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搜索 > 手放你腰上,何慕深别把手放我腰上好痒何总如愿……求订阅

手放你腰上,何慕深别把手放我腰上好痒何总如愿……求订阅

互联网 2020-08-10 15:56:46
    何慕深低沉有力的语气让向暖觉得……她静静的看着他幽深浓黑的眸。

    一双幽黑到深不见底的眸子,却好似没有遮掩的让眼中的情绪流露出来,那神情是……

    咳咳……

    脸上一热,向暖立马打住了。

    前车可鉴窠!

    她下午那时已经很是自以为是的让脑子里冒出了那邪恶的想法,如今可是不能在这么丢人了。

    向暖嗓子有些发干,小口的喝了一口饺子汤,这才抬起头来,对着何慕深淡淡的笑道:“吃饱了就困,不想动。旆”

    向暖神色懒懒的,却不知那话正中何慕深下怀呢。

    那话一出,何慕深嘴角的笑意不禁更深了,“那我们就去睡觉。”

    这丫头,有时候看着机灵,有时候却是笨的可爱极了。

    向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时,整个人已被大步走过来的何慕深给抱入怀里了。

    “何慕深……你……你这是……要……要干嘛?”

    向暖心中砰砰直跳的忐忑起来了。

    一直被何慕深给放到柔软的床上,她才有些不知所以的找回自己的声音。

    声音断续,发着颤。

    没有开灯,何慕深双手撑在她身子的两侧,把向暖禁锢在他健硕的胸膛与大床之间。

    “向暖,我想要你,你不会不知道吧。”

    对于自己对她身体的欲/望,何慕深从没有隐藏过。

    他不知道那种浓烈的***不知是从何时越来越盛的。只是很清楚的知道在每一次的触碰中他对她的渴望已经越来越难以自持了。

    陆延年是看出来他眼中掩藏不住的***了。所以,他嘲讽、他奚落,甚至还有愤怒。

    何慕深盯着身下向暖微微发颤的眼眸,目光深沉复杂。

    他也许无法确定自己是否爱上这个女人,但是却清楚的知道他想占有她的身子。

    他已是成年人了,这种身体上的生理反应该是很正常的,只是他以前好似从来都没有有着如此正常的、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反应。

    所以,过去的那么多年里,他常常被陆延年那厮嘲笑、讥讽。

    他总是会用着一股邪魅的让人觉得欠凑的表情,笑言道:“阿深啊……我说这作为一个男人最性/福的事,你咋就这么的高贵冷艳呢。”

    ……

    “唉……真是白白浪费这么一副好身材、好皮囊啊。”

    陆延年每当说这话时,怀里必定会搂着一个蛇腰美女,边说边会低着头勾起一抹魅惑众生的弧度,让那美女往往瞬间就拜倒、沉迷在陆延年的笑意里,身子瘫软的倒进他的怀里。

    而陆延年只是嘴角得意的微眯着双桃花眼看着何慕深。

    像是挑衅,也像是炫耀。

    何慕深往往都是习以为常,从不在意,更加不会为之所动。

    只是如今看着身下柔软的身子,脑子里莫名的想着陆延年那挑衅炫耀的眼神,何慕深心中就更是迫切的想要……

    想要她了。

    向暖脑子中早已乱成一团。

    黑暗中她却是很清晰的看着离她不过咫尺的眼眸,那明明该是一双最让人看不出喜怒的如深海般的眼眸,可如今向暖却是那么清晰的看到了那幽黑的眸中好似窜着火一般。

    那火越蹿越大,好似下一刻就能把她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一样。

    “何慕深……”向暖一开口,有些惊讶与自己嗓子的沙哑,心跳的太快,她用力的呼吸了好几次,才有开了口,“你……你不嫌弃我的身子吗?”

    “……”

    何慕深眉头一皱。顿了顿没有立即开口。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问一句:“嫌弃什么?”

    向暖看他皱眉心中已有些滞闷难受了。

    六年前的那个意外,其实何止是袁绍东心中的坎,也是向暖心中迈不过的坎。

    然而,听到他语气似有不悦的反问,向暖哪怕心中难受,还是咬了咬唇的开口,“嫌弃我身子已经不是完好如初的处子之身!”

    “嫌弃我的身子被人给强意的凌虐过!”

    那种将自己一直掩藏最深、最不愿触碰的伤疤硬生生的撕开来的感觉……真痛。

    然而,她却还的做着一副倔强之姿的装作毫不在乎,让那无法自抑的疼痛闷闷生的痛在心里,散不开来……

    何慕深沉默了许久。

    久到空气里安静窒息的让人恍惚。

    “你看我这样儿,像是会嫌弃的?”何慕深嘴角清冷,忽然身子压低了些,完全贴上她的柔软身子。

    向暖如梦初醒,慌乱的想要伸手推开他时,已然晚了,她整个人被他硕健宽厚的身子压着,手臂胳膊连半厘米都抬不起的。

    不知是被他压着了,还是他的气息离得太近太近了。

    向暖觉得自己呼吸的越来越困难了。

    她不停的呼吸着,却总觉得空气稀薄的让她好似要窒息。

    突然向暖身下感觉到一个坚硬之物抵上了自己的身子。虽隔着衣料,但是那火热坚硬的庞然大物还是那么清晰的让她感觉到了。

    向暖脑子刹的一懵。从脸到脖子一路的烧了起来。

    “现在还会觉得我会嫌弃你。”

    “……”

    向暖早已说不出话来。

    眼中好似有着一抹温热在往外涌……猝不及防,悄无声息……

    何慕深低头吻去她眼角滚落的晶莹,熨着湿热的泪,他凑到向暖柔软的耳垂处,淡淡的开口,“你见过那个男人嫌弃一个女人的身子,还会一靠近就弄的一身火的?”

    “……”

    朝她耳垂、颈脖出扑来的热气,好似烧开水的水蒸气一般,熨的向暖身上一阵滚烫。

    向暖的气息已开始不稳,而何慕深身下更是涨/热的让他再也难以忍受了。

    “向暖,这一次的火只能由你来扑灭了。”

    “唔……”

    何慕深那性感的喉头滑动了一下,下一刻,温热的唇就覆了上来。

    不一会儿,安静的房间里就只剩下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交错着。

    透过窗外的月光隐隐可以看到那一室极尽的缠绵。

    【……#何大总裁说:我家小暖暖害羞,统统都不许看#……】

    *********

    第二天早上,向暖耳边模模糊糊的听着有声音,但眼皮却重的撑不开。

    感觉到耳边有着一阵阵的痒,向暖依旧闭着眼,缩着脑袋往某处温热里躲,直到整张脸贴到一出光滑炙热的肌肤时,向暖无处可躲时,才渐渐的安静下来。

    何慕深眸光一沉,满是无奈的伸手触上她光滑敏感的后背。手指慢慢游移往下,不一会儿埋首在他怀里的人儿就开始不安的扭动着身子了。

    “何慕深……别闹……”向暖眼睛依旧睁不开来。

    昨晚实在是被他折腾的太晚了,要不是她实在是精疲力尽的完全受不住了,在他身下不断哭着求饶,他怕是还不肯放过她的。

    “你再不起来,怕是来不及去接阳阳了。”

    向暖一听到楚宇阳的名字,瞬间又用力的睁开眼来。

    睁眼一抬头,就对上何慕深难得染满温柔的眼神,虽说依旧深沉。

    “阳阳今天回来吗?”向暖看到他嘴角似乎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脸一红,低着小声的问道。

    “看来还是楚宇阳那小子在你心中的分量重。”

    拉过被子捂着的向暖在被子里皱了皱眉。

    想着他不该不会要跟楚宇阳一个小孩子吃醋吧。那可是她的亲儿子,十月怀胎辛苦得来的,她自然视为心头宝了。

    何慕深把她连被子带人的揽进怀里,轻声说道:“准备起床了,不然等会儿迟到了,你那心头宝怕是又要惩治你了。”

    向暖一听,立马就掀开了被子,想着要赶紧起床。然而,低头一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又立即手忙脚乱的抓过被子把自己身子盖住。

    “唔……”向暖动作过快,一不小心的扭到了腰,痛的一声闷哼的重重跌进床里。

    她本来就被那可恶的男人昨晚给折腾的腰都要折了。如今这一扭,更是痛的要命。

    “怎么呢。”

    何慕深看她一只手拉着被子,一只手却是紧紧的捂着腰的。

    “哼,都怪你,我的腰扭到了,好痛啊……”向暖呜呜的说着,那声音里充满小女人的娇嗔,一点也不似她平时干练利落的大女人形象。

    何慕深笑了笑的揽住了她,伸手握住她的腰想给她揉一揉,却不想手刚碰上,向暖身子就缩成一团。

    “何慕深……你别碰我……好痒……”

    何慕深无奈的收起手来,扯了扯她的被子,“说不定运动一下就不疼了。”

    向暖一听,立马警觉的往后退了退,抓紧了身上的被子。

    昨晚被这个饿狼折磨的腰都快断了,真要再跟他动一下,向暖觉得她一定会被他折腾成残废的!

    “何慕深,你离我远点,有你这样没有节制的嘛!”浑身酸软无力的身子,让向暖眼中满是恼怒。

    “昨晚那样,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吗?”

    “……”

    “是你引诱的我。”何慕深这话说的一脸的坦然。

    在他眼中,昨晚确实是她引诱了他,让他停不下来了。

    “你少在哪儿给我血口喷人。”向暖又羞又囧的,满是委屈。

    她明明……根本就……

    向暖对于这种事还真是算是第一次,青涩羞涩的要命。在医院的那一次意外,她才醒,身子根本就不能动,算是半个植物人,只能任那人为所欲为了。

    可这一次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阅读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