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就这样毫无防备毫无征兆,第358章 :一面倒

就这样毫无防备毫无征兆,第358章 :一面倒

互联网 2020-09-21 04:38:10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张铁喊得很卖力,但是,却没有人理他,相反,他手下的兄弟们却逃得更加卖命了。

战场形势顿时出现了一面倒的情况,但是,没有人注意到张铁山嘴露出的一丝在微笑。

在远山市赫老二手下的那些混混们看来,毫无疑问,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肯定是属于他们的了!

这场战斗胜利了,每个人都有功,都会受到奖赏,这是之前喝酒聚会的时候,赫老大亲口说的,肯定错不了。但是,功也有大小,奖赏也会有轻重。

毫无疑问,擒下张铁山将会成为本场战斗的最大功臣。

眼下,张铁山手下的兄弟,纷纷避开他身前的这块空地,无非是在逃命的时候,怕见到张铁山被他拎住而已。

那些见到张铁山手下兄弟避开张铁山前面那块空地逃过去还有些疑惑的人,此时也想开了。他们纷纷朝着张铁山面前欲擒下张铁山立下本战的头功。

张铁山手扬小红旗在那里嘶喊着,可是他手下的兄弟们却是一个劲儿地往后退,眼下这种情况,俨然有种兵败如山倒的假象。

眼看手下的兄弟就快到张铁山面前了,赫老二也拿起扩音器大喊了起来:“拿住张铁山,拿住张铁山。”

原本扑向张铁山的那些人便更是争先恐后了。

啊!

啊!

啊!

就在下一刻,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从耳边传了过来。

原本已经就要到手了的张铁山仍然在眼前无恙地站着,可是,他们眼前却发生了突如其来的变化。

没有地动山摇!

甚至没有任何动静!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他们眼前的地方,突然塌陷了下去,出现了一个大坑,他们极于拿下张铁山,毫无防备,纷纷掉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远山市赫老二手下的那些兄弟们完全缓不过神来,人推人挤人的,直到了后来发现了张铁山前面有个大坑之后,仍然还有着不少被推了下去。

待赫老二他们缓过神来了之后,张铁山这边的兄弟也重新做好了部署。

原先他那些佯装逃跑的兄弟也纷纷停了下来。他们沿着那个事先挖好大坑,封锁住了赫老二手下兄弟的可能从旁逃走的所有路线。

除了选择大坑跳下去,别无选择!

赫老二手下的那些兄弟,当然不愿意坐以待毙,他们这才是真正的慌不择路。他们选择避开眼前的那个大坑,可是,却遭遇了更为悲惨的结局。张铁山手下的那些兄弟们正在那里堵着,但凡有人跑过去,他们立即二话不说,各种器械立马砸了过去。

一时之间,哀鸿遍野,血流成河,就算与真正的战场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赫老二发现了不对之后,又拿着手里的扩音器大喊了起来:“兄弟们,张铁山是逃不掉的!前面有大坑,咱们先后往后退一退,等会儿再收拾他。”

听到赫老二的号令,远远山的混混们便立即转身朝后退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又出现了九个人,他们身着米彩服,神采奕奕,一看就知道并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冷冽的杀气,更是让人感觉窒息!

没错他们正是易健行和他手下的八个兄弟!

“兄弟们,别怕他们,他们总共也就才九个人,拿下他们冲回来!”赫老二又大喊道。

易健行和他手下的那个精锐战士,就是用杀人机器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又岂是他们这些远山市的小混混们所能抵抗的?

“他们远山市的这些混混们,现在可谓是进退维谷喽!”潜伏在芦苇丛中静静看着这一切的刘一鸣感慨道。

正如刘一鸣所料的那样!

易健行和他手下的精锐战士雷厉风行,趁着赫老二喊话的间隙已然事先动手了。

他们九个人并排战着,只要有人企图冲过来,他们便二话不说,便是手脚并用朝着他们躲在砸了过了去。

坚如钢铁一般的拳脚,一碰到远山市赫老二手下的那些兄弟,不足一个招片,便有人倒下去了,鲜血也随之汩汩流出。

尽管易健行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是,却如同铜墙铁壁矗立在那里,让赫老二手下的那些兄弟们无法突破。

前面有着张铁山的那些兄弟们堵着,只有一个大坑可供容身,后面更有一群凶神恶煞的狂徒围劫。

进退两难!

这个时候,远山市的这些混混们人数太多,反而成为了他们一个致命的弱点。

站在前后的两排人顿时都不敢轻举妄动了,任凭赫老二如何嘶喊却也是无动于衷。

队伍中间更是人推人挤人,他们不少自己都被踏在了脚下。

不再用张铁山与易健行他们手下的人动手,赫老二他们手下的人马已经处于了一种自相残杀的局面。

静静地看了会好戏之后,张铁山拿起了手中的扩音器大喊了过来:“易健行你楞着干什么呀?快带着你的兄弟杀过来了呀,昨天晚上辛辛苦苦挖的大坑都还没有真满呢!我还想学一番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呢,不是的,坑他们这些远山市的混混们,看他们还敢不敢嘴硬嚣张!”

听到张铁山喊话,易健行他们九个人再次动了。

冷人无法抵抗的声势朝着朝着赫老二手下的队伍中推了过来,他们又迅速地朝着张铁山他这边退了过来。

任何没有留给他们任何出路!

留给他们的仍旧只有那个大坑!

啊!

啊!

啊!

惨叫声再次接连响起,大坑中的身体迅速堆积了下来。

再这亲堆下去,肯定是会压死人的!

可是又别无他路可逃!

人群中赫老二静静地看着这一切,顿时有了一种无力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他有了一种极其强烈的预感,自己的一世英名极有可能就要在今天断送了!

他不停地叹息喘息,却始终化解不了眼前的僵局。

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心腹兄弟,受到后面的人推挤,也狠狠地推了赫老二一把。

经过这一推,赫老二打了个踉跄才刹住了脚步。不过,经过刚才这一推,他整个人也清醒了不少。

慌乱之中,他从地上捡起了扩音器大喊道:“兄弟们,千万别往前的大坑里跳了,再跳的会被压死的!往河里跳吧。”

啪!

啪!

啪!

水花四溅,赫老二手下的那些兄弟们受到赫老二提醒,纷纷朝着大沙河里面跳了下去。

原来,张铁山和易健行把守住了赫老二他们的进退路,却还有着面向大沙河的一侧是没有人把守的。

这一切并不是他们的疏忽,而是他们故意为之的!

眼下只是打架争地盘而已,整一下他们这些远山市的混混们,给他们留下一个惨痛的教训,足以让他们一辈子敬畏也就差不多了。如果闹出人命来了,闹来不必要的麻烦反而不太好了。

有了求活的出口,赫老二手下的那些兄弟们便便纷纷朝着大沙河里面跳了过去。

又加之张铁山和易健行的兄弟们从后追赶,赫老二手下四五百人除了掉进张铁山他们事先挖好的大坑里面的三百多人,其它人全部被赶进了大沙河里面。

虽然眼下已然过了河水最寒的冬季,但是,也才四月天而已,更何况此时天已经渐渐地黑了下来,随着温度的下降,河水也还有些冷人的。不少人被赶进河里去了之后,当即便打起喷嚏来了。

他们想往那一边赶,爬上岸去,可是易健行和他手下的那八个精锐战士已经先他们一步,赶了过去,把守在了赶上。

而后面则是张铁山和他手下的两百兄弟把守着。

还好,这个河断的河水并不深,并不足以淹死人。赫老二和他们手下的那些兄弟们,便被困在了大沙河里面,咬着牙忍受着河水的寒冷颤抖着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张铁山手下的那些兄弟们又人江岸上丢下石和沙子下来了,砸鼻子打脸的。

啊!

啊!

啊!

又是一阵叫痛的声音接连在耳边响了起来。

天越来越黑了,张铁山手下的那些兄弟见玩得也差不多了,便把赫老二从河里揪了出来,带到了张铁山面前。

这个时候,赫老二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的衣服头发也都湿透了,浑身正不停地颤抖着,却也不知道是怕的,还是被河水冷的。他一副胆颤心惊的样子,和刚才赶过来时那副意气风发的样子,完全是判若两人。

张铁山点了枝烟,惬意地抽了一口之后,才缓缓地看了赫老二一眼。

又把烟哪在了嘴中,张铁山一抓揪起了赫老二的头发,狠狠地盯着他,冷笑着说道:“你赫老二,没有料到你也会有今天啊!你之前不是说要把我赶回河源市去吗?你赶啊,你赶啊。”

张铁山恶恨恨地说着,就是一个双刮门赏到了赫老二的脸上。

一颗黄牙从赫老二嘴中蹦了出来,他连喊痛都顾不上,口吐鲜血连连求饶道:“张爷我错了,我所有的地盘,房产,还有钱全部都是你的。”

“就这些了?”张铁山反问道。

听张铁山这么一说,赫老二感觉抓住了一丝求生生机,他又说道:“还有我的二奶!”

“草泥马,你怎么不把你的老婆和老妈贡献出来呀!”

张铁山说着,又是一脚朝着赫老二身上猛踹了过去:“你还觉现在再说这些有些晚了吗?之前老子跟你说好话让你投降归附,你却当老子是放屁是不是?现在把你们这些人都干趴下了,你说你的那些东西还是你的吗?”

经过张铁山这一踹,赫老二整个人早已经不省人事晕过去了,却不知道是不堪忍受这种痛苦真的晕过去了,还是装的。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