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原住民赛德克人㈠_平埔族

时间:2021年05月07日 20:55:12

电影《Seediq Bale》,扮演年轻时代马赫坡部落首领Mona Ludo的泰雅族演员Yugi Dakis(游大庆)

台湾南岛民族概论:

将台湾原住民中汉化较浅的“高山族”(此相对于被汉人蚕食殆尽的“平埔族”)划分,可得到四个群体,即:

1 原台湾古南岛文化的泰雅语组人群,包括Atayal(泰雅族)的两个支群Squliq(赛考力克人)与S’uli(泽奥利人);Seediq(赛德克族)与Truku(太鲁阁族,实为东赛德克人)。

2 中古时代从菲律宾回迁型的排湾语组人群,包括Paiwan(排湾族),Rukai(鲁凯族),Piniyumayan(卑南族),Amis(阿美族),Sakizaya(萨齐莱雅族)与Bunun(布农族)等。

3 阿里山地区的邹语组人群,北部为Tsou(邹族),

北邹族分为四个语言隔阂较大的部落:

①Tapangʉ(达邦人),②Tfuya(得扶叶人),③Luhtu(鲁伏都人),④Yimucu(尹姆渚人);

南部则为两个相近的亚族Kanakanavu(卡纳卡纳夫族)与Hla’alua(沙阿鲁阿族)。

4 兰屿岛原住民Tao(达悟族),从菲律宾巴丹群岛迁徙而来,与其余原住民关系不大。

赛德克人的名称、流变,与族属划分

㈠ 德克达雅赛德克人

赛德克人发源于Bnuhun(白石山区)的Pusu Qhuni(牡丹岩),经过dgiyaq Cneexan(知亚干山),从Ruruq Qrari(北大万溪)下游,在今日的春阳温泉附近建立了Alang Truwan(塔罗湾社)。其后,部落在距今约6世纪前分出了八个大部落,即为

1 Alang Truwan (塔罗湾社)建立在春阳温泉区对岸,浊水溪河岸边,因为水源污染分出了其余七社。

2 Alang Ruku (鲁库社)与塔罗湾社相对,北靠Phdagan岩壁,山后即是日后德克达雅十二社之一的马赫坡社,也即鲁库社山后是庐山温泉。

3 Alang Rukudaya(鲁库达雅/上鲁库社),Daya即为“在之上”。

4 Alang Sikikun(希吉昆社)位于塔罗湾对岸,在春阳温泉区中心,因洪水肆虐,日后废社,民众迁往Paran(巴兰社)。

5 Alang Knuguh 原先是隔离传染病人所在的屋所,后来渐渐的演变成部落,与塔罗湾隔着一条小溪,位于山的南坡,后被道泽赛德克人占据为耕地。

6 Alang Sipo(西保社)从Knuguh分出的大社,一直延续到十二社时代。

7 Alang Taso 人数较少,位于塔罗湾溪的沿岸往雾社方向

8 Alang Breenux 意为“平地”。

赛德克人可分为三支,其中最接近赛德克口传故事祖居地Truwan(塔罗湾)的即为Seediq Tgdaya(德克达雅赛德克人),其余的两支,则是所谓的Sediq Toda(道泽赛德克人)与Sejiq Truku(太鲁阁族)。

德克达雅人自称为Kana Alang Seediq,即本部赛德克人。

分布在浊水溪上游Yayun Boraru(塔罗湾溪)与Yayun Menebo(马海仆溪)之间的高地上,一共十二个Alang(大社),

Tongan(汉文译为东岸)、

Sipo(西保)、

Paran(巴兰)、

Tkanan(度卡南)、

Drodux(罗多夫)、地址在今日的仁爱乡国中。

Truwan(塔罗湾)、德克达雅赛德克人的起源大社。

Hogo(荷戈)、

Mhebu(马赫坡)、今庐山温泉。来自赛德克语Mehebuy,“小水珠”,因马赫坡社有丰富的温泉资源,笼罩在一片升腾的水雾中。

Qacoq、

Suku(斯固)、位于云龙桥靠近春阳部落上方的坡地,已废社。

Boarun(波阿仑)、今日的庐山部落,由道泽赛德克人建立,与德克达雅人隔着云龙桥和塔罗湾溪相望,1890年左右因地震受灾得到援助而加入了德克达雅赛德克群。

Bkasan(布坎散)、位于马赫坡社山后的高地上,扼守云龙桥桥头,得名于Yayun Bkasan(布坎散溪)。

{一些资料,如森丑之助的《臺灣蕃族志》中增加了一个Tobuwan部落,不可考}

以上十二个大社在日侵时代被称为紗績族(赛德克族)中的“雾社蕃”。

德克达雅人在泰雅人群和赛德克人群中一直享有最凶悍的勇名,在1896年日本初占台湾不久后即因深堀大尉被杀事件*而引发了日本人与德克达雅人在进入德克达雅领地的要隘人止关的交火,最终以日方1903年策动布农族Mtkana(干卓万社)以贸易为由杀害德克达雅青壮年的Mosa pkhedu peekan Mkudina(姊妹原事件)。与布农族在姊妹原交易火药与盐的巴兰社与西保社青壮死伤惨重,约有130人丧命,巴兰社从此元气大伤,此事件同时因为东岸部落违约没有参加而导致了庆幸之余德克达雅部落联盟的分裂。

在日侵时代的所谓“理蕃政策”下,日方将Qacoq、Truwan与Tkanan社并入巴兰社,将Sipo,Sipo的亚部落Ribaq与Tongan合并,以达到集中看管的目的,同时日方要求各部落从半山下移到靠近雾社与埔里的缓坡进行农耕生活,导致德克达雅人水土不服,疫病横生而人口减少。

又经过反抗日本人的雾社事件,发动反抗的Drodux,Suku,Hogo,Mhebu,Boarun,Bkasan六个社伤亡惨重,六个社原有1236人,计遭战死者85名,被飞机轰炸遇难137名,炮弹致死34名,遭援助日方的道泽赛德克人与泰雅人猎头者87名,自缢者290名,以刀自杀者6人,遭火焚死1人,另病亡4人,遭生俘者265名,放下武器者500余人,也有12人左右逃往有姻亲关系的泰雅族和太鲁阁族部落得到庇护。

1931年4月25日收容564名幸存者的两处收容所遭道泽群赛德克人被日方指使的报复性袭击,杀死216人,其中猎头101人。

幸存者中的278人5月6日被流放至南投县仁爱乡互助村清流,由罗多夫社的幸运儿头目Pakah Pukuh统领(他于1903年的姊妹原事件中亦逃脱一命;而1919年德克达雅人被日方挑拨攻打Slamo斯拉莫泰雅人时太阳穴上方被子弹击中未死),称之为Alang gluban(清洗猎得头颅的溪水旁的部落)。

今天德克达雅赛德克人所有的部落共只余三个,为清流,眉溪(Tongan与Sipo合并后的部落)与中原(1937年日方修建万大水库,将巴兰社强迁至今中原部落所在地)。

*所谓深堀大尉遇害事件,其实是这个14人组成的考察队不听劝阻想要强行进入德克达雅领地,而被强征来作向导的万大群泰雅族人杀死,因泰雅族人深知外人擅入德克达雅山区一定落得被猎头的下场。

参考文献

部落耆老邱寶秀(Bakan Walis;民國3~82)口述,部落耆老邱長治(Walis Takun;民國21~)口述,部落耆老邱建堂(Takun Walis;民國41~)口述——伊婉‧貝林,2006,《Utux、空間、記憶與部落建構─以alang Tongan與alang Sipo為主的討論》。

佐山融吉著,1917,《蕃族調查報告書:紗績族》

戴國煇著、魏廷朝譯,2002,《臺灣霧社蜂起事件研究與資料》。臺北:國史館。

巴萬‧韃那哈,1998,《崇信祖靈的民族:賽德克人》。臺北:海翁。

臺灣總督府理蕃課,1993,《理蕃之友》(共三卷)。日本:綠蔭書房復刻版。

廖守臣,1984,《泰雅族的文化:部落遷徙與拓展》。臺北:世界新聞專科學校觀光宣導科。

鹿野忠雄,1955,《臺灣考古學民族學概觀》。

西拉雅族

https://baike.so.com/doc/8526519-8847043.html

新港文书

https://baike.so.com/doc/4976723-5199626.html

道卡斯语

https://baike.so.com/doc/8270904-8587893.html

平埔族

https://zh.wiktionary.org/wiki/平埔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