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张子枫我做不到不真诚拍每一条 > 张子枫我做不到不真诚拍每一条,“冉冉崛起”的张子枫

张子枫我做不到不真诚拍每一条,“冉冉崛起”的张子枫

互联网 2021-04-17 07:16:09

电影《我的姐姐》上映7天,累计票房5.03亿,距行业媒体预测《我的姐姐》最终会可能会突破10亿票房,《我的姐姐》是2021年继《你好,李焕英》第二个火爆的女性题材电影。

《我的姐姐》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来,但影片没有真实事件中那么“冷血”,开放式结局给了影片更多的可能性。

好评如潮:

《我的姐姐》频上热,热搜度相较于电影本身的更多的是女主――张子枫。

01有种人天生属于镜头

张子枫是老天赏饭吃,注定走演员这条路。

少时,张子枫就喜欢在电视机前模仿,5岁经老师建议参加了一个歌手比赛《超级少年》。第一次面对舞台,她却毫不怯场,有模有样的唱歌,最终荣获第二等奖。

在歌唱比赛中,她被评委看中了,提议让她妈妈带她去北京发展,就这样母女两开始了她们的北漂生活。

刚踏入北京,张子枫就拍摄了一个豆浆机的广告,妈妈准备拍完这个广告就回家去,毕竟在北京这个大城市,母女生活实属不易,但广告公司负责人劝她妈妈先留下,只要等这个广告一发出去,张子枫的通告就多了。

就这样,张子枫留在了北京,也小有名气。

2008年张子枫出演了自己的第一部戏《电脑娃娃》,这部戏名气不大,但也算是张子枫的入圈首秀。

直到2010年上映的电影《唐山大地震》中,她凭借超出年龄的冷静和演技,镜头一次就过了,将“小方凳”给演活了,打动观众,成功出圈。

这位打动亿万观众的小女孩最终与华谊签约,成为华谊的第100位艺人,同时也是华谊年龄最小的一位艺人。

张子枫在别的童星渐渐淡出大众的视野时,她在不断成长,继续有出演了多部佳作,留下多个经典角色,有《我的父亲是板凳》里能哭的红儿,有《摩登时代》里机智的丢丢,有《宫锁沉香》里的可爱的小沉香

最属经典的还是在2015年参演的《唐人街探案》,那一抹邪恶的笑容,把观众吓出了阴影。

饭桌上与导演讨论这么拍这部戏,陈导就引导她认为的邪恶表情样子,最后就自己反复在饭桌揣摩出来了。

正式拍戏的时候,她就一直安静的坐在那儿,保持情绪。

2018年时,张子枫和顶流演员周迅搭配出演《你好,之华》,表现突出,荣获第55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

2020年张子枫没有作品发出,在为2021年励兵秣马。

2021年张子枫有4个主演作品发出,有《我的姐姐》《再见,少年》《秘密访客》《盛夏未来》

张子枫的演技被公认的好评,一路成长中来也是演戏中磨练的越来越好。

不仅张子枫的作品口碑好,张子枫本人的口碑也好,过着大多人所羡慕的生活。

02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张子枫前天因对演戏的态度冲上了热搜,说自己做不到,不真诚的去拍每一条戏

所以张子枫演技好是有后天性的原因,她对人物是有信念感,对演戏的敬重感,充满诚意的去拍每一条。

在《我的姐姐》中,张子枫有一个在医院里拍的戏份,并不是很多,张子枫却十分认真的对待,她每天早起,去医院感受20岁女护士的生活,护士什么时候下班,她也就什么时候走。

2018年热门电影《快把我哥带走》中,时秒是搏击爱好者,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张子枫,特意在拍戏前去学了一个月的搏击,练习过肩摔,为了还原剧中“暴击”时分的场景,她就打教练,摔教练。

除此之外还有就是她本身性格的不浮躁。

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生活节奏加快的时代里,本来就浮躁社会,张子枫却能“出淤泥而不染”。其实在这份难能可贵有的“定力”中,不难发现她对演戏的由衷热爱。

张子枫自称确实是想演一部大家都赞不绝口的或者自己认为超级满意的一部戏,相对来讲除了这个也没啥别的了,觉得自己不是那么有“志向”的那种人

除了在演戏上,她在学习上也一直很努力,临近高考录制《向往的生活》时张子枫一有空就读书,不是背书就是在做题,最后张子枫北电艺考第三,成功进入北京电影学院,继续深造。

0300后的代表人之一

张子枫的出现为中国电影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血液,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电影的美好未来。

张子枫在娱乐圈这个浮华的圈子中,低调、踏实的打磨自己的演技,并非在走流量路线。

当我们在感叹“内娱乐完蛋了”时候,她和同类型的他们正在悄悄的努力,然后再惊艳我们。

相信扎实稳打的她今后一定可以为中国电影行业做出她最大的贡献。

她除了是一名演员,还是一名00后的成员。

以前总有人说:00后是垮掉的一代。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