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世界 | 2020值得致敬的全球科技 & 商业榜样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_当社区团购的巨轮碾过

时间:2021年04月14日 16:11:11

茨威格说,勇敢是处于逆境时的光芒。在这挫折和困难似乎无处不在的一年,仍有群人点燃了梦想,在迷雾中引领人们前行。这些人中,有引领变革的企业家、务实的理想家,更有长期价值的坚持者、与灾难对抗的慈善家。他们的坚定影响了更多不受困境威慑的追随者加入,以科技改变世界,让人们生活的更好。

《你好,世界 | 2020全球科技 & 商业盘点》是36氪出海推出的年终特辑。除了此篇的榜样人物,后面几天将为读者们带来“2020全球值得记录的科技 & 商业事件盘点”、“2020可能影响未来的伟大公司”、以及“回首2020 | 50篇不该错过的科技 & 商业评论”三个主题。

“2020值得致敬的科技 & 商业榜样”意在致敬那些带领人类、社会和企业度过寒冬,迎接春天的榜样们。这些人所发出的光芒照亮了未来的道路,让我们更乐观、更坚定地继续前行。

以下排名不分先后

“要么死得安然,要么活得绚烂。” Space X 火箭发射3次失败、特斯拉濒临破产之际,马斯克在采访中红了眼眶。

都说十年磨一剑,2020年的今天,特斯拉成为全球市值最高车企、猎鹰火箭实现私人公司载人航天、Neuralink 脑机接口取得全球领先的突破性进展、SolarCity 成为美国最大太阳能供应商、The Boring Company 正在研发时速超过1000公里的超级高铁 Hyperloop。马斯克的每次创业,都选择了人迹罕至的的道路,用筚路蓝缕的十多年磨出锋利的剑,斩断了束缚人类探索未知的格尔迪奥斯绳结。

如果要评价马斯克至今做出最卓越的贡献,那或许是予以人们希望。在他身上,我们好似找回了对广袤宇宙的向往、对探索未知的渴望;在他一个个看似荒诞的目标实现之际,曾经遥不可及的星辰仿佛近在咫尺。

马斯克的下一个目标是移居火星,而他先前所做的一切都在为此铺路:降低星际航行成本、以太阳供能、建造人们在地下生活的隧道和交通工具、提供通信的 StarLink(星链),最终以 NeuraLink 发掘人类潜能。

“好的点子在被实现之前,人们总觉得那很疯狂。”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的这句话,或许说进了一意孤行的“硅谷钢铁侠”内心,无论最终是否能窥见明月,当他以疯狂撕裂黑夜露出一丝曙光,必能吸引更多人一起守候天明。

新造车势力们正经历一场绝地求生。

补贴政策的变化及资本市场的降温筑起了高墙,跃过龙门方得见其后的硝烟四起,但更多的是撞得遍体鳞伤的无数浪漫主义造车者,最终气力耗尽,成为时代浪潮中被淘去的一粒沙。

2019·谷底

关于2019最惨的这个标签,李斌曾在不眠不休募资的间隙中否认过几次,但彼时蔚来股价跌去九成,一腔热血的言论太过单薄,捂不暖越发嘈杂的冷言冷语。揣着退市边缘的蔚来,李斌奔波在山穷水尽的荒地。

很多投资人依然不认可李想死磕的增程式电动车路线,自理想 ONE 发布以来,这个低调内敛的男人便为资金游走在刀锋上。2019年他见了一百多家 VC、PE,没有人投钱,李想大病了3个月。

2019年7月,小鹏汽车的用户拉起横幅维权,“欺诈消费者”斗大几个字兀自刺眼。制造业的利益纠葛错综复杂,让互联网的常胜军尝到了溃败的滋味,何小鹏开始怀疑自己。

2020·攀峰

今年,李斌熬来了救命资金,股价大涨超过30倍。8月,电池租用服务 BaaS 正式发布,伴随着蔚来多车型的上市,他把用户体验这条护城河又凿的更深了一点。

李想不再强调“增程式”概念,插电式混合动力车辆成为理想的新名字。即使下半年被断轴召回、自动驾驶功能事故等麻烦缠身,理想 ONE 依然卖出了仅次于蔚来的成绩。

主打年轻人市场的车需要营销出圈,这一年,上直播节目、拍短视频成为了何小鹏的日常,这名网红 CEO 与自己的偶像埃隆·马斯克互怼,扬言要把特斯拉打的找不到东。

2020年,李想与紧随在后的何小鹏一起敲了钟。存活者们匍匐着上岸,在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相聚。然周遭强敌环伺,新造车三人从针锋相对到并肩而坐,“三英战吕布”阵型拉开,江湖篇章在洗牌之年重新谱写。

张一鸣的2020年跌宕起伏。

第一季度,TikTok 成为全球单季度下载量最大的应用,美国市场累计下载量超过1.65亿次,全球累计下载量超过20亿次。9月,美国发布了“下架令”,禁止 TikTok 在美国境内提供互联网托管服务等多项技术服务。在不懈的谈判协议下,下架期限多次延长,12月15日,美上诉法院质疑此禁令的法律依据,TikTok 暂时脱险。

“争取最好的结果,不放弃任何可能性。” 在这场私人公司与国家博弈的争斗中,张一鸣从未放弃过,他用自己的韧性扛住了泰山压顶,自始而终的上下求索为 TikTok 的命运赢得了更多的可能。对内,他连发三封内部信稳定军心与士气,宽慰员工不要在乎短期损誉,耐心做好正确的事情。“要有火星视角,格局大,ego(自我)小。”

“空间有形,梦想无限。”冰封的出海之路并未限制张一鸣全球化的梦想。即使在今年最难的时刻,他依然坚信字节跳动能做成一个值得信任的全球公司,并在坚守海外阵地之余,在国内不断扩张业务边界。

2020年,算法时代的“App 工厂”也已不足以定义字节跳动了,从短视频、中长视频、直播,到电商、搜索、游戏、教育、医疗、企业服务。从国内到海外,张一鸣用他广阔的梦想跨过了外界的嘈杂纷扰,打破一个个边界。

投资人评价王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从校内网到饭否,他屡败屡战。未能茁壮成长的项目经验化作了养分,浇灌下一次的尝试。于是有了“千团大战”后浴血孑立的美团。“九败一胜”成了外界贴到王兴身上的标签,有些人说这是运气的轮转,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胜,其实赢在了每次都输得明白。

美团活了,因为王兴死过。

2020年,王兴没有边界。社区团购“美团优选”甫成立3个月就覆盖了20个城市;年中登陆纳斯达克的理想汽车,让美团3季度财报同比暴增374.1%;而年底摩拜单车正式更名美团单车,继续驰行在低成本获取新用户的康庄大道上。十年间,一抹鲜艳的黄色渗进了 BAT 笼罩下的阴影,美团突破了围剿,万亿市值更上一层。

“在这个时代更多公司像是流星,绚烂且短暂。可以长久存在的恒星靠核聚变发光,所以必须够大。”2020年,王兴继续着他的“无限游戏”。这场游戏没有终局。

从很多方面来说,2020年对张磊而言都应是意义非凡的一年。

年初,百亿规模的高瓴创投正式成立,堪称今年创投圈标志性事件;高瓴资本在多重利好下迎来了8家 IPO 退出,拔得中国上半年创投市场业绩头筹。这一年,创投界被疫情与资本寒冬双重叠压在了五指山下,但张磊所带领的高瓴却兀自挣脱,在全产业、全阶段的投资领域全面开花。

于是张磊被推上了神坛,机构和散户追逐高瓴参与的项目,熬了5年写就的投资心得《价值》不到48小时就被盗版,拥簇者们踏着巨轮碾过的车辙,往前探寻长期主义的秘密。但成功是没有办法复制的,真实的“价值”或许更似张磊桌上散落的各式报告,以及字里行间的数据及推断。比起赌徒,张磊更像一个猎人,按图索骥地瞄准猎物。

若深度研究是高瓴的安身立命之本,那格局观便铸造了张磊改写中国创投历史的可能性。回过头看,已发生的一切或许早已被预见,就在他向恩师史文森讲述中国的宏图以募集资金的那个下午。

这是张磊所有成功的起点,选择重仓一个国家的未来。

“格力不裁员。” 年初,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与舆论,董明珠向公众表了态,理所当然的神情与年初决定造口罩时别无二致。

2020年初,在疫情的突袭下,线下门店奄奄一息,格力一季度利润锐减70%。危局之下,这个曾坚决表态不做直播带货的铁娘子,一袭深绿长裙走进了直播间。一小时后直播结束,全网累计观看人数431万,销售额却仅仅只有23.25万元,卡顿的画面引发了群嘲。董明珠的首秀,没有鲜花蛋糕,只有嘲讽和侮辱,很多人觉得这位不可一世的女强人再不可能出现在直播镜头中了。

然而,仅仅隔了十来天,人们又在直播间看到了董明珠,这次她有备而来。30分钟,3个产品销售额破亿,3个小时结束后,销量达到3.1亿。7场直播,总销售额超过228亿元,占了格力上半年营收的三分之一。

董明珠就是格力的核心技术。

但线上渠道的成功难免抢了线下经销商的奶酪,董明珠在开拓新世界的同时,也试图在自己一手建立的王国中寻找平衡。转型之路荆棘遍布,董明珠不卸铠甲。她不喜欢认输。

“下一个十年,小米将成为一条蜿蜒奔涌的长河,流过全球每个人的美好生活,奔向所有人向往的星辰大海。”2020年8月,雷军用一场个人演讲回顾了小米创业十年以来的磕磕绊绊,为小米过去的十年划上了句号。

从未做过手机的外行,用互联网思维引导了制造业转型升级。雷军抓住了年轻消费群体崛起、智能手机迎来爆发的风口,开创的互联网销售模式击垮一大批山寨企业,甚至扭转了世界对中国产品粗制滥造的刻板印象。

雷军说他的墓志铭早就定好了。“改变中国制造业” ,这就是他的人生理想。

年初的发布会上,小米10至尊纪念版用上了国产的屏幕、主摄及传感器等元件;年中,突破了成本难题,实现量产的 OLED 透明电视让人眼前一亮,在 “AIoT” 战略的版图上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当年那种“难度看淡,喜欢就干”的极客范儿又回到了小米身上。

“我们今天正处于这样一个时代:充满幻想的人们发现他们获得了他们曾经梦寐以求的力量,并且可以利用这个力量来改造我们的世界。” 硅谷的星星之火跃进了东方世界的风口,转瞬燃成了燎原烈火。

未来十年,已过知天命之年的雷军举着火炬,向高端市场和智能制造进发。

有人算过一笔账,从1996年至今,比尔盖茨夫妇已经累计捐出了900亿美金的财富用于慈善事业,若没有这些捐款,他们的身家早就超过当今首富贝索斯。

致力于减少全球范围内存在的不平等现象是盖茨基金会的目的,与其他慈善机构不同的是,这对夫妻尝试以企业家的思维,解决难解的社会议题。从治愈落后地区的小儿麻痹,到为污水肆虐的赤贫地区装上厕所,都被分解成了一个个从寻找解决方案,到大规模生产以降低成本造价,再到本地化运营的标准化问题。

这些方法论在2020年新冠肆虐中派上了用场。2月,盖茨基金会捐助500万美金紧急款项支援中国防疫作战与医护人员,并后续投资1.5亿美元的资金支持新冠疫苗的研发。为促进中低收入国家公平获得疫苗,基金会规定价格不能超过每剂3美元。其创立的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在疫情中成为了当企业、政府各自受困于自身局限时,连接各方,撬动资源的强有力组织。

在慈善上,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奋斗的像战士。

“战争打到一塌糊涂的时候,高级将领的作用是什么?” 在内部说话中,任正非问了全体员工这样一个问题。2020年,挡下第一发子弹的华为头上仍笼罩着两年前布上的阴霾,从一纸禁令到 5G 的全球业务拓展阻碍、新冠蔓延、芯片正式断供等试炼,封锁来得猝不及防,天空一片黑暗。

但华为还活着。

对任正非来说,活下去就是胜利。

持续的压力下,华为于今年11月17日正式宣布出售荣耀品牌相关业务资产。在内部召开的荣耀送别会上,任正非发表了简短的演讲:“荣耀可以超越华为,也可以打倒华为”。他希望新荣耀成为华为在全球最强的对手,更重要的是华为不能因为自己受难而拖代理商、分销商下水。

“要在看不清的茫茫黑暗中,用自己发出微光,带着你的队伍前进;就像希腊神话中的丹科把心拿出来燃烧,照亮后人前进的道路。” 这是任正非对问题的答案。被围猎了两年,因着一群发光的人,这片漆黑的天空渗出一丝光明。

文 | 林宛妘⁣

⁣编 | 赵小纯

⁣图 | Julianna Wu

数据说话

https://www.myzaker.com/article/5cce2a3977ac64570a5eeeac

盘点

www.woshipm.com/it/4348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