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赏《尼伯龙根的指环》前,你必须知道的3件事_尼伯龙根之歌英雄史诗

时间:2021年06月22日 18:20:45

汉斯・马克特(Hans Makart) 尼伯龙根的指环

《女武神》女武神骑行

1、《尼伯龙根的指环》很长,也很宏大。

《尼伯龙根的指环》(下文简称“指环”)还有个名字,叫做“舞台节庆典三日剧及前夜”。

这个名字一点也不夸张,按照瓦格纳的安排,完整演奏这部剧,要连续演出三天。

前夜:《莱茵的黄金》(Das Rheingold)

第一日:《女武神》(Die Walküre)

第二日:《齐格弗里德》(Siegfried)

第三日:《诸神的黄昏》(G tterd mmerung)

如果我们不算休息时间,从头至尾一口气看完这部剧,剧作全长在15小时左右。

这部剧不仅时间长,演出规模也十分宏大。

一个正规交响乐团满编人数在60人左右,要演出《指环》,则需要2~3个交响乐团一起演出,最低配也得上百人。

为演出这部作品,瓦格纳的投资者路德维希二世为他专门盖了一座剧院(拜罗伊特节日剧院),之后每年都会按惯例上演这部剧作,并因此形成一个重要的节日,即“拜罗伊特音乐节”。

拜罗伊特节日剧院内部

当你了解《指环》所呈现的背景和世界观,你会由衷的感受到这部作品确实支撑的起这个规模。在科幻片和灾难片中,毁灭个地球就算是大场面了。

你再看《指环》的最后一部《众神的黄昏》,巨人、恶龙、巨蟒、诸神打成一团,至于人类,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毁灭了。

《众神的黄昏》舞台布景

最后是星辰陨落,时间都不复存在,能达到这个级别的毁灭,除了《指环》,也就只有灭霸的响指和三体里的二向箔了。

2、《指环》不是歌剧(Opera),是乐剧(Music Drama)

《指环》是瓦格纳一生最重要的作品,也是整个古典音乐史上里程碑式的创作。

自剧作诞生起,瓦格纳就一再强调,《指环》不是歌剧,而是一部“乐剧”。

然而,理解这其中差异的人不多,我也没见到哪份材料能将其中的区别讲清楚。

无论中外,大家混着叫也都习惯了。许多人将瓦格纳的“乐剧”当成威力加强版的歌剧,甚至还有不少人认为这完全是瓦格纳为了吹嘘自己的创作发明出来的词汇。

实际上,“乐剧”的确与歌剧有很大不同。

首先,在歌剧中,剧情是为歌唱服务的,而在乐剧中,音乐是为剧情服务的。

直接表现就是,欣赏完一部歌剧,你也许记不得剧情,却总能哼出其中几首优美的咏叹调。

欣赏《指环》则不同,全局中震撼和触动你的部分,歌唱只能算是其中一个不怎么重要的因素。

从演员安排上也可以看出两者的差异。

以第一部《莱茵的黄金》为例,其中主要戏份是中音和低音歌手,你甚至很难在整个剧情中找到一个明显的,通过高超演唱技巧才能呈现的咏叹调所推出的高潮。

约瑟夫・霍夫曼 《莱茵的黄金》结束场景

但这并不是说《指环》不精彩,而是在瓦格纳看来,他想通过这部剧呈现的,远远多于几首好听的咏叹调。

为了演出这部剧,瓦格纳亲自写脚本、琢磨唱词、做布景、设计服饰,甚至设计乐器和剧院。

《指环》试图做到的,是一部以剧院为载体,将人类所有艺术形式,包括绘画、雕刻、建筑、音乐、文学、舞蹈、戏剧(那时候还没有电影和游戏),整合呈现的“整体艺术(Gesamtkunstwerk)”。

这才是瓦格纳的野心,这才是“乐剧”含义的精髓,它不仅不是一部简单的歌剧,甚至,你都不能仅仅将它当成一种音乐体裁。

讲到这里,你也就明白了《指环》为何自诞生起,一直有很多争议。

这些争议主要发生在音乐圈儿中,看不惯瓦格纳的,有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圣桑等一票音乐圈儿大牌人物,他们认为玩儿音乐就该好好钻研音乐,整那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实在太不纯粹了。

至于听众们,对于音乐圈儿的争议,他们本着吃瓜的心态,剧看着爽就行。

于是他们直接用脚投票,《指环》首演时,小镇拜罗伊特人山人海,来看演出的人超出当地人口好几倍,连食品供应都成了问题。

3、《尼伯龙根的指环》与《指环王》是什么关系?

欣赏《指环》时,你会从中看到许多似曾相识的角色。

例如,矮人

《魔兽世界》与《魔戒》中的矮人

巨人

《异形:普罗米修斯》中的工程师

女武神

北欧神话中的女武神与爱德华・休斯笔下的女武神

雷神

当今世界上最火的那个雷神爷

等等……

这当然与《指环》错综复杂的身世有关。

瓦格纳剧作的脚本直接源自日耳曼叙事史诗《尼伯龙根之歌》,同时又吸收了北欧神话《埃达》、《萨迦》、英格兰英雄叙事诗《贝奥武甫》等等史诗传说中的角色和元素。

就像我们的文艺作品中总能找到“西游”、“三国”等元素一般,这些古老的史诗也深刻的影响着欧洲文化。

由此延伸出的来的作品或者相互借鉴,或者共有起源,通过文学、电影、游戏等各种载体传遍世界,也为我们所熟悉。

例如,与乐剧《指环》人物剧情套路最像的《指环王》。

虽然作者托尔金坚称自己“并没有借鉴过瓦格纳的《尼伯龙根的指环》”,但人家是牛津大学的语言学教授啊,瓦格纳写《指环》时看的那些原始素材,托尔金一样不拉全都看过,写出的作品当然“神似”《指环》啦。

所以,《指环》与《指环王》的关系,相当于《大话西游》和《悟空传》的关系。

《指环》中另一个你会觉得亲切的元素,是其中音乐的呈现形式。

《指环》中所有重要角色,都有自己的主题动机(leitmotifs),熟悉之后,一听到音乐,你就能知道正在进行的是谁的故事。

《指环》中“齐格弗里德主题”

瓦格纳并不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作曲家,但他却将这种技术发展到极致,他将这些动机成为观众感受剧作的“感知线索”。

这种技巧后来被大量应用于电影配乐创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