知去向,这也是我一直留着审核的原因。” 

我闭上眼,轻喘,“不只八万,一共有十二万……是他私自挪用了。你将这笔款项记在预支军备上,交上去就行了……” 

“预支军备?”虞靖吃惊。 

“拜最初审对的帐册所赐……我觉出凌州卫左军道的军费有问题,所以记了下来……” 

“与这笔钱有关?” 

“现在无关……”我笑笑,好累,头又开始有点晕晕的了。 

“你难道想把二者联起来……?”虞靖满面惊诧。 

“……虞靖,以后你们会好过许多……”我闭上眼,感觉开始模糊了,但还有一句话,“虞靖,你记住啊。金儒要是给你钱,多少都不要推却,但不可收第二次……” 

“你先休息,这些以后再说。” 

“……别打断我……记住一定要收下他的钱,不然你会有麻烦的……”他会杀了你的……但我还来不及说完,熟悉的黑暗再度袭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