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小说秋麦声声txt百度云,《掉马后被巨佬缠着组CP[娱乐圈]》百度云txt小说下载全文阅读作者噤非辛禹严汐文

小说秋麦声声txt百度云,《掉马后被巨佬缠着组CP[娱乐圈]》百度云txt小说下载全文阅读作者噤非辛禹严汐文

互联网 2021-01-19 21:57:38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在第N次同直播平台签约被拒后,辛禹终于怒退直播。本想靠才华进军娱乐圈,却意外凭颜值上了位。

热搜1:“惊!名不见经传新人竟然成了T台替补C位。”热搜2:#辛禹性.骚.扰嫩模#

辛.啥也没干.禹躲在墙角瑟瑟发抖: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就在他觉得自己要被舆论给冲垮并凉凉时——

热搜3:#严辛# 严汐文x辛禹我锁了,钥匙我吞了。随后,超模圈顶级流量男神严汐文发博:@严汐文:#严辛# [爱心]

辛禹缓缓打出一个“?”

文案二:某一天,辛禹无意间打开了严汐文电脑中10个G的同人种子:随手点开那本《严总的天价小娇夫》

辛禹:“这同人文谁写的出来受死,凭什么男神在上我在下?”严汐文:“听说有人让我来受死。”

辛禹:“妙啊,给大佬递笔,求不坑。PS:① 年下攻,攻正职是模特。② 【超A爱撒娇男模】×【装萌新电竞大佬】1V1互宠,含副cp。③ 娱乐圈+电竞。④ 非主攻文,苏爽甜。⑤ 原名《行,爸都依你》,名字有违禁字,改了,谢谢大家支持~

新文《博物馆恶灵对我闻风丧胆 [快穿]》戳专栏,求收藏:【被迫拯救世界受】×【强人锁男美人攻】当第一只怪物出现的时候,余鹤以为末日要来了;可他发现,最刺激的是,只有自己能看到这些怪物;

猩红色的新娘,金色异瞳的男人,污池中的并蒂莲;原来一切的起源,都来自于那场暴雨中无意闯入的博物馆;

还有那个妖艳贱货馆主,余鹤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定要跑到不同世界和他谈恋爱?为什么自己每拯救一只怨灵就要减寿一年;为什么执掌自己生死的,是这个妖艳贱货殷池雪?

余鹤:“我能采访一下殷池雪先生么,您是从哪里看出来我有拯救世界的潜力?”殷池雪:“因为你是天选之人。”余鹤:“再给你个机会重新组织下语言。”殷池雪:“因为一见钟情行了吧,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chapter 1.

白鹿直播公司的楼下聚集了大批主播,将公司大门堵得水泄不通。

“白鹿欠了你多少钱。”其中一个大胡子男人向旁边人忿忿问道。

“底工资加粉丝打赏,前前后后大概四十多万。”那人将烟头扔在地上,踩灭,“这帮小子,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还钱就把公司值钱的抬走卖了。”

辛禹默默地望着那些过来对公司进行风险评估的评估员,这时候,手机适时响了声——

“尊敬的尾号679X信用卡用户您好,本月27日是您的结款日,请及时还款,谢谢合作。”

辛禹一看这条短信,两眼一黑,差点昏死过去。

“听说白鹿的投资人现在负债几亿,全部身家都抵押出去了,前天晚上跳海自杀还被催债的救了上来,我看他欠我们的钱啊,十有八九是打水漂了。”

说话的大哥是白鹿直播旗下红极一时的大主播艾亚伟,也曾是LOL电子竞技GS战队的一员,是当初白鹿直播的老总斥资上千万从别家直播平台挖来的。

“本来以为张烨投资的平台肯定没问题,结果说倒就倒,欠了一帮子人的工资发不出来,老子还要养家啊,他难?老子就不难了?”

但对于辛禹来说,养家什么的都是后话,当务之急是催命一样的信用卡贷款。

一想到自己莫名背负的这十几万外债,辛禹就恨不得把那死渣男揪出来直接打死,也不知道当初抽什么风,发什么善心,就应该让他还钱的。

现在自己签约的直播平台倒了,但那十几万的欠款却是屹立不倒,现在自己就连打官司都不敢,要是老妈知道自己是同志还为了一个男人欠了十几万,她能追着自己从城东打到城西。

“荒仔,你怎么还在这儿,不是说下午有天虎直播的试播么,赶紧回去吧。”艾亚伟拍着辛禹的肩膀道。

经他这么一提醒,辛禹才想起来这茬。

“那我先过去。”扔下这么一句话,辛禹匆匆往地铁赶。

上个月白鹿直播倒台后,辛禹毫不犹豫地跑去投靠天虎直播,想着赶紧解决下燃眉之急。

自己好歹也是坐拥上万粉丝的小粉红,自带流量不说,也有多年的直播经验,但天虎那边也不知道是吃错什么药,屡次拒签,最后直接将自己的签约申请打回看都不看。要不是艾亚伟帮自己说情,恐怕连这次试播机会都没有。

一回到家,他无视掉老姐一遍遍喊自己吃饭,打开电脑,登陆了天虎直播。

刚一上播,直播间瞬间涌入大批粉丝,以及天虎直播的评验员。

辛禹擦擦额角的细汗,登陆steam,点开PUBG,选好沙漠图,然后动手将直播标题改成:“试播,点个订阅再走吧~”。

弹幕瞬间飘红:【阿呼呼呼】:“啊咧?高仿八木荒?”【尤某人】:“出去你这个假粉丝![狗头],白鹿倒了,所以荒哥来天虎了。”

【失望的有为青年】:“我觉得主播在炸鱼。”

辛禹:“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听我的,我只是真的菜。”

【阿呼呼呼】:“233人间油物八木荒。”

进入游戏,打开全麦,就听素质广场上一群卖挂的,撩妹的,还有人在喊:

“弟弟们拳击馆见,都别捡枪,真男人就用拳头说话。”

弹幕里顿时都在喊:“荒荒,让他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地下拳王!”

当飞机飞到皮卡多上空时,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像下饺子一样下了一堆人,全部都奔拳击馆而去。

辛禹落了伞,开启全麦,就听到这里边热闹的像过年一样,从最高层向下望去,就见擂台上聚了大概十几个人,正在挨个比划。

其中一个穿黑大衣的猛男秀的令人头皮发麻,一顿操作猛如虎,几乎没人能从他手底下活着出去。

而辛禹,也不出声,就围着擂台上的观众席捡枪捡装备。

“还有弟弟没有,哥哥的拳头饥渴难耐!”那黑衣猛男还在挑衅道。

辛禹捡了那把98K,装好四倍镜,悄悄趴在地上挪动过去,调整好视野后直接一发入魂。

“卧槽,不是说好不准捡枪的么!”那猛男趴在地上对着辛禹破口大骂,“真特么不是男人!”

辛禹打开变声器,用那种甜软萝莉音撒娇道:“可是人家是女孩子啦~”

黑衣猛男:“不可能,我不信,现在女孩都以老子自称。”

【荒哥的小娇妻】:“来了来了,荒妹的不要脸终极奥义杀。”

辛禹换好弹匣,瞄准黑衣猛男的脑袋:“哥哥怎么这样说,讨厌厌~”

话毕,一声枪响,世界再次归于平静。

天选圈外加技术流操作,辛禹一路过五关斩六将直接杀到决赛圈,对面是个吉利服,正趴在干草堆里,还来回晃来晃去,真是不够惹眼的。

辛禹觉得这把鸡差不多稳了,于是直接掏出AKM,跑到那人脸上,开镜后按下了鼠标左键。

但这鼠标仿佛在和他闹着玩儿,按了半天一点反应没有,那吉利服看面前站了这么一呆逼,跳起来毫不客气地收了人头。

这时候,直播间忽然涌进大批观众,其中一个,名字特别扎眼。

“sagu”

【咕家军】:“跟着咕哥来查房!”

【约瑟咕的抱枕】:“???这是什么骚操作,演员么?”【sagu的甜心软糖】:“菜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

Sagu这个主播辛禹是知道的,枪花直播的台柱子,听说本职业还是艺人模特什么的,自带流量,就连艾亚伟见了他都得尊称一声“咕哥”。

但是,他为什么会来自己的直播间?

眼看着随他而来的粉丝因为在直播间对自己出言不逊,导致自己的粉丝愤怒反击,双方展开了如火如荼的骂战,但这个时候,sagu却一声不吭地退出了直播间。

骂战引来了大批吃瓜群众,都在兴致勃勃的看好戏,评验员直接私信辛禹,让他中断直播。

评验员心情实在好不起来,脏话在喉咙里滚了几圈,碍于身份还是咽了回去。

“辛先生您好,我刚才全程观看您的直播,平心而论您是个实力出众的玩家,但并不是一位合格的主播,您对于粉丝行为管理还有待加强,这种情况已经严重影响了我台的直播氛围,所以我只能抱歉地通知您,您的直播不符合我台签约条件,希望您再接再厉吧。”

辛禹急了,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划过:“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而且sagu不是我叫来的,真的,再给我一次机会?”

评验员无奈地摇摇头:“说句实话,枪花直播一直是我台的头号对手,能将那边的用户引流到我台当然是好事,但现在这个情况,别说引流了,我还怕sagu的粉丝在网上乱说什么,您也稍微理解一下吧。”

打完这句话,评验员火速下线,任凭辛禹怎么敲他都无动于衷。

辛禹这会儿是真的想骂娘了,但教养不允许他这么做。

他不明白sagu这是搞的哪一出,自己之前没和他有过交集,白鹿和枪花也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但就在这么紧要的关头,他来自己直播间查房的意义何在呢。

自己每个月的信用卡还款额度居高不下,而天虎又是唯一一家底工资能负担自己负债的直播平台,它和枪花不一样,枪花要靠直播向自己上面的娱乐公司引流人气,他们那群小明星不在乎钱。

可自己在乎啊屮!

但事情已成定局,再怎么抱怨也无济于事。

辛禹干脆打开直播间,手动将标题改成“退播战,有缘再见。”

粉丝们知道因为刚才的□□给荒荒带来了麻烦,甚至可能已经导致他被枪花拒签,除了后悔,他们也想不出任何挽救的方法,只能在弹幕中声声哭诉对不起。

还有粉丝说要组团去sagu的直播间口吐芬芳,替荒荒讨个说法之类。

但就在一片泄愤弹幕中,却出现了一股清流。

一个名为【爱荒荒】的粉丝,连刷了一百个单价为一千元的小火箭。

辛禹还没来得及感叹世事无常,就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总价值十万元,打赏平台分一半,自己到手五万元。

【阿呼呼呼】:“啊啊啊土豪!土豪买下天虎签下荒荒!”【尤某人】:“惊了个惊,擦擦我的钛合金狗眼。”

【AI小美】:“壕无人性。”

辛禹赶紧点开这位粉丝的个人信息,发现在性别栏里填写的是“男”,地址栏里填写的也是本市区,甚至和自己一个区的。

辛禹是不觉得那个致使自己背负上十几万外债的死渣男会良心发现,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荒荒,对不起,不要走QAQ。”那个名为“爱荒荒”的粉丝还私信自己来了这么一句。

这语气,如果他真是个男的,那还怪让人害怕的。

如果别家主播收到这么一笔巨款打赏,可能都要开心的当场暴毙,但辛禹不行,他甚至不敢收这笔钱。

直播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对于打赏榜第一名的粉丝,主播一般都是对他有求必应。

辛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够倒霉了,再被什么奇怪的人缠上那就真的没处说理了。

“谢谢你的认同,但是钱我不能收,你留个卡号,我把钱转回给你。”

【爱荒荒】:“我不要,给你的。”

听语气甚至有点像小学生,辛禹可不想扯上什么小学生拿父母手机打赏主播的官司,一来二去,这令人心动的十万块钱却成了烫手山芋,烫的辛禹一晚上也没睡好。

但亟待解决的卡债却容不得他继续挑挑点点,思前想后,辛禹只好给发小打个电话,请他帮忙介绍工作。

那边沉默半晌,接着缓缓问道:

“你,想不想混娱乐圈?”

————————————

翌日一早,辛禹他老姐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将弟弟从床上拖了起来,或许是和弟弟相处太久,以前倒是没发现,这小子小西装那么一穿,还人模狗样的。

就是拿牛奶时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

看得出来,辛禹很紧张,毕竟昨天还是个标准宅男,今天就要成为苦力社畜,这反差或许他一时半会儿还接受不了。

在双肩包里给他装好了中午吃的饭菜,他老姐就在玄关目送着他出门。

“姐,哪有穿西装背双肩包的。”瞧着那磨得都快看不出颜色的背包,辛禹嘴上这么说,身体却还是诚实地接受了。

出门前,还酸不溜秋地抱了抱他老姐。

“打住打住,别跟我来这一套。”他老姐推开他,“昨晚交代你的事儿你还记得不。”

辛禹哀怨地瞥了他姐一眼:“姐,那可是枪花娱乐,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随便出入的,别说我这种小喽啰了,就连傅御斯平时想见他一面都难好嘛。”

“那咱们说好的狼蛛键盘……”

“行,都依你。”

刚下楼,就见一辆骚粉色的保时捷卡宴俗气地停在楼下,车窗打开,探出一金色毛茸茸的脑袋,一摘墨镜,便是一双灰蓝色的眼眸:

“上车。”

辛禹握紧手中的书包带,撇撇嘴:“你什么时候还有这种癖好了,粉色,还能再俗一点么。”

“哪来的偏见,粉色本来就是专属于男孩的颜色,倒是你,西装配双肩包,眼光独特。”

“还不是我姐让我这么搭的。”辛禹施施然上了车。

蓝眼睛发动了车子,调试了下后视镜,似是无意地问道:

“昨晚你找我问我严汐文的事,什么情况啊。”

“我姐,听说我去了枪花,让我从严汐文那里讨张签名海报,还非得是半.裸的,你说这不是糟蹋我么。”

“你姐没眼光,要是喜欢签名海报我送她一沓。”

“谁的?”

“我的。”

“你一天都恨不得往我家跑八趟,我姐都对你产生免疫见多不怪了。”辛禹倚座椅靠背上,望着后视镜上悬挂的那只小人吊饰,“但她说要是我能拿到严汐文的签名海报她就给我换个狼蛛F2010的键盘,你也知道我那键盘,有几个键接触不良,打个游戏都卡顿。”

“不就一键盘,想要来我办公室拿,话说,你还没签上天虎直播啊。”

“没呢,签不上,算了。”

蓝眼睛看他一副落水狗的倒霉样,笑了笑:

“签不上天虎,可以试试枪花直播嘛,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天虎都签不上,枪花更是够呛。”辛禹撇着嘴巴道。

“这样,我给你指条明路,你脱光了往枪花高层的床上那么一趴,屁股一撅,保你第二天就能签约枪花的直播平台,积攒人气这都省了,生生给你砸个上百万造势,很快你就能挤掉sagu成为枪花的新一哥。”

蓝眼睛笑得眉眼弯弯:“顺便一提,我就是枪花的高层。”

辛禹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蓝眼睛真名傅御斯,辛禹小时候的邻居,中英混血,虽然在中国住,入的却是英国国籍

这个人吧,说好听点是一直照顾自己的发小,说难听点就是一直想给自己拐上床的舔狗。

他那点小心思太过明显,但辛禹就是一直装傻,毕竟也是发小,毕竟自己老姐还挺喜欢他的,抓过来做个上门女婿也可以。

说起来,退播这事儿还是经他这么一提点自己才幡然醒悟,就自己现在这状态等到签约了他老娘老父亲都该拄着拐杖过来送饭了,人总得有点追求,梦想追不上那就追钱得了。

转眼他就给自己介绍了份工作——给这位蓝眼睛、也就是枪花的知名男模兼创意总监打打下手做个助理什么的,能养家糊口饿不死就行。

车子穿过闹市区,直奔枪花娱乐。

刚一下车,辛禹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熙来攘往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只有从电视上才能看到的艺人模特,人家衣着光鲜靓丽、时尚潮流,自己往那里一站就是个土特产,羞的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

还有那种参加过国际一流内衣展的超模,落落大方地同自己身边的傅御斯打招呼。

以前自己没那个意识,原来傅御斯也是这种“别人家的爱豆”,只是其性格过于讨嫌,再好的颜值都给埋没了。

傅御斯给辛禹安排的活儿很简单,就是负责把自己走秀穿的衣服整理好,然后陪他去秀场打个酱油就OK。

不过就辛禹这五谷不分四肢不勤的,这种简单活儿他还未必能做得来。

于是乎,上班第一天,他就捅了大篓子——

chapter 2.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老姐在中午的饭菜里下了毒,辛禹已经在卫生间待了一个小时了,上吐下泻胃里直泛恶心,好不容易稳定好状态,刚回到傅御斯的办公室,就听自己的手机响个不停。

接起来,对面是傅御斯焦急地询问:

“彩排还有十分钟开场了,我的服装呢?”

“抱歉抱歉,刚才蹲卫生间来着,我现在就给你送过去。”

“现在就等我了,你赶紧的,跑过来。”

彩排的会场在枪花大楼的后面,大概五六分钟的路程,不算远,但还要给傅御斯留出换衣服的时间,没时间耽搁了。

辛禹赶紧从沙发上抱起那堆成小山的衣服,急匆匆往外跑。

上一次这么拼命地跑还是大学时候跑一千米,老师说谁不及格就要来年重测,那时候辛禹几乎是拿命跑下来的,这对一个天天窝在宿舍里打游戏的宅男来说,跑一百米都够他喘半天的,这两圈半跑下来,他在宿舍躺了整整一天才缓过劲儿来。

不成想,即使是毕业了,这种生活依然不会改变。

人生好像就是这样,要一直闷着头往前跑。

余光貌似瞥到楼梯拐角上来两人,说着笑着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

而那个时候,辛禹刚好低头看了眼手表,等抬起头注意到二人的时候已然刹不住脚——

那些名贵的服装瞬间如同天边炸开的烟花,接着层层落下。

他听到了对面传来巨大的碰撞声,以及对面那人痛苦的呻.吟声。

辛禹忙从衣服堆里爬起来,心里一直念叨着“来不及了”,接着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地上那堆衣服。

“你怎么回事,不长眼啊你。”对面那人的助理愤愤骂了句。

辛禹隐约觉得哪里不对,瞬时抬头望过去——

好死不死的,说巧不巧的,他撞的不是别人,正是传闻中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枪花台柱、国际一线超模——严汐文同志。

这会儿辛禹也顾不得那堆衣服了,忙走过去查看情况。

严汐文被撞得不轻,坐在地上痛苦地揉着脚踝,一抬头,正对上一对透露出焦急的眼睛。

“你赶着去投胎啊,这什么地方啊你就横冲直撞的。”严汐文的助理小牛一瞧他这架势,这还了得,只恨自己身板瘦弱不能给他一个公主抱抱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确实有急事。”辛禹连连道歉,甚至一瞬间产生了撞墙自杀的想法。

他知道对于一个靠在T台上走秀讨生活的模特来说双脚意味着什么,这是他们赚钱的工具,是他们的饭碗,真要是给这位爷撞出点好歹来,自己估计得养他一辈子。

严汐文眉头紧蹙,但还是摆摆手:“没事,你有事你先去忙。”

“不然我先送你去医院看看吧,别再有个好歹的,我也担当不起。”

话音刚落,手机又不识时务地响了起来。

傅御斯那边都快发飙了,现在大家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自己了,却始终不见辛禹的人影,更何况办公室离秀场又不远,就算是爬都该爬来了。

“你到底什么情况,不能来就吱声我自己回去拿,别让我在这里干等着。”

辛禹嘴上应付着,挂掉电话后赶紧从地上划拉起那堆衣服,又走到严汐文身边小心翼翼问了句:“您真的没事么?”

严汐文这会儿是真的懒得理他了,给他台阶下就赶紧滚蛋,还问什么问,嫌自己坐地上起不来不够丢人的是吧。

见严汐文不说话,辛禹只好道等他忙完了会过来好好道歉,说罢便抱着衣服一溜烟跑下了楼。

等赶到秀场的时候,走秀彩排已经开始了,台下灯光很暗,但却依然一眼就看到那个坐在观众席嘉宾位置上的傅御斯,他看起来心情不怎么好,正扶额生着闷气。

辛禹抱着衣服挤过人群,在一片“挤什么真讨厌”的谩骂声中,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挤到了傅御斯身边。

“衣服……衣服我拿来了。”他小声说道。

傅御斯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印象中很少见他用这种冷脸面对自己。

“不用了,替补已经上了。”傅御斯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往外走。

“啊?替补?是谁?那你还要上台么。”辛禹赶紧跟着追上去。

一直到秀场门口,傅御斯始终未发一言,他掏出烟盒,跳出一根烟,点燃。

“这场走秀……对你来说特别重要么?”辛禹手里依然抱着那大堆衣服,现在他的两只手都快没知觉了。

“我生气不是因为这个。”傅御斯舔了舔嘴唇,“既然我把你叫过来,你也同意了,你就该对自己的工作负责,做不好是能力问题,迟到就是态度问题。”

“对不起,真的是半路出了点状况,耽搁了。”辛禹越说声音越小。

“什么状况。”傅御斯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还是冷冰冰的。

“我跑得太急,撞了位模特,就是……严汐文。”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傅御斯是真的感受到了绝望的意味。

枪花娱乐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斥资几千万才培养出这么一位,他浑身上下都是拿钱堆出来的,光是那双脚就上了几百万的保险,沥尽心血把一个小屁孩培养成国际超模,他但凡出一点意外这几千万就算是打了水漂。

“他现在人怎么样。”

“我走的时候他还在地上坐着呢,好像是扭到了脚。”

傅御斯烦躁地长叹一声,挠挠头发,回头看着辛禹:“他人现在在哪。”

“可能……回休息室了。”

两人一前一后地前往严汐文的休息室,辛禹始终不发一言的跟在后面,就像个犯了错等待责罚的小学生一样。

严汐文的休息室是公司单独为他打造的,整层楼都是他的地盘,电梯门一开,入眼便是他的巨幅精装等身艺术照。

辛禹望过去,心头一动。

照片是严汐文今年年初拍摄的外景写真,画面中,他的身后是狂浪冲天,海报中高大的男人衬衫大敞,露出白皙且精健的腹肌,小腹处浅淡的毛透露出狂野的张力。

今天,在公司,有幸见到了照片上的人,那是自己的梦,虽然初遇的场景过于尴尬,但只一眼,甚至令自己无心工作,回味到现在。

粉他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他长得好,身材棒,是那种典型天生丽质气死人的类型,再加之后期包装团队为他打造的完美人设,令人无一不为之动容。

辛禹正望着照片发呆,傅御斯那边已经敲开了房门。

开门的是严汐文那位脸比脾气还臭的助理,看到傅御斯先是点头哈腰的一通跪舔,只是当辛禹挤了进来时,那位顿时拉下了脸。

严汐文正坐在沙发上拿着冰袋敷脚,柔软的浅栗色发丝垂下,遮住脸,看不太清表情。

“还好吧。”傅御斯坐到他旁边,看了眼。

好家伙,这脚肿的像馒头一样,通红还泛着光,光是看着都疼。

严汐文抬起头,脸上没什么表情:“还好,不用担心。”

“事情经过我的助理已经和我讲过了,我先替他同你道歉,如果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我会给你安排最好的复健医生,尽量不让你耽误Dranbo秋季发布会的彩排。”

傅御斯说着,冲着还傻站在一边的辛禹使眼色,示意他赶紧过来说两句好话。

辛禹心领神会,颠颠跑到严汐文面前,张嘴就是:

“扭伤的话最好热敷,这样能促进血液循环有助于消肿。”

傅御斯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人真是没救了,果然在家里窝了太长时间把社交礼仪都给忘得一干二净。

严汐文没说话,气氛尴尬到近乎凝固。

辛禹就站在一边瞧着他,几乎是贪婪的想将他的每一处细节都尽收眼底。

“道歉啊。”直到傅御斯在一边咬牙切齿地低声提醒他。

辛禹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九十度鞠躬:“对不起,是我太冒失了,冲撞了你,真的对不起。”

严汐文低下头揉着红肿的脚踝:“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如果您有什么需要我补偿的,尽管提,我的责任我不会逃避。”辛禹说得真诚,然后满怀期待地等他一个笑脸。

然而严汐文只是低低“嗯”了声便再无下文。

“那行,今天实在是抱歉了,我们先过去了,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傅御斯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场稀里糊涂的相遇,稀里糊涂的道歉,辛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束了他人生中第一个工作日。——阅读全文加微信:outmanx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一周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