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才子逍遥录傅小官董书兰 > 才子逍遥录傅小官董书兰,才子逍遥录完本最新小说 傅小官虞问筠全文阅读

才子逍遥录傅小官董书兰,才子逍遥录完本最新小说 傅小官虞问筠全文阅读

互联网 2021-10-28 16:46:17 Tags:才子逍遥录傅小官董书兰

才子逍遥录傅小官董书兰才子逍遥录最新章节才子逍遥录最新章节列表才子逍遥录 才子逍遥录下载才子逍遥录全文阅读才子逍遥录最新章节txt无弹窗阅读傅小官董书兰狂人小说网 傅小官董书兰重生成地主傅小官 lpgywuy.cn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今夜不曾眠 上(1/2)才子逍遥录(傅小官董书兰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诱惑(1/2)才子逍遥录(傅小官董书兰第71章 傅小官的日常才子逍遥录穿越小说笔趣阁才子逍遥录完本最新小说 傅小官虞问筠全文阅读 甜椒文学网

临江城,临江书院。

董书兰一身白衣静坐于一方荷塘前,手持书卷,眉间淡然。

荷塘里荷叶舒展,花已含苞,静待绽放。

“禀小姐,傅家家主于今日辰时离开临江,去了下村方向,说是……端午佳节,慰问乡民。”

董书兰翻了一页书,低声道:“这个老狐狸……他那儿子呢?”

“回小姐,他那儿子与之同行。”

董书兰轻吸了一口气,依然淡然。

“今晚临江诗会……我原本想和傅家家主一见,对他儿子之事表明歉意……顺便谈谈粮商的问题,他居然提前走了,你说,他是故意还是……无意?” 78o精彩无弹窗免费!

身边丫环小旗愣了一下,“奴婢,不知。”

“我就随便说说,……临江诗会,既然是诗会,这临江的才子们可别有亲疏遗漏,半山书院那边尤其要给足面子,告诉那些学子们,临江的李老夫子,田大家等人都会参与,秦老也会前去,至于四大布商和三大粮商……暂且晾一晾。”

小旗躬身领命正欲转身离开,董书兰忽然放下书卷,展颜一笑。

“布置下去,明日一早我要出城。”

“小姐要去哪?”

“下村!”

……

夜风摇曳着灯笼,微黄的灯光洒满庭院。

傅小官和白玉莲相对而坐,石桌上已摆上了四个凉菜。

“酒呢?”

“稍等。”

白玉莲仔细的端详着面前的这少年,十六岁的少年面色沉稳如山,双眸深沉似水。

早上那迎头一刀这少年脸上的紧张他是瞧见的,可他没有料到的是这少年居然没有仓惶躲闪。

那一刀若落下,这少年就是两半。

他在空中转身时便知道了这是少东家,但他依然劈下了那一刀,并无它想,就是吓唬一下。

那一刀没有吓到这少年,甚至因为那一刀,这少年居然想收了他。

如果他真能酿造出那烈酒,跟着他又何妨,至少这少年有一份寻常人没有的胆识。

傅小官没有看白玉莲,也没有和白玉莲闲聊,他低头看着那些小册子。

当春秀又端来两盘熟食的时候,内院门口响起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酒来了。”

傅小官随口说了一句,依然没有抬头。

白玉莲的视线越过傅小官的肩膀,便看见傅老爷带着张策易雨和刘师傅一溜小跑的进来。

“成了,成了!”

傅老爷兴奋的叫道。

“少爷,少爷,此法,真的可行!”

傅小官合上小册子收入怀中,笑道:“辛苦大家了,要不……一起尝尝?”

刘师傅慌忙回道:“此酒出锅时小人和东家管家已经尝过,少爷您品品,和您的预期如何?”

傅大官大喇喇的坐下,对春秀吩咐道:“上酒!”

春秀提壶,斟酒,酒香四溢,白玉莲鼻翼微动,双眼顿时亮了。

他端起酒杯,放在鼻端深深一嗅,“好酒!”

他举杯,一口饮尽,火辣辣的味道将味蕾燃烧,顺吼而下,仿佛在胸膛炸开。

他屏息一瞬,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一拍石桌,再叫道:“好酒!”

“成了?”傅小官笑盈盈问道。

“成了!”白玉莲毫不犹豫的答应,傅小官心里大喜,“春秀,为白大哥满上,我等,共饮!”

酒烈,并不醇厚,对于此前喝惯了低度酒的白玉莲和傅大官而言,此酒已是上品,比之红袖招的添香酒更好,但对于傅小官而言……这东西真的不行。

“此酒成酒几何?”傅大官看着刘师傅问道。

“成酒极低……小人预估,一斤粮成酒二两上下。(注:一斤十两制)”

傅大官皱起了眉头,碎碎低语:“此酒为大米所酿造,一石大米合一百二十斤市价两千文,计一斤大米十七文,出酒二两……这一两酒岂不是九文钱的成本?”

他抬头望着张策问道:“余福记的酒……多少文一两?”

“回老爷,余福记的酒五文钱一两,”他顿了顿,又道:“此酒和余福记的不一样,此前的酒以麦或者稻为材料,未经过……蒸馏,一斤粮成酒四两余。”

傅大官思量片刻,说道:“如此,此酒作价至少十五文才有利润。”

傅小官摆了摆手,笑道:“这酒的价格,我来定。”

“也好。”傅大官并未反对,反正这酒是他儿子捣鼓出来的,反正余福记是自家的,他爱怎么卖就怎么卖,只要高兴。

只是数日之后,余福记排队抢购之时,傅大官听了那酒的价格才真正的大吃了一惊!

这银子,原来可以这么好赚的?

“此酒,可有名字?”白玉莲问道。

“就叫……西山琼浆。”

“好名!”

“刘师傅,此后,原本的酒全部采用这蒸馏之法,你等多加研究再寻改良之策,另外……张管家,在西山下寻一阴凉之地,作人挖一处地窖,要深,要大。”

两人应下告退离去,傅大官和白玉莲都没有问这地窖来干啥,只以为是少爷想要在冬季存放一些冰块,用作夏日里消暑。

壶中的酒并不多,月上柳梢时分,酒已尽,主要还是白玉莲喝得多。

他有些微醺,心里自笑,不过喝了半斤,便当得以往三斤有余,当真是好酒。

“公子,谢过,告辞。”

白玉莲起身,傅小官淡然的挥了挥手,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月亮门后。

庭院里就剩下父子俩和春秀。

春秀自幼入府,傅大官没有将她当做外人。

“我儿啊……”傅大官脸色微红,摇着一把扇子,端着一壶茶,“如果你娘亲还在,她会有多高兴呢?”

这一晚傅大官说了许多,或许是七分酒意,也或许是这些话压抑在心里太久。

他说起了傅小官此前所做过的那些荒唐事,说着临江的商贾大户明面上对他恭维有加,暗地里却嗤之以鼻。说着某人家的儿子中了举人,这便要去上京参加会试,又某人家的儿子生财有道文采斐然等等。

将自己的儿子与别人家的儿子作比较,这或许是属于人父的通病,傅小官并不介意,何况傅大官更多是对勃然悔悟的儿子的夸奖。

“古人云浪子回头金不换,我儿啊……切莫辜负了这……好时光!”

傅大官说着入睡,那张微红的胖脸上带着笑意,这便是欣慰。

傅小官一直听着,未曾言语,心里对这个父亲多了几分认可,对于此前的自己,也多了几分了解。

……

将父亲安顿好,傅小官在房间里静坐,想了片刻,对春秀说道:“秀儿,磨墨。”

春秀对秀儿这个称呼并不抗拒,甚至有些欢喜,她取了砚台,仔细的磨墨,寻思着少爷已经……好些年没有摸过笔了。

傅小官倒不是要写些什么,而是想要练练这毛笔字。

前世小学时候练过,从此便丢弃,如今提笔,非常的生涩。

笔悬于纸上,一滴墨落了下去,在纸上染了一圈墨晕,四散开来,这纸,便算是废了。

“这纸……太差。”

“少爷,这可是墨香斋出的纸,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唔……我知道了。”

换了一张纸,这次笔落了下去。

南歌子游赏

山与歌眉敛,波同醉眼流。

游人都上十三楼。

不羡竹西歌吹、古扬州。

菰黍连昌歜,琼彝倒玉舟。

谁家水调唱歌头。声绕碧山飞去、晚云留。

停笔,傅小官眉头紧皱,这毛笔,实在难以驾驭,这字……实在难看啊!

春秀凑了过来,视线落在纸上……这字,真是难为了少爷。

咦,少爷写的这词,倒是不错的。

春秀识字,但对于诗词当然没什么研究,只是虞朝文风鼎盛,才子辈出,对于春秀这般十六七岁的少女,才子佳人的故事当然有着极大的吸引力,多少便也听过一些临江才子所传的诗篇,尤其是临江四大才子,每每诗会,都有极美的诗词流出,在坊间传唱甚广。

但自家少爷作词……这就有些颠覆春秀的认知了。

“这是……何人所作?”

傅小官看完了《三朝诗词纾解》,又去了一趟傅府书楼,确定了这个世界没有曾经的那些牛人,所以,他淡淡的一笑,“这是本少爷所作!”

春秀张开了嘴儿倒吸了一口凉气,“少爷……”

“嗯。”

“没啥。”

“不信?拿纸来,本少爷再作一首给你瞧瞧。”

春秀铺好纸,甚是期待。傅小官提笔挥毫,一蹴而就。

字还是那么丑,但这首词却令春秀惊艳。

江北月,清夜满西楼。

云落开时冰吐鉴,浪花深处玉沈钩。

圆缺几时休。

星汉迥,风霜入新秋。

丹桂不知摇落恨,素娥应信别离愁。

天上共悠悠。

停笔,“如何?”

春秀的小心肝儿都快蹦了出来,“极好!”

“当然极好!”傅小官笑了起来,放下笔,起身信步在房间里走着,“少爷我以前是不是很荒唐?”

春秀点了点头,然后想了想,又连忙摇了摇头。

少爷可是秀才,如今少爷落笔成词,以前、以前少爷一定是韬光养晦!

对,就是这样,不然说出去谁人敢信?

春秀并不清楚这两首词是什么水准,但她本能觉得应该是很高的,如果这两首词放出去,临江才子恐怕会有少爷的一席。

傅小官揉了揉春秀的头,站在窗前,望着天上的星月,沉默片刻,说道:“其实……少爷我以前是真的荒唐,不过以后不会了。”

“夜已深,各回各家,各找……睡觉。”"

免责声明:非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网站管理员发送电子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网站管理员将在收到邮件24小时内删除。