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战场勇士,宗萨仁波切:轮回是战场,菩萨是勇士--学佛网手机版

战场勇士,宗萨仁波切:轮回是战场,菩萨是勇士--学佛网手机版

互联网 2021-01-16 22:22:23
在线算命,八字测算命理

如何用手机方便访问学佛网

宗萨仁波切:轮回是战场,菩萨是勇士

 2017/7/22   热度:3823    下载DOC文档    

1.战士的责任?

作为战士要做些什么?这个战士有许多的责任,且必须要完成,首先,我们要谈一下,当一个战士有所行动通常在什么地方?是在战场上。因此你应该想到,佛教所称的这个轮回实际上是个战场,一个无尽的战场。尤其是我们叫做“台北”这个地方,我们目前的这个战场叫“台北”。今天晚上呢,我并不见得很够资格,不过在这里也许可以当一个班长,至于上校,将军可能还在别的地方。

在战场上,战士有三个主要责任:第一个责任,轮回的战场里有很多的敌人,以及很多被敌人抓到的人质,这些人质大都是你的父母亲或者是你所爱的人,而你的责任是把他们救出来,用任何方法,这是你的责任;第二个责任,就是要和战场的一切敌人战斗;第三个责任,是你要经过战场,到达一个没有战争的地方。这三件事就是我们这几天要讨论的主题。

2.敌人是什么?

首先介绍一下敌人是什么?因为我们这些战士都太年轻了,甚至连什么是敌人,什么是朋友也分不出来。同时要成为一名战士,你当然要有敌人,没有敌人就没有战士,难道我们能找到这样一种战士,他一生之中没有任何敌人,大家都对他很好,这种人他还称呼自己为战士,有这种战士吗?因此第一课就是怎样认清谁是我们的敌人,当然这里的男士多半都服过兵役,对这一点你们都很清楚。

当我们认出敌人之后,下一步我们要了解敌人都藏在哪里、他们通常都用什么样的伪装、他们从什么方向来,我们要知道这些,这样才能和他们战斗。如果你认不出什么是敌人,你只是把你那把剑在你前面乱挥,那这种人我们就叫做懦夫,这种情形就像你把眼睛闭上朝天上放枪,你唯一做的是把子弹打光了。

在佛教里我们主要有五个敌人:贪、嗔、痴、慢、疑;我并不会对这五个很仔细地谈,我肯定你们听这五个名词都已经听了上千次。另外我们要知道敌人的总部在哪里,因为今天有一小部份敌人来了,比如说嫉妒这些小敌人,你把它打跑了,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要把将军抓到了才行。

3.敌人的总部

现在我们看看敌人的总部在哪里?这个总部其实在你里面,所以不管你去哪里,你永远带着这个总部。举例说明:是不是有人特别喜欢打麻将呢?我们把打麻将当做一种娱乐对不对?当我们被这些东西所娱乐的时候,我并不责怪娱乐本身,我很为这些应该令你娱乐的这些东西难过。为什么呢?因为这些东西从来没有机会去真正娱乐你。我并不是说,你不要打麻将,我主要是说当你在打麻将的时候,真正地让麻将令你觉得愉快的事,实际上从来没有发生过,从来没有一个人真正地被麻将所娱乐过。因为当你开始打的时候,你就希望这个可以延续得很久,或者你有种惧怕,怕这个东西随时会终止停下来:这种会不会延续很久呢?我希望它能很久。所以当你夹在希望和惧怕之中的时候,你从来没有真正愉快过。

当我们的心里面被所有的这些愉快,或者惧怕所充满的时候,你在那边做的是你建起一道墙,你希望墙能把你所认为的快乐保住,所以你没有真正的娱乐,因为你一直在花很多心思在建这堵墙。打麻将只是一个很粗浅的例子、或者我们说喝茶及喝水、或者我们跟某个人谈恋爱、或者我们听到一个好的消息、或者我们在事业上成功,或者有一个你真正想跟他打交道的人,你能跟他谈得很愉快。所有这些事都有所谓希望和惧怕在里面。

这个希望和惧怕,就是敌人的总部。最先那一刹那是娱乐本身,下面一个马上你就有希望,希望它能延续得很长。当你有了这个希望的时候,你就会尽一切的力量去做很多的事情,希望把你所认为的快乐能保护住,因此一切的贪嗔痴都开始了,因为这些都从希望产生。在这个时候,我们就会一想到,或一听到什么,或联想到什么,就令我们非常地惊慌,因为我们有希望也有惧怕,所以就变得非常盲目。大家懂吗?如果不懂可随时举手,我会再解释。知道总部是很重要的,是不是大家都明白了,希望和惧怕是我们所有员面情绪的表现,或者我们说烦恼的表现。

总部里敌人是怎样表现呢?

“希望”这件事,它可以非常的粗浅,也可以非常得细微,举例说明:你生活的情形、生活的状态,一直到现在为止,多数的人会说,我的生命还没有完全安顿下来,我们是不是都在这样想呢?噢,再过两年我要搬到澳洲去,然后在那边我就安顿下来了;或者你会这样想,再过四年我会在哪里买一层楼,然后买好的家具什么的,这样我就会真正安顿了。我们一直认为我们生命很长,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还没有完全安顿。而在我们周围已经有那么多人都去世了,我们知道很多人都去世了,对我们来说,我们没有任何一个理由能证实,我们可以永远地活下去,但我们都会非常优美地把我们会死这个事实藏起来。

当有一天,你突然知道你身体有什么不对,比如你得了癌症,你就会非常惊慌,那时会赶快想找一个喇嘛,赶快接受一个金刚乘的灌顶,这会使你的希望变得更高,更高的希望就表示你有更大的敌人总部,你认为这个金刚乘的喇嘛,一定会把我的癌症细胞都消灭。所以说当你一直都生活得很好,你从来也没有想过什么,然而有一天,你不好的时候,你就突然希望这个像巫师一样的西藏喇嘛来做一些什么,然后又突然变好了。

我从许多台湾的朋友中可以看得出,很多人都一直生活在,“生活会愈来愈好”的这个希望里,也许这个人他受了一百一十次长寿灌顶,但我并没有看到任何的现象,哪个人因为受这些灌顶活得更长一点,或许受了上千次财神的灌顶,但多数的人仍不那么满足,所以财神灌顶看起来也并不那么有效。

但是密宗实在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宗教,为什么呢?因为大家永远总是对它抱这么多不实际的希望。也许有一个人他开始怀疑:这个到底怎么搞的?可是这些怀疑的人,他们不会很聪明地去怀疑,于是他将原来的希望现在变成绝望,变成无望,最后他对所有的事情都排斥,然后他说:“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很努力地试过,但他们没有一样能帮助我。因这种情况令你变得完全持这种否定论,这个是“惧怕”,这是惧怕以一个无望的没有希望的形式出现。所以不管你在什么状况之下,你一直住在这个总部里面。

接着再说吧,也许你从某个喇嘛那里接受了一些教授,或者你从哪一位佛教的方丈大师那里接受了一些教授,然后这个老师给一个咒或者一部经让你去念,这个时候你就会希望:因为我念了这些,那至少我的生命应该改善一点,不管怎么样,至少我的梦也该做得好一点。但是有时候你连好梦都没有,隔天早上你就会跑去找这个老师:“到底怎么搞的,我连个好梦也没做?”

也许你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人骑着一条鱼,手里拿着一朵花向你这你边游过来。这时候因为你有那么多希望,你说这一定是观世音菩萨,这个时候你感到那么兴奋,所以隔天早上你就会马上跑去跟这个老师说,我做了这个梦。这个老师假如说他很有办法的话,他会对你说:噢对对对,这个就是观音菩萨。

不过这个也许不是一个很好的答案,因为这会使这个人的希望增加,他希望将来会有更多这种好梦,他甚至希望真的观世音菩萨就出现。当然如果这个人一生剩下的时间,每天都做同样的这个梦就罢了。问题是其中有一天假如没有做这个梦,当他早上六点钟起来的时候就会说:糟糕!我为什么没有做这个梦。此时如果这个老师对你说:“这个梦什么意义也没有”。那你就会非常难过,受到伤害,因为实际上你很期待着这个老师给你一个很好的答案。

所以说,只要有一天你还有这个希望,你就绝对赢不了这场仗,你一个人质也救不出,你甚至不能向结束战争迈进一步,你不可能征服任何一个敌人。为什么呢?因为你已经被你的敌人征服了,你自己就是一个人质,你实际上需要别的战士来救你。你现在知道希望和惧怕是什么了吧!

我们需要再多谈一些吗?也许这里有人希望今天这个烦闷说法现在就结束,然后走出去喝点东西,至少我希望这样。也许也有人害怕做些什么事,因为他害怕在我们这里边,有任何的动作或走动,因为他说可能别人不喜欢,也许坐在上面那个仁波切他不喜欢我那样子走动。这些都是我们的敌人,现在你认出什么是敌人了。好吧,今天就先谈到这里,大家有什么问题要问吗?明天我们会谈一谈这个武士需要什么样的品质,后天也许会真的谈一下怎么样去打这场仗。

问与答

●问:如果有人希望能往生净土这是不是也是一种希望呢?

答:我并不觉得一个希望往生极乐世界是不好的,但是这个人如果希望往生之后,认为他在极乐世界可以天天看电视,天天做很多很愉快的事,他不去尽自己的责任,那个希望是坏的。许多人想去极乐世界,是他们对这一生实在是过得很厌烦。

但是我们并不是这样做,实际上去极乐世界的真正意义是,你要从事一个更大的工作,你实际上是要更努力地做。因此在目前这个阶段有某些希望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你没有任何希望的话,你甚至连一个战士也不希望去做了。何况目前不管怎样我们已经在这个战场上了,我们已经充满了种种希望和惧怕,为什么不利用某一些希望或惧怕去做我们修行的道呢?我再说一次,你希望往生在极乐世界是好的,是可以的,但是你希望生到那边的目的是为了去享受、去享福,那这种想法是错的。

●问:我们产生希望和惧怕的根源是什么呢?

答:噢,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所说的这五种负面的情绪,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五种烦恼:贪嗔痴慢疑,它们都是由希望和惧怕产生的。就像刚才我讲的那个做梦的例子,当你去找你的老师讲这个梦的时候,你希望他能给你一个很好的答案,希望你的老师跟你说这个梦很好,他就是什么什么人,当你的老师跟你说你这个梦什么意义都没有,这个时候你就觉得受到伤害,这个时候也许你会觉得很生气。由此可以看得出来,希望和惧怕与这五个:贪嗔痴慢疑之间有因果关系。

在这五种情况之下你不断地去找这个上师那个上师,这个师父那个师父。你在找什么呢?你实际上是找一个人,这个人讲了你所希望的话,你并不真的在意你需要什么?你只是在意喜欢听什么。最后当你找了那么多上师之后,终于找到一个上师,这个上师是一个非常懦弱的上师,他没有胆量跟你讲,你的梦什么都不算,他跟你说:噢,那是一个好梦!然后你对这个梦非常有执着,因此你对这个上师也很有执着,这样所有这些好像破碎不全的佛教概念都从这种原因产生了。当然了,只有某些人会犯这种错。

●问:刚才仁波切说了,有些希望可以帮助提升我们,我们如何判断什么希望是好的或不好的?

答:一个希望不会产生负面的烦恼,负面的情绪,这种希望是好的,不过在最后的时候,你会把这种希望也放弃丢掉。假如有一个木刺刺进你的手里,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你要把手里的刺取出来,你需要另外一个刺把手里的刺挑出来,但是你把手里的刺挑出来之后呢,这两个刺你都不需要了,因为没有人留着这种东西当做纪念品。

●问:没有欲望的人是怎么样的人?

答:如果一个人没有欲望表示这个人没有资格来修习佛法(听众笑),因为他是佛。

●问:对于梦境的执着为何要反对,理由何在?

答:我只是拿来作一个例子,如果有人特别喜欢梦的话,也不要觉得受伤害就是了。好像从这里看得出来,希望和惧怕已经从这里开始大量地生产了(笑)。不过这样的答案,也许会使问这个问题的人挺难受,他也许会这样讲:“不不不,我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这同样也是希望和惧怕。

●问:成佛之后要做什么?

答:成佛以后再也没有一个问题叫“做什么”,在成佛之后再也没有一个叫“成佛之后”这个问题。所谓“之后”和“做”这两个问题在成佛来说是完全错误的,对一个成佛的人来说,他会说“我一直是成佛的”,他从来没有成为过众生,因为他发现了那个衣服一直是很干净的。

●问:假如说希望和害怕是我们的敌人,是否我们来到这里,有人希望从仁波切的谈话中得到成道或得到不同的东西,是否我们今天晚上在此也塑造一个很大的敌人。

答:对,你可以这样想。这个敌人是对我们很有用的敌人,不过还是坏敌人就是了,对,是这样的,逐渐地,你要把这种敌人也放弃掉。在你目前这个修行的层次,是一个很有用的东西,当你的层次提升到另外一个境界的时候,你就必须要放弃你这个层次的修行。

修行佛法就像是你把一个水果的皮剥掉一样,它里面还有很多层皮,当你把第一层皮剥掉的时候,你会觉得你已经做了很多事,你看到里面那层皮你就会说:“啊,这就是我的果实!”但是后来你又发现,里面那层皮也得剥掉,你会这样想:“这样就够了,我再也不做这种事了”。但是呢,你这样一直做,你会发现你剥的那层皮永远不是最后一层,当你把所有的皮都剥掉,最后你在里面连一张皮也看不到的时候,你就知道你成了佛了。

对某些人来说道也许是顶礼,为什么有些人说顶礼(我们说礼拜)是修行呢?因为,也许有人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觉得他只要做礼拜,那里面这层皮就是成佛。也有些人在他剥这个皮的时候,他并不在乎这个皮底下是什么东西,什么东西都可以,他这样去剥皮,也许到最后他真的可以把这些皮完全剥掉。

●问:阿弥陀经的西方极乐世界是不是真实存在?

答:问这个问题,你希望答案是什么呢?在我的战士的传统里面,西方极乐世界就是当战场走到尽头的时候。所以在这种看法里,极乐世界是真的有,因为战场有一个终结的地方,如果你知道如何去好好打这场仗的话,这场仗可以打完。

4.战士的特质与特征

仁波切:我感到很惊讶!今天还有那么多人会来,我以为听了昨天那堂课后,今天许多人会在家里看电视。

今天我们主题会集中在这个战士的一些特质或特征上。在我们讨论他的特征或特质之前,我们要先行把他所在的环境建立起来。就跟昨天讲的一样,你们不要认为你是一个佛教徒或者不是一个佛教徒,你要认为你是一个觉悟的战士。

在这个战士需要有的特质里面,他首先要有的是一个很纯真的出离心。如果你没有一个很纯真的出离心的话,你就会对战场上的很多事情很执着,而且还不止如此,他可能把朋友和敌人之间搞颠倒。

如果一个战士是这样的话,他很容易被战场上所做的一些陷阱所害。

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许多的陷阱,甚至佛法本身也是另外一种陷阱。我们有时会这样想,我们这一生究竟是为什么?我们早上吃早餐,中午吃午餐,下午吃晚餐,然后做一些工作,然后再做同样的工作,同样的工作我们一做再做。当然有时我们会休假,有的时候我们称之为周末,有时候你们对周末厌烦的时候你们就找另一种假,这种假叫做工作,然后你对工作厌烦了你就会找假期。因此,有的人就会怀疑,我们这个生命背后到底有什么东西。事实上问这个问题的人非常少,因为大部分人都是非常愚蠢的,我们甚至不敢问这个问题。就算在问这个问题的人之中呢,通常这些人去找一个老师或者是看一些书,从这个老师或是这些书上得到一些答案。这种人变成了二手的人。

有的人感到这一生有种沉重的压力,他想从这种压力中解脱出去,在这个时候他们都试着去抓住一些什么。当你感到烦心的时候,你就会抓起一份报纸,拼命看那份报或是一本小说,希望这份报纸或是这本小说让你安静下来,或是把电视打开盯着电视看。情况就变成这样,我们对另一种新的事物上了新的瘾,对电视上了瘾、对小说上了瘾,或是买东西、吃东西,对任何东西都可以。当你对一种东西上了瘾,譬如说买东西,几年以后你会发现,噢,原来你上瘾的这个东西竟然也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时候你就会想对一个新的东西上瘾,然后把原来上了瘾的旧东西挤出去。

回头看一下我们这一生,我们就会发现我们的一生原来是一个不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这个新的瘾不断把旧的瘾挤掉。而对一些愚蠢和不幸的人来说呢,他们上瘾的东西可能就是一些药物,对药物上瘾。对一些比较幸运的人来说呢,他们上瘾的东西就叫做佛法。但是你学佛和对佛教有瘾是两件事情,因为如果你真正去学佛的话,里面没有很多痛苦也没有很多忧虑。但如果你对它有瘾,那么佛法可能使你产生一些忧虑,换句话说你变成对佛法盲目跟从的人,那样你的生命就变得非常复杂。

①特征:纯真出离心

现在回过来谈这种纯真的“出离心”。我非常确定如果你到佛教的中心去,他们跟你谈论“出离心”的话,他们一定是劝你把世间的东西都放弃掉,要对这个世间非常厌恶,然后把你的头剃掉,躲在山洞里面,这种叫做“出离心”。但是在这个战士的传统里面,这个并不是我们谈的“出离心”。

在战士的训练里面,“出离心”的意思是说:你可以接受一切东西,但你随时准备放掉你已经接受到的。你可以享受任何在你生命里的东西,如果有一个人愿意给你上百万的钱,你也可接受,但是你随时准备好把这些放弃掉,你要随时准备好从这个状况离开,这个就是我们谈的纯净的“出离心”。

一般我们认为出离的,譬如说当和尚,这些出家人也许在某一方面说呢,他们从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出离,但是他们又进入了世界的另外一个地方。很多出家人,很多佛教徒,他们开始对如像佛像他们认为很神圣的东西产生了很多执着。很多人认为佛或是学佛,就要否定这个世界上很多优雅美好的东西,这是不对,佛教并不是一个告诉你,如;何去毁灭这一切世界上优雅的东西的宗教,反之佛教是告诉你怎样去;感谢世界上所有这些美好的东西。

一个战士必须随时准备好接受,在他走向战斗的这条路上出现的任何一个状况。当你经过这个战场的时候,会有人赞美你,说你长得很漂亮,你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修行人。像这一类会让你感到非常高兴、骄傲的事情,也许有人会向你顶礼,供养你东西。像昨天晚上谈的那样,身为一个人类,我们永远不愿意去听我们应该听的,我们只想听我们喜欢听的。我不相信如果有一个人跟我们讲了,我们真正应该要听的话时,我们会非常感谢那个人跟我们讲了这些。

像今天早上你的朋友跟你讲了“早安”,他也许并不想跟你说早安,或你也跟别人讲早安,你也许并不想跟别人讲早安。这一生你至少有一次,当你跟别人讲早安的时候真的希望别人早安吗?当我们说“你好吗?”,我们并不是真的很关心那个人说是否好,而是因为如果我们不这样讲的话,我们的表现就不像一个绅士。所以为了令我们的表现象一个绅士,我们跟他说“你好吗?”,实际上我们根本不在乎那个人到底好不好。我们真的在乎他吗?也许我们所爱的人我们会很关心他。可是我们平常所说的爱也是一种非常不稳定的东西,我们平常所谓的爱,实际上是一种我们要非常去注意的东西,尤其对各位战士来说是这样。

你是否曾经跟人说“我爱你”呢?可以确定许多人已讲了许多次。也有很多人可能很想说,但是不敢说,也许很多人想这样讲时,但又想等别人先说,因为你觉得自己非常骄傲,所以你不想自己先讲,对方若不接受便觉得自己很丢验。但至少总有人想说“我爱你”,我们之中多半的人曾经对某一个人说过“我爱你”。你有没有注意到,当你在每一次讲“我爱你”的时候,在这句话的背后有什么含义?这个背后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你从来没有用嘴问过,但你一直用心问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当你说“我爱你”的时候,你实际是在问那个人“你爱我吗?”所以说你实际上并不是在对那个人说“我爱你”,而是在问他“你爱我吗?”或者当我们说“我爱你”的时候,我们并不是说“我爱你”,你的意思是说:我希望拥有你,我希望你只是我的,我希望别人都不要看你,或者别人都不要碰你,或这类的。这就是我们的爱,它和我们的自私有这么大的关联。

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爱别人,我们实际上是爱自己,希望拥有对方就像希望拥有一付耳环一样,在两个人之间并没有真正的这种关怀,但是如果你说“我爱你”,“想拥有你”,对方并不希望拥有这个说话的人,这样也好办。问题是当你说“我想拥有你”的时候,对方说“我爱你”,对方的意思也是“你爱我吗?”他也希望拥有你。你们之间的关系好像两超级强权想要互相拥有对方一样。你们互相之间希望找一个比较起来相当平等的东西,譬如说一个人间另一个:“你喜不喜欢听贝多芬的曲子呀?”如果这个人说:“我很喜欢”。他们就很满意。为什么呢?因为两个人都一样。我喜欢吃日本料理,我的男朋友或女朋友也喜欢吃日本料理,这样就很好。

因此在你们两个所共有的上百万个不同现象里面,有一百个现象是一样的。总有一天会碰到一件事,两个人持不同观点,当这个不同观点出现时,因为你们两个的自私,你们之间就会有口角。

所有的恋爱开始时都很好,至少在开始时我们会觉得很好,因为大家都充满了希望。然后大家交换了订婚戒指,这时恋爱就没有像当初那么好了,因为这时两人就觉得稍微有一点压力,你要知道那么小的一圈金子它的力量是很大的。然后两个人结婚,两人一结婚恋爱就终止了。如果两人真的关怀对方,订婚结婚并不真的重要。

当一个战士在战场上走动时,有这么多事他要注意,你必须要接受它们。你不能说我不在乎这些事情,然后把我的头剃掉,到一个山洞里住上。这种情形可能对一些人有用,但是对大多数人不会有效,对很多人来说实际上是很大的折磨。所以我们最好是接受这些出现的事情:友谊、一切我们可以拥有的东西、晋升、成功、财富,但同时你要预备好把它放弃掉。你的师父也许告诉你要建一个很大的庙,你非常努力地去做,用一种很完善的方式把它完成。但如果隔天你的上师跟你说把这个庙给我拆了,你也要准备好把它拆掉,这并没有关系。

现在也许不合适,但在澳大利亚,我要求大家写一首诗,有的人感到很难写,因为他想写得比别人好,写一首最好的诗。当我好像应该看这首诗的时候,我却把这些诗全都撕掉。那些非常努力写诗的人觉得受到很大伤害,因为他们没有准备好把他们所做的事情放弃掉。同样的方法在这边可能不大灵光,因为中国人写诗总是比较在行的。不过我可以想另外一些事情来做,这几天再想想看,想一些让大家非常伤心的事。

如果我对你说:“我要做一件事,这件事会让你非常难过”,这些很难过的事,因是专门设计出来,而且你有了心理准备,这些事对你的伤害就不会很太大。但是我们并不准备把这个课程的宝贵时间来做这些事情,因为在我们的每一天已经有很多同样的事情对我们做同样的打扰。举例来说如果你准备把一千块钱送给别人,一千块钱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但如果你发现有人骗了你一块钱,你就会觉得很受伤害。这时我们就会用很多时间和力气跟那个人争,这种事在我们每一天生活中都会发生。

如果在座有人希望我会教一些东西。比如《心经》,把《心经》拿起来好好讲一下,我很抱歉不能令你满意。不过这一次我要从一些最基础的东西谈起,因为我发现在佛教的团体里很多人把信佛和过日子分成两个。我看得出来在许多佛教社团里,学佛只是你在佛堂里的那一刻,尤其是当你坐在佛堂那个非常软的座,那个时候叫做学佛,尤其是早上,也许一天就是一个小时,尤其是周末或是假期的时候才这样。当你从佛堂走出的时候你的佛法就结束了。

我们一天有24小时,睡了6个小时,剩下几个小时呢?在18个小时,我们修行了1个小时,我们用这1个小时去对抗剩下的23个小时,然后再跑去找老师抱怨那23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对这个战士而言,每个地方都是他的佛堂,他坐的任何地方都是一个很软的座位,任何一个会令你有嗔心或是贪心的事情都是你的敌人,这就是我们谈到的完全纯净的“出离心”,这样就谈完了。

②特征二:觉悟的反叛性

现在我们谈一下战士的另外一个特征,这个特征是非常特别的,我们一定要有。就是这个战士一定要具有觉悟的“反叛性”,这个就比较困难,尤其对于东方人来说,我们对于文化都有很多的执着,我们的反叛性不够。在这个战士的训练里“反叛性”是什么呢?我们需要从自己真正的心里面去作很多事情,并不是你的社会期望你这样做。

现在看一看我们大家,我们头上的发型,我们穿的上衣、裤子,我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们觉得这样,社会会把我们当一个人类来接受。如果我们把上衣穿在下身,把裤子穿在上身,我们的社会没有办法接受我们,也许他们会把我们赶出去。如果他们把我们赶出去,我们就会觉得非常受伤害,所以我们需要生活在这个社会里。不只是生活在这个社会里,我们想在这个社会里作一个最好的。所以我们真正希望的是在这个社会里作最好的,我们希望看起来最好或是表现得最好。所以我们忘掉了自己是什么,我们只在乎应该看起来像什么样子,或者别人说我们是什么样子。有这么多事情我们并不是真的想去做,我们只是认为做了以后会看起来很好,我们才那样去做。

譬如说我很讨厌打领带,因打了领带之后好像连吞口水都很难。但是在这个场合我必须要打领带,然后端茶杯的那只手,不能乱抓着,一定要有很好的端杯子的形态。我们所做的一切事情并不是我们想做的,我们想笑的时候也不能用我们所想的方式去笑,我们要笑得非常的学生如何去做一个西藏人,我为这样的一些人觉得难过。

20年前,台湾没有所谓叫做密宗,现在当然一定是存在了,在以前你的生命是更自由的,因为你不必每天都去修,这一切的西藏文化你也根本不在乎它,但是现在有这么多的事情令你头痛,你的房间也变小了,因为你的佛台越来越大,而且你有数不清的佛像,因为你从来没有试着做一个真正的佛教徒,你只想做一个文化的崇拜者。我非常怀疑你所放的那些佛像、那些照片能够让你直接地去成佛,间接地也许可以。

我们再回去谈谈这个“反叛性”,我们必须要具有足够的“反叛性”,依照我们的生活来实践佛法。也许别人会笑你,但这并没有关系,如果对你、对成佛、对众生是重要的,你就必须要反叛。以往的禅宗大师具有那么多的“反叛性”,以至他说如果你看到“佛”的话就把他杀掉,见“佛”斩佛。我们必须要没有惧怕,我们必须不在乎别人是在赞我们或是讥笑我们,这个是另外一个特征。

③特征三:觉悟性的优雅

第三个特征就是觉悟性的优雅,这也很重要。在与前面讲的觉悟的“反叛性”有点相反,看起来与前面讲的有矛盾,但实际上它们是同样的。优雅也是非常重要的,你怎样去做,怎样去讲话,你这样做,不只是为了令别人对你有好感,要对你自己有一种约束或纪律。

这种优雅并不是人造出来的优雅,而是觉悟性的优雅,是自性的显现,因为那种人造的优雅它永远是跟自私有关的,觉悟性的优雅是由无私产生的,同时也由菩提心产生。

我们怎样去修习这些呢,这个跟我们如何过我们的日子有关。譬如早上如何起来,早上起来不要昏昏沉沉很不愿意的样子,要清清爽爽很优雅地起来,想着说我是一个战士我要到战场上去。还有当你到听法的地方去,你要穿得很好,表现得很优雅。这跟前面并不矛盾,为什么跟前面不矛盾呢?因为这时并不是为了得到社会的尊敬,而这样做是为了创造一种环境。为什么呢?你看有些人不管是在家里,或是庙里修行的时候,穿的衣服都是最邋遢,坐的形式也是最邋遢的,修的法也是修得非常邋遢,因为他并不是非常重视他所修行的东西。由于我们都还生活在轮回中,因此我们要利用轮回里的东西来帮助我们修行佛法。

譬如当我们早上起来的时候,你需要提醒你自己:你是一个战士,当你在念仪轨的时候,你坐的姿式要非常优雅,非常端正,当你看书翻页的时候,要非常重视地、非常优雅地翻过来,当你数一个念珠时也是非常优雅、非常有风格地数这个念珠。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我们根本不觉得我们是在数念珠,这种方式是非常非常邋遢的。当你去见你的老师时,也应非常优雅地去见他。这样就会创造一种环境,就好像你去参加一个宴会,如果你穿得非常正式,心里也准备得非常正式,然后你去的时候,你就会觉得你非常正式,非常重视这个宴会。在家里我们穿得很随便,我们行为也很随便。

在修习佛法的时候,你要非常重视它,而这种非常优雅的生活方式就会帮助你,非常重视你所修的东西。还有我们穿的衣服,我们的吃饭方式,当我们把食物往嘴里送的时候,我们很少去享受这些东西,尤其用筷子吃饭更是如此。当你把一口饭送进嘴里时,你已经在想赶快塞下这一口,就好像你根本没有把现在这一口吃了,你只是把它吞下去,好像有人逼着你把这一口饭吞掉。其实每一刻吃或是喝都可以很优雅,你可以很注意地去注意它。创造这个非常优雅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

④特征四:战士的信心

另外一个战士的特征是:我们要有信心。很多人把信心和自我搞错了,自我是当我们和别人比较时,说我比他好,但是信心,你不用和任何人比。例如我们都相信我们是人,是吗?也许我们其中有一些人不是。信心就是这样,我们都有信心我们是战士。有时候这个信心不会很自然地产生,所以你要学习如何去发展这种信心。

我们需要有优雅的这种特征来帮助,有反叛性这种特征来帮助,尤其是你知道你有这个基本的善良的本性来帮助,而且我们要经常提醒自己:我是一个战士,我有很多的责任要去完成。如今天晚上,当你坐计程车回家的时候,你会看到很多人在街上走,那些都是你要救的人质,他们有很多烦恼,没有智慧,那些人你都要解救他,这时一个人就要具有觉悟性的骄傲,我是一个战士,我要去解救他们,这个非常重要。

虔诚的信心也是非常重要,跟普通的佛教不同之处,我们这种信心表示一种信任,这个情况说明,你需要有一个上尉或是一个士官,你相信这个人,这个人会领着你。同时我们对于这种非常虔诚的信心,要非常仔细地去注意它。我们这里很多人认为我们对自己的上师很有信心,但我认为并不是这样。为什么呢?

我们希望我们的上师都能合我们的意。假如我们用这种形态来看,我们不会选有两个鼻子的上师;而且我们还希望我们的上师长得不错;我们希望上师经常对我们讲“你好吗?”,那种对我们好像非常注意的上师,而且我们希望,我们的上师跟我们有同样的习惯,比如我们很喜欢吃日本料理,我们希望我们的师父也喜欢吃。我们喜欢我们的师父,是因为他做了许多我们喜欢的事,所以说我们的信心是我们喜欢一个人,他依照我们喜欢的方式去做事情、去表现事情、去讲话。

每当我注意地去看师父与弟子之间的关系,尤其是金刚乘里这种关系的时候,我会看到有许多上师和弟子之间有互相贿赂的这种情形,有很多时候弟子贿赂他的上师,上师贿赂他的学生。为什么这样说呢?譬如说,上师对徒弟讲:我现在给你的这个灌顶,非常非常重要,从来没给过别人,也许这个灌顶一点也不重要。同时学生也尽量希望做这个老师喜欢的事情,或者做他喜欢的,或是买他喜欢的东西送他,他这样做并不是为了成佛,而是为了讨这个老师的欢心,所以他们互相贿赂。而这种贿赂的结果是双方都产生了很多负面的情绪,实际上并没有产生那种真正的纯净的信心。

我们所谈的虔诚的信心和前面所讲的爱很相象,因为上师希望拥有这个弟子,而这个徒弟希望拥有这个师父,而且只是他一个人拥有,如果别的徒弟来看这个师父,他就会觉得不太舒服,每一个人都希望和这个上师单独谈谈,每个人都希望这个上师对他有特别的注意。这些拥有大量弟子的老师其实他们都很可怜,对那些特别重视弟子数量的人来说,这种痛苦尤其大。当老师对一个学生微笑的时候,另一个学生就会很生气:为什么老师不对我笑而对他笑。这种事非常多,譬如说,为什么我没有机会和老师照相,为什么总是那个人跟老师照相。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这么多互相贿赂的情形,并没有真正的信心。如果你有真正纯净的信心,不论你的老师做什么,都是对你的教授。无论老师多远,你也会受到加持,当然老师也需要有慈悲。

选一个好的上尉或是好的士官非常重要。事实上,一个好的士官是非常难找的。一个好的士官所要有的特征是,他必须要很慈悲,他不会占你生命的便宜,他不会在精神上虐待你,他会指示你成佛的道路,他永远在你需要他的时候帮助你,不过呢,这些老师永远都是在很远的地方。而你的老师也知道你的烦恼是什么,对于这种士官你才应该有虔诚的信心。不管你能不能供养他一些东西,你相信他,你的供养并不是你想要回收一些什么东西,而是你想要断除你对一些东西执着,同时你很重视他对你的教授,所以对这个长官纯正的信心是很重要的。这些是我们以一个很简短的方式来谈战士需要有的特征。

电脑上扫描,微信中长按二维码,添加阿弥陀佛平台公众号

学佛网首页:法师开示    回上一页

温馨提示:请勿将文章分享至无关QQ群或微信群或其它无关地方,以免不信佛人士谤法!

佛言佛语:普贤行愿里面讲的,礼敬诸佛。别人为什么不持戒?人家身心清净,已经达到圆满,他是佛、菩萨、他是示现的,像济公活佛一样。我们不能跟他比,我们把他当佛菩萨看待,这样自己的功德成就了。这些道理、这些事相、方法,佛在经典里面给我们讲得很多,但是我们就是做不到;一遇到现行,心里面烦恼又生起来了,这就叫做业障。所以一念瞋心起,觉悟的种子没有了,又迷了。(摘录自佛言网,由佛前明灯发布)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